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这轮疫情大概率地要过去了。昨天中午新闻里有关领导发言虽然表达了对上海人民的感激之情,但很遗憾,他对上海人民在这两个月主要因为他们的工作失误而吃尽了苦头没有道歉。对此,我表达了强烈的不满。我说“至少我不稀罕他的感谢!难道他或其他领导没有感到有必要向上海人民道歉?对于居住在上海的人这些天因他们的无能所受的苦,他们难道没有一点自责?……”

帖子发出去后引起了一些很有启发的议论,许多人认为,如果不真诚,没有必要走这个形式。

对此,我不以为然。我是研究话语分析和语用学的。语用学里对道歉有好几种分析框架。最简单的一种是,道歉涉及的是主体间关系,其重点是对对方存在的认可和尊重。道歉语通常有两个部分组成:一是承认错误;还有一个是认识错误,也就是这不是犯错方的本意。

根据这个分析框架,真诚或不真诚并不是道歉的关键。首先,不道歉表明犯错方完全无视对方的存在,因此即便是最敷衍的道歉也是对受害方存在的认可,对受害方权利的承认,对受害方人格的尊重。

其次,道歉表示犯错人至少对自己有基本的道德要求,对自己的行为有一个符合常识的判断。道歉实际上是修复自身的形象

最后,道歉表明犯错方在乎并有意继续双方的现有关系,所以道歉也被认为是对被损坏关系的修复。

据此,道歉是一种仪式,有没有这种仪式表明犯错方对双方关系的态度和认知。是否真诚,更多与是否被接受有关。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如果我们接受这个分析框架,那上海市政府是必须向上海人民道歉的,因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的第二条明确地写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权力属于人民,也就是“权为民所赋”。上海政府的道歉,无论其内容如何,至少在仪式上表明他们认可宪法界定的他们与上海人民之间的主体间关系的性质。他们意识到他们是在代理行使上海人民的权力。不道歉就意味着他们无视上海人民的存在,意味着他们不承认宪法对双方关系的界定。

也许上海政府在这场抗疫中有千万种无奈和困难,但无法否认的是上海政府的抗疫工作确实没有做好,对上海居民造成了伤害,而且不是一般的伤害。上海市政府必须道歉,因为唯有道歉,他们才能让上海人民、乃至全国人民了解他们好的一面,他们的艰辛,他们的主观态度。简言之,道歉是告诉上海人民,他们对自己是有要求的,他们在主观上是想负责的。 因为各种太复杂的因素使他们的表现“失态”。他们有意改正并修复自身的形象。

在这次抗疫中,上海政府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使政府的公信力跌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所以,上海政府需要通过公开道歉,以求得上海人民的理解和支持,修复政府与人民之间被损坏的关系。

有朋友说,领导不愿道歉是因为一旦道歉,他们就没了面子。问题是,不道歉他们有面子吗?工作没做好,又没改进的意愿,这样的领导能有什么面子?不道歉说明他们对宪法、对自己工作的性质、对他们与上海人民的关系缺乏基本的认知。无知能挽回他们的面子?道歉其实是显示觉悟、争回面子的一个机会。

也有朋友说,假如有道歉,也许就是应付,你又何必当真。虽然这个质疑有道理,但如前所言,道歉是对主体间关系认同的一种仪式。没了这个仪式,那就意味着宪法所界定的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主体间关系名存实亡。在这个意义上说,道歉不仅仅是为了双方关系,道歉更是为了维护宪法的尊严。

有鉴于此,我强烈呼吁上海政府向上海人民道歉!

2022/5/30

转自:微信公号”学问批判“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70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