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薄熙来和妻子谷开来因重庆“王立军事件”先后被捕。其后薄熙来被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等罪,判处无期徒刑。谷开来则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目前两人分别在北京秦城监狱和河北省的燕城监狱服刑。

中共六中全会发布的第三份历史决议中提及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薄熙来等人是中共“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大老虎”。但近年来,习近平不断释放出宽待薄熙来的信息,令人生疑。

11月23日,谷开来的母亲,少将谷景生的遗孀范承秀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灵堂内摆放着薄熙来和谷开来合送的花圈。薄熙来前年12月曾为去世的二姐薄洁莹送花圈。

香港《星岛日报》曾报道,薄熙来在秦城监狱的待遇不错,由医护人员监护、陪同,可以通电话,允许探视。薄熙来在秦城监狱有16平方米的单间,不用穿囚服可穿西装。

说到这,我不由想起王康先生在接受采访时的话,在中共黑帮政治下,薄熙来在极端情况下复出,大家也不要太奇怪。

第一,薄规习随

薄熙来算得上一个枭雄,他走到那里,都会风生水起。在大连大兴土木,处处建公园,把一个海滨城市整成了一个繁花锦簇的大花园,当然留下的巨额债务自然由后几任政府背着,谁叫人家后台硬。调任重庆,本因胡锦涛对他的不待见而发配,但薄熙来显出了枭雄本色, “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铁腕打黑,硬生生把一个山城变成了红色的海洋。

当今中国政局确有“似曾相似‘薄’归来”的感觉。的确,习近平的道路与薄熙来异曲同工,“薄规习随”。他们都要高度集权,都要保卫父辈打下的红色江山,都要用残酷的手段消灭一切可能危及政权统治的势力。习近平的政策除了有着毛泽东的烙印,还有着薄熙来的影子,如扫黑除恶就是唱红打黑的翻版;共同富裕就是重庆共同富裕的再现。薄熙来曾说:解决共同富裕的问题不能等、不能拖,越往后,解决起来就越难,成本就越高,付出的代价也会越大。共同富裕的问题,越早解决越主动,越有利。可见,薄熙来虽呆在狱中,但他的政策却大行其道。

王康称,习近平的路线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薄熙来在重庆推行“唱红打黑”及社会经济“新政”,为后来习近平的“中国梦”拉开序幕,即用“红色基因”统领一切,重建“红色政治经济学”,区别於邓江胡单纯经济膨胀和社会维稳路线,在此意义上,薄熙来是习近平的历史先驱和政治哲学老师。高文谦认为,习近平是薄熙来事件的最大获益者,他先是借力使力,顺势扳倒自己的最大对手,后来又为清除妨碍自己掌权的政治对手,继续拿薄熙来问题做文章。薄、习两人都有崇毛情结、红色基因,两人的区别在于,薄比习能干聪明,懂得权变,不排除他“唱红打黑”是搏取上位的敲门砖。而习的最大长处是善于韬晦,骗过江、曾一干人;习为人的弱点是心胸狭隘,用人唯忠,不能容人,敢于一意孤行。

第二,极权主义人格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先生在《极权人格与薄熙来之败》一文中总结了十大极权人格特质,很有见地。他认为,极权人格的第一个特征,是完全容不得民主。薄熙来在重庆把“老百姓”捧上天。不过,重庆市民拍手称快的掌声还未消停,薄王治下的重庆便很快出现了迫害无辜、刑讯逼供、肆意掠夺等酷似“文革”时代无法无天的行为。第二个特征是蔑视人权。重庆名为“打黑”实为“黑打”,刑讯逼供、枉法裁判,与文革难分上下。民营企业家龚刚模被吊打得大便失禁,跌在地板上,刑讯者令他手捧大便至卫生间,脱下短裤擦地板,其后再祼体吊打。第三个特征,是容不得任何不同看法。薄熙来当权时期的重庆,任何人不能对他和唱红打黑公开发表批评意见,否则,他们就被劳教或由大牢伺候。第四个特征,是在人际关系中“斗”字当头,小而言之与同事斗、上级斗,大而言之挑动官与民斗、穷与富斗。第五个特征,是醉心于权力意志。极权人格人士推行权力意志,最高的“境界”是让治下的国民整天围着自己的想法转。薄熙来主导的唱红运动就属这方面的范例。第六个特征,是逆我者亡,顺我者昌,睚眦必报,毫不含糊。薄熙来下手狠毒,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人负我。第七个特征,是反法治。薄熙来对待一切规则,都以自己的需要为转移任意取舍,宪法法律只是装点门面的花瓶。第八个特征,是对权力的追求。中国前副总理吴仪,曾这样评价薄熙来:不甘于当下属,只想当第一把手,不能与人合作,为争权夺利不惜一切手段,给工作造成损失。第九个特征,行为没有底线。重庆打黑中不少被打者原本罪不至死,但薄熙来却通过法外之刑,让他们被判了死刑并被立即执行。第十个特征,是好大喜功。薄熙来在重庆大兴土木,高楼大厦不停的拔地而起,但当薄熙来的继任者去看钱袋子的时候才发现,重庆已经不知不觉欠下了天量的债务。

这十个极权主义人格,习近平都具备,可见,薄熙来、习近平在本质上并无二致。

第三,违背历史潮流

虽然中国国内不少人认为,薄的“重庆模式”在当今中国政治生态环境里并非一无是处。如“打黑”,使得老百姓早已厌恶的数量众多的贪官污吏噤若寒蝉;“唱红”,又让在贫富悬殊的社会里倍受煎熬的普通百姓,产生回到毛“穷公平”时代的“心灵快感”。的确,大部分民众对改革开放中缺乏公平正义、贫富悬殊的社会现象感到不满,但他们并不是想回到过去,重新经历文革的腥风血雨。民众的愤怒是源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停滞,是希望尽快建立宪政民主制度,与世界文明接轨。如同前苏联解体之后的最初几年,俄罗斯群众对当时的国家经济、社会秩序也十分不满,进行猛烈的抨击,但俄罗斯民众并不是认为回到过去更好。独裁者普京也明白“把过去说得一无是处,那是没良心,因此想回到过去,那是没脑子。”

反观习近平,他为保住中共长期执政,终结了改革开放,企图将中国拉回毛泽东极权主义时代,全然不顾当今已是21世纪的现实。在习近平时代,国家领导人任期制被取消;政企分开,党政分开被取消;国有企业被大力扶植,民营企业命悬一线;言论自由、宗教自由被取消;司法独立被亮剑;民族自治被取消,百余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被关进了集中营;文革浩劫被强行修改为艰辛探索;香港一国两制被废止;武力恐吓2300万台湾同胞;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被取消,狂妄、蛮横的战狼外交大行其道。

第四,薄熙来会复出吗?

我认为几乎没有可能性。尽管中共是宫帏政治、黑箱操作,但薄熙来复出对习近平的影响太大,因为薄之所以落败,表面上是王立军事件,但背后是与习近平争夺中共领导权。在领导权问题上,中国的历史有太多血腥记载,秦朝沙丘之变;汉朝王莽篡汉;宋朝烛光斧影;唐朝玄武门之变;明朝靖难之役;清朝雍正帝把康熙帝和妃子们辛辛苦苦生产的十几个皇子,几乎都给宰了。

王康说,文革中,邓小平是走资本主义第二号当权派,但毛泽东晚年还是启用邓小平,并称他人才难得。但薄熙来与邓小平的处境截然不同。毛泽东一直很欣赏邓小平,将他视为自己的人。他让邓小平与刘少奇一起工作,其目的在于掣肘刘少奇。但没想刘邓一拍即合。所以,毛不得不拿下邓小平。但对他留有话,有事可以通过汪东兴直接向毛汇报。邓小平与毛之间的通话渠道一直都存在。913事件后,周恩来健康恶化,毛不得不用邓小平来管理国家。而习近平自小就有点忌惮薄熙来,加之薄的能力在习之上,让薄复出无异于放虎归山,这是习近平绝对不会去做的事。

综上所述,习近平宽待薄熙来是为了安抚其他红二代,以显示自己的仁慈、大度,但他并不会让薄熙来复出,可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薄熙来之败,败于他的极权主义人格和违背历史潮流和人民意愿的极权主义道路。但今天的习近平正在重复薄熙来昨天的故事。他们具有相同的极权人格和统治理念,同样不得人心,习近平的结局又会是怎样的呢?

【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