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8月31日如期完成从阿富汗撤军的任务,拜登在电视讲话中称这次撤军是“巨大的成功”,但由于美国狼狈的撤军行动所引发的争议和关注还在继续,美国在阿富汗的存在这一页其实并未过去。自塔利班7月攻占首都喀布尔以来,阿富汗的局势就成为国际地缘政治讨论的重心,人们关注最多的,可能是以下三个问题。

一是如何来看待拜登政府此次阿富汗的撤军行动,它是不是失败?

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可能跟一个人的党派立场有关。例如共和党和川普或者持共和党立场的人就猛烈抨击拜登,把美国的撤军搞砸了,弄得灰头土脸,而站在拜登和民主党立场的人士则为拜登辩护,称美国早该从阿富汗撤军,集中资源来对付中国,他们还把撤军混乱的责任算在川普身上,指责如果有错,也是川普去年背着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谈判导致如今的局面。这种不同立场的看法在中国的自由派中也存在,好在自由派群体里,有很多人不为自己的立场左右,认为美国撤军那么难看,拜登政府确实要负很大责任。

我觉得美国是次仓促撤军,与其说是拜登政府的失败,不如说是美国的失败更恰当,美国两任政府——川普和拜登都有责任。当然拜登政府的责任更大,毕竟它是现任政府,是拜登在主导撤军。有人拿阿政府和政府军做挡箭牌试图为拜登开脱,说谁也没有料到阿政府军不堪一击。可这个“没料到”,不正是美国的问题吗?你在阿富汗驻军20年,情报无孔不入,不了解阿政府军是一支怎样的部队,正说明你的情报失误。假如不是情报问题,拜登知道阿政府军不堪一击,却不对撤军做更细致的安排,那么事情就更严重,总之,怎么说都是拜登政府的失职。

其实美国的失败不仅表现撤军的混乱上,也表现在这一撤也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花费了2万亿美元的人力物力成本,浪费了20年宝贵时间,并以死亡2400多名士兵的代价,没有达到消灭塔利班、移植民主、重建阿富汗的目标,反而壮大了这个组织,让事情回到原点。这不是失败是什么?

拜登政府说,如期撤军是为了更好对付中俄,又声称美国在阿富汗的使命只是打击恐怖分子,不是移植民主、重建国家,然而,不和盟友协商就撤军,置那些曾经和美军合作的阿富汗人的生命不顾,从道义上放弃阿富汗,这种撤军可谓重创美国的声誉,如何去更好地对抗中俄?拜登政府一边放弃美国在阿富汗的民主使命,露出赤裸裸的国家利益本色,一边又高举民主人权牌对付中国,这对世界上那些威权和半威权的国家,会做何感想,让它们心甘情愿跟着美国抗中?从这个角度言,拜登为撤军所做的辩护实际对美国的民主旗号是一种损害。

再说抗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拜登政府完全可以在撤军问题上细细规划,在撤侨完成后再撤军,避免今天的结局。但它没有。

二是中国会怎样对待塔利班?

美国撤走后,中国在阿富汗的角色变得重要起来。塔利班最近频频向中国放话,又要让中国到喀布尔见证新政权的组建过程,明显是讨好北京。中国也在积极和塔利班互动。看来,北京是要填补美国走后留下的战略空间。

很多人特别是西方媒体现在就关心起中国会不会步苏联和美国的后尘,也栽在这个“帝国坟场”,唱衰中国在阿富汗的存在。说实话,谈阿富汗会不会成为中国的“帝国坟场”还早,北京不会笨到或者野心膨胀到派军队去攻打阿富汗,除非塔利班和北京的关系彻底闹掰,派人员到新疆搞恐怖袭击。然而,即使到这个地步,中国完全可以像当年打越南一样,速战速决,或者之后再扶植阿富汗的一个傀儡政权实施间接的军事统治。

中国未来在阿富汗有两个目标,新疆的安全和一带一路,就后者来说,是通过阿富汗打通一带一路在中亚、西亚和南亚的联系。塔利班也在呼吁北京将巴基斯坦的一带一路延申到阿。中国和塔利班的关系取决于这两个目标的实现。

今年7月,塔利班的二号人物有可能也是未来的阿总统一行十多人到天津同中国外长王毅会谈,塔利班是否得到北京的某种保证,从而加快了它们攻占全国的步伐,未可知。但有件事,大概率显示北京和塔利班已有情报方面的合作。此事即中国在巴基斯坦的项目班车被炸,导致10名中国公民死亡。爆炸发生后,中国在第一时间认定这是起恐袭,巴方则认为是汽车事故。后来的调查锁定由巴基斯坦的塔利班所为,并受到印度情报界的支持。那么,中方最初是如何断定此为恐袭事件?很可能就是由阿富汗塔利班提供的情报。这个情况说明,中国和塔利班早就在够兑,它们的关系比外界了解的还深。

如今塔利班虽然控制了阿富汗,但它的麻烦才真正开始。阿国复杂的部落政治,各种恐怖组织以及难民和贫困问题,都对它接下来的治理提出了挑战。特别是解决难民和贫困问题,需要重建经济,而这无疑是一个相当长时间。所以塔利班需要中国。而中国也需要塔利班来保障新疆的安全。北京在塔利班掌权、全国局势大致稳定后,势必会借着经济合作大规模渗透阿富汗。但北京对塔利班也不是完全放心,由于塔利班的极端意识形态,它不可能完全不管东突组织,所以在初期,北京对塔利班会听其言观其行,未来塔利班和北京会有摩擦,但只要塔利班不公开支持东突等,这种摩擦就不会发展到决裂程度。

三是塔利班会不会有大转变?

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似乎太顺利了,有人说,不是塔利班太强大和有战斗力,而是阿政府太无能。不过,从塔利班在阿全国的作战以及进入首都之后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和外交手段以及它宣布的政纲来看,塔利班也确实在发生某种转变,改变20年前那种极端激进或者说极端保守(看从哪个角度说)的原教旨色彩,但是能够转到什么程度,外界都在观察。

客观地说,塔利班出现这种转变,并不奇怪。卷土重来的塔利班,一定会吸取第一次执政的教训。塔利班在96年统治时,只有3个邻国承认它,这也是导致它在美国打击下迅速垮台的一个重要因素。

尝过统治滋味的人怕再次失去统治,塔利班想必不愿重蹈第一次的覆辙,再去山沟里打游击,干那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因此它会尽可能把统治时间搞得长一点,这就决定了它必须实行某种程度的改变,甚至在某个方面要脱胎换骨。现在外界不清楚的是,它的这个变化是基于顺利组建政权所作的一个策略性调整,还是真心实意确实想做某种改变。毕竟这种策略性调整一些政权以前也做过,比如中共,毛泽东49年建国时也延揽民主人士入阁,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可是五年后政权稳定,就一把踢开民主人士,对工商业者实行专政,打出的旗号也是它的意识形态。

现在的塔利班,其基本教义没有太大变化,它所做的这些调整,严格来说不符合它的基本教义。如果它的教义不改,那么必然迟早会和它的统治手段发生冲突,故不排除塔利班在政权稳定后,重新按照教义来统治,正是这个意义上,很多人不相信塔利班能够改善从良。因此未来如何,只能且走且看。但我还是认为,第一次统治被推翻的教训,会在较长时间里成为牵制塔利班极端色彩的一个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