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势风起云涌、剑拔弩张,细看北京演绎的这场豪赌,虽然给人的感觉咄咄逼人,但出牌却凌乱异常,竟显现出北韩金三胖祖传秘诀中惯用的玩法,真让人感到非常的诡异。

11月10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纽约时报》举办的一个论坛上公开表示,若北京动武改变台湾现状,美国及其盟国将采取行动。在此稍后,澳媒披露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在被问及若中国寻求以武力收回台湾,澳大利亚是否应该参战以试图阻止这种情况发生时,达顿表示:“若美国采取行动保卫台湾,难以想象澳大利亚不会支持。” 在稍早的10月21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高票通过首份“欧盟-台湾政治关系与合作”报告,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也明确表示欧盟对维护台湾海峡的现状存在利益。她说欧盟鼓励各方进行对话,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加剧海峡周边紧张局势的单边行动。可见西方各国对台海局势的判断已深感忧虑,以尽力表达出深度的关切和警告单边改变台海现状将会造成严重后果来阻止中方在台海问题上走得更远。

而在中国,解放军战机巡航台海空域已是常态,大陆国庆期间更是有逾百架次的军机高调进入台湾西南空域。最近传出的卫星照片又显示在中国塔克拉玛干沙漠地区发现美国航母和其他美国军舰的模型标靶,其实中国真要训练空军精准打击美军航母群,用一些面积与实体相似的矩形就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北京明知美国的卫星布满天空,如果真想在战争中出其不意地拿下敌舰,那应该在暗中偷偷训练才对。但事实上北京的行动有违常理,高调得有点不着边际,明显是在做给美国看。那么北京为什么要去这样做呢?

从习近平个人的性格特征和执政风格来分析,很明显习对收复台湾是具有极大愿望的。而且,从最近几年对香港等诸多问题的处置上也能看出,习也具有这种破釜沉舟干大事的魄力。习对毛泽东时代领袖个人至高无上的威严和中共集体不可动摇的伟大、光荣、政确的权威特性有着深深的迷恋,这在最近几年里毛时代和文革期间的许多政治和社会现象能够在中国大陆得以死灰复燃便可以看出。

毛泽东曾经领导一群乌合之众最终打败了蒋介石麾下数百万精锐部队夺得大陆江山,建立了红色政权;在“抗美援朝”中付出血本以弱拼强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作战,帮助金家皇朝守住了“三八线”。邓小平领导中国走向“改革开放”,在经济上取得巨大的成功,让香港从英国手中顺利回归大陆,在“新中国”历史上成为威望仅次于毛、并被吹捧成为万众瞩目的“伟人”。怎么才能超邓赶毛?对习而言,最有效的方法只有拿下台湾这块毛、邓、江、胡曾经都很想啃却始终未能啃动的硬骨头,实现中共数代领导人心目中朝思暮想的大一统。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北京表现出的一系列高调应对,并不符合目前台海危机真的会转化成一触即发的武力冲突的基本逻辑和规律。

在中国古代数千年战乱的历史中,古人通过实战总结出的经验与教训不可谓不多,像《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吴子》、《六韬》、《尉缭子》、《司马法》、《太白阴经》、《虎钤经》、《纪效新书》、《练兵实纪》等各种知名和不知名的兵书真是名目繁多,用兵的策略更是非常讲究,神乎其神,像《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草船借箭、空城计这种经典典故更是家喻户晓。中共历史上在工农红军初创时期也制定过“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等一些用兵策略,毛泽东更是熟读兵法,深得其要领,1938年5月还发表了其这方面的代表作《论持久战》,虽然据说部分内容涉嫌抄袭,但当时该书的实用性和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全盘否定的。

纵观古今,明代兵书 《草庐经略》(卷六·虚实)就言:“虚实在敌,必审知之,然后能避实而击虚。虚实在我,贵我能误敌,或虚示之以实,或实而示之以虚,或虚而虚之,使敌转疑我为实,或实而实之,使敌转疑我为虚。”《投笔肤谈》(兵机第八)亦曰:“我实其实,将以从敌也。我虚其虚,将以疑敌也。我实其虚,将以违敌也;我虚其实,将以致敌也。虚实之机,变生于敌,渊微之妙,鬼神莫知,然后能狃敌而成功。”

在“虚”与“实”之间,北京的决策者可谓个个是行家里手。但是,一贯讲究“虚虚实实”、“声东击西”的中共,如果真想成功武统台湾,那么面对美国对台湾“坚如磐石”(Rock Solid)的承诺,不是回避美国强大军事力量的威慑,采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策略来计谋台海战事,而是高调强硬地秀出肌肉,做出鱼死网破的姿态来正面应对,这是为了哪般?又如何能说得通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遥想三胖当年,小子登基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每逢六方会谈,来它一枚火箭弹,来做谈判筹码!反正美国也无可奈何,只能发出一声叹息。从北韩历来使用的手段便可见证,在台海问题上北京展示出极其强硬的姿态,其醉翁之意也不仅仅只是在酒上,目前打出“强硬姿态”这张牌,更合乎逻辑的推理应该是:一方面是为了未来真有机会收复台湾先做好各种经验和物质上的准备而更重要的一方面则是为了在中美未来一系列的国际事务和政治外交、经贸关系、技术及文化交往等双边会谈中争得主动,制造一枚除了全球气候问题外,能够真真拿得出手、有力度而且代价又相对较低的谈判筹码。

显然,对北京而言,目前中国最严重、能够影响政局稳定的问题仍然是来自国内而非国际。中国经济正在面临一系列严峻的局面,这迫使北京当局必须在国际上维持必要的经贸往来,来形成一定规模的GDP总量。为了提高企业和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中国还必须不断提升和改善人力、企业和产品的理论水平、知识产权和技术性能,这一切北京在很大程度上都需要依赖美国和欧盟对华政策的转变。在目前美国对华政策强硬、欧盟对华态度正在快速冷却的态势下,面对国际和国内两方面不断产生的尖锐矛盾,为了化解国内的诸多问题,北京不得不采取不计后果的手段打出武统台湾这张王牌作筹码,与西方做交易来获取经济和技术上的利益,以弥补国内经济出现的窘迫状况。由此也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不到万不得已,北京是不会轻易打出武统台湾这张牌,这正表明中国国内的形势有多么严峻——这是北京对目前国内真实情况所暴露出的“虚”与“实”。

事实上在拜登上任美国总统后,北京就已经试探性地打过强硬牌。早在今年3月份,在阿拉斯加举行的中美两国高级别外交会谈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面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客场开启了强有力的、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交锋,并被中国大陆的官方舆论广泛赞赏。而通过强硬应对在谈判中逼迫美方在某些方面作出适当让步和换取经济利益,正是朝鲜金正恩当局一贯玩弄的重要外交手法。

11月13日,为了11月16日即将举行的习、拜视频会做准备,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在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文告中,王毅对台海问题的表述超过了全文篇幅的三分之一,可见北京当局准备在习、拜会上和今后在中美举行的双边会谈中,对美国打好台海问题这张牌的重要程度。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发布的公报中,不可想象的是关于台湾问题只有寥寥数语一笔带过。此时中美双方对习、拜会的时间已经敲定,而公报中这样的简单描述,很可能是北京有意为中美双方最高级别的会谈预留了灵活变化的更多余地——这是北京在外交策略上所暴露出的“虚”与“实”。

2021年11月13日,写于习、拜会之前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