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连云港的一所小学校的学生在上中共党史课时把手放在中共党旗上。(2020年6月28日)
他们曾经在北京呼风唤雨,游走于高层权贵之间,为温家宝夫人出谋划策,助推孙政才一路高升,是王岐山结交的对象,也曾和习近平夫妇推杯换盏……

他们,沈栋(Desmond Shum)和段伟红(Whitney Duan),这对曾经的夫妇,曾试图把中共高官当作他们生意棋盘上的“棋子”,但是,最后却沦为中共官员的“弃子”。

四年前,段伟红被抓,至今也没有起诉,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以及生死。沈栋侥幸留在海外……四年后,在沈栋的回忆录《红色赌盘:当代中国财富、权力、腐败和复仇的内幕故事》(Red Roulette: An Insider’s Story of Wealth, Power, Corruption, and Vengeance in Today’s China)即将问世的前夕,段伟红突然“获释”。她打电话要求沈栋放弃书的出版,并警告他,出书“要出人命”,他和他们12岁的儿子都有危险,因为“与中共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尽管如此,这本书9月7日如期在西方出版。回忆录的出版在西方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在出版前对沈栋进行了专访。出版后,《经济学家》以及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以及《华盛顿邮报》等也都进行了报道。

前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在本书的封皮上推荐到“这是所有对中国关注中国的人一直在等待的一本书…… , 引人入胜, 迷人且危险。”

年逾九旬的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研究专家孔杰荣(Jeremy Cohen)发推文说,这是本要了解中国的现状的人“必读”的书。

中国官方迄今还没有对沈栋的回忆录做出正式回应。但是,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在给美国有线新闻网的回复中说,沈栋在书中对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体系的“毫无根据的描述”和“肆意诽谤” 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沈栋目前居住在英国。

那么,这本书到底揭示了什么内幕,令中共如此害怕和愤怒?又令西方人如此感兴趣?

被《纽时》披露敛财后,温家“捐出所有资产”

2012年10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驻上海首席记者张大卫(David Barboza)发表了一篇长篇调查报道,报道说,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家族成员在温家宝担任领导岗位期间,贪污了至少27亿美元(约合170亿元人民币)巨额财富。报道出来,引发世界舆论哗然,而段伟红正是温氏家族财富的核心人物。

时任中国总理的温家宝在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上讲话。(2013年3月5日)
时任中国总理的温家宝在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上讲话。(2013年3月5日)

据这篇后来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调查报道,温家宝90岁的母亲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投资的股份在2007年高达1.2亿美元,她所持有的股票被登记在一家名为泰鸿(Taihong)的控股公司名下,而段伟红正是泰鸿投资集团公司的董事长。

段伟红在接受《纽时》采访时解释说,这些投资实际上都是她自己的。这些股份之所以放在总理亲属的名下,是为了隐藏她自己持股的规模。她还解释,总理是她的同乡,而总理夫人张培莉是她的好友。

沈栋在回忆录里回顾了温家宝家人在平安持股的来龙去脉。2002年,在平安保险首次公开募股前,段伟红得知中国远洋运输集团要出售平安保险3%的股份后告诉张培莉,段出钱购买了1%的股份,另外2% 由张培莉找人出钱购买。为了保护温家的财富不被人发现,最初3%股份都登记在泰鸿名下,但是后来张培莉不放心,所以将这些股份转记在温家宝母亲的名下。沈栋说,如果当时这些股份继续由泰鸿公司持有,那么,《纽时》的报道将无法站得住脚。

平安股份让沈栋、段伟红以及“张阿姨”获得了丰厚的报酬。泰鸿当初以6500万美元购得了平安3%的股份。5年后,这些股票的市值为37亿美元。

沈栋在书里也对段伟红的那段有关亲友持股的说法提供了解释。根据沈栋的说法,段伟红是在张培莉的授意下这么说的。他说,虽然明知道这样的说法“很牵强”,“无法令人信服”,但是出于对张培莉的忠诚,也是出于“义气”,段伟红还是听从了张培莉的意见。

沈栋认为,段之所以这样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段对于张的关系的投入太多,段知道,如果没了“关系”,她什么也不是。 “段自愿成为顶罪的人是因为她需要向她的张阿姨证明自己是信得过的人”。不过,对于段与张的关系,沈栋评论道,他一直知道,在某个时刻,段是会被张“牺牲”的,因为“张阿姨”精于“冷酷算计和操控”,虽然有时也流露真性情。沈栋说,即便这样,他和段伟红都认为自己了解游戏规则,所以选择继续与张交往。

在书里,沈栋为温家宝进行了辩解。他说,温家宝起初对张培莉的各种生意应该不知情,因为张是瞒着他进行的。 温后来可能发现了一些问题,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他说,温有一次在震怒中提出要与张离婚,甚至准备出家当和尚,但是,最后中共出面阻止了这一切。

沈栋的书里揭示,《纽时》事件后张培莉与他们的关系变了。张培莉不再在他们的企业中占比。之前,根据双方的口头协议,凡是由张培莉介绍成的生意,张都会拿走30%的回报。沈栋说,在他们的生意中,他们的确是顶着温家宝的光环与别人打交道,但是,他们也知道,如果出了问题,他们是不能找温家宝帮忙的。

段伟红不仅和张培莉做生意,也与温家宝的儿子温如松的新天域资本(New Horizon Capital)一起进行投资。

他还提到这是温家宝与其他中共领导人不同的地方。中共前政协主席贾庆林会亲自上阵,为自己的女婿的生意牵线搭桥,也不避讳为了生意而组的饭局,而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则派遣自己的手下,直接提要求,为儿子和孙子的生意铺路。

沈栋说,在《纽时》事件之后,段伟红短暂结束了社交活动。等了一个月后,没有任何人找他们,中共安全部门或是纪律检查部门都没有找过他们。

在《纽约时报》披露温家财富后,中国政府迅速阻断了中国电脑对《纽时》中英文网站的正常访问。此外,有关当局屏蔽新浪微博上提及《纽时》或温家宝总理的言论。后来,《纽时》在中国的业务一直受到阻碍。2020年,在中国驱逐美国驻中国记者的行动中,《纽时》是被驱逐的三大报纸之一。其他两家包括《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

2013年, 在《纽时》事件一年后,在习近平的反腐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后,张培莉告诉他和段伟红,她和孩子们“捐出”了所有的资产,以换取不被起诉。 她还说,其他的红色家庭也这么做了。

温家宝夫人相信《纽时》事件是薄熙来盟友的报复行为

沈栋在书里写道,张培莉告诉他们,《纽时》事件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有人希望毁掉他们家,毁掉温家宝的声誉。她相信这是中国共产党党内你死我活的斗争的结果,与薄熙来案分不开。

2012年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中共免职, 随后,中共中央纪委立案调查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以及系列相关案件。 2013年9月,薄熙来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根据张培莉的说法,温家宝在薄熙来的倒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沈栋说张培莉告诉他们,2012年 2月,在薄熙来的副手,原重庆市公安局长,副市长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后,中共政治局常委立即开会讨论王立军丑闻,薄熙来在政治局的盟友周永康建议调查只限于王立军即可。 但是,当时习近平站出来表示,不仅要严查王立军,也要严查任何涉案人员。虽然习近平没有具体说明涉案人员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是薄熙来和谷开来。

当时,作为政治局二号人物的温家宝附议了习近平的意见。后来,一向谨慎的胡锦涛也表示要进行完全的调查。

2013年9月,薄熙来被判刑,同年11月15日,习近平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 沈栋说,“张阿姨”相信温家宝对调查附议以及后来在公开场合谴责薄熙来导致了薄熙来在党内的盟友的报复。 她说,她还相信是薄熙来的盟友将有关温家的材料交给了《纽约时报》的记者 。

2012年2月,彭博社报道了习近平亲属敛财的故事。报道说,这些资产没有追踪到59岁的习近平、他妻子49岁的彭丽媛或他女儿的身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习近平干预帮助了他的亲属的商业运作,也没有发现习近平或他的亲属有任何不法行为。

沈栋认为,如果不是习近平的亲属同时被报道敛财,温家可能也不会就这么轻易过关。

沈栋说,《纽时》事件更加让他信服,他们必须将大量的资产投资到海外并且停止依靠中国官员的关系在中国做生意,但是,段伟红不同意, 理由是温家宝在习近平的上位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会保护温家宝和家人,作为延申关系,也应该会保护他们( 段和沈)。

谁是“棋子”,谁又是“弃子”?

沈栋的这本回忆录主要围绕段伟红与张培莉的“友谊”的开展的。段伟红出身于山东的一个平民家庭,母亲没有工作,继父是当地水务部门的一个小官员。但是,段伟红深知在中国,做生意要成功必须要与政治人物挂钩。

2001年,处心积虑要结识重要政治人物的段伟红在一次场合中认识了张培莉,段伟红充分展示自己的能力,包括对中国古典文学的深谙后,给张培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段有使用欲擒故纵的手段成功地吸引了张培莉并逐渐获得她的信任。根据沈栋的描述,结识张培莉后,如何为张培莉服务逐渐成了段伟红的生活重心。他们为温家装修房子,为温家宝的女儿找对象分析利弊等。

沈栋很形象地描述他们与张培莉的关系,“我们就像帮助鳄鱼清理牙齿的鱼” 。他也毫不讳言,“与此同时,张培莉也成为段伟红职业棋盘中最重要的棋子”。 他说,段伟红希望成为京城的“象棋大师”,因为随之而来的是丰厚的经济回报和特权地位的提升。

平安持股的成功巩固了段伟红、沈栋和张培莉的关系,使得“他们成了张家的一分子”。平安的成功也让张培莉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赚足了面子,张因此获得的数亿美元的收入也使得张在温家宝的族人面前更有影响力。与此同时, 张培莉与段伟红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沈栋说,张培莉甚至让他们帮助温家宝海外购买私人用品,而他们也乐意成为他的着装顾问。

不过,沈栋也承认,他们与张的关系并不平等,他们总是要想张培莉之所想,甚至想到她的前面,为她操心。

段伟红后来被称为温家的“白手套”。但是沈栋认为,他们与张培莉的关系不仅仅是“白手套”,被用来帮助温家隐藏商业活动,他们与张更是伙伴关系,他们为温家提供资金、确立(投资)方向、决策、甚至执行计划,而张培莉给予他们政治保护。按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是“陆军”,张培莉是“空军”,给他们提供空中支持。

孙政才希望得到温家宝支持,用顺义机场做交易

成功获得张培莉信任的段伟红,自此之后在中国官员和权贵之间游刃有余。因为与张培莉的关系, 2001年,她认识了当时的顺义区委书记孙政才,也因此拿到了顺义国际机场货运物流中心地块的开发权。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段伟红后来的被捕,应该与孙政才有关。

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孙政才( 2017年3月5日)
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孙政才( 2017年3月5日)

沈栋说,当时的孙政才希望能在政治上更进一步,希望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的支持。除了给段伟红一块地外,孙政才还把机场的地分发给了她需要作为盟友的人,这其中包括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亲戚。

不仅孙政才希望利用段伟红与温家的关系,沈栋说,孙政才的“足智多谋”和“无限潜能”也令段伟红印象深刻,善于“结网”的段伟红也把孙政才当作温家之后的另外一颗棋子在培养。

根据沈栋的说法,段伟红在孙政才的提拔过程中提供了“指导意见”,为孙政才的提拔进行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在张培莉那里。段伟红告诉张培莉,相对于不善经营的温家宝,孙政才的提拔能保护温家更长远的利益。

2006年12月,根据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提名,孙政才被任命为农业部部长,时年43岁的孙政才是当时温家宝内阁最年轻的部长。2009年11月,孙政才出任中共吉林省委书记,也是得到温家宝的鼎力支持。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即将任期届满的温家宝又将孙政才拉入政治局,让孙政才将来接自己的班。

在沈栋的回忆录里,担任吉林省委书记后的孙政才一半的时间都在北京,与段伟红和其他人密谋如何挤掉对手胡春华以问鼎中国最高的职位。他说,有时段伟红与孙政才的谋划会到深夜,段有时候也会带孙去见温家宝的夫人。

孙政才2017年7月被调查,同年9月,段伟红也被抓,在沈栋的书出版前,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也不知道她的生死。

王岐山认为总有一天中国国企会被卖掉

2006年,与张培莉形影不离的段伟红在张培莉安排的一次饭局中结识了当时还是北京市长的王岐山。 根据沈栋的回忆录,王岐山希望能得到进一步提升,可以升为副总理,而结识了张培莉和段伟红将为王岐山的晋升提供机会。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2019年7月8日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的第八届世界和平论坛开幕式上讲话。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2019年7月8日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的第八届世界和平论坛开幕式上讲话。

沈栋说,对段伟红来说,王岐山是个“和蔼的叔叔”,也是一颗刚刚好的棋子。沈栋写道,早在2003年温家宝当选总理后,段伟红和沈栋就已经在计算着温家宝退休后的状况。他们必须扩大关系网,以便在自己的棋盘上增加棋子,“而王岐山正好符合要求”。

后来,每隔两、三个星期王岐山都会与段伟红见面,喝茶和讨论政治, 话题从世界历史到政治思想到中国和世界的政治方向。沈栋说,与很多人不一样,王岐山与段的交往并不是要向段咨意见或建议,而是借此打探自己的上司温家宝的细节。

在谈到中国未来的发展的时候,王岐山告诉段伟红,总有一天,中国的国企会被卖掉,他还建议段伟红留出一些资金,好进行投资。用王岐山的话说,“准备我们的好子弹,等扣动扳机的时候,就有弹药”。在书中,王岐山还把中国的经济体系比作巨大的“音乐椅游戏”,在某一个点,音乐停止,中国不得不接受大规模的私有化,所以得做好准备。

沈栋透露,王岐山喜欢看《货币战争》这本书。《货币战争》的作者认为,国际金融市场,特别是美国的金融市场,被罗斯柴尔德家族所领导的国际银行家操控,他们通过策划、资助暗杀、战争以及经济萧条等获得巨大利润,从而控制世界的经济和政治命脉。

不只是王岐山,段伟红也注意与领导的秘书们交往,帮秘书们了解领导的喜好,帮助秘书们晋升,而作为回报,这些领导人的秘书们也会帮助推进她的事业。王岐山的秘书周亮以及温家宝的秘书宋哲都曾是她结识的对象,也曾因为她的消息和帮助而获益。周亮后来出任中国银监会副主席,而宋哲现在出任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

令计划的夫人谷丽萍不是很有钱,也没有意愿做生意

中共中央办公厅前主任、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和夫人谷丽萍恐怕是段伟红唯一主动联系又放弃的棋子。沈栋说,段伟红曾热衷与令家结识,也曾经向谷丽萍创建了公益组织“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捐赠过数百万美元,希望有朝一日这两人可以成为她棋盘上的棋子。

2016年7月,令计划因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谷丽萍后来也被抓,她被指控成立基金掩盖权钱交易。在中共的宣传中,令谷二人是贪腐夫妻档。

沈栋认为,指控令谷二人夫妻联手贪污有点牵强,因为谷丽萍几乎见不到身为“大内总管”的令计划。他还提到,段伟红在陪谷丽萍在香港购物时注意到,谷丽萍对购买昂贵的手表和衣服并不舍得。他说,谷丽萍对价值两万美金的手表也会感到吃惊,甚至也没有去过香奈儿专卖店。他说,基于这点,段伟红相信,这证明谷丽萍和令计划并不是太有钱,也不是特别贪腐。

沈栋说,段伟红也曾经带过商人去见谷丽萍,但是谷丽萍只是静静的听着。最后,段伟红放弃了与谷丽萍的接触,认为她“既缺乏政治支持、也没有远见,更没有意愿做什么。”

沈栋还提到他自己与令计划的儿子令谷的一段交往,他认为令谷是一位有思想的青年。2012年3月18日,令谷在驾驶法拉利跑车时发生车祸身亡。令谷的死亡也直接导致了他父亲令计划的倒台。

在中国媒体的报道中,令谷是花花公子,追逐跑车和美女。沈栋说,令谷确实喜欢跑车,也喜欢美女,但是,他也是有思想的年轻人。令谷曾仿照美国耶鲁大学的“骷髅会”,在北京大学建立了一个读书俱乐部。沈栋说,令谷的出现让他对中国权贵的年轻一代寄予希望,认为“这其中有人除了对聚会、女孩以及 豪饮感兴趣之外,也有别的东西。”

习近平夫妇也曾被段视为“棋子”,但两人警惕性比较高

在沈栋的书里,他还简单介绍了段伟红与习近平夫妇的相聚。对于时时想着下一步棋的段伟红来说,习近平也曾是段伟红希望得到的一颗棋子。

根据沈栋的说法,张培莉把段伟红带过去与习近平夫妇一起吃饭,希望借段伟红的眼去判断一下这颗未来的政坛新星。习近平已经是中国国家副主席。 沈栋援引段伟红的话说,整个晚上习近平几乎没有说话,是彭丽媛在说话。 习近平坐在那里有点不自在,不时地“挤出一点笑容”。 段伟红说,她与习近平和彭丽媛都“不来电”, 在彭丽媛那里,她无从找到合适的机会。沈栋说,当时,习近平已经被选定要担任最高职位的那个人,他和她的妻子都有所“警惕”。

沈栋说,当时,他所属的那个圈子里的人都认为,习近平会继续中国当时的做法, 段伟红也很有信心,可以继续玩弄她的钱权交易。沈栋说,在习近平被挑选为下一任中国接班人的时候,他问过习近平在浙江和福建任职的同僚,大家都认为习近平之所以被选中接班,是因为他“不怎么聪明”。

虽然无缘将习近平打造成自己棋盘中的棋子,段伟红还是通过申请清华的一个博士班课程结识了习近平下铺的兄弟,时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的陈希,并试图利用清华的校友网络为自己打造更大的关系网。陈希现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共中央党校校长、国家行政学院院长。

2007年,段伟红和沈栋创立凯风公益基金,凯风基金参与了诸多重要项目,其中包括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图书馆捐建、清华大学国学馆复建等。段伟红也因此而成为清华大学战略发展顾问委员会委员。沈栋的回忆录没有透露陈希个人有没有收受贿赂。

沈栋:在中国的一切并不令人羞耻

在回忆录中,沈栋也说,中共与富豪结盟是暂时的,是其实现掌控全中国这一目标的一部分,一旦中共不再需要富豪来建设经济、进行海外投资或帮助掌控香港时,富豪们就会被“抛弃”。

新书出版前,沈栋接受了《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的采访。在采访中,沈栋感悟道:“中国究竟是谁的?现在,我意识到它是被‘红色血统’掌控的”。沈栋说,中国富豪企业家们就像“超级工薪族”,为真正掌控中国的红色家族服务。

沈栋星期二在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采访时说,他并不觉得他在中国所做得一切“有什么羞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