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裴敏欣

翻译:松宇

来源:彭博社 2021年9月22日

原文链接: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1-09-22/australia-sub-deal-shows-china-will-lose-arms-race-with-u-s

据报道,三十年前苏联解体后,中国领导人委托有关方面对其原因进行深入研究。根据中国研究人员的说法,苏联最大的错误之一就是与美国进行了一场代价高昂的军备竞赛,这最终导致了苏联经济破产。

今天,随着美国将其军事力量集中在东亚时,中国面临着类似的战略困境。

如果试图与美国的军事力量相匹敌,中国就需要从根本上增加国防开支–这也是当年令苏联陷入困境的陷阱。然而,如果不能对抗美国的军事集结,则会使中国感到更加不安全和脆弱。

美国准备为澳大利亚配备核动力攻击潜艇的决定,鲜明地突出了中国的困境。美国的这一戏剧性的战略举措实际上是在向中国挑战,让中国参加一场新的、可能是天价的军备竞赛。每艘弗吉尼亚级美国潜艇的标价为34.5亿美元。中国现在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尴尬的战略地位。在太平洋地区,它必须同时和美国及其盟国共同的军事能力相抗衡。

如果中国只需要达到与美国军队接近的水平,它将面临一个虽然困难但并非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其巅峰时期,苏联的经济规模还不到美国的一半。而中国现在的GDP,按美元计算,约为美国的70%,并有可能在15年内超过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军费开支可以与美国相提并论。但是,如果把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的经济总量来计算,结果则完全改变。为专门为遏制中国而建立的四国军事联盟正在迅速崛起。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20年四国的GDP总量为30万亿美元, 是中国经济总量的两倍。

如果将国防开支维持在其GDP总和的3%左右,四国的军队将会有9000亿美元的预算。而中国在2020年的国防开支为2500亿美元,中国将不得不将其军事预算翻两番才能跟上这场竞争。

考虑到美国所拥有的技术优势和其经过几十年的军事开支而拥有的大量武器储备,如果中国认为它可以凭借其不断增长的经济和技术能力赢得下一场军备竞赛,那是完全不现实的。

那么,该怎么做呢?孙子(孙武)的建议–避免与对手的优势对峙(强而避之)–似乎特别适用。 与其被卷入一场无法取胜的军备竞赛,中国应该专注于外交手段来提高其安全度。美国成功拉拢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些国家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能力的恐惧。

与中国有持续的领土或海洋争端的日本和印度,特别有动力与美国结盟。如果中国认真努力解决,化解这些争端,将更有利于其利益。暂停对有争议的尖阁/钓鱼岛水域的入侵,并从中印边境的一些有争议地区撤军,都将是初步的善意表现。

随着相互间的不信任和敌意上升到危险的程度,中国再次与美国接触也同样重要。习近平主席应该摆脱他明显不愿意与乔-拜登总统会面的态度。 只有最高级别的外交接触才能减缓美中竞争日益军事化的恶性循环。中国从苏联的经验中再吸取两个教训将是明智的。首先,苏联领导人一直投资于一场失败的军备竞赛,因为他们担心美国会先动手。回过头来看,这种担心不但完全没有根据的,而且在经济上具有毁灭性。今天,无法想象美国会对一个拥有核武器的中国发起先发制人的攻击。

第二,苏联通过建立协议和规则与美国密切合作,设法使冷战不至于演变成热战,以避免意外的冲突。中国若能更有力地执行现有的中美协议并提出新的协议,将是明智之举。习近平的许多政策都是为了避免其苏联同志的错误。但除非中国尽快改变路线,否则他有可能重复他们最大的错误。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