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有人说:某某是伟人,虽然是闲聊,也让我想了很久,为什么我不同意这个说法,理由是什么。今天我写下来,仅供参考。很多想法人们不会相同,各有各的理由,所以我也全然没有人必须同意我的动机,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以下就几点人们通常的理由来说:

第一,某某结束了文革

是的,平反了冤假错案,右派改正,不搞唯成分论了,我们这批年轻人有了回城、上学、就业的机会,改变了我们的生命历程。因此,我们对他应该是有感情的,也是感谢的,当然,也可以是怀念的。

我要反驳这个,理由如下:

1、为什么那时的我不能结束文革,他能结束?是他认识到文革不对吗?我也认识到了啊。我的日常经验告诉我,我的父母不是反革命,我要读书,我有权利升高中,上大学,大学不应该停办,我要读书,可是满天下都是毛语录,没有书读,大学教授都搞去放牛了……当然,那时的我,啥也不是,我没有能力结束文革。

我啥也不是,但是反对文革的人太多了。我那时思想幼稚。还盲从地投入过文革;但有比我成熟得多的思想先驱存在着:林昭、遇罗克、刘文辉、张春元、黄立众……试问:他们有能力,为什么文革没有在他们手里结束?原因一显而易见,他们都被杀害了。原因二,他们不掌握结束文革的政治权力,只是普通知识分子。原因三,作为普通知识分子,连他们说话的基本权利也早被剥夺了。那么,某伟人为什么就可以结束文革呢?第一个原因就是他握有政治统治者的权力。第二,他的权力为啥算数,执政党的政治地位决定的。这个政治地位决定了他可以说搞什么不搞什么;搞四个不搞五个(第五个,此处从略)。那这样来说,随便比一下;就思想深度、预见性、思考的勇气和献身精神,是他伟大,还是那些思想先驱伟大呢?难道因为他有这个统治者的权力他就是伟大的吗?

好,也许你会说,这不是我的意思。我说的是就党内而言,他就是一个伟人,毕竟是他结束了文革。以下就这一点来讲:

2. 结束文革在哪个时机?毛死了

那么,作为一个执政党,硬是要熬到这个最高领袖到了口齿不清、卧床不起,靠服务员心译口述传圣旨,还是他老人家治国。最后搞粉碎四人帮,要到老人家死了才能干一单。这伟大个什么呢?是那些之前就不畏强权拼死反抗的仁人志士伟大,还是你这等对手死了上、墙倒众人推的伟大?那他自己死了又不是你除的,你伟大吗?要等到他自然死,才搞一个拨乱反正,他已经祸害了多少人多少年?人民付出了多少代价?

3. 再说平反冤假错案,不平反,无人可用。党内斗得四分五裂,知识分子全部都是囚徒(真犯人或者单位里的臭老九)。为了党的根本利益,首先,给自己人平反,接着,给自己要用的人平反(解放生产力,牢里把能用的知识分子都给我放了,回来干活)。再一个,自己人,全部把工资补上。牢里回来的,给个工作就算了。冤案要赔?我问你现在上海那些耽搁了功夫的赔不赔?给你个出门证都谢天谢地,你也不敢要赔,也没人给你赔。

4 中国人讲个国恨家仇,结束文革,搞平反和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支持他的各位老人家,自己心里有一本账,文革中哪家没有家破人亡的?伟人之子文革被逼跳楼终身残疾,林昭等人遭过的罪,高层高官也遭了:“每次审讯都把陆定一搞得脸肿、耳肿、手肿和流血”,由于铐得过紧,“致使手铐扣进肉内,造成手腕溃烂化脓”。这些亲身经历,他们要不要结束文革?如果文革不结束,就是官至副统帅,不也是个折戟沉沙吗?是不是走到了绝境,到了没有活路的程度?最后小结一下,那就是说,结束文革也好,平反冤假错案也好;就是时代到了那个节点,天怒人怨。天怒是说,客观上是出现了权力真空(独裁者死了),人怨是说,党内干部也到了无法生存的程度,更不必说党外了。为求生存,党内出现了结束文革的力量。正巧老家伙荣升,操家伙,时机到了!这个结果是什么呢?我们那时是普通年轻人,受益了。我们离开农村,升学就业,父母也平反了。当然我们举双手拥护新政,感谢伟人。但是,我们也一样被糊弄啊。起码是我,哪里敢想,举国声讨的四个人,不过一个秀才,一个特务加秀才、一个夫人文艺兵、一个转业青年。他们有权力也是横行霸道;但文革是他们发动的吗?可以说我傻,全国自然有无数的明白人。可是明白人敢说不敢说?就是那年有三青年扔鸡蛋那个事,还被广场大学生立即绑送戒严部队, 那你想一想,倒退十年,一边是三公一母斗螃蟹,一边涕泗横飞殇驾崩,谁敢说这是精神分裂?

能把这样一个转型政治演绎成如此的剧本,试问,伟大何意?

第二,某某结束了文革,何如某某不搞文革?某某平反了冤假错案,之前没有敢提这些?否。

须知,早在文革结束之前的二十多年,一九五七年,那时鸣放中的代表性言论就有三条,简单概括:1、政治设计院(民主政治);2、成立平反委员会(重审肃反时冤假错案);3、批评 党 天下(反对一党专制)。那时北大的五•一九学生就写出了批判极权主义的文章。当时法学家,提出了很多建设民主法治的具体意见。那倡导民主的言论早就有了,不是一般的言论,是专家学者的深入思考和阐述;早就可以拨乱反正了,不用到 1979 年才伟大啊。可是你都干了些啥,领导了反右运动把敢言知识分子都干掉了。何况,即使到了1979 年,也远没有达到他们之前伟大的程度。你给自己留了巨大的后门,这个后门一直通向(不能说的 XXXX)。

第三,高层结束文革的一个根本的动机,用当时的宣传话语来说是挽救了人民挽救了党。

当时人们都同意的。连农村的地主都摘帽了嘛,再不用像湖南道县周老师全家被扔天坑,斩草除根全家死光光;可不是也挽救了人民吗?但是,转型正义是没有完成的,不杀你,让你活,或者让你干活,并没有进入现代民主。奴隶主也不杀奴隶的,除非特别蠢特别坏你想做奴隶而不得。没有完成转型正义是说,正义与非正义的原则,没有充分讨论,受害真相调查没有深入展开,施害责任方没有被彻底追究,冤案绝大部分没有得到赔偿。那么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要分清主次,救党是主要的。 这个救出来了,其余的另说,或者是慢慢说。到了后来根本就不让说了,到了现在,救党已经是高于一切的事情

第四,把这些说完了之后,还剩下那个所谓的“过”,那是过还是罪呢?

我就不展开了。只举个例子,一般的民事纠纷,那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它范围很小。但是,如果执政党 这么做,它就成为一种治国理政的政治遗产。这个遗产是要影响一个国家、几代人命运的,又是动用了强大的国家机器来保卫的;结果可想而知了。

最后小结一下,如果我们把一个政治家当做一个普通人来评价,那么从政治角度来说,可能会有错位的问题。例如我们说这个人是爱家人的,这个人是会流眼泪的,甚至他穿补丁睡衣。这个美德不妨在家人的范围去说,但是放到公共政治的角度,我们就只能论其公共政治中的决策与后果。我们也不能去比烂,说因为从前那是个烂人,此人比那个烂人要强一点。比烂人强,也不见得他就是伟人。至于干脆那个烂人死了,后者不战而胜,并且带着全国挨整的老百姓一起翻了个身,你们这些人对他还是要感谢嘛。我感谢你个毛线,你不搞文革不是更好吗?文革中就只有三公一母举手了?才怪。

虽然已经说完了最后,意犹未尽,又还要补充一点:如果陷入这种伟人神话,带来的后果会是心存幻想而不知;即总会幻想风声雨声,来一回 1976,找个理由买鞭炮买螃蟹。反正喘不上气了,拿个出门证三分钟也是好的。人到了这个程度,深感无力,连做梦的能力也被限制。政治权力的贫穷限制对政治的想象力,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体会到过有政治权力。最后就想个出门证、三分钟喘气了。谁要是让我们回到三年前,我们就拜他吧,想当山大王给你当算了。或者把一些抗争的征兆看做内斗,这就是被嘲笑的所谓某海听床师,或者“海燕综合症”

人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神话呢?这也是和你看的书有关。你看到有关伟人的传记,须得同时想到,让你这么看伟人,也是一种计谋;是形塑你的头脑、你对历史的认识和解释。这是意识形态机器在起作用。啥叫意识形态,统治阶级的思考方式和予以推动的权力机制。很多书它不让你看到,那些思想先驱,他们的档案、文字,一不让全部公开,二不让正式出版,三不让敞开讨论;大部分人接触不到。

另一方面,你能看到的,是具有公开性与合法性的伟人传记。它就告诉你,说到底,还是老子推动了历史的进步,挽救了国家人民。由此,培养出对高层伟人的信赖和风吹草动的兴趣。当然,风吹草动也是自然现象,我并不是说目前环境下,舆论就那么一律,一点缝隙都没有。但是自己阅读总还是要有点警惕与戒备,知道哪些是被投喂的马料,哪些是需要费力搜集的历史证据,还有哪些是缝隙里长出的有思想锋芒的野草。然后,自己来确立历史观,对未来的判断和想要扮演的角色

2022 年 5 月 30 日

总浏览量 4,470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69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