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言论权还给儒家和人民

余东海

比华夷之辨更重要的是人禽之辨,

比民族大义更重要的是民本大义,

比国家大义更重要的是人道大义,

比防民之口更反动的是防儒之口,

防民之口即民贼防儒之口天下贼!

 

—–东海律

 

立国思想对政治品格具有决定性影响。立国思想是以民为本、以人为本还是以其它东西为本,会从制度法律和各种具体方针、政策、政令、措施中体现出来。

 

在所有政治学中,以民为本的王道学和以人为本的自由主义都具有正义性。这两种学术、思想和政治体系中,绝不会有防民之口、防民之眼之类做法出现,绝不会有恶意讨薪、恶意返乡之类新词产生。除了人和民,其它任何东西,包括上帝、君主、社会、民族、国家、政党等等,都没有为本的资格。

 

马家极权主义之所以可怕,根源在马学三本:哲学上物本位、政治上党本位,经济上社会本位。

 

文化是政治顺逆的关键。无论禅让、继承还是革命,只要儒取儒守,就是顺取顺守。而马取马守则是典型的逆取逆守。马家之所以逆取那么容易,逆守那么久,根本原因在于马学的政治欺骗性和道德危害性特别大。

 

愚民之脑,奴民之性,败民之德,防民之口,是极权主义逻辑的必然。首先是思想逻辑的必然,其思想和教育必然导致人民愚化和奴化。其次是政治逻辑的必须,极权主义的维持有赖于社会的黑恶化和人民的愚奴化。

 

极权主义之下,人民必然愚奴化。弱势群体知识群体多多少少知道极权丑恶凶残,所以纷纷犬奴化,惯于拜权媚上说假话,以避害趋利。也只有愚昧而奴性的人民,才能容忍、接受乃至拥护暴政恶制和特权统治。

 

马邦网络有两大奇观:其一、一批批见义不敢为、见不公不敢言、见老人倒地不敢扶的懦夫,气势汹汹地对港台美日喊打喊杀;其二、一群群没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的知识群体,一堆堆生活和安全都没有保障的弱势群体,热情洋溢地反对人权自由,对自由人士和自由国家充满莫名其妙的敌视和仇恨。

 

很多弱势群体知识群体积极主动地作恶造孽而不自知。例如,充当奸细告人之密,充当卫巫防儒之口,都是大恶。二十几年来,陆续有人向有关部门密告东海,甚至有名家将与吾告发到中枢,称吾为铁杆反马派。借用子贡的话说,无以为也,儒家不可毁也。鬼蜮虽有伎俩,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马邦有两种职业最为下贱:一是城管,二是网络城管。前者常常公开抢劫摊贩,勇于打人、扔人、砸摊,善于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后者时时公开剥夺网民言论权。可悲的是,从事这两种职业者大多是弱者和知识分子。

曾子曰:“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礼记檀弓上》)东海曰,王道主义之爱民也以礼制德治,自由主义之爱民也以民主法治,极权主义之“爱民”也以恶制暴政,真伪善恶一目了然。王道之民,皞皞如也;自由之民,骓虞如也;极权社会之民,眼瞎心盲如也,脊断脑残如也!

 

不敢要人权,这是人性,世俗之常情;不要人权,反对人权,则非人性,非人类之常。是良知彻底泯灭、善根彻底断绝的征象。这种人动机未必奸恶,但愚蠢到这种程度,与大奸大恶无异。

 

为什么说不敢要人权是人性和世俗之常情?因为极权人权难以兼容。追求人权自由属于公益事业,无利可图,且有风险。在极权社会,敢要人权是勇敢,不敢要人权可以理解。极权主义会导致民众产生五个特征:极端拜权拜物,极端自私自利,极端愚昧昏聩,极端狡猾奸诈,极端冷漠怯懦。

 

周厉防民之口三年,民愤火山爆发;马帮防民之口数十年,至今大多数人无怨言。民众精英虽有怨怒抗争,大多为了个人利益和经济利益。对于言论权和人权,不仅普罗大众不在乎,知识精英也安之若素,甚至以批判人权为己任。蠢猪恶狼,天作之合。殊不知,没有人权自由,所有人包括知识群体无非权力刀俎上的鱼肉。

 

老母猪不知其丑,极权势力多少知道自己的丑恶。它们知道自己的“美”是装饰宣传出来欺名盗世的,是经不起对照和批评的。思想越错误,越害怕批评;道德越异端,越害怕异议;社会越黑暗,越害怕光亮;政治越龌龊,越会防民之口以儒为敌,越要追求媒体和网络的绿色。

 

司法搞言论之罪、文字之狱,网络实行严厉的言论控制,盛行防火墙和 404,盛行删帖封号。这都是社会黑暗、政治龌龊的最好证明。这也是一种巨大的资源和财富浪费。四九以来,究竟多少资金财富,用于蒙蔽欺诈误导防范民众,用于防民之口之眼之手脚?那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只怕是永远无法统计矣。假设一下,这些资源和资金用于民生,吾民将会多么富裕幸福,吾国将会多么强大兴旺。

 

特别可耻的是,防民之口的舆论控制和防民之眼的信息封锁,理由越来越美丽动听,什么争取信息战舆论战的主动权,维护互联网主权,防止和平演变,维护舆论环境的健康,维护国家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诸如此类。自欺乎欺人乎欺天乎。

 

同时恶意诬蔑人民,欲加之罪。东海这次微信被限制群聊和朋友圈的理由是:“涉嫌发布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云。客厅二号同时被封。

 

申请解封一个被封多年的微博,客服答:“您所反映的微博帐号异常的问题经核实是由于您的操作违反了根据《微博服务使用协议》及《微博举报投诉操作细则》中的相关内容和相关规定 ,例如发布敏感违规信息,无法恢复正常,目前您的帐号仅可自己登录访问”云。

 

防民之口其罪大,防儒之口罪更大。防民之口民之贼,防儒如贼国之贼,天下之贼,万世之贼!可耻的是,某些号称儒家者,要么自我阉割,割去外王,割离现实,对黑暗旁观;要么主动依附,以马为主,与马共舞,为马作嫁,与黑暗和解。

 

更可耻的是某些号称儒家者,居然以儒家的名义反对人权自由。有自由,儒家未必能够成大气候;没有自由,儒家必不能成大气候。没有言论、结社、教育自由,只能局限于小范围、小圈子。反自由是根本性的反仁义,不配为人,遑论为儒!

 

或说:“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反过来说,乱臣贼子一定恐惧孔子和儒家经典。我党已高度肯定传统文化的正面意义,并全世界开办孔子学院,可见我党对儒家的肯定和尊重。”答曰:孔子学院是对孔子的恶意利用,与儒家没有丝毫关系。你党对儒家的肯定基本停留在口头上,是虚肯,不能由此证明你党不惧儒家。你党的立国立党思想,与儒家原则和春秋精神背道而驰,否则何必防儒之口,防吾如贼。敢让东海自由宣讲圣学真理和王道大义吗?

2022-3-8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4358转载请注明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49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