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有人权,国家有尊严!

—-东海律

 

爱国是政治人的责任,不能责之于民。这是民本原则的要求。

民本原则的典型表述是孟子名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这就意味着,君要爱民爱国爱臣,臣要爱民爱国爱君,君臣都要敬天保民,人民是君臣爱护保卫的对象,而且是第一对象。仁者爱人,仁政爱民,此之谓也。

君臣作为领导阶层,必须践行爱民主义,爱民第一,爱国次之。爱国的责任具有三重性。对外,维护国家利益,保证国家不受异国的侵犯;对内,维护国民权利,保证人民不受国家的侵犯。双重责任中,对内的责任更为重要。侵犯人民权利的国家需要重建,重建正义国家也是爱国者的责任。

君不爱民不配为君,臣不爱民不配为臣,官不爱民不配为官。东海早就指出,在官员中开展爱民主义教育,才是正道。凡是不爱民的官员,凡是防民之口、以民为奴、与民为敌的官员,都应该予以削职和惩罚;凡是不能以道爱民、不知正确地爱民的无道官员,都应该接受儒家再教育。

爱民有道,不能乱爱,要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制之以法。爱民之道很重要的一点是宽严结合。严是严肃,严肃法律,依法惩罚民众的违法犯罪行为;宽是宽容,宽容民众的各种无礼、非礼言行。道德规范和标准,只能用之于精英,不能苛责于民众。

礼下用于庶民,就是苛政,甚至暴政。一些当代儒生居然也有浓重的两极主义思维,以爱民如子的名义反对人权自由,令人哭笑不得。特此提醒:爱民如子,重点在爱,不是象对儿子一样对待和要求民众,更不是要民众孝顺官员。导之以德,导是引导不是强制。齐之以礼,注意礼法有别,礼侧重于官,法侧重于民。

在政治上,可以鼓励民众向礼看齐,不能以礼的标准规范民众。对庶民高标准严要求,以君子的标准责备庶民,将精英的规范下达民众,就是极权主义思维和行为。在政治上那样做,必然造成对民众人权和社会自由的侵害。

父母爱子,是不需要儿女知道的;圣王爱民如子,也是不需要民众知道的。王者之民,皞皞如也,生活于一片太和吉祥的环境中,普遍享有五福,却几乎感觉不到政治的存在,不知道王者有多么好,多么关爱人民,作出了多大的贡献。当然,天道和历史对于王者的回报也是非常丰厚的。

有人如是介绍极端主义宗教:“世界上有一种最邪恶的信仰,信我,你该为我去死;不信我,你就该死。”东海学舌曰:学儒有成,你该仁者爱人,仁政爱民;学儒不成,你就是被爱之民。这才是王道。王道社会,官场规重矩迭肃穆庄严,民间自由宽松活力洋溢,各有其美,相映成辉。

程颐先生言:“民可明也,不可愚也;民可教也,不可威也;民可顺也,不可强也;民可使也,不可欺也。”诚能不愚之、不威之、不强之、不欺之,诚能明之、教之、顺之、使之,想让民德不高升、民智不大开都不可能,国家想不强大、政权想不稳定都不可能,领导集团想不受拥戴都不可能。

领导阶层号召庶民爱国,鼓吹爱国主义,是严重违反民本原则的。

爱国主义是国家主义的俗称,又被称为流氓无赖最后的庇护所。百年来无数个体、群体乃至政府恶行,就是借爱国主义的名义展开的。前不久那个著名的殴打院士的书记,其打人的理由就是爱国主义。

爱国主义与爱民主义势不两立。爱民主义者必然爱国,爱民就是最好的爱国方式;爱国主义者必不爱民,必有害于民,而爱国主义恰是害民最好的借口。爱国主义者说爱民,必然是、只能是自欺欺人。高呼爱国主义口号的人,必非正人君子;流行爱国主义口号的国家,必非正常国家。

现代极权之国特别反常,党在前,国在后;党为实,国为虚。严格地讲,连党也是虚的,权力才是实的。党和国都是特权阶级的画皮。极权之下,所谓爱国,无不假冒伪劣。所谓爱国,实为爱权,必被导向爱特权阶级。特权阶级最善于以爱国主义的名义和口号,为一己私利和殃民祸国的罪恶保驾护航。

或说:“做人最大的事情,就是爱国。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国家强大,何有安家安身之处。”类似话语很流行,这是国家主义、民粹主义的观点,最方便极权主义利用。正确的说法是,做人最重要的事是爱人,做官最重要的事是爱民。

要知道怎样爱人爱民,就要自爱自立自达自成,成为仁者。没有人哪有家,没有民哪有国,没有仁,哪有安身立命之处。

顾炎武名言:“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兴亡,匹夫无责。领导阶层号召民众爱国,是卸责;一般民众以爱国者自诩,是不守本分的僭越,奸民、刁民也;以爱国的名义侵犯他人危害社会,更是犯罪,乱民也,犯罪分子也。

包括官民,任何人都不允许以爱国之名,行害人之实。爱国不是侮辱人格、侵犯人权、伤害民众、危害社会的挡箭牌。只爱秩序不爱自由,只爱政府不爱公平,不爱人权而爱主权,不爱人民而爱国家者,都是爱国贼。它们越爱,国家越坏。

弱势群体倡导爱国主义和反孔反儒,是最好的自害自残方式之一。儒家反对与民争利,强调以民为本,反儒意味着反对民本和爱民,支持与民争利。因此,反儒的社会必然苦难深重。爱国主义与爱民主义南辕北辙。因此,支持爱国主义的民众最难得到政府关怀。弱势原可愍,弱智太可悲。

民众不宜以爱国者自诩,并非不能爱国。平安无事,尽其本分;国难当头,挺身而出。只不过,民众爱国,是因为国家可爱而爱,既不能主义化,也不能口头禅。

民不爱国,罪在官群;官不爱民,罪在上层。这里的上层指上层建筑,包括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和领导层。

现中国是三个方面都存在大问题,民不爱国,官不爱民,官民皆不爱国。上上下下普遍丧失了爱的能力,只会爱权爱财爱物不会爱人,更不会爱民爱国。不仅特权阶级,不少弱势群体的爱心和四心,也已被邪说恶制双管齐下地剿灭。

东海日记记载,2020-12-29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苏宁30周年公益庆生仪式上称,企业小了是个人的,大了就是国家的。

这种话很符合爱国主义的潮流和国进民退的趋势,但不符合人性之常。让国民不敢自私不敢自利,让企业家不敢维护自己正当权利的政治,可耻;企业家没有维护自己企业的勇气,可悲。这样的企业家何谈关心维护员工权利,更何谈爱民爱国。除了对特权的恐惧,更让人怀疑,其企业发展、财富积累手段是否正常。

習君“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之言当然是正确的,但有必要指出以下三点:

其一、以人民为中心不能仅仅是发展思想,而应上升为基本原则和立国治国思想;其二、以人民为中心,就不能再提以党为中心和以国家为中心,必须明确宣示:民为重国家次之党为轻,必须取缔爱国主义口号而开展爱民主义教育。

其三、真正以人民为中心,就要把一切有违于人权自由、有损于人民利益东西打掉,就要努力建设良制良法,为人民利益和人权自由提供切实而刚性的保障。

富兰克林名言:“文明是什么?文明是既保证了富人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也保证了弱势群体的尊严和体面不被凌辱。”这是西方文明的要义,也是王道应有之题义。对于弱势群体,王道文明既要维护其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又要提供基本生活保障,让他们衣食无忧、读得起书和看得起病,鳏寡孤独皆有所养。

注意,君臣都属于领导阶层,民则是普罗大众,故君臣关系和君民关系不同。

有人问:“当代儒者要不要忠君,如何忠君。”东海答:君臣关系是五伦之一,君臣有义,君臣之义,君臣之礼,不可废也。臣下对待君主,当遵孔孟教训。孔子说:“君使臣以礼 臣事君以忠。”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还有君之视臣如何如何臣之事君如何如何。

然复须知,这是君臣关系,不是君民关系。东海野草之民,不敢自作多情,高谈什么忠君爱国。忠君是臣下之责,爱国是君臣之责,我还没有那个资格。倒是要隆重提醒一句,君臣们必须爱我亲我保卫我,不爱我不爱民,不能敬天保民,君臣的资格就会丧失。

 

民本原则也确定了人权和主权的关系。人民重于国家,意味着人权高于主权。这是中华王道政治和现代西方文明的共识。

马帮在国际上常言:“中国政府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云。这是一种极权主义话语,与民本原则背道而驰。捍卫人权才是第一位的,是任何政府应尽的责任。在没有人权的国家,捍卫国家主权,其实是捍卫奴役人民的特权。这样的国家,主权越安全,人民就越不安全。

没有人权的人可悲,不在乎人权的人可耻,剥夺人权的势力可恶,是对人民、对人类也对自己的犯罪!高于人权的主权不值得尊重,没有人权的国家不值得捍卫。这样的国家不适合人类生存,没有存在的意义。

人权的对立面是极权,人权与极权相对,有人权则非极权,有极权则无人权,两者不能并存。极权主义与特权阶级相依相辅,必然敌视、侵犯和剥夺人权。现代极权主义必然主张“主权高于人权”,必然以各种集体主义的名义打压个体,以公有制和公有经济的名义劫夺民财。

保卫人民的人权自由,是当今中国当务之急。人民有人权,人格有尊严,保卫国家、捍卫主权才有意义,才是正义。国为民而立,国以民为本。以民为本最基本的内容是关怀民生和维护人权。对于官员来说,维护民权、关心民生是最好的爱国;对于民众而言,追求自由、重建中华是真正的爱国。

传十年前奥巴马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曾说:“如果超过十亿的中国人过着与美国和澳大利亚相同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将无法承受。”

不知是否属实,原话怎样。东海学舌曰:如果中国人过着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完全相反的生活,没有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的生活,那更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即使中国人可以忍受,全人类可以忍受,昊天上帝也将无法忍受!

民本原则还意味着主权在民。详见东海《主权在民论》诸作,兹不详论。

202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