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仆”说话居然像黑老大

山东平度的女书记王丽这回“火”了,或者也可说她这回把事情闹大了,估计要吃不了兜着走。这并非信口开河,就连刚宣布退休而代表所谓正能量的胡锡进,昨天在他公众号“胡锡进观察“的结尾处都这么说:“平度这件事已经引起山东省委高度重视,该省已派出省市联合调查组赴当地调查核实情况。这个力度很大,给事情以权威方式公正解决带来希望。”

你听王丽书记在电话中那段录音,是多么嚣张,仿佛生活在她那一亩三分地上的百姓,都攥在她的手心,她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治那些不听话的人的罪。从录音中你感觉不到她懂得尊重人,懂得讲道理,好像她只会威胁,只会嚣张。可她不知道,人一嚣张,灾祸就会紧随其后,这大约百试不爽。人一生灾祸无非来自两方面,一是外界,二是自身。外界属于“天灾”,那是没办法的事,而来自自身的人祸却只能怪自己。汉语很丰富,早在孟子前就有人说过:“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咱们这位王丽书记就是“自作孽”的典型例子。

从曝光的那段录音来看,什么依法治国,什么法治社会,在这位王丽书记心中根本就不存在。听那口气,她的话就是法,简直就像“称雄一方”的黑社会女老大。王丽书记这种作派,多么像人们在电视剧中看到的女寨主也就是女土匪头子。这种人别说还做人民的地方官,就是连与官员毫不沾边的所谓“家庭妇女”的素质都不如。事情出来后,迫不得已,由镇长带着她(原本应该由她这个书记带着镇长)去因多次上访受到她电话威胁的人家中道歉,可她站在那儿自始至终一言不发,且脸上带着官威。这哪里是去道歉!说不定她也不知有多委屈:只听说百姓向官员认错,哪有让官员给百姓道歉的道理?不然,叫她今后还如何做官。

所以说,从王丽趁着天黑去所谓“道歉”,特别是看她那种态度,根本就没把她那段嚣张的电话录音当回事。这也难怪,估计类似的话在她做了那儿的书记后,也不知对多少百姓说过多少次。只是她万没想到,还是那几句话,这回居然引起如此大“舆情”。

更没想到的是,平时是多么支持她的上级,上上级,这次居然也如此“重视”。估计她现在有点懵圈,或者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次真的把事情闹大了,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让她的领导以及领导的领导都有点难堪。别看她对百姓是那个态度,对领导肯定又是另一种态度。现在她一定感觉对不起领导,让山东平度市乃至山东省领导因她而“蒙羞”。现在她也许终于明白,不该把嚣张弄成对百姓话说的常态。然而,即使有心后悔,也迟了。

从曝光的那段电话录音中,谁都听得出,王丽书记那样说话,毫无顾忌,因此,当地也不知有多少百姓听过她类似的威胁,然而,百姓都忍了。若不信,现在在平度云山镇发个不计名调查问卷,看看有多少百姓说她的好,有多少百姓厌恶她。

“人民”是书面语,中国的“人民”自己,包括官方,都喜欢把“人民”称作“百姓”。这一点,有不少所谓“人民公仆”一直不懂转换。一转换,就明白了,如果当真说“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那么,很容易就可转换成:百姓就是江山,江山就是百姓。

对百姓嚣张就是对人民嚣张;对人民嚣张就是对“江山”嚣张。这种逻辑毫不牵强。二十五年前有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宰相刘罗锅》,片头曲《清官谣》有段时间在街头里巷到处传唱,其中有几句歌词是这么唱的:“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秤杆子挑江山,你就是那定盘的星。”山东平度云山镇,一个小小的科级公务员也敢对“江山”对“秤砣”对“定盘的星”嚣张,也太自不量力了!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还有多少这样的官员,或者说除了王丽,还有多少张丽李丽?不能让这种官员“为害一方”。这些官员根本不把百姓放在眼里,在百姓面前趾高气扬。在这种官员看来,他们不是人民的公仆,反而人民更像他们的仆人,于是呼来唤去,对百姓想怎么撒气就怎么撒气。这种官员只怕得罪自己的领导,从来不怕得罪所管辖的百姓,否则,绝不会发生这种让无数网民都感到可怕乃至恐怖的电话威胁事件。

“维稳”其实是个说不通的词

其实,像这种“王丽现象”,每年也不知发生多少回,只是她实在太嚣张,大约连老天都看不过去,帮忙让威胁上访者的电话录音流出,因此,让官方感觉到“影响太坏”,不能不处分她。对此,人们完全可以把她的“遭遇”看作是报应。

人类追求自由,是个永恒的话题。没有自由,便没有发明创造。从这层意思上说,维稳其实是个说不通的词,然而,谁都知道这是国情。不过,有理由相信,没有几个人喜欢这样的国情,包括维稳者。也就是说,不论大官小官,一定会认为:维稳,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然,怎么说,怎么做,是官员们的事,百姓说了不算。

其实官员中也有明白人。9年半前,即2012年7月18日的《人民日报》,曾刊发过一篇有关维稳的文字,而这文字是曾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后成为腐败分子的朱明国整理他当时在广东省政法系统领导干部大会上的一些讲话。现在人虽在吃牢饭,但不能因人废言。特别是此人有几句话本人认为还是说得蛮在理的:“一些地方和领导干部片面理解‘稳定压倒一切’,认为平安就是‘不出事’。”而“这种逻辑下的维稳,忽视了对公众权利的保障,回避了对群众所急所盼的充分协商,不是权利维稳,而是权力维稳,不是动态维稳,而是静态维稳,不是和谐维稳,而是强制维稳,甚而产生新的不稳定因素。”

上面几句话中,最关键的,就是看我们一些官员是在维护权利,还是要维稳权力。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可以这么说,哪个地方维护人民群众的权利做得好,哪个地方的社会和谐就比较好;相反,哪个地方维护人民群众的权利比较差,把主要精力放在维稳权力上,那个地方就一定“事儿”多或叫做“社会不稳”。

现在的问题是一些地方官员的思维,特别像山东平度云山镇女书记王丽,在维稳方面出了毛病,总是错误的认识,然后加错误的判断。不管上访者有多少正当理由,甚至是多么正义(举报镇上企业偷逃税款,自然要算正义),只要上访,就是“寻衅滋事”,就罪不可赦。

这么多年来,“维稳”二字早已“侵入”中国人心,就是“稳定压倒一切”,百姓也接受了。大约也正是因为有了“稳定压倒一切”,有些基层官员也就犹如有了“上方宝剑”,一出门,一面对百姓,就拿这句话做挡箭牌,并由此蛮横霸道;有的更是利用这句话执法犯法,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而百姓遇到这样的执法者,大多也都只能忍气吞声。

可自己总觉得有些人实在不懂“稳定压倒一切”这句话,而王丽书记也不该忽略百姓应有的权利。本人认识不高,对这句话是这么理解的:这就是政府各部门都要以大局为重,恪尽职守,全心全意真正为人民服务,千方百计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让人民生活在一个美好安定的社会环境中,借用前任总理温家宝的话说,就是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百姓要的是这样的“维稳”,也只要这样的“维稳”。

然而,有些维稳者似乎根本不懂“稳定压倒一切”的真正意义。因此,有人名义上是在“维稳”,实则在破坏着“稳定”;有人说起来是在执法,其实是在犯法。有些人这样做可能还不自知,而有些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不过是在利用这句话罢了。再说得严重一点,很多时候,其实正是这种人在破坏着社会稳定,把一些完全可以办好的事反而办砸了。

说到这里应该承认,中国的百姓最能忍辱负重,也更珍惜哪怕还不富裕却是安定的生活,因此,几十年来,无论过着怎样苦难的日子,甚至是猪狗不如的生活,都还是接受了。遗憾的是,无数百姓的忍耐常常让有些所谓的“维稳”者给利用和破坏掉了,这才出现一起又一起人们不愿看到的“寻衅滋事”,才让人们见识这种像黑老大一般的“维稳书记”。

2021.12.29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35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