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6月11日,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峰会”上,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通过网络向与会者发表讲话。(Roslan Rahman/AFP/Getty Images)

原文: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作者:Josh Rogin
译者:仁者乐山

新加坡——周六,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在呼吁亚洲国家支持抵御俄罗斯的入侵时说,国际社会现在应该帮助台湾抵御中国的侵略,在北京攻击这个它声称是自己省份的民主岛国之前。

这些言论有可能打破乌克兰与中国的微妙平衡;尽管如此,泽伦斯基坚持认为,无论侵略者在哪里出现,都必须予以抵抗。亚洲国家决不能等到危机发生时才为台湾采取行动,这将重蹈欧洲在俄罗斯总统普京攻击乌克兰之前的覆辙。

泽伦斯基的讲话是在他向“香格里拉对话会”发表视频讲话之后发表的,“香格里拉对话会”是由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组织的亚太国防和外交官员年度会议。泽伦斯基告诉与会政要,乌克兰危机不仅对欧洲,而且对亚洲都是一个紧迫问题。他警告置身局外的国家,除非迅速击败普京,否则他们将很快面临粮食、能源和经济危机。

在他提前准备的发言之后,我问泽伦斯基他对台湾有什么建议,台湾正面临着来自其邻国中国的类似(尽管还没有暴力)的经济和军事胁迫行动。他回答说,乌克兰为国际社会提供了一个教训:国际社会应该在战争爆发前向面临侵略的国家提供援助。

“没有人从[战争]中受益,除了某些政治领导人,他们不满足于自己现在的野心。因此,他们不断扩张自己的胃口、自己的野心,”泽伦斯基说,但没有提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名字。“世界暂时使这些领导人能够扩大他们的胃口,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外交决议来支持那些需要帮助的国家。”

泽伦斯基说,乌克兰的例子表明,一旦战争爆发,生命的代价是惊人的,因此必须尽一切努力寻找外交解决方案,尽可能避免直接冲突。但与此同时,他说,国际社会必须在紧张局势演变成暴力之前进行干预,以确保一个小国能够抵御侵略者的攻击。

“我们绝不能对他们置之不理,任由另一个在财政、领土和装备方面更强大的国家摆布,”泽伦斯基说:“因此,如果在外交上有出路,我们需要使用外交途径。但它必须是一种先发制人的方式,而不是在战争开始后。”

泽伦斯基的讲话,是迄今为止,他或其政府成员为台湾及其生存权所做的最坚定的辩护。自俄罗斯入侵开始以来,乌克兰政府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犯北京,在乌克兰看来,北京的潜在角色既可能是有益的也可能是有害的。中国没有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而是鹦鹉学舌俄罗斯的宣传,归咎于西方。但北京也没有积极支持俄罗斯的入侵。

台湾政府一直热衷于将其相对于中国的情况,与乌克兰从俄罗斯遭受的痛苦相提并论。但中国政府愤怒地拒绝任何这样的比较,声称台湾已经是中国的一部分,因此是一个内部事务,不受任何国际监督。

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敏感性,在会议上得到了充分展示。会议期间,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周五与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将军会谈。据一位美国官员说,奥斯汀就中国对台湾越来越多的恐吓,当面对质魏凤和,这种恐吓有可能破坏长期存在但脆弱的现状,并拒绝了中国关于台湾海峡完全属于中国的观点。

“我们目睹了在台湾附近的挑衅性和破坏稳定的军事活动持续增加。这包括中共军队的飞机最近几个月以创纪录的数量在台湾附近飞行——而且几乎每天都有,”奥斯汀在星期六的一次演讲中说,“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不仅攸关美国,也是一个国际关切的问题。”

在奥斯汀与魏凤和会面后,中国国防部指责美国和 “台独势力”破坏了现状。北京方面还声称,魏凤和告诉奥斯汀,如果有必要,中国会毫不犹豫地在这个问题上发动战争,并“将任何台独阴谋击得粉碎”。美国消息人士告诉我,魏凤和在与奥斯汀的会谈中从未说过这些话。

尽管中国坚决否认乌克兰和台湾局势有关联,但参加新加坡会议的几位亚洲领导人表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对本地区来说是一个警钟,因为中国可能对台湾发动攻击。正如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周五晚在会议上发言时所说,“今天的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90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