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是官员的镜子,官员是政府的镜子,社会是政治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官员好不好,看人民;政府好不好,看官民;政治好不好,看社会;高层好不好,看底层。

—–东海律

日前,西安人、国家一级编剧孙毅安发了篇帖,痛斥底层之恶。他从西安防疫工作中底层工作人员蛮横的工作方式开始,历数了了古今种种事例之后说:“底层之恶超出想象,底层的凶残难以想象。或许出于某种忌讳,这个真相没人说。好吧既然没人说那就我来说。此刻我有点像当年武汉的爱芬医生:老子到处说。”

孙毅安有所不知,对底层之恶和庶民之祸,儒家自有深刻地认识。王夫之在《俟解》一书中直言“庶民之祸烈于小人”直斥“庶民者,流俗也。流俗者,禽兽也。”他说: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君子存之,则小人去之矣,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害不在小人而在庶民也。小人之为禽兽,人得而诛之。庶民之为禽兽,不但不可胜诛,且无能知其为恶者,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学者但取十姓百家之言行而勘之,其异于禽兽者, 百不得一也。营营终日,生与死俱者何事?一人倡之,千百人和之,若将不及者何心?芳春昼永,燕飞莺语,见为佳丽。清秋之夕,猿啼蛩吟,见为孤清。乃其所以然者,求食、求匹偶、求安居,不则相斗已耳;不则畏死而震摄已耳。庶民之终日营营,有不如此者乎?二气五行,抟合灵妙,使我为人而异于彼,抑不绝吾有生之情而或同于彼,乃迷其所同而失其所以异,负天地之至仁以自负其生,此君子所以忧勤惕厉而不容已也。庶民者,流俗也。流俗者,禽兽也。明偷、察物、居仁、由义,四者禽兽之所不得与。壁立万仞,止争一线,可弗惧哉!”

经过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邪说的百年洗脑,而今之民,其恶之深其祸之烈,又非王夫之时代之民可比。例如文革,既是极权之祸,也是庶民之祸,是高层之恶和底层之恶紧密结合之后的总爆发。

不仅文革,五四至今都是浩劫。百年浩劫无非马家之祸。

马家三足:哲学唯物主义,物质本位;政治民粹主义,民主本位;经济社会主义,公有本位。这是支撑马家极权主义鼎立的三足。马家极权之所以特别具有思想欺骗性、政治煽动性和民意基础性,根本因在此。百年来追求自由颇多,反对极权者不少。但是,能够真正认清马家三足之危害者,少之又少。欲推翻马鼎,却又避开马三足甚至支持其三足,徒劳无功是必然的。

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构成现代民粹主义五大支柱,是现代极权主义最具欺骗性煽动性的一面。民主主义将民主放在第一位,将民主扩大到政治社会一切领域,甚至行政权、司法权、教育权都交由民意决定。唯独忽略主权民主。

人民群众当家作主,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类,都是民主主义的口号。民主主义最方便极权主义以人民的名义奴役人民,草菅人命。民主主义害人民,此之谓也。注意,民主在自由主义体系中,是与宪政法治相配套的制度,民主本身没有主义的资格。

自长毛到红毛,民粹主义一以贯之。长毛是神本主义汉族主义反儒主义,义和团是神本主义汉族主义,五四是反儒主义民族主义共产主义,文革是极权主义反儒主义。长毛、义和团、五四、红毛四次运动都要加上民粹主义。长毛的民粹主义主要是平均主义, 五四和红毛的民粹主义主要是民主主义平等主义。

作为1954年宪法基础的1949年共同纲领第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是“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

工人阶级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人民民主专政,民主主义,都是典型的民粹主义话语,必然产生民粹政治。有此一条,一切不堪,一切完蛋,后面的一切好话无非巧言戏语,一切坏话必然加倍落实。

政治形态可分为王道政治、霸道政治、文人政治、军人政治、君主政治、民主政治、专制政治、民粹政治等等。专制政治有开明和极权之别,极权政治有古典和现代之分,现代极权往往与民粹勾结在一起。民粹政治即暴民政治。暴君暴官暴民三合一。

这种最反人类的政治,只能成立和存在于最反常反动的非人社会。这种社会,罪孽、灾祸和苦难最为深重。论道德,基本上没有无辜者,大多数人非人化,禽兽豺狼特别多,正人正常人很少,君子罕见。人间地狱,此之谓也。

注意两点。其一、阐明庶民之恶和庶民之祸,与以民为本爱民如子毫无矛盾。

在《贾谊新书-大政篇》中,贾谊言:“闻之于政也,民无不为本也。国以为本,君以为本,吏以为本。故国以民为安危,君以民为威侮,吏以民为贵贱,此之谓民无不为本也。”

又言:“故夫民者,至贱而不可简也,至愚而不可欺也。”

又言:“君能为善,则吏必能为善矣;吏能为善,则民必能为善矣。故民之不善也,吏之罪也;吏之不善也,君之过也。”

一篇文章三段话中,既强调以民为本,为国之本,君之本,吏之本,强调民不可简不可欺,又深知其至贱至愚,进而尖锐地指出,民德的高低取决于官吏和君主。

其二、如理如实地指出民众的观念道德问题,并非苛责于民,更非追究民众责任。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民德低劣,罪在上层,在上层建筑。

东海有文:《人民是政府的镜子,社会是政治的镜子》。陆贾说:“尧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者,教化使然也。”(《新语·无为》)民可比屋而封,形容民德良好,源于君王圣明;民可比屋而诛,形容民德败坏,源于政治无道。可见民德败坏,根源在上。

败坏民德,恶化社会,是邪恶势力成长和成功的共同法门。古今邪恶势力很多,以两极为最;恶化社会方法很多,以邪说为最;中西歪理邪说很多,以马学为最。两极者,极权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也。

恶化社会方法很多,概括起来有六:一邪说洗脑,残人之脑;二恶制熏心,坏人之心;三防民之眼,封锁信息;四防民之口,封杀异议;五利益诱惑,顺我者赏;六暴力威慑,逆我者亡。不同极权模式各有侧重,但大致逃不出上述六招的范围。

反过来,被洗脑和愚化恶化的三民,又是极权主义最好的三帮。三民者,愚民刁民暴民也。三帮者,帮凶帮忙帮闲也。论政治因果,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论社会因果,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唯物唯权的政治必然败坏民德民智,大邪大恶的社会最易培养极权暴政。

看到社会的黑暗、底层的蛮荒和弱势的悲惨,经常有一种非人间的感觉。这不仅不是我的中国,而且已经沦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国家之一。这里是丛林和监狱的圆满统一,只适合豺狼虎豹和鸡羊猪犬生存。

或谓现中国价值观真空,太高估了。真空是没有,一张白纸,而现中国是价值观深度污染,充满大量邪知邪见,包括两极主义、民粹主义、物质主义、集体主义、现实主义、利益主义、享乐主义等等。无数人被洗脑,是非善恶颠倒;无数人深度中毒,不可救药。

愚不是恶,但愚蠢到反孔崇马、反仁拜物的程度,就是大恶。反仁拜物一旦泛滥,必然成灾。民国丛林化,马邦监狱化,就是必然的结果,因果之所必然,天理之所当然。反孔崇马是愚蠢与邪恶最圆满的统一,这种族类必然恶化无止境,连夷狄化这一阶段都可以直接跳过去,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

宋朝之后,中国人素质持续降低,一代不如一代,到红毛时代降到最低谷。不过,导致中国人素质降低的原因因时代而异。元代是蒙古主义倾向,明代是君本主义色彩,清代是民族主义倾向加君本主义色彩,民国是民粹主义反儒主义,左红时代集极权主义民粹主义反儒主义之大成。

论中国人整体素质,前三代90分,后三代80分,汉唐宋70分,元明清60分,勉强及格;民国不及格,夷狄化,多少还有人味。之后就彻底非人化,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儒家来复,又渐渐有人和中国人出现了,但多乎哉不多也,零零星星耳。

百年来最不可救药者,莫过于文化群体。

文化人最忌曲学阿世,曲学阿君、曲学阿权固然可耻,曲学阿民同样可恶。这方面五四派马列派罪孽都很大,对于人民,不仅是一般的阿谀,而是极尽吹捧逢迎之能事。殊不知,逢君之恶其罪大,逢民之恶其罪同样大,甚至更大。对于民众,儒家若有权位,则以身作则地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若无权位,则守死善道,独善其身。任何时候都不允许逢民之恶,导民于恶,于歪理邪道。

民国知识分子喜欢逢民之恶,红色知识分子变本加厉变成双逢人,上逢暴君下逢暴民。在极端恶化家运国运的同时,也极端恶化了自身的命运;在把社会和国家变成地狱的同时,也把自身推入了地狱的刀山火海。红色知识群体成为有史以来命运和下场最悲惨的群体,没有之一。

相对而言,儒家和自由派两个群体是最好的,最多善人正人,但君子仍很有限。君子必须具备两个特征:一是极可靠,可以讬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二是可大用,有见识有能力,可以运用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和解决问题。

到目前为止,论及上层建筑和内政外交,儒群自由群中有真知灼见者不多,不少人的知见比体制内人更狭隘低劣乃至反常,还有不少是集体主义和民粹主义分子,与王道思想和自由主义皆背道而驰。

前不久发现自己生平犯了一个大错误:很多年里高估了不少人的脑袋。很多简简单单的常识浅浅显显的常理,他们是确确实实弄不明白。以前总觉得他们不是不明白,而是因为各种原因假装不明白,装傻,装睡;后来发现他们是真的不明白,真傻,真的睡着了甚至死了。

其实可以理解,这百年来是人道灾难最丰盛的百年,也是歪理邪说最丰富的百年。经过这些邪说的百年洗涤,很多人的脑袋已经一杂二白三坏。杂是杂七杂八杂乱无章,白是苍白空白白痴白日见鬼,坏就是坏掉了,被歪理邪说充塞了。不白不杂不坏的脑袋,多乎哉不多也。

儒家事业和自由事业是最伟大的事业,需要由一群最伟大的人来干。苟非其人,道不虚行;苟非其人,事干不成。小人干大事,很容易把大事干小干歪干成一地鸡毛。苟无其人,不如不干。苟无其人,就耐心等待其人的出现,耐心等待一群大人、君子人、自由人的出现。历史是很有耐心的。

个体有个体的因果,群体有群体的因果,家庭、国家、民族、社会都有其因果。导致现中国苦果恶果的最大的恶因,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反孔崇马。这是文化性的双重大罪,前者是弑父,后者是认贼作父。一个国家,地狱化不容易,去地狱化也不容易,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是一个拨乱反正、弃旧迎新的过程。在这个历史性的过程中,很多人会被抛弃和毁灭,很多人会获得美好的新生,很多人会得到火热水深的锻炼而立德立功立言,成就人生的伟大和良知的光明。2022-1-8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总浏览量 1,144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53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