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美好不在乎俗眼鄙视,

真正的充实不喜欢凡尘喧嚣,

真正的幸福不需要别人知道,

真正的伟大不需要民众歌颂。

—–东海律

 

自由未必王道,王道必有自由。西方自由是民主自由,法治自由,建立在人本主义哲学、自由主义政治学之上;王道自由是礼制自由,德治自由,建立在仁本主义道学、民本主义外王学之上。两种自由既有交集又有大异。王道自由具有礼法双重边界,精英和民众各有规范,秩序和自由品质双优。

古典王道政治,没有自由之名,但有自由之实。陈应润《周易爻变易緼》解释井卦上六说:

“尧之时,康衢之民歌曰:耕田而食,凿井而饮,帝力于我何有哉。殊不知,民之安于田而不扰,汲于井而不竭,皆帝力也。至于井收勿幕,与众共之,欲使天下无一民之饥渴,帝力之深,为如何哉。惜乎康衢之民而不知之也。语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其斯之谓欤。”

圣王在世,太平盛世,民众不知道圣王的伟大,甚至感觉不到帝王的存在,帝力于我何有哉。老百姓的心情舒畅,生活安宁,仿佛自己的生活与帝尧和政治无关。这才是大同气象,王道自由。

孟子曰:“霸者之民,驩虞如也;王者之民,皡皡如也。”《四书通》引程子曰:“驩虞,有所造为而然,岂能久也。耕田凿井,帝力何有于我,如天之自然,乃王者之政。”又引杨氏曰:“所以致人驩虞,必有违道干誉之事。若王者则如天,亦不令人喜,亦不令人怒。”

于此也可见,圣王崇拜不在圣王生前,那是圣王去世之后天下后世的怀念和公认。真是圣王,绝不会通过权力人为地搞个人崇拜。

《尚书·大禹谟》中记载了舜帝与大禹、伯益讨论政事,赞美尧舜的美德,阐述了各自的治国理念。皋陶曰:“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

大意是说,舜帝您的品德没有过失,对于臣下要求简易,对于百姓宽容仁厚。有惩罚不株连子孙,有赏赐则延续到后代。对误犯的过失,最大也宽宥;明知故犯的罪恶,,最小也判刑。如果罪行有疑,就从轻量刑;如果功劳有疑,则从重赏赐。与其杀害无辜,宁可不依常法。帝关爱生命的美意,深入民心,人民因此就不冒犯官吏。

这一段话足见当时政治的文明宽容和社会的自由和谐。

从公天下到家天下,自由度难免有所下降,但历代儒家王朝,人民在言论、信仰、结社、择业、迁徙等等方面,仍然享有一定程度的人权自由。只不过,由于历史和家天下的局限,对人权自由没有明确定义和严密保障。

未来新王道政治,应该更加重视人权自由的关怀和保障。罗斯福总统的四大自由,可以视为儒家和自由派的共识,王道政治和自由主义的共法。

真男厅友言:“东海先生是研究儒家的大家,他把儒家与自由主义成功地结合起来,为人类思想的发展提供了一种崭新的前景。”礼文厅友言:“自由本是儒家已有之物,谈不上结合,先生是有着更好的阐述。” 两位厅友言各有当。在学术上,我对佛道和自由主义都进行了相当深入的考察,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收其精华,融会贯通于仁本主义体系。论道德真理和政治大义,自由本儒家故物,非外来也。我只是对道德自由和王道自由进行了更加明确的、现代特色的阐述。

 

儒家和自由派不成气候,发展不起来,原因有内有外,错综复杂。内因中,道德建设、理论建设不足是两家不约而同的原因,根本因。

理论上,自由派的重大缺陷是昧于儒家文化中华文明,儒家群体的普遍现象是,

既不明西方文明又偏离孔孟之道。道德上,两家各有优长和特色,但距离时代要求还差得远,都不足以承担承前启后、反本开新的历史性重任。

东海于儒家和自由派都有所接触和了解。两个群体中,可用之才都不少,但真正拿得起靠得住的、德才兼大能担大任可以大用者,多乎哉不多也。

有一条东海律:自由派而反儒,不配成功;儒家而反自由,不配为儒。自由派中的反儒派,儒家中的反自由派,虽然貌似正派或自以为正派,实则正义性都不高,危害性却很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故东海在严厉批判极权主义的同时,也把这两派纳入批判的武器所针对的目标和对象。

儒门内外反自由的表现因人而异,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直接反对自由人权法治宪政和西方现代文明,二是赞美、支持两极主义,三是以儒家自有道德自由为由,排斥和反对政治自由,将其诬蔑为“蛮夷之自由”。

殊不知,只要是人,就应该享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和不虞匮乏的自由。这也是王道社会题中应有之义。正义之士必然致力于追求和争取这些自由,既是为民为国,也是为己,为了成就自己的道德自由。

根据对儒家的态度,自由派可分为三种:尊崇儒家者最为可贵,轻蔑儒家者不足为重,反对儒家者自绝中华。根据对自由的态度,现代儒生亦可分为三种:追求王道自由者,君子儒;不明自由之正义、不知自由之重要者,小人儒;反对自由者,假冒伪劣,自绝于儒。

儒家要旨是五常五伦。反掉五伦,灭绝人伦;反掉五常,极端反常。自由派反儒,反掉仁义道德,自由何处立足,文明如何可能?儒家反自由,蔑视人权人性,仁德何以体现,仁政如何建立?

林輝厅友说得好:“自由派反儒,则自由如同虚乏之身,心亦无着处。儒家反自由,则儒家如同自陷囹圄,气亦不得正畅。”不仅此也,反孔反儒反自由,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成了人道的祸害和极权的三帮。

与百年来反孔反儒恶潮形成鲜明的对比,对于孔子和儒家文化,一些西哲予以特别的尊重。例如美国学者威尔·杜兰特,在《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这本书里选了十位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排在书中第一位的就是孔子。

杜兰特认为,孔子是一位道德哲学家,他对于高尚生活的追求,基于世俗的动机,而不是超自然的思考。他说:“我很羡慕中国的儒生。他们被要求记住孔子的每一句话,那些话深刻而精当,如果这些话在我的记忆里能沉淀20年,我或许就会变得心态平和、思绪沉静、个性深沉。”

杜兰特心目中十位最伟大的思想家,孔子之后分别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阿奎那、哥白尼、弗朗西斯·培根、艾萨克·牛顿、伏尔泰、伊曼纽尔·康德、查尔斯·达尔文。值得一提的是,排名第八的伏尔泰,18世纪法国大思想家、欧洲启蒙运动时期舵手也十分推崇孔子,曾经在《论孔子》中写道:“没有任何立法者比孔夫子曾对世界宣布了更有用的真理。”

杜兰特相当推崇中华文化,他认为东方文明是世界文明的源头和基石,他的世界文明史也是以东方文明作为第一卷的。杜兰特的《世界文明史》写于改革开放之前。他当时就估计到,拥有如此精神资源的中国,如果能解放现代生产力,很难想象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明,有朝一日,可能比美国更富有。

反孔反儒反自由,恶莫大焉,罪莫大焉。

孟子说:“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反儒就是最大的道德自侮、文化自毁和文明自伐,百年来外患内忧不断,外寇内贼猖獗,极权暴政空前,无不种因于此。五四时百年浩劫的恶因就深深种下了。

 

民国流行反儒家,马邦流行反自由兼拥马路。双反一拥,堪称人间三大蠢。恶极则蠢,蠢极则恶。这三大蠢,于知识群体来说,也是三大恶,三大罪孽。自误误人,自害害人,莫此为甚。反儒家必丛林化,反自由必监狱化。

马家社会就是极权社会,就是监狱。

陆续有人婉劝不要辟马,认为有风险而没意义,或者风险大而意义小,投入产出不成比例。可悲的是,不少正义人士、自由人士也不明意识形态的关键性和此处“正名”的重要性。

他们或认为反腐败反特权最重要,或认为教育改革最重要,或认为制度改革最重要,或认为实行市场经济最重要,或认为民主自由启蒙最重要,或认为中华文化启蒙最重要……没错,都很重要。但他们不知道,辟马才是重中之重,要中之要。

马学在宪,一切都无法深入,无法得到根本性解决,一切都会周而复始。马学在宪,就从理论基础、指导思想、政治形态和制度模式上决定了政治的极权性质,成为宪政和自由天然之敌。马学在宪,儒家复兴、中华重建无望,宪政自由无望。王道宪政民主宪政,德治自由法治自由,统统无望!

马学在宪,儒家不能兴;儒家不兴,马学不能辟。兴儒辟马,相辅相成。注意,儒家复兴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综合性、发展性的过程,不是一蹴可几的,也不是某个方面可以单兵独进而一举成功的。

政治性的推动、教育上的努力,儒家自身的理论建设和偏误纠正,对马家的批判和引导,对其它学派宗派的破收,通过各种方式彰明儒家真相,澄清种种误会,各有各的必要和意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自努力。

儒家复兴特别需要两种自由:一是言论自由,一是结社自由。

要传道授业解惑,要在文化、出版、教育、经济各个领域开展和发展儒家事业,就必须争取这两种自由。其实这些自由在马邦宪法中都有。马宪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不过,马家有宪法无宪政,其宪法无非一纸空文耳。

认为言论自由就是发表正确言论的自由,认为言论自由不能突破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是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其实,言论自由维护的正是错误言论的自由。对于错误的言论,可以质疑批判,可以纪律处分,唯独不能刑法惩罚。言论自由没有刑法边界和底线。注意,反人道的言论与反人道的罪行是两回事。

如果言论自由只是维护正确言论的自由,那就没有自由可言,必然导致谁得势得位谁就代表正确。盖正确与否,不同的文化政治立场和思想观念,就有不同的标准和结论。即使全人类同归于儒家或自由主义,儒家和自由派内部仍会存在不同观念和派别,何谓正确,谁更正确,依然难有定论。

所以,言论自由保护的是所有人的自由,让所有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而无刑罚之忧。

当然,精英和民众自由度有别。精英胡说八道,就会影响乃至丧失为政为师的资格,就要受到官纪师规的处分。但最严厉的充分,不过是削职为民而已。这就是一种王道自由,是东海念兹在兹、不懈追求的社会理想。

或担心儒家复兴、中华复兴的提法有复古之嫌。可以毋忧。复兴,是在新的历史平台上中道文化和中华文明的反本开新,与复古主义大不同。复兴中华的内容,包括驱逐马学,重续道统,重建学统,建设礼乐制度。新礼制融禅让制、君主制、民主制三种制度之精华于一炉。

2021-12-2

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09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