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日)

【註:本次頒獎全過程已於9月中旬完成。公告文本已送交獲獎人嚴家偉先生過目,病勢垂危的嚴先生深感安慰,深表感謝;獎金$5000澳元(合美金$3600元)也已進入嚴先生指定的賬戶。為避免眾所周知的麻煩,基金會延期公佈本公告至十月一日。嚴家偉先生已於2021年9月28日駕鶴西去,他的今生無愧無悔。齊氏文化基金會特此對嚴家偉先生表示沉痛的哀悼,對家屬表達深切的慰問。】

齊氏文化基金會是齊家貞女士為紀念父親齊尊周逝世十週年,於二零零八年三月在澳大利亞註冊成立的非盈利機構,資金來源為齊尊周遺產,子女的個人收入及小範圍私人捐款。

齊尊周(1912-1998),中國廣東省海南島文昌人。一九四五年五月參加國家考選合格赴美深造,成為“美國鐵路高級管理人員協會”會員,回國後在南京首都以鐵道及公路交通運輸為國效勞為民服務,克勤克儉竭盡忠誠。一九四九年後身陷囹圄二十三年。一生期盼國家民主富强,百姓幸福安康。

齊氏文化基金會的宗旨是:“中國很大,我們很小;但我們心齊,願意為中國的進步做一點事情”。

基金會設立“推動中國進步獎”,每年頒獎一次,獎勵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個人(或組織)以文學藝術的形式,不計個人得失不顧個人安危,為改善中國的民主、自由、人權、進步做出的積極貢獻。

 基金會事項

一)齊氏文化基金會創立14年,創始人齊家貞年事已高80有餘,健康逐日衰退精力漸有不支,難以料理基金會的有關事務,特作如下人事變動:

總顧問:齊家貞

執行人:齊見自、劉欣

二)為感謝澳大利亞對華人子孫的關愛,齊氏文化基金會決定從2020年5月起,每年為“墨爾本皇家兒童醫院”捐贈澳幣$2000元整。2021年度的捐款,已於5月份寄達。

三)齊氏文化基金會從2008年起至2020年,已連續頒獎13屆;本公告宣布2021年度第14屆推動中國進步獎評選結果:

評選人:楊子立、叢于賓、齊家貞

獲獎人:嚴家偉

獎  金:5,000澳幣;獎狀:一幀(待寄)


嚴家偉

 

頒獎詞

像野草一樣堅韌地活着

四川宜賓的右派作家嚴家偉先生獲得齊氏文化基金會2021年度推動中國進步獎,這既是對嚴家偉先生一生為自由而吶喊的表彰,也是齊氏文化基金會對中國人民在專制統治下不屈奮鬥的讚美和鼓勵。

嚴家偉先生已經身處癌症晚期,但是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裡他最牽掛的還是自己的文集能否面世。希望這個遲來的獎項能夠鼓舞他與病魔作戰的勇氣,延長他寶貴的人生。

嚴家偉先生1937年出生於成都,其祖父在清末曾任河南巡撫,其父是民國政府的一名縣長,兒時的嚴家偉在“抗戰”中長大。出身於書香世家的嚴家偉從小就養成了讀書寫作的習慣。中共建政後,躲過初期政治運動的年輕的嚴家偉在反右運動中還是在劫難逃。在“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陽謀下,嚴家偉為流沙河及其《草木篇》辯護了幾句就成為右派,隨後因為“收聽敵台”被以“反革命罪”判處15年徒刑。

嚴家偉在勞改營經受了人們難以想象的苦難,其父親和養育他的姑姑都在大躍進造成的大饑荒中餓死。當嚴家偉終於走出小監獄時,等待他的是近乎強制勞動——人稱“二勞改”的留場就業的大監獄,直到他六十歲被辭退,只發給他一點退養費,以後的生活完全沒有著落。嚴家偉被迫像農民工一樣在市場找臨工生存。當他偶然發現寫作還可以謀生時,這位既有書香門第傳承也有寫作禀賦的嚴家偉,在依靠筆耕養活自己的同時,他也記錄下自己和其他獄友們的那些苦難經歷。“老夫聊發少年狂”,嚴家偉一發不可收拾,其豐富的作品不僅對即將被遺忘的歷史做了忠實的記載,還有自己對歷史的深刻反思。他並且越來越像魯迅一樣以筆為槍,以愛憎分明、論點尖銳、邏輯性強、說理透徹、論據翔實的文章,對中共權貴集團壓迫自由製造社會不公的惡行,給予了無情的揭露與犀利的批判。

當然,任何描述那些血淚歷史的文字在中國都會被封殺,嚴家偉的文章也只能在海外發表,並藉助網絡進行傳播。他把自己的心血整理成冊,自費印刷,至今已有四冊。第五本,也是他最後的《歲月的回聲》雜文集,也已編輯完畢等待出版。無論是發人深省的回憶,還是辛辣尖刻的時評,都令統治者坐立不安,警方下令,新文集只能在其身後才能出版印刷。

嚴家偉先生不是擁有眾多光環的大作家,也不是靠網絡寫作一舉成名的網紅達人,他只是一個用最樸素的語言訴說真實歷史和苦難現實的寫作者。他的一生沒有特別的傳奇色彩,但是卻遭受了中國落入紅色專制桎梏下普通人可能遭受的典型苦難。從二十歲到六十歲,嚴家偉最主要最黃金的歲月都是在勞改營和監獄裡度過——而與此同時,小監獄外面的底層老百姓又何嘗不是在同一個大監獄裡忍受專制統治的壓迫和煎熬呢?

非常難能可貴的是,嚴家偉對得起自己承受的苦難,不允許這段苦難隨着時光的流逝而被人們忘記,他先是和編著《往事微痕》的鐵流合作,後來又勤奮寫作投稿海外十幾家網刊,即便最后貧病交加仍然飽受官方騷擾,他仍然堅持筆耕不輟,“死而後已”。嚴家偉在回顧自己的寫作生涯時總結道:

我筆耕事業雖起步很晚,七十將近開始動筆,但十年下來,並不落於人後。先後完成《來自中國古拉格群島的報告》、《中國並未崛起》、《向腐敗專制說不》、《夜闌猶聽風吹語》、《歲月的回音》等五個文集150多萬字作品,雖不敢說怎麼好,但都是親歷、親見,沒有謊言,沒有空話,更沒有半句獻媚權勢者之媚語,而是揭他們的醜行。只此一點,亦聊可自慰矣!

四川作家冉雲飛曾為其文集作序,曰:

嚴家偉人生的美好年華都被專制制度蹉跎與折磨,受盡無數的苦,而且至今還沒有獲得完全的解放。但他謹記苦難不能白受的道理,用自己的餘生將其記錄下來,一是儘自己的力為中國社會的進步吶喊,另外也算是為自己的兒孫盡責。因為不能想象兒孫再遭受他那樣的大罪,他內心是何等的痛楚。白受的苦難是奴役,希望更多的人像嚴先生一樣將自己在四九年後的經歷寫出來,傳達給後代,以避免此種悲劇重演,這才是真正愛自己的兒孫,愛自己國家的正確方式。

嚴家偉筆下的歷史並不是單純的自身回憶,它還包括大量的閱讀及採訪後撰寫的諸多歷史故事。同時,嚴家偉也不僅是閉門家中的寫作者,他還是個積極的行動者,古稀之年仍然到全國拜訪聯繫為自由而寫作的同仁,其中包括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假如嚴家偉先生年輕二十歲,他對中國民主的貢獻就絕不止於這150萬字的文集了。

嚴家偉最值得我們效法之處在於,儘管他大部分的生命被糟蹋浪費在監獄勞改營裡了,可是,剩下的六十至八十多歲的二十幾年裡,他沒有心灰意冷自暴自棄,而是不知老之將至,揚鞭策馬奮起直追,從而完成了不少人一輩子也未必能夠達到的成就——內容豐富質量上乘的150多萬字的作品。

嚴家偉先生的一生像野草一樣堅韌地活着,哪怕他的處境地位像野草般的卑微屈辱低下,然而,他保持了內心的高貴正派與強大,他作品映射出的人性的光辉令后来人肃然起敬。嚴家偉擇善固執,他絕不向權勢俯首就範的不屈姿態,是底層中國人民追求自由的典範。正是民间這種頑強奋斗不屈不饒的精神,給予了我們中國終將走向自由的希望。

齊氏文化基金會的創辦,是為了促進中國的民主人權進步,嚴家偉先生本次獲獎是實至名歸。這不僅是對嚴家偉先生一生苦難的紀念,對其為中國自由民主所作貢獻的認可,也是本基金會自身的榮幸。

嚴家偉獲獎感言:

 獲悉在我病重之際,齊氏文化基金會,將本年度(2021年)推動中國進步獎,授予了我,我感到非常的高興!

感謝齊氏文化基金會給我的這一項頒獎,這對我是一個極大的安慰,也是對我這幾十年,所付出的所有推動中國社會進步、早日實現中國自由民主努力的認可。

頒發給我齊氏文化基金會推動中國進步獎,這對我也是一個極大的鼓勵!

謝謝!

中國.四川宜賓:嚴家偉

2021年 9月8日

齊氏文化基金會2021,10,1.)

【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