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卫国战争爆发以来,网上一直对危难中镇定呼喊美国“战斗就在这里,我需要弹药,而不是搭便车”的总统泽连斯基存有不同的评价,有人称他是英雄,也有说他只是条好汉,不是英雄。何为好汉?何为英雄?更有人说,泽连斯基号令的卫国战争是让百姓送死,是罪人。这些说法,深究起来,关乎一个选项,即战争来临时,总统必须抉择:自由或奴役。也就是说,在保卫国家与保全生命之间做出选择。

细思后认为,为了自己的性命敢于和持刀歹徒搏斗,算是好汉;掌握权力者号令天下去实现领袖野心,中国有句俗话,“一将功成万骨枯”,肯定是罪人;当总统与民众的意志吻合,为保卫自己的家园、生活方式,危难之际,以无比的气概,“这或许是你们最后一次看到我活着”,坚定履行总统职责,率领国民抵抗强敌,令全世界惊叹,英雄呼之欲出。

其实,英雄没有单一模式。脱下防弹衣保护儿童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的军人是英雄,为弟弟挡子弹身受重伤的少女是英雄,为了获得世界和平而参战的国际军团和乌克兰军人,他们都是英雄。总统身份特别,面对入侵,他的决定往往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命运,实际上,选战或者选降,都会诞生英雄。选择的标准只关乎现代文明的普世标准:生命至上。

1968年捷克的政治民主化运动,时任总统路德维克·斯沃博达(Ludvik Svoboda),在苏军出兵捷克,国民情绪相当激昂时,斯沃博达没有被激情挟裹,审时度势,军事力量悬殊,要为捷克人民保住生命。他说服人民,下令部队不许抵抗。在政治诉求与生命之间,斯沃博达毅然选择保存生命,他是一位伟大、尽职的总统。时至今日,多少曾经显赫的共产党领导人的名字从捷克的广场和大街上消失了,但是,斯沃博达的名字,仍然留存在公共场地。危机时刻不忘为民族留下香火,他为世界树立了珍爱百姓生命的榜样,其领袖品格当属天下统治者的楷模,他是人民英雄!

但是,如果把泽连斯基与斯沃博达放在一起做比较,这个比对的选项不对,除了他们都是总统以外,其他情况大相径庭,他们面临入侵的背景不一样,战火的扩展前景亦不一样。今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波兰立即有唇亡齿寒之感,波罗的海北约东部成员国背脊拔凉,与前苏联多少有着点瓜葛的东欧、中欧各国危机感立增,甚至一直保持中立的北欧国家瑞典都开始捉急,纷纷急向北约靠拢,连一直闷声发财的西欧德国都被骇住,猛增国防开支,各国都担心俄罗斯的野心火焰会蔓延到自家,出钱出力纷纷表示力挺乌克兰。对比回忆一下,1968年以苏军为首的华沙成员国组成的联军入侵捷克,目的是干涉捷克正在进行的民主改革运动,入侵的行为涉及的仅仅是在华沙条约国框架内解决“内部”问题,这把战火烧不到更远,保全生命的范围仅限于捷克国内;加之冷战期间,有一不成文的规定,北约与华约之间,互不干涉势力范围。并且,受限于当时的信息传播手段低下,捷克与世界的声音无法互相传递。捷克面临无国际援助,孤军作战,即在国际层面上,无道义上的精神支持,亦无经济武器上的物质支持,因此,斯沃博达做出了不抵抗保全国民生命的伟大决定。

对于泽连斯基选择卫国抗俄,是不怜惜生命吗?我更愿意从二战捷克被德国吞并的示例中去比对,得出结论。历史的确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当年的德国与现在的俄罗斯以一样的借口(边境族裔的认同问题),一样的步骤(先吞并一个地区),只是在恐吓威逼之下,捷克当时的总统伊米尔·哈查(Emil Hacha),吓的犯了轻微的心脏病,签署了让捷克军队放下武器的命令,希特勒兵不血刃地吞下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伴随而来的是,捷克的重型武器、兵工厂、武装人员瞬间划归德国,为德军军力添砖加瓦。

当年的捷克军力羸弱吗?不是。拥有一百五十万人的军队,坐拥欧洲最强防线,组织有序,装备精良。战后在纽伦堡受审时,德国凯特尔元帅在回答捷克代表询问时证实了这一点,问:“如果西方列强肯在1938年帮助布拉格,第三帝国还会进攻捷克斯洛伐克吗?”答:“当然不会,当时我们没有强大的武装力量。—”。可惜,怕死的捷克总统选择投降,怕战的英法以绥靖求和平。结果,希特勒的野心恶性膨胀,最终那场大战使人类付出了死伤人数超过七千多万的惨烈代价。

上述历史在告诉我们什么呢?丘吉尔说:在战争与屈辱面前,你选择了屈辱!可是,屈辱过后,你仍得面对战争!泽连斯基率领乌克兰人民,选择了不接受屈辱。“进攻我们,你们遇到的会是我们的从容面对,不是背影,是我们的直面以对”。这位年轻的总统以自己的生命立旗,紧紧跟随他的是勇敢的乌克兰人民,他们代表着正义文明的力量,用身躯阻挡普京恶魔的称霸之路,那些举着苏联国旗进攻乌克兰的坦克展现的是普京的野心,这个野心意味着一路向前的吞并和无数生命的消失。乌克兰人用自己的流血去阻挡更多的流血,他们在为欧洲挡子弹,为自由世界挡子弹!这样的战争选择,是对更多生命的保全!再次想想二战时的那些死难者总数吧!

在这场战争中,整个自由民主国家因乌克兰的坚韧屹立而凝聚成团,整个乌克兰因泽连斯基的领袖表率而勇敢抵抗。我们在视频里看到的是一个民选总统的质朴形象,他与幕僚亲密交谈;与士兵一起吃饭;和受伤的战士一起拍照留影;向受伤的小女孩献上一捧花束;在战时的记者招待会上,自己搬来一把椅子,近距离地回答记者的提问。泽连斯基与孤独“沙皇”普京形成鲜明的反差。普京像所有的极权独裁者一样,阴沈、猜忌、多疑,举止怪异,坐在几米远的长桌端头,听取幕僚汇报。而泽连斯基在战争一开始,就下令凭护照领取枪支,他信任自己的人民,不担心领取枪支的民众会成为叛军。他的作为表明他视民众为家人,他怎么会不在意家园被炮火笼罩?怎么会不在意家人因战争死难?他说:“我不希望乌克兰的历史变成斯巴达三百勇士的传奇”,“如果不能阻止死亡,我的生命就毫无意义”。为了乌克兰和平,他可以不要自己的面子,呼请普京与他面对面的谈判。泽连斯基用行动演绎着在选择用武器与侵略者对抗后,仍极尽全力做着保全生命的努力。

正因为亲历战争,身处炮火,泽连斯基对维护和平,有着在一般环境中无法得到的深刻体验,因此,他呼吁建立U24和平联盟(U24 Association for Peace),这应该是泽连斯基从乌克兰丧失和平之痛中,激发出的防患于未然的、忧虑人类和平的前瞻性提议。这是尊重生命,捍卫和平的理念。

应该说对泽连斯基和这场俄乌战争的评价,实际是反映了自由民主价值观和专制极权意识形态的较量。泽连斯基呼吁:价值原则高于利益。乌克兰的卫国战争再次唤起了西方的正义和良知,让世界看到了光明的力量;这场演绎着正义与邪恶的大战,推动世界做出选择。最后用一位推友的话结束本篇文,也是对泽连斯基是否是英雄的回答:这个年轻的总统用自己的生命代表着自由民主世界,代表着正义文明力量在战斗,人类没有退路,不可退让!

总浏览量 5,495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63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