议报评论员

七月20日郑州水灾,我们看到了无数普通民众勇敢救人的场景,而往常救灾中官方报道的主角——警察和军队这次一登场就显示了他们的真正作用——暴力维稳。

郑州大暴雨不假,但上升到千年一遇显然是当局在推脱责任,1975年造成板桥水库决堤的降雨量就超过这次。愤怒的人们在追问:为什么20日当天发布了四轮红色暴雨预警仍然正常上下班?为什么地铁站入口没有防水灌入设施?为什么在已有气象预警并且大暴雨开始的情况下,地铁不停运、隧道不封口?为什么京广路隧道抽水不让群众围观、不让记者靠近?为什么派军队接管京广路隧道?

如果说暴雨之大出乎很多人意料还可以理解,那么常庄水库泄洪竟然不告诉郑州市民不是故意犯罪吗? 常庄水库所在的贾峪河本来是条小河,水库下游就是郑州西郊的公园,并非像其他河流一样排入更大的河流中,这样的泄洪加上当时的大暴雨造成几分钟内隧道和低洼处就被淹没的灾难难道不是人祸吗?

根据网友发出来的视频和描述,京广路隧道被淹前已经出现车辆走不动的拥堵。该隧道分南、中、北三段,各长两公里左右。北段至少数百辆车被困,南段稍好,中断未知。从积水到车辆被淹没也就不到十分钟时间。除了出入口附近,大部分车辆里的人员估计很难逃生。虽然当局竭力掩盖消息,但是也有网友从远处看到部分抽水后的隧道不断抬出尸体。除了京广路隧道,还有陇海路隧道等多条隧道被淹。有人估计少则上百多则数千的生命可能已经消失在逃生无望的隧洞里。

在以往的救灾中,当局总是排斥民间救灾,而由政府垄断救灾过程。这次水灾来的突然,所以我们看到的都是民间自发协助救人。而掩盖真相反而成了中共政府的主要任务。20日傍晚开始,郑州网友上网开始不正常,用百度搜索中共主流媒体的水灾报道除了统一发布的数字主要就是恢复了多少水电交通等“政绩”,而民众最关心的伤亡情况则只能借助不断被删帖的网络信息。

当大批失踪者的家属在陇海路隧道抽水现场哀声痛苦的时候,警察们的作用则是防止他们靠近,随后而来的军车更说明,掩盖灾难真相不仅是地方政府的本能,而且是中共政权的独裁本质所决定的必然。当然中共的官宣也从未忘记在任何宣传报道的最好加上对人民群众的威胁:不信谣、不传谣。如果你敢质疑中共政府,等待的就是“寻衅滋事”罪名。

长期以民众为敌,并且战无不胜,增长了独裁者的自信。就在郑州人民哀哭的同时,习近平容光焕发披着哈达访问拉萨的消息占据了官方媒体的头条。对于可以将上百万少数民族平民强行关押的独裁政权来说,郑州的灾难根本不算什么,就是面对造成世界死亡五百万人的新冠病毒,中共都可以拒绝独立调查。

古人早就说过盛极而衰的道理,当没有任何制约的统治者目空一切时,他的骄横就必然带来他自己看不到也不愿意看的祸患。中共隐瞒灾难真相、自信自吹自大正是其走向灭亡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