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4月29日上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再次强调坚持动态清零并努力实现全年经济发展预期目标,换句话说,习近平钦定的新冠清0和2022年经济增长5.5%不是抗疫目标和经济目标而是两个不能动摇的政治目标,对习近平来说目前最大政治就是他的权力维稳以及在中共二十大上踏入永久执政大门,因此这两个政治目标均与此息息相关。然而,任何科学理性的考量都会对同时实现这两个互相抵消的目标不抱乐观,但是,习近平最近所表现的偏执愚忘使人们意识到习近平正在从政治独裁向政治赌博演进。

毛泽东之后,还没有哪个中共领导人像习近平这样亲手制造了这么多的麻烦和危机,从中国和西方世界关系的持续恶化,到国内强制性抗疫造成的人道灾难、经济停滞和民众抱怨。习在国际上的声誉持续下降,虽然国内的独立民调不可行,但不难判断,他也在不断损耗其在党内和民间的支持度。这对于一个一心想在今年破规连任的领导人来说,并不是个有利的局面。然而,与此同时,数年来高歌猛进的个人崇拜、效忠造神运动形成了一个荒唐的现实:中国在任何领域的表现指标,无论是体育竞技、科学技术、抗疫还是经济都和习近平的英明、伟大、正确、他的执政合法性以及权力稳定紧紧挂上了钩,甚至和中国的制度优越性挂上了钩,大有一钩脱而全身坠之势。他不得不赌。

尤其是,他在抗疫清零目标和2022年经济增速目标上压上了高高的赌注。前者是他公开表示由其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行动目标,此政策的“成功”已经被放进教科书里进行颂扬。后者在今年三月初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设定为5.5%左右,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称,习告诉官员“要确保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超过美国”。在众多不利的因素下,如果这两个异常重要的目标能够实现,那无疑对习在国内外的政治声誉,对习在党内的“一尊”地位极其利好。

但是,当前的动态清零的抗疫运动是要挑战生存能力极强的病毒,是在和科学、和常识、和国外的实践经验开战。中国最具经济和金融活力的城市–上海,已经封城一个多月。据日本野村银行(Nomura)估计,中国目前有45座城市的3.73亿人处于某种形式的封控之下,约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即便前期清零成功的城市也再次出现感染病例,反复封城的情况比比皆是。习发起的挑战病毒的运动裹挟了十几亿中国民众,以他们的自由、生存和尊严作为代价,引发了大量的人道灾难,举世震惊。这种不计后果、一意孤行的做法有没有胜算已经不重要了,牵扯其中的各色人等身心俱疲,大家担心的已经不是病毒能否清零,而是抗疫政策几时能调整,以便放民众一条生路。但对习近平而言,这是一场一个人的战争,正像侵略乌克兰是普京一个人的战争一样,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

其次,要实现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也是困难重重。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去年底提出,中国经济今年面临“三重压力”,分别是“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经济成长预期转弱”。但在中美持续对抗的外部压力下,在习一手造成的国进民退、以及对部分行业及资本市场的整肃下,这三重压力似乎被低估了。不确定的政治环境、悲观的经济预期,会严重降低企业投资和个人消费的意愿。另外,在三月初制定年度经济目标的时候,习政权似乎未能对俄乌战事对中国的附带影响考虑充分,也没有预见到随之而来的长时间的上海封城给中国经济和社会消费能力所造成的重创。

在这两个高难度的赌注背后,是一个独裁者不可遏制的野心和如影随形的不安全感。尽管习之前的种种政策鲜有斩获,但在2022这个重要的连任年,抗疫清零和经济增速目标的实现会给习重塑威信,更重要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遏制潜在的政治对手的发难。对于习近平而言,十年打造了一个定于一尊的局面,但政治舞台从来不会风平浪静,特别是在极权政权的舞台上,没有约束和规则的权力角逐一定是你死我活的。为此,习需要孤注一掷,不仅要以攻为守,也要以守为攻。

这两个目标相互牵制,甚至彼此冲突。清零政策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如果清零目标无法在短期内实现,抗疫政策不早日调整,那经济复苏也就无法启动。而要同时实现这两个目标,一方面需要奥密克戎病毒的自动配合,另一方面还需要一些切实的行动。习近平在4月26日主持中央财经委会议时,强调了基础建设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据美国彭博社近期通过汇总中国地方政府的公告发现,在中央政府的要求下,地方政府拟定了几千个“重大项目”的清单,今年的计划投资至少达到14.8万亿人民币。这或许意味着中国在过去十年显著降低基建投资的增速后,将开启新一轮的“大放水”,以配合实现习近平对年度经济发展目标的誓言。

另外,习近平在4月29日上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除了再次强调坚持动态清零,以及努力实现全年经济发展预期目标,还提到了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保持资本市场平稳运行,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等。这些对市场适度松绑的信号对于恢复民众对经济的信心无疑是有帮助的。同时,这篇上午会议的新闻稿罕见地在当天13点即发布出来,也反映出习近平对加快经济发展的急迫。

如果说习近平通过抗疫清零和经济增速这两个目标的实现能够在党内外增强其执政合法性,并有助于宣扬中国一党专制相对于西方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从而减少政治对手对其挑战的机会,那对于在实现这两个目标,特别是经济增速目标的过程中,有可能籍由资本力量或社会影响力而在政治舞台上参与竞争的经济精英们,习也一直保持高度防范。

于是,在4月29日上午刚刚在政治局会议上表达对发展房地产市场、资本市场及平台经济的松绑、支持态度之后,习近平于当日下午在政治局第三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又强调了规范和引导中国资本发展的重要性和战略性,并将之于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联系起来。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中一段谈话中,习近平竟说了26次的“监管”。这种密集式监管传递着一种对资本力量,以及对拥有资本力量的人的不信任。

这种不信任是在习执政期间明确表达出来的。5月3日中国第一官媒央视发布的一条新闻“杭州马某涉嫌利用网络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引发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外界纷纷猜想能享受如此高规格官媒待遇的杭州马某或为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受此影响,在香港上市的阿里股价开盘后一度重挫超过9%。随后,央视新闻更新信息,把“马某”更改为“马某某”,变相为马云解围。这件事的吊诡之处不在于官媒报道这个事件的高调或草率,而在于民间已经广泛形成的对习政权向民营企业家及资本大佬开刀的心理预期。这种预期是在习近平近年来不断打压企业界和资本界精英人士的背景下形成的。

这不难理解,站在习近平的角度来看,如果在本文开篇所说的两个政治目标上赌赢,他基本上可以确定中国就不会出现党内潜在反对派集结成势所需要的那种全局性政策失败的机会,民众的反抗将被具有丰富“清零”经验的军警和各级政府机构迅速有效控制,但是,资本力量就不同了,他需要其维持他经济增长目标进而维护其绩效合法性,所以不能过分打压,然而在此过程中,资本力量所占有的经济资源和社会影响力,多少有那么一点与习政权博弈的能力,马云、王思聪、、、总是让他不放心,二十大前不放心,二十大后也不放心。这恰恰是习近平在4月29日上午的政治会议和下午的政治局学习会上对资本表现了两种矛盾姿态的原因。

今年,习近平能否赌赢,观察家看法不一,但是,如果按照目前状态推进,他的政治赌注会越下越大,难度也会越来越大。针对本文开篇所说的习近平的两个政治目标,即便最后不得已情况下,通过惯用的“语言艺术”以及对事实和真实数据的遮盖虚构出预期的胜利,那对于他期待中的威信提升也不具有实质意义。随着独裁者执政期的延伸以及年龄的老化,其对权力地位能否稳固的恐慌以及对周边人的怀疑往往会越来越强烈,这会导致其执政行为的进一步失当,可以想见,越来越多的指标将会和他本人的伟大、英明、正确、执政合法性和权力稳定以及他统治下的中国的制度优越性紧紧捆绑,形成一个独裁者政治命运随时爆崩的炸药桶。

总浏览量 29,642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30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