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 27/07/2021

2021 年 7 月 26 日,在中国天津市与中国外长王毅等官员会谈后,包括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在内的美国代表团的车队离开天津滨海一号酒店。 AP – Ng Han Guan

作者: 安德烈

19 分钟

美国国务院二号人物、副国务卿谢尔曼(又译舍曼)是拜登入主白宫以来访中的最高级别官员,她与中方的天津会谈结束了,给人的感觉似乎与三月阿拉斯加那次被称作“砸锅了”的中美会面有点相似。区别无非是上次杨洁篪王毅率团赴美,本次是谢尔曼只身天津“赴宴”。

谢尔曼与中国国务委员、外长王毅会见,有个前奏,中方安排谢尔曼先与副外长谢锋会谈。谢锋以及后来的王毅与谢尔曼的会谈,中方并没有邀请媒体参与,事后的情况中方说得很多,正如会前中方说得很多一样,美国公布的信息极其简洁,至少目前看不到更详细的陈述和评论。依据大部分中方官媒透露的信息及其很少的外电信息来看,这次中方“发难”的程度比阿拉斯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拉斯加砸锅

阿拉斯加会面本来是拜登新政府与习近平政权一个“试水”的好机会,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两分多钟强调中国人权问题的开场白激怒中方,有分析称,其实中方不是被激怒的,而是有备而来,无论如何,杨洁篪不顾外交礼仪超常时反驳,称“美国没有资格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就差扬长而去了,令人诧异。那次接触的结果,不少人形容是“砸锅了”,无法对话,中美关系更加败坏。

砸锅的原因多种,但不少分析认为,习近平政权本来对拜登新政府抱有期待,至少上台后会松缓特朗普对华政策,中方“将以时间赢得空间”,结果盘算落空了,拜登政府不但维持了贸易制裁,还极大地强化了对人权领域的重视,北京有点“气急败坏”!

巨婴式挑战

如果再用“战狼外交”来形容北京外交界的对外姿态来形容这次中美外交高官会晤,似乎很不够。中方高级官员使用的语言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轻点说也是严重出格。

周一上午,中国外交部发出的几则关于谢尔曼与谢锋会谈的简短文告称,会谈一开局,谢锋当着谢尔曼女士的面,竟说出美国“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的攻击语言。有评论称,如果中国外交部发出的短讯反应的是事实的话,谢锋作为“大国”外交部副部长,当着美国外交二号人物谢尔曼的面,说这样的话,不仅仅是不顾外交礼节, 简直下作到丧心病狂了! 但也有观察者指出,这不过是一套巨婴式语言,自己心里害怕先吓唬别人,是赌气的语言,是让五毛团体心潮澎湃大脑兴奋的语言。不知名的谢锋副部长这次比他的上司王毅和杨洁篪那次走得更远,考虑到他是王毅派来的接待谢尔曼的先行官,谢锋说这番话,自然有王毅的旨意。

谢锋说得美国坏事做绝到底指的是什么?因为中方官媒报道官方通告都未提及谢尔曼说了什么,那么,根据谢锋会谈中向美方提出的两份“纠错清单”判断,不过指的的美国对中共官员的限制性签证,对某些涉港、涉疆人权官员的制裁,还有美国在新冠病毒,南中国海,台湾问题上“踩红线”“玩挑衅”“打着价值观幌子集团对抗”的“错误言行”。

这一点确实是美国与习近平政权的“势不两立”之处,但也是国际社会都知道的事实,比如新疆关押大批穆斯林“集中培训”,比如强加香港『港版国安法』镇压民主派,比如出动大批舰机出没台海中线,比如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扩张等等。中方可以照旧坚决认为美国带动民主国家与习近平专制集团对抗是“坏事做绝”,但于事无补,如果中国人权没有改善,不会挡住美国去说,去制裁。

中国要给美国补课

谢尔曼的行程越是接近天津,中国外长王毅的语言就越是激烈。上次阿拉斯加失败的会谈,似乎让杨洁篪“抢风头了”,因为杨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主管外交事务的主任,王毅在阿拉斯加只做补充发言,说得较少。这次难道是他想在二十大之前抓住机会向习近平表功?至少,他的“迎接贵宾”的前奏曲火药味十足,好像憋了一肚子气,既然这样,为什么又要勉强迎接?王毅当然清楚,谢尔曼到天津,美国国务院的表述是与王毅等官员会谈,不提谢锋,因为谢锋是随从官员,因为王是外交部长,王如果不去天津,谢尔曼就不会去天津,美国国务院到了最后才宣布谢尔曼去中国,这是因为中方通报王毅到场之故。王毅更清楚的是,中美关系虽然坏到这种程度,中国恐怕还没有到下决心放弃与一个美国高官接触、从而关闭美中大门的机会,这一点,从谢锋用很不礼貌的语言开局,却在会场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可窥一斑。

王毅又要见谢尔曼,又有一股怒气,或者说其实他是有一番政治盘算,给上面的最高领导人和给下面的民族主义者同时“明送秋波”。星期六王毅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严厉指责美国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中国“不会接受任何国家自诩高人一等”,他还说,如果美国到现在还没有学会与其他国家平等相处调查的话,“中国就有责任和国际社会一道,好好给美国补上一课”。

世卫组织,国际科学家要求再次去北京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调查,王毅则指责美方“炒作有罪推定的实验室泄漏论”,但是,中方为什么再三拒绝世卫组织和国际科学界要求前往调查的要求呢,这样做不是反而令人怀疑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只看中国媒体报道,让人感觉7月26日王毅与谢尔曼的会谈好像是前者给后者下战书。官媒称:王毅在天津会见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时,明确中方对中美关系的三条底线”。这三条底线分别是: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这一条说的是美国不能再提新疆、香港、西藏、台湾,南中国海等问题。

官媒把王毅与谢尔曼的会面报道成王毅对美国的声讨,实际情形究竟果真如此吗?难道王毅只会使用如此生硬和挑衅的语言和粗暴的方式说话?

谢尔曼说了什么

谢尔曼是周日抵达天津的,当日就对中国河南水灾的亡者表示深切哀悼。

根据法新社援引美国方面的消息表示,谢尔曼女士就中方违背香港承诺以及其他人权问题,“十分有力”地阐述了美国所依据的事实。官员们补充说,谢尔曼女士“在北京不喜欢听的问题上对中国人进行了非常诚实的忠告”,例如黑客攻击。谢尔曼与王毅会谈时还呼吁中方允许对新冠病毒溯源进行第二次调查。

美国国务院稍晚些时候在文告中也简短表示,谢尔曼向中方提及“中国在香港对民主派的镇压、在新疆继续进行的种族灭绝活动,谢尔曼还呼吁中国允许对新冠病毒溯源进行第二次国际调查。

美国资深官员星期六在天津会谈开始前介绍说,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在天津与中国外长王毅会晤时将向中方明确表示,美国政府欢迎与中国的竞争,但需要有一个公平的竞争场所和护栏,防范竞争演变成冲突。谢锋则称,美国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是“话语陷阱”。

“话语陷阱”

中方官员对美国一阵炮轰,现在,中美天津会谈告终了。中国副外长谢锋在会后的“吹风会”上对中美会谈用这样的词来形容:“总体来说深入坦率“,”对争取下一阶段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是有益的。”谢锋甚至说,这次和谢尔曼的会谈,是中美三月在阿拉斯加的对话后,“又一次重要的高层会谈”。这些话不知道是不是“话语陷阱”?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倪锋也表示,这项会谈是中美两国“恢复正常交往进程的一部分”,他说,会谈前的“杂音”,实质上是反映着两国关系的“客观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