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曲终人散,多项赛果仍被舆论热议。其中,郎平执教的中国女排八强止步,颇出意外。昨日微信爆出内幕,但旋即遭禁,显然跷蹊存焉,值得关注。

该项微信透露:中国排球协会曾与郎平(以及女排)达成协议,分享本届奥运夺金后带来之广告收益,排协得大头;非但如此,女排出征之一应费用包括机票均由郎平负责掏腰包。面对如斯苛刻的“大石轧死蟹”的条件,郎平及麾下女排被迫就范。不料抵东京后,排协出尔反尔突然加码,正所谓“佛都有火”,郎平忍无可忍,与麾下手足“同仇敌忾”,对土耳其关键时刻扣球“失手”,给对方造成反扑良机。其后两战故伎重演,从而砸碎了排协的如意算盘。到最后两战则“做回自己”,尤其对义大利直落三局取胜,大发雌威。

对此,中国排协鞭长莫及,徒呼奈何。借用《红楼梦》里一句话,叫做“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毫无疑问,郎平和女排一再故意落败,有违奥运精神,应予批评。但其情非得已,不无可以原宥之处。反之,泱泱大国堂堂一个排球协会,恃强凌弱至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实在令人齿冷!“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十几亿炎黄子孙悠悠之口,靠取缔一则微信便能堵得严严实实么?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尔辈能逃到哪里去?

冤有头,债有主,说千道万,习大大为首的中南海当局难辞其咎。彼辈抱定“人莫予毒”的心态,“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地球村一众邻人的死活好坏,他们这一小撮才懒得管。整个世界变得跟一具“绞肉机”一般,人们像乌眼鸡一般互相撕咬,“伟光正”们不屑一顾,甚至心中暗喜。用毛的话,叫做“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彼等正好火中取栗也。

然而,有比较就有鉴别。东京奥运多国健儿维护奥林匹克精神的范例,彰显出所谓“世界强国”的大陆当局卑劣至极的丑恶面孔。其最著者,如

两位男子跳高选手:卡塔尔“鸟人”巴舒谦(Mutaz Essa Barhsim)跟意大美男谭贝利(Gianmarco Tamberi),两人激烈较量2小时,成功越过了两米三七。

按规定须进行延长赛决出高下。就在关键时刻,巴尔辛问裁判:“可以有两面金牌吗?”裁判闻言为之惊讶,继而答称:“只要你们彼此同意就可以。”

巴贝尔即向谭贝利伸手示意,表示不再挑战,同意两人并列金牌。谭贝利见状立刻跳到对手身上,双方热烈相拥,随后各自高举国旗庆祝彼此人生首面奥运金牌。全场观众感动落泪。

对此百年田径赛事空前一幕,艺人史丹利赞曰:“运动赛事总是会让人看到超越胜负、只有最纯真善良人性的感动。”

回顾历史,1996年创造的奥运跳高记录两米三九,世界纪录是1993年诞生的两米四五。本届的成绩分别低出两至八公分,可是两名热血男儿的风格无疑属于极高档次,那里面闪烁著一个举世瞩目的“善”字!

再如美国选手杰维特和博茨瓦纳阿莫斯,两人在800米半决赛中纠缠绊倒后,互相搀扶站起并肩完成比赛。

这些闪光的瞬间和人性的光辉感人至深。无论现场或电视机旁的亿万观众俱为之震憾。

应当指出,此类互谅互让或互助之举,绝对区别于上一世纪毛时代标举的所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当时,北京当局出于政治考量,长期在国际赛事里打“假波” ,尤其在其强项乒乓球运动中。例如1988年汉城奥运时,安排何智丽输给队友陈静,何未从命而被逐出中国队,后改嫁东瀛易名为小山智丽。讽刺的是陈静后来也去了台湾。而且何、陈二人均一再在此后的亚乒赛中淘汰中国选手(因此惨遭大陆民众詈骂)。

不言而喻,打“假波”根本违背奥运“更高、更快、更强”的进取精神,有碍于人类进步事业。这和毛共口口声声的“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也搭不上界。

所幸者,“洗脑”伎俩并非万能。正如林肯的名言: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能永远欺骗所有人。21世纪二十年代的大陆中国选手,依然存在未被彻底洗脑者。例如:

女乒冠军陈梦邀请季军、日本的伊藤美诚登上最高领奖台,与之合影;

参加4X100米混合泳接力的东瀛女泳手池江璃花子得过白血病,摘金的大陆姑娘张与霏赛毕主动上前,亲切地鼓励她说:“明年亚运会再见!”;

羽毛球选手张蓓敏受伤倒地,大陆的何冰娇声言:“想好好跟她拼完这场球!”

不是你死我活的敌人,而是惺惺相惜的对手!

印尼34岁波莉女双羽毛球夺冠后跪地泣不成声告慰去世家人,两位中国姑娘陈、贾扶起这位外国大姊姊,拥抱并劝慰之。

上世纪二十年代鲁迅尝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纪念刘和珍君》)。将近一百年过去了,今天我们不妨以最好的善意来推测自己的同胞。并希望及祝愿这样的事例越来越多,此亦昭示振兴中华之大业蒸蒸日上。

是所至祷!

(20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