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解体可以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和中国政治转型—乌俄之战漫谈

余东海

【历史眼】关于乌俄之战,最近流传这样一句话:“俄罗斯被迫侵略,乌克兰恶意抵抗,责任全在美方!”这个逻辑特别神,特有马邦特色,堪称马邦逻辑的典型。不脑残和反常到一定程度,无法理解也。

 

【历史眼】南山客厅友建议以《易经》为工具做“美帝解体的课题”,研究美国为什么会解体,怎样解体,解体后怎样,怎样提前布局应对云云。东海曰,倒不如先做“俄国解体的课题”。美国即使解体,也还有很长的时间。俄国的解体,却有可能发生在几年内或更短期间。在王道建成之前,天下无美,不知两极主义、恐怖主义会猖獗到怎样的程度;天下无俄,则是大吉大利,可喜可贺,全世界包括中国和原俄国人民,都应该擂三通金鼓,放三天鞭炮,以示欢庆。

 

【历史眼】乌俄之战以来,俄罗斯的欺诈暴力、野蛮奸诈、外强中干和无耻下流,暴露得越来越赤裸裸。小林群友言:“俄国防部长愤怒地抨击泽伦斯基领导乌克兰反侵略是战争罪。这使我想起我为《狼和小羊》寓言写的续编:狼控诉小羊:小羊太野蛮了!我抓它,它居然跑。小羊太野蛮了,我吃它,它居然挣扎。小羊太野蛮了。”

 

【历史眼】为政而维护国家安全,追求国家利益,理所当然,关键是手段。这方面美俄两国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相对文明,尊重自由国家,反对极权独裁;俄国极端野蛮,对内侵犯人权,对外侵略诸国。美俄两军对比更为鲜明。美军尽量避免轰炸平民,伤害无辜;俄军动辄无差别轰炸,直接针对学校、医院和平民区进行轰炸。这是完全上不了台面的,战术不行,能力不行,道义更不行。这样的军队,盗贼不如,土匪不如,禽兽不如。

 

【历史眼】不少人不批判俄军对乌克兰各大城市展开无差别轰炸,却痛斥美欧对俄国进行无差别制裁,何其颠倒乃尔。可惜美国非王道,美军非王师,当今天下没有王道政府和王师。否则,克宫应该被无差别轰炸,作为战犯的普丁及其集团,也应该被无差别斩首。

 

【东海律】不仁不义必不吉祥。大不义之财必有后患,大不义之权必有恶果,大不义之事必有恶业,大不义之举必有恶报,大不义之人必无后福。大不义之人就是灾星,权位势力越大,为害能力越强,为家则为害一家,为群则为害一群,为官则为害一方,为国则为害一国、多国乃至为害天下。普丁就是当今天下几个最大的灾星之一。

 

【历史眼】集独裁者、侵略者、国际贱民、政治僵尸和战犯于一声的普丁没有未来,有普丁的俄罗斯没有未来。乌俄之战打到今天,俄国无论怎么挣扎,败局已生铁般铸定,再无回天的可能。除了俄粉,相信全世界大多数人与东海一样幸灾乐祸,喜看普丁进退失据,四面楚歌。《八十岁的拜登要彻底搞废七十岁的普京》一文认为,这一切都是拜登的老谋深算,用一盘大棋要把普丁彻底将死。未必然亦未必不然,非拜登肚子里的虫子,难以判断。但文章写得有趣,看着好玩,特转发客厅共赏。

 

【历史眼】传俄方谈判让步。小腿疼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俄罗斯断臂求生的把戏。他说:“必须彻底铲除这个反人类毒瘤,乌克兰人不能白死:一、俄罗斯必须无条件赔偿战争损失包括人命;二、打到俄罗斯再次解体;三、以无核化换取停止制裁。”赞同此议。俄罗斯无核化和解体,中国之福也,人类之幸也。

 

【历史眼】两极政权的成功和维持,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奴役者与被奴役者、独裁者与三帮分子、特权阶级与弱势群体双方“合作”的结果。双方不谋而合,天作之合。一个巴掌拍不响,此之谓也。有文章指出:“普京再造沙皇俄国的梦想,本就不是他一个人的妄念,而是整个俄罗斯人几百年延续不断的理想。正是俄国人民的支持,才使得普京屡屡在赌桌上获胜。这样的人民,注定是要吃大亏的,他们配得上这样的命运。”注意,普丁利用民族主义思潮,假民主而真独裁,可视为极权主义残遗。

 

【历史眼】2011年12月,苏联解体20年,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一篇题为《苏联解体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文章。期待不久的将来,有人有机会再写一篇文章:《俄罗斯解体促进人类文明进步》。俄罗斯解体也可以促进中国官德民智的提升和政治社会的转型。

 

【历史眼】乌俄之战结束之后,战犯们应该被送上国际法庭,受到应有的惩罚。凡是死于乌俄之战的乌克兰人的家人和子孙,也都有向它们复仇的权利和责任。大复仇是春秋大义之一。亲人之仇,父母之仇,家国之仇,不可不复。家仇五世可复,国仇十世可复!被普丁集团害死的俄罗斯人的家人子孙,也有复仇的权利和责任。希望俄罗斯也能出现伍子胥式的豪杰。

 

【历史眼】据说亚历山大·杜金是俄罗斯欧亚主义倡导者和最具权势的哲学家。有人对其《2月28日再评乌克兰局势》一文作了摘编。第一段如下:“我们没有与乌克兰交战。这不是一场与乌克兰的战争。这是在对抗地球上的全球主义。这种对抗发生在所有层面:地缘政治、意识形态。俄国拒绝全球主义的一切内容,既包括单边主义、大西洋主义,也包括自由主义、反传统、技术统治、大重置。显而易见,所有欧洲领导人都属于大西洋自由主义精英。我们正在与之交战。他们自然会那样反应。俄国如今被排除在全球主义网络之外,别无选择:要么建立自己的世界,要么随风消亡。”这是以俄罗斯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和现代文明为敌,在道义、思想、政治和实力各方面无不居于劣势,名不正言不顺,除了随风消亡,别无选择。这种不靠谱、不入流的政治理念,害惨了乌克兰,更害惨了俄罗斯,也把普丁集团引入了四面楚歌的绝境。

 

【历史眼】随着俄方陷入困境,不少人自作聪明,认为这是美方故意设局,诱俄侵犯乌克兰,以便关门打狗。其实在战前,美欧和全世界一样都没有料到乌克兰抗战的决心勇气如此之大,美国都为泽连斯基政府做好了流亡的准备。真男厅友言:“战前,从各种迹象看,美国和西方是想放弃乌克兰的。但没想到乌克兰挺住了,这也鼓舞了他们,所以转而支持乌克兰。这次乌克兰在泽连斯基的领导下,可以说一战成名,从此别人就不敢小看他们了。”俄罗斯的侵略害苦了乌克兰,也成就了乌克兰和泽连斯基总统的伟大。伟大的人民和伟大的总统,相得益彰。从此,乌克兰与俄罗斯强弱大小彻底调转。俄罗斯即使不解体,退出联合国并沦为不入流的小国,将是大势所趋。

 

【历史眼】马帮喜欢讲“世界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云。世界多极化没问题,但再怎么多极,也不能包容两极主义和普丁那样的独裁者侵略者。至于民主,顾名思义,主体是民,不是国家。要让国际关系民主化,应该先让国民自由化。其实,国际关系应该道义化,遏恶扬善,摧邪显正;义利兼顾,以义导利。

2022-3-31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300/331202251025.htm转载请注明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62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