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2019年的一次周末聚会为北京提供了一个打击维权运动的机会。现在,两名主要参与者面临着监禁多年的前景。

来源:纽约时报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2/01/08/world/asia/china-rights-defense-activists.html

作者:储百亮 (Chris Buckley)

译者:莎莎

译稿首发:议报 https://yibaochina.com/?p=244535

2022年1月8日

二十多名律师和活动人士悄悄来到中国海边附近一个华美的”美好家园派对”出租别墅。他们吃着外卖,跟着卡拉OK机唱歌,玩着桌上足球。但他们也有一个严肃的目的—讨论中国被围困的人权运动。

在2019年12月那次周末聚会两年后,根据起诉书,两位最知名的与会者——许志永和丁家喜正在等待与聚会有关的颠覆罪审判。警方和检察官抓住周末聚会的机会,对陷入困境的“维权”运动中寻求民主变革的律师和活动家给予了重重一击。

在习近平的强硬统治下,像这样的聚会在中国维权人士中曾经很常见,但现在变得越来越危险。在他的统治下,许多曾经支持中国独立思想活动家的期刊、研究组织和团体已经被解散。

当他准备延长他的执政时间时,那些依旧勇敢发声的人们不禁怀疑中国的人权运动如何能在日益严密的监控、软禁、拘留和审判中生存下来。

参加集会的教师兼业余音乐家刘四仿在洛杉矶(他目前的居住地)接受采访时说:“这表示他们就连对中国公民意识和公民社会萌生的小萌芽也感到恐惧。”在警方开始拘留参加别墅聚会的人后,他于2019年底逃往国外。他说,中国的边防警察阻止了他的妻子与他会合。

“他们不想让这些萌芽生存下去”,刘先生说。“所以我们的小聚会被当成了一个大的政治事件。”

在他们两日聚会的第二天于餐厅午餐时,有人注意到似乎有一些人在监视他们并拍照。刘先生说,即使他们被监视,大多数人也认为这可能只会导致短暂的拘留以及被指派监视他们的警察严厉审问。

但他们错了。

在中国东部的厦门参加周末会议的几个人很快就被拘留了,并被关了几个星期或几个月才被释放。一位与会者,即常玮平律师,在视频中公开审讯者在他第一次被拘留期间对他施以酷刑之后,随即被第二次拘留,并以颠覆罪被捕。

48岁的许先生和54岁的丁先生皆告诉律师,他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但是如果党控制的法院将他们定罪,他们将面临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监禁,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一些专家和支持者曾预计他们将在2021年底受审。然而,这个时间过去了,仍没有宣布审判。他们仍在等待开庭的消息,可能是在下个月在北京举行的冬奥会前的准备阶段。

当西方政府关注新疆地区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拘留时,对许先生和丁先生的起诉凸显了中国共产党在全中国范围内反对异议的激烈运动。公安部门发誓要在2022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党代会前铲除任何政治反对派,届时习近平先生准备再获得五年的最高领导人任期。

“他和许志永是如此自信。”丁先生的妻子罗苏菲(音译)说。她住在美国,一直在为他们的获释而奔走。“我想说,这就是他们的信仰,也是他们的弱点。他们认为历史正朝着民主和自由的方向发展。”

在习近平先生于2012年底上台时,许先生已经花了十年时间成为中国最知名的人权倡导者之一。

许先生偶尔笑着说,他的家乡叫民权县,位于中国中部的农村,意思是“人民的权利”。2003年,他和其他两位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同学通过一场成功的运动,废除了中国城市中用来对付农民工的被广泛鄙视的收容遣送制度,从而一举成名。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和其他活跃的律师试图唤醒公民的主动性,并通过处理暴露中国法律制度缺陷的案件来扩大公民权利,其中包括:土地被没收的农民、声称被警察折磨和编造证词的囚犯、以及因试图向北京官员投诉而被拘留在非正式监狱的受害访民。

他在《美丽中国》中写道:“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发展存在于体制外的政治力量。”这是他的信仰宣言。他说,前进的道路是为独立的社会团体找到“在专制制度的缝隙中成长”的方法。

到2012年,从工程师变为成功商业律师的丁先生也加入了这一事业。

他和许先生转而推动“新公民运动”,鼓励中国人民行使中国宪法中停留于口头的权利:结社、言论自由和批评政府的权利。许先生是这项事业的理论家,而丁先生则专注于会见支持者。

丁先生和许先生起初似乎希望习近平先生的执政不会比上一任更严厉。但在2013年,他们在宣传一封敦促中国最有权势的官员披露其财富的公开信后被拘留了。他们在2014年被定罪,当时许先生被判处四年监禁,丁先生被判处三年半监禁。

在随后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和直言不讳的律师被拘留,一些人被判刑入狱。不过,在2017年获释后,许先生和丁先生仍然悄悄地重新与同情者接触。即使习近平先生收紧了政治控制,许先生和丁先生也似乎被一种希望所驱使,即党的统治比许多外人认为的更加脆弱。

中国人权律师、许先生的长期朋友滕彪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他们只是想让运动继续下去。”

身为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的滕彪说:“他们知道风险比以前更高。但他们没有想到,这将导致一场巨大的镇压。”

2018年,许先生、丁先生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及熟人在中国东部的山东省聚会放松并讨论他们的事业。

参加会议的歌曲作者刘先生说,当他们一年后在厦门的别墅聚会时,在场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任何令人震惊的事情。

参与者认为他们已经暂时甩掉了被派来监视他们的警察。但他们还是被发现了。

十八天后,拘留开始了。

被围捕的人中包括丁先生。他后来告诉他的律师,调查人员强迫他保持清醒,连续十天十夜以刺耳的音量给他看一部赞美中国领导人习先生的纪录片。

许先生则躲了起来,被中国南方的一名前检察官庇护了一段时间。

当时,新冠病毒的爆发正在中国各地蔓延,激起了人们对政府没有尽早采取行动扼杀感染的愤怒。在躲藏期间,许先生发表了一封信,敦促习近平先生下台,认为他正试图“逆历史潮流而动”。

他于2020年2月中旬被捕。他的女友李翘楚公开谈论了许先生的待遇和她自己的秘密拘留,并因此在去年被重新拘留并正式逮捕。

习近平先生现在似乎有信心中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新冠病毒,而美国、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则遭受了一波又一波的感染和死亡,这使他们在许多中国人眼中的地位有所下降。他的权力似乎根深蒂固,党已正式讴歌他为伟大领导人之一。

梁小军说,在等待山东省的审判期间,许先生仍然不屈不挠。他是许先生的律师之一,直到中国当局最近取消了他的律师资格,理由则是基于他对政治和人权问题的评论。

梁先生谈到他在11月底与许先生的最后一次会面时说:“他有一种革命者的风度——除了建设一个美丽的中国,他什么都不考虑。”不过,梁先生补充说:“如果他们想到后果会如此严重,我认为他们不会举行那次会议。”

作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首席中国记者,在澳大利亚悉尼长大的。他在过去3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生活在中国。在2012年加入《泰晤士报》之前,他是路透社驻北京的记者。@ChuBailiang

本文的其中一个版本出现在2022年1月9日纽约版第6页的A节,标题为:《中国维权人士聚集在2019年,而北京正在观察》(Chinese Rights Activists Gathered in 2019, and Beijing Was Watching)。

总浏览量 2,661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53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