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案庭前会议于2021年5月22日上午结束,合议庭并未按原定计划在庭前会议结束后 即通知开庭时间,这表明自公诉阶段开始狂飙 猛进,完全脱离正常司法轨道的大午案,似乎 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性。

由于本案涉及21名被告,9项罪名,348册卷 宗及鉴定材料,而案件从检察院到法院,从法 院到召开庭前会议均分别只有10天时间,依据常 识常理,控辩审三方都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 里完成基本的阅卷工作,因此,本案召开庭前 会议的条件并不具备,辩护人要求“保障阅卷 权”的抗议声贯穿庭前会始终。甚至有多位辩护 人当庭请教公诉机关是如何在五个工作日内阅 完300多本卷宗、完成审查起诉工作的,场面尴 尬。

鉴于此,庭前会议抗争激烈,控辩审三方 除了就“庭前会议只能解决程序性事项”达成一致 意见外,基本上没有达成其它任何一致意见。此外,几乎所有的辩护人都在庭前会议前 收到当地司法行政部门的问候,除了老生常谈 的依法依规代理外,还特别提及不得接受媒体 采访,不得微博微信发声。部分辩护人甚至在 庭前会议期间还接到当地司法行政机关的电 话,提醒“不要死磕程序”。

至于部分省外司法行政部门表示“开庭时司 法局和律协会派员旁听”,法律团队表示欢迎。 因为公开审理,庭审直播,保证足够多的旁听 席位,开放媒体和社会公众旁听,也是辩护人 的强烈要求。

一切都表明,本案虽然表面上是一家基层 人民法院在审理,背后其实是有一只看不见的 手在操纵。

也因为此,绝大多数辩护人和被告人认 为“本案的神速推进表明高碑店市法院已经受到 非常严重的不正常干扰,显然不能客观公正地 处理案件,庭审会沦为形式”,因而申请所有审 判人员、检察人员回避。确实,庭前的种种不 正常现象显示,部分辩护人认为的“本案在河北 省内法院审理已无法保证公正,宜报请最高人 民法院,指定河北省外法院管辖为宜”的担心并 非杞人忧天。

甚至休庭期间,有法官、检察官私下聊天 时也表示“大家都在表演”、“我们也没办法”。孙大午、孙萌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员 在法庭上揭露出来的监视居住场所的恶劣环境 也令人触目惊心。他们陈述,监视居住的地方 是新装修的,使用是劣质的吸音棉和地板胶, 有非常浓的甲醛气味和致癌物质,曾有看守人 员进来后5分钟就晕倒。没有窗户,不见阳光,2 名警察24小时近距离看守,每2小时一班,全屋 监控视频无死角。孙大午说,看守他的人怨气 非常重,把气撒到他身上,压力之下,他曾绝 食抗争,要求变更强制措施到看守所,“从监视 居住的地方转到看守所,感觉是从地狱到了天 堂”。

根据监视居住决定书显示的监视居住地址 (高碑店市迎宾路298号)和孙大午等人的描述 (百度地址:阿Q酒店),法律团队找到了疑似公安机关秘密办案点的监视居住场所,进行了 外围取证,并提交法庭,要求控辩审三方联合 前往现场勘验。

围绕着这一次开庭,高碑店警方启动了高 规格的安保措施。高碑店法院附近,法院押解 车队沿途交通管制,沿线便衣三五米一人,法 院门口近百人。人行道、胡同里停满消防车供 电车特警车民用车等各式车辆。实际上,除了 偶尔过来的寥寥几位家属,并无任何一家媒体 或者公民到场,如此人力铺排,有人调侃说这 是公权对高手的敬意。这和2003年大午案开庭 时,各路媒体记者亲朋好友蜂拥而至,法院门 口水泄不通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直让人感叹 今夕何年。

本案下一步将如何推进,公众拭目以待。 无论如何,此次庭前会议结束后未按既定计划 宣布开庭时间,表明河北相关部门已经意识 到,无视司法程序,强行推进,快审重判的目 标可能需要调整了。

大午案法律团队2021年5月25日

位于高碑店迎宾路的阿Q酒店,百度地图显示已停业,楼房背后是一个全封闭的大院子, 大铁门紧闭,旁边的门卫室也挂着厚厚的窗帘,铁门上方有至少4个监控摄像头,透过门缝可以见到停放的警车,门卫非常警惕,一切显示这里是一个神秘的所在。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