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肯将身入监狱,不将仁法做人情—东海客厅论异议

 

余东海

回首当年少年气盛,欲广交天下英雄,十几年下来发现英雄罕见,遂发愤自己做英雄,斥天骂鬼,枭鸣江湖,一发而不可收,变成了异议分子。

 

凡异乎马家立场而公开反对、批判之,就属于异议人士或异议分子。异议分子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异,文化、政治立场观点异乎马家;二是议,公开批判。议而不异,那是马家自己人;异而不议,也不算异议分子。异议群体中,自由派最多,其次是耶教徒,其次是儒家。佛教也有,罕见。道家和其它学派宗派未闻。

 

欲为异议人士,必须严格自律,洁身自好。这是道德要求,也是安全的必要。盖思想问题政治解决,政治问题经济解决或者道德解决,乃马帮惯例。经济不干净,德行不检点,男女关系不正当,都很容易被抓住把柄,轻则身败名裂,重则法律惩罚,判刑入狱。

 

二十几年来,每见异议人士因财色不当、小节出入而出事,都为之不值。东海早年有幸得到一些忘年交的提醒,深知其中利害,始终保持警惕。女人无论美不美,财富无论义不义,一概远之。二十几年来,唯以稿费和讲课费为主要收入。家人无怨无悔,友人不轻不弃,生活有酒有肉无忧无虑,深感天恩高厚。

 

古往今来很多有志人士或有权人物出事,往往拜亲友、亲信所赐。邪恶之徒被身边人背叛出卖落井下石,原不值得同情;正人义士有此遭遇,未免令人伤感。故欲立大志成大事者,最基础的准备,应该是根据地的可靠放心。关键时刻,后方的人即使不能护法,至少不会加害。没有这一点基础,干什么都不成。

 

一方面有所准备,一方面也确实是把自己豁出去了。谭嗣同先生说:“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

 

我不敢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唯以先知先觉先行者自许,以觉后知、觉后觉、引领后人的责任自肩。后人包括后生晚辈和后世之人。自问二十多年来,未尝一日松懈此责此任。至于个人安危,客观功效,有天命在,非吾所虑。吾尽人事而已。

 

当年多次豪言,被关起来也是好事,权当休息了,还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读书思考吟诗练气习拳,等走出监狱,说不定成了气功诗词大师呢。

 

有老友怕我犯傻真往狱里冲,说了很多马狱的可怕,里面不仅没酒没书,能不能活着出来都难说。我说没书酒你送,不能活你赔。有能力不用来为小友送酒,救豪杰之命,有不如无也。对方苦笑。

 

如我这般猖狂,生活在马邦第一期,将死无葬身之地。在第二期,虽然受到严密监控,多次逢遇危险,都能迅速化吉呈祥。十几年前我曾戏言,我若出事,体制内外海内外都会有人为我中宵流泪。虽然戏言,却非妄言。时至今日,认同者逐渐多起来,这就是人心的觉醒和社会的进步。

 

生平什么都可以让,唯得理不让人。论及道德政治之大理大义,即使与亲友师长有异,吾亦不敢丝毫苟且随顺,遑论权力。佛教大德有“宁肯将身入地狱,不将佛法做人情”之精神,吾亦学舌曰:宁肯将身入监狱,不将仁法做人情。

 

勇于异议也欢迎别人批评异议自己。不问居心动机如何,批得有没有道理,一概欢迎。坚持真理泰山岩岩,面对异议陂湖禀量,欢迎批评虚怀若谷。

 

东海量大并非天生,而是随着道德成长和阅历增长而不断扩大。儒佛道西文化都有助于扩我胸怀心量。自由派人物中,洪公对我的经济帮助、精神鼓励和思想影响都很大,让我深入体会到言论自由的政治意义和宽容异议的道德意义。

 

洪公真诚崇马,论及马学,时有错误,吾常常直言不讳批评之。洪公不仅不以为忤,还常将吾批评文章公开发表。这么做,既表现了心胸的宽阔,也是给了真理面世的机会。噫吁戏,难能也!东海量大,也与我以下三点认识有关:

 

其一、异议批评有助于发现自己的思想缺漏或德行不足,及时改正。如果自己没问题,批评无碍,毁谤无伤;如果自己有问题,批评是最好的帮助,善意的批评可以帮助我改正,恶意的攻击可以帮助我消业。

 

其二、异议批评有助于真理的传播和影响的扩大。对于真理来说,批判和赞肯各有作用。有时候,批判的作用甚至更大更好。这是一条东海律:对于真理、真君子和一切真善美的事物,批判、诬蔑和迫害,往往会变成最好的宣传和广告。

其三、古来圣贤无不饱受艰难险阻和诬蔑异议。欲成德成圣,就应笑纳之。誉满天下固可喜,谤满天下也无妨。对于批评者,只有一点小小的请求:把我挨批的言论整章附上。

 

真正信仰天道、实知天命者,都会欢迎批评异议,都能过而改之,就不会犯下重大过错。实知天命者自然相信因果,自当拥有这样的自信:“我若有大恶业,纵然无人害我,天理亦不容我,鬼神亦不饶我;我若是大君子,天下谁能害我,天道自能佑我。”

 

人生三个方面要正确:一目标要正确,知道往哪里走,最终达到什么目的;二道路要正确,知道走什么路,通过什么路径达到目的;三方法要正确,知道怎么走法,两脚怎样迈步。东海终极目标有二,个人圣德,国家王道;基本道路唯一:仁本主义;主要方法有二:弘儒去马。

 

孟子说:“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孟子·尽心上》)东海就是中道文化的孤臣,中华民族的孽子。有联自勉曰:传我仁道,兴我中华,未必文章皆小技;饿其体肤,劳其筋骨,从来磨难是天恩。谨以此与君子们共勉。

 

异议政治,只能自我要求,不能责求和鼓动他人,异议有风险故。古之学者为己,儒之行者为己,东海真言直发奋勇异议,一志孤行二十余年,也是为己。为了尽自己的责,圆自己的梦,安自己的心,成就自己的仁性光明。

 

弘儒辟马,尽心尽力;效果如何,听天由命,但我相信功不唐捐。

 

回首十年前,在一个数百人的国际性中文笔会中,我是唯一的儒者。2011年在微博写下“新两个凡是”的时候,讥笑斥责声甚嚣尘上。不仅自由派,儒群中也是一片讥笑反对之声。而今十年过去,重发老观点,网络上已经没有多少反对派了。儒家的发展是加速度的,儒路越走越宽畅是历史大势。

 

曾投了一点小钱在股市,视之为经济温度计。二十多年前把自己投入异议前沿,也自视为一个小小的政治风向标。猖狂至今尚未落入法网,既有各种原因和侥幸成分,也标志着儒家来复和上升的趋势逐渐形成,这是儒者根本性的时代背景和政治后台,也是东海成为异议界罕见之不倒翁的根本因。

 

其实儒家的愿景,不是与世俗政权分庭抗礼,而是儒化世俗、儒化政治,让世俗政权变成儒家政府。一个新儒家的中国和儒家的新中国,既是中国人之福,也是全人类之幸。

 

我相信我为民为国为自己选择的道路,高度正确正义,既合乎人天大道,也合乎时代趋势。这个趋势具有加速度性和不可阻挡性,终将成为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荡决一切污浊罗网!

 

友人感叹儒者文章阅读量普遍较低,以为儒家仍然不受欢迎。非也非也,我想这是舆论导向捣鬼所致,而网络上导向舆论应是权力和资本的合谋。权力资本矛盾重重,但在导向舆论、压制儒家方面颇为一致。吾曾在今日头条发过一些小文,点击量和评论数常常疯长,迅速被封。注册三次被封三次。防儒如贼啊。

 

只要鬼手力所不及或有所疏忽的地方,东海文章往往超受欢迎。如独评,每次精品推荐,一人最多一篇,唯拙作每次都是三篇同荐,持续近十几年。如BX,东海专栏的阅读量遥遥领先诸子。儒家网月点击榜,都以东海文章为主。

 

十几年前就在天涯公开警告过:《不要挡我的路》。希望某些人物和势力,不要与儒家为敌,与时代为敌。否则,螳臂当大车,蚂蚁挡洪流,可怜不自量!看来,某些人物和势力是没有听进去,听不进去。呜呼,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2021-9-6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儒家网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00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