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尘中修炼,在现实中尽心—-东海客厅论人生

余东海

 

或说“在现实中尽心”,很喜欢这句话,与吾当年“在红尘中修炼”异曲同高。能否改变现实、改变社会由不得我,是否尽心则完全由我,我欲尽心斯尽心矣。

 

《二程粹言》记载:“子曰:桓魋不能害己,孔子知矣,乃微服过宋。象将杀己,舜知之矣,乃同其忧喜。饥溺而死,有命焉,而禹稷必救之。国祚修短,有数焉,而周公必祈之。性命并行而不相悖,然后明圣人之用。”

 

孔子微服过宋,舜孝父悌弟同弟忧喜,禹稷己饥己溺必欲救民,周公祈天延武王之命,无非尽心。保身保民爱弟爱兄,因时因人而异,归根结底,无非尽心而已。

 

尽心与正心相辅相成。尽心必能正心,正心方能尽心。《大学》讲诚意正心。意不诚则心不正,反过来也成立,心不正则意不诚。

 

佛言: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佛说四十二章经·意马莫纵》)非常赞同“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这一句。在尽心知命之前,意识很容易为不良习性和欲望所役,为外物外境所役,靠不住,信不得。后一句可改为:尽心知天命,乃可信汝意。

 

尽心方能知天。孔子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东海曰,未能下学,焉能上达?未尽人事,焉知天命?未尽人心,焉能圆证天道?佛道两家的问题,就是未能事人,未能下学,未尽人事,未尽人心。佛道所知者,坤道也,未尽天道也。欲尽天道,必须尽心尽力尽责于人道。此唯儒家圣贤能够。

 

儒生尽心的方式方向因人而异,没必要也不可能强求一律。心性儒学、政治儒学、学院儒学、生活儒学等等,都可以是尽心的方向,都归结于修身。殊途同归,此之谓也。但有一点,欲尽心,关心政治是必须的。人道政为大,政治是最重要的人道大事。不关心政治,就是对人道最大的不关心,遑论尽心。

 

尽心政治,必须深明《春秋》大义、王道大义,有力量则推行之,以之拨乱世反诸正,如成汤文武诸君,皋陶伊傅周召诸臣;无权位则宣传之,以之批判乱臣贼子,如孔孟和历代不逢其时的圣贤君子,如此方可言尽心。

 

共业难转,君子尽人事而听天命,尽心尽力则无憾,听天由命则无忧。

 

二十多年异议路上的风霜雨雪,冷暖自知,百感在心。既深证良知的伟大,深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坚持努力功不唐捐;又深知个人的渺小,以一己之力与“国家力量”相争,无异于怒蛙挡车。

 

故现实中有很多的无奈和无能为力,同道途艰路险,吾民水深火热,更非个人能力所能左右。个人安危,也不敢必。当年豁出去之前,虽做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准备工作,聊胜于无而已。特以谢枋得先生一语自勉:“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宋元学案》)

 

自阅《文龙思虎聚京华—-首届林案研讨会散记》一过,百感交集。当时还是自由门徒,在儒家门口徘徊,欲入未入,似儒非儒,亦可称为归儒前夕。匆匆16年过去了,多位故人真成了故人,改造社会、重建中华的大愿,不知何时得遂,一切听天由命。一息尚存,唯尽此生一片心耳。

 

君子有三畏,东海有六畏,三畏之外再加三畏:第一畏是畏于人于事未能尽心尽力,其二畏自己说错话做错事,其三畏对不起孔孟的教训。君子三畏的畏是敬畏、敬服义,东海三畏的畏是畏惧、担心义。

 

既要能尽心,又要有耐心。吾有一个自鸣得意的优点,对事对人有耐心,对亲人友人有耐心,对国家社会也有耐心。有些事,尽心尽力之后如果无解,就交给时间去解决。十几年前归儒的时候,海内外一片讥讽咒骂之声,甚至有友人以为东海堕落了。近两年来,理解东海和儒家者逐渐多起来,外友又开始大量刊发东海弘儒文章。

 

当然,反儒派和误会者依然不少。日前有阳明后学群友误读孔子时,亦攻及我和蒋庆先生说:“蒋庆号盘山,余樟法号东海,被人称为一山一水。险山恶水,狼狈为奸!”险山恶水作此解,令我失笑。称我恶水,倒也不辱没我。老枭的时候确是某些人眼里的大恶人。唯蒋先生何其平和真诚,称其险山,为之叫屈。

 

两千多年来,孔子尚且受到无穷无尽的误会,遑论东海。尽我心力,顺其自然。

 

注意,尽心只能责己,不能责人。君子只尽自己的心,不尽他人的心,《礼记·曲礼上》:“君子不尽人之欢,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意谓君子不使人对自己竭尽友好,不使人对自己竭尽忠心,这是为了保全交情。

 

孔颖达疏:“若使彼罄尽,则交结之道不全,若不竭尽,交乃全也。”《礼记大全》引吕氏曰:“尽人之欢,竭人之忠,皆责人厚者也。责人厚而莫之应,此交所以难全也。欢谓好于我也,忠谓尽心于我也。好于我者望之不深,尽心于我者不要其必致,则不至于难继也。”

 

不让他人尽心于己,不可要求绝对忠心,对朋友对臣下皆当如此。

2021-8-3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东海儒钟公众号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06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