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时代,最非人化的时代—东海客厅论马家

 

余东海

 

马邦人有怀念民国者,有怀念邓时代者,有怀念毛时代者,都不得要领。相比马邦,民国较好,但也不是正路,可称为亡天下的预备期和初级阶段;相对毛左,邓右略好,但都是马路、邪路和亡天下。

 

相对而言,怀念民国比较正常,其次是怀念邓时代,最反常的是怀念毛时代。盖毛时代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反常、最堕落、最黑暗的时代,国人最非人化的时代。

 

我给毛时代这么定论,曾有人不同意,认为邓时代才开始堕落。甚至有人认为毛时代道德高尚。这是标准出了大问题,颠倒了。

 

极端重物轻人,重集体轻个人,甚至唯物唯集体,为了集体一头牛羊一块木头而牺牲生命的行为层出不穷,而且这种蠢行居然得到政府的鼓励表彰。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那个时代非人化的严重程度。称之为夷狄化禽兽化魔鬼化,都是对夷狄禽兽魔鬼的侮辱,任何夷狄禽兽魔鬼都不至于那样反常。

 

真男厅友言:“唐山大地震时,报纸上宣传某农民从废墟中爬出后,不顾还压在下面的父母,去救生产队的牲口,受到了表扬。这个在今天当然是低级红,但当时认为是共产主义思想的体现。”这个某农民就是毛时代的绝对性特产。那样畜生不如、恶鬼不如的东西,除了毛时代,任何时代都不可能生产出来。

 

有文章题为:《经历大饥荒:“最先死去的就是那些顺从听话、善良老实的人。”》标题就自相矛盾。面对极权主义,顺从听话是可耻的。顺从听话者,或愚昧或怯懦或奸诈,或集愚昧怯懦奸诈于一体。极左时代所谓的善良老实,无非拜物教徒微不足道的低善良和自欺欺人的假老实。

 

看到如下一段话:“中国人眼中的死敌是美国,中国人最爱移民到美国;中国人眼中的盟友是朝鲜,中国人最不愿移民是朝鲜;中国人眼中的大哥是俄国,中国人不愿留学到俄国。”有人说这是精神分裂,没错。然这恰是良知尚存的表现。如果良知彻底丧绝,就会愚蠢透顶,以奉献朝鲜、留学俄国为荣,如毛时代的人。

 

有人以张志新、遇罗克等人为例,说明以儒家和自由主义立场观点批马的风险,远不如以马列主义原教旨批判现实的风险来得大。其实,在毛时代,任何异议都有风险,任何政治异议的风险都很大。但有必要指出,以马列主义原教旨批判现实,属于马家内部异议,思想政治内斗,风险固然很大,意义却微不足道。

 

在极左时代,马家内斗特别惨烈,动辄你死我活,然双方无非马家,无非毛左。那是一个典型的人吃人的社会,吃人者和被吃者,文化、政治立场并无大异,用俗话说,都是一伙的。

 

金圣叹写过一首著名的剃头歌如下:闻道头须剃, 而今尽剃头。有头皆可剃,不剃不成头。头自由他剃,头还是我头。试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东海剥之曰:

 

闻道人可吃,而今尽吃人。

有人皆可吃,不吃不成人。

人谁不被吃,谁人不吃人。

试看吃人者,人亦吃其人。

 

有一条东海律:崇拜对象会对崇拜者产生决定性的思想道德影响。换言之,崇拜者会与崇拜对象趋同化。崇拜圣贤往往君子化,崇拜豪杰往往英雄化,崇拜盗贼往往盗贼化,崇拜暴君往往残暴化,崇拜邪教主往往邪恶化。崇拜集暴君邪教主于一身的毛氏,欲不非人化,不容易也。

 

无论生活于马家哪个时期,无论置身于社会高层基层,毛左分子的命运整体上都是最差的。生活于邓时现时,固然彻底边缘化而饱受打压;生活于毛时期,同样苦难深重而死伤狼藉。根本原因就在于它们群体品质的空前低劣。

 

极左时代的知识分子几乎被群体灭绝。它们自己无不称冤呼枉,旁人和后人也无不认为它们冤枉,都骂苍天无眼,上天不公。其实冤枉上天了。那个知识群体普遍反孔反儒,崇盗颂贼,上逢君恶,下逢民恶,口业之大,史无前例,故报应之重,亦史无前例,这就是天理和因果的公道。

 

东海替天传道,也顺便为上天作一点辩护。上天最为公道,请保持基本敬畏;因果自有报应,请注意勿造恶业。

 

害人必然被人害,害人必然害自己。害人包括言论和行为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害自己包括各种现实性和精神性的伤害。坚持、支持极权暴政是害人,发明、传播歪理邪说也是害人。古今中西各种恶知识、邪教师最容易受害于弟子门生。

 

极左时代无数老师被学生迫害乃至杀害,原因在此。包括马恩列斯在内全世界所有马家大腕往往厄运缠身,无数人受害于自己培养出来提拔起来的人,原因在此。

 

邪恶之徒都是灾星,毛左无非邪恶之徒,故能避则避,避之为吉。网络如江湖,浪迹其中,要想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烦恼,就要尽量避免与四种人相交,包括网上交流和线下交往,简称江湖四避,首先要避的就是毛左分子。

 

其次避邪恶之徒,其次避奸诈之人,其次避意气之士。意气之士有多种,这里特指意气用事和好作意气之争者。若遇意气飞扬、意气轩昂、意气相倾者,那是人生大幸,当推心置腹,倾心结缘。2021-7-27余东海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150/727202185759.htm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07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