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和8月中国长江流域大部分地区出现酷暑天气,其中气温最高的是三峡水库重庆库区。有网友翻出重庆晚报2002年6月25日的一篇报道:三峡水库蓄水后将成为“空调”使重庆冬暖夏凉。报道说,这个说法是来自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虞孝感。其实这是一个张冠李戴的错误。三峡水库蓄水后能使重庆冬暖夏凉这个结论来自方子云、来自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不是第一份评估报告,而是第二份评估报告。主持第二份评估报告的负责人正是方子云教授。在方子云撰写的三峡工程系列书籍《生态与环境》(水电电力出版社,1992年,北京)中有白纸黑字的记载。第一份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参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与环境组的顾问侯学煜院士和陈昌笃教授不同意“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一句,没有在报告上签字。第二份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利大于弊。为此,方子云教授还获得了李鹏颁布的特别嘉奖,获得了国务院特殊津贴。

一、三峡库区奉节、巫溪、丰都的最高温度名列前茅

2022年7月和8月中国大部分地区出现酷暑天气,网路上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全国气温最高的十个地方。这里随便挑选一个:

下面一张表是中国气象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的2022年8月14日3时至15日2时全国各地最高气温排名,其中北碚、奉节、潼南、沙坪坝、巫溪、璧山、丰都都在重庆,奉节、巫溪、丰都更是在三峡库区的核心部位。


图1:昨日国家级气象站记录最高气温前十名中,7个来自重庆市,图表来源:澎湃新闻,2022年8月15日

到了8月18日重庆北碚国家站最高气温达45℃,这可能是中国有可靠气象纪录以来,首度在新疆以外出现45℃高温。

二、重庆人民谢谢三峡工程论证的“专家”

2022年8月20日,网友“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上传了一篇题为《2002年重庆晚报:三峡水库蓄水后将成为“空调”使重庆冬暖夏凉》的文章。文章回顾说:2002年6月25日,据华龙网-重庆晚报报道:三峡水库蓄水后将成为“空调”使重庆冬暖夏凉。关心三峡工程、年级稍大的人一定还能记得关于三峡工程是一个大空调,能使重庆冬暖夏凉的报道。

图2:网友“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上传了一篇题为《2002年重庆晚报:三峡水库蓄水后将成为“空调”使重庆冬暖夏凉》的文章

接着作者问道:20年后,身在重庆的朋友,你们感受到了“凉凉”的夏意了吗?

文章后面的评论很有意思:

“重庆人民谢谢那些专家全家”;

“应该是冬凉夏暖”;

“不是说三峡修了就不缺电了吗,有个歌都是这样唱的,等到三峡大坝修好的那天,我们的城市永远不会停电” ;

“夏未初秋三峡大坝百米坝底排出的涛涛江水带着阵阵冷风扑面而来!”……

三、这个结论不是来自虞孝感而是来自方子云、来自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必须指出,华龙网-重庆晚报2002年6月25日的这篇报道有张冠李戴的错误,南京地理所虞孝感先生并没有参加这项研究,也没有发布这条消息。虞孝感先生本人也曾对此做出澄清。

三峡水库蓄水后能使重庆冬暖夏凉这个结论来自来自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不是第一份评估报告,而是第二份评估报告。主持第二份评估报告的负责人是方子云教授。在方子云撰写的三峡工程系列书籍《生态与环境》(水电电力出版社,1992年,北京)中有白纸黑字的记载。

第一份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参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与环境组的顾问侯学煜院士和陈昌笃教授不同意“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这一句,没有在报告上签字。下面两张影印件是侯学煜院士和陈昌笃教授没有签字的证据。请注意当年侯学煜院士在生态与环境组中的地位和声望,侯学煜教授位于第一位,位于黄秉维(顾问)、马世骏(组长)、严恺(副组长)、孙鸿冰(副组长)之前,而黄秉维、马世骏、严恺、孙鸿冰当时也都是院士。


图3:侯学煜院士没有在生态与环境专题论证报告上签字


图4:陈昌笃教授没有在生态与环境专题论证报告上签字


图5:方子云在生态与环境专题论证报告上的签字

这里还要特别指出的是,在生态与环境专题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他们是在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结论上的签字,不是对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认可的签字,更不是对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利大于弊的签字。请注意,方子云教授也在这个结论为“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报告上签了字的(见图5)。但是到了1992年方子云负责生态与环境II组,他在“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利大于弊”的报告上再签一次字。作为一个科学家怎么可以在两个不同结论的报告上都“郑重地负责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第二份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利大于弊。第二份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是由所谓的生态与环境II组完成的。笔者只知道生态与环境II组的组长是方子云教授,至于其他的参与人员,笔者没有掌握更多的资料。至于为什么要成立生态与环境II组,为什么要撰写第二份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参见笔者的《科学如何沦为政治的婢女》,收录在李南央:《三峡啊》一书中。

四、1988年底方子云代表生态与环境组做汇报

前面提到,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与环境组组长马世骏先生对三峡工程对生态与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但是他同意在“弊大于利”后面加上“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这么一句。马世骏先生的这个态度,在中共官方的《东方早报》的题为《三峡再调查》(2011年7月26日)的报道中可以得到证实。《东方早报》记者问:“我们很好奇当年论证组的专家比例。”沈国舫答:“主要反对的人都是搞生态的,不是搞水利的,最后有没有不签字的?是有,而且是我很尊重的人,但是就一个。真正的挂牌专家说“我不签字”的,就这一个,就是侯学煜。他是当时的院士,学部委员。马世骏(作出“弊大于利”结论的)也是院士,也是组长,但他最后签字了。陈昌笃是北京大学搞生态的,不是院士,他没签字。别人都签了。搞生态的人主要是怕河流变成不是自然的流态了,变得人工化。专家构成主要来自十个领域,分专题。”(笔者注:沈国舫:1951年至1956年留学苏联,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副院长,2010年中国工程院完成《三峡工程论证及可行性研究结果的阶段性评估》,沈国舫任专家组组长。根据《百度百科》,2011年5月26日,沈国舫称三峡工程仅对局地气候略有影响,不会引发大旱 )。

担任顾问的侯学煜先生认同“弊大于利”的结论,但不同意增加“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这么一句。侯学煜教授的观点,可以参考侯学煜答记者朱剑虹问:三峡工程引起的生态环境破坏贻害无穷,也是收录在李南央主编的《三峡啊》一书中。

由于顾问侯学煜与组长马世骏意见不一致,所以生态与环境组的许多事情由方子云出面。1988年11月下旬,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专业小组论证阶段结束,进行汇报。方子云就代表生态与环境组做汇报,题目是:《三峡工程的生态与环境问题》。汇报的内容基本按照“三峡工程对生态与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的结论展开。

  • 环境现状
  • 三峡工程引起环境变化的基本因素
  • 三峡工程对生态与环境的影响
  • 对局地气候的影响
  • 对水温水质的影响
  • 对陆生动植物资源的影响
  • 对水生生物的影响
  • 对环境地质的影响
  • 对人群健康的影响
  • 对自然环境和文物古迹的影响
  • 对施工环境的影响
  • 对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影响
  1. 对河道冲刷的影响
  2. 对平原湖区的影响
  • 对河口泥沙和侵蚀堆积过程的影响
  • 径流量变化对盐水入侵的影响
  • 对河口泥沙和侵蚀堆积过程的影响
  • 对营养盐类和渔业的影响
  • 库区环境容量
  • 综合分析和对策建议
  1. 大坝兴建对生态与环境的有利影响主要在中游
  2. 大坝兴建对生态与环境的不利影响主要在库区

根据不利影响性质和程度可分为以下几类:

  • 不可逆转的影响:水库蓄水后部分文物古迹、三峡自然景观和部分耕地的被淹没。
  • 影响严重或较大,但采取措施后可减轻的影响
  • 影响严重或较小大,采取有效措施后可减小危害的影响
  1. 潜在的或者目前还难于预测或者难于定量的影响

最后是对当前工程论证决策和规划、设计提出的建议。

关于三峡工程对局地气候的影响,方子云论述得很少,只有如下的文字:

“水库对库区气候有一定的调节作用,但影响范围不大。对气温影响垂直方向不超过100米,两岸水平方向约1至2公里。建库后库区年平均风速可增加15%至40%,但对最大瞬时风速影响不大。库区相对湿度一般增加2%至8%。建坝对年雾日、降水量和降水地区分布等得影响均不大,雾日约增加2天。夏季气温略有降低,月平均降低0.9摄氏度至1.2摄氏度;冬季气温稍有升高,月平均升高0.3摄氏度至1.3摄氏度,极端最低温度可升高3摄氏度.冬季温度升高有利于柑橘、油桐等喜温经济作物越冬。”

2002年6月25日重庆晚报《三峡水库蓄水后将成为“空调”使重庆冬暖夏凉》中所报道的“冬暖夏凉”,在方子云的报告中找不到;“夏天气温可能会因此下降5摄氏度”,在方子云的报告中也找不到,只有“夏季气温略有降低,月平均降低0.9摄氏度至1.2摄氏度”这样的描述;重庆晚报报道中的“冬天气温可能会因此上升3到4摄氏度”,在方子云的报告中是“极端最低温度可升高3摄氏度”,两者差距不是很大。笔者在此要指出的是,当时考虑柑橘、油桐等喜温经济作物是否能够越冬是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移民组把种植柑橘、油桐等经济作物,作为在当地安置三峡库区农村移民的最主要措施。必须要指出的是,方子云忽略了在三峡工程上马之后,三峡库区的水位提高几十米乃至提高113米。海拔的抬高,一般会引起温度的降低,一般规律是每升高100米,温度降低0.6摄氏度。海拔的抬高,温度降低,对种植柑橘等经济作物不利,对这些经济作物越冬也不利。

五、1991年方子云出任生态与环境II组组长与1992年方子云的《生态与环境》一书

1989年2月底戴晴主编的《长江 长江》一书公开发行,里面收录了许多三峡工程反对派的意见,包括侯学煜先生的意见。1989年4月,姚依林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表态,五年之内不会讨论三峡工程上马问题,所以现在争论也没有意义。1989年6月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1989年7月戴晴被作为六四事件的幕后黑手抓入秦城监狱。戴晴主编的《长江 长江》一书被下架、被焚烧、被化为纸浆。紧接着,在戴晴的《长江 长江》一书中出现过的三峡工程反对派所在单位的党委,都收到告黑状的信,你单位某某某参与反革命动乱等等。所在单位党委出面担保,但要求被涉及人员不要在公众场合再对三峡工程发表意见。到1992年全国人大投票表决三峡工程前,没有在生态与环境组专业报告上签字的侯学煜先生,没有再在公众场合对三峡工程发表意见,同样没有签字的陈昌笃教授也没有在公众场合对三峡工程发表意见。

1990年12月11日,邹家华副总理主持召开了国务院三峡工程审查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开始审查“长江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程序。负责审查生态与环境组报告的是科学院院长周光召、国家环保局局长曲格平和国家气象局局长邹竟蒙。

身为全国政协常委的侯学煜先生于1991年4月16日在北京的一家医院病逝。

马世骏先生于1991年5月30日于河北省丰润县一场至今没有解释清楚的车祸中丧生。

1991年8月3日,三峡工程论证审查进入集中审查阶段,国务院三峡工程审查委员会召开了第3次会议,审查并通过了三峡工程论证报告,包括那份生态与环境组的报告,其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但是一些不利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措施加以限制的”,以及在该报告基础上撰写的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至此国务院三峡工程审查委员会的审查工作完毕。

1991年8月31日下午国务委员宋健于召开会议,以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中的一个程序错误宣布该报告作废。这个程序错误是,评估报告的大纲没有通过审查。于是就成立了生态与环境II组,方子云出任组长,重新撰写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这就是第二份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最后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利大于弊。

1992年2月17日国务院环保局批准了三峡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1992年4月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兴建三峡工程的议案,其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投反对票或者弃权或者没有按投票键。

1992年8月25日,李鹏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第200次总理会议,决定增拨100名政府特殊津贴指标给从事三峡工程论证审查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其中包括方子云。

1992年中国水利电力出版社出版了方子云撰写的《生态与环境》一书,这是三峡工程系列丛书中的一本。

方子云在书中写道:“(六)局地气候趋于冬暖夏凉,略向有利方向转化。建库后对气温有一定的调节作用,影响范围垂直方向约在400米以内,两岸水平方向在2公里以内。年平均气温变化很小,不超过0.2摄氏度;日较差平均缩小1摄氏度左右,年较差缩小0.6至1摄氏度。冬春季水库在高水位运行,水面较宽,水体温度高于陆地上空气温,使月平均气温可增高0.3至1摄氏度。夏季水体温度低于气温,使月平均气温可降低0.9至1.2摄氏度。如考虑到夏季水库在低水位运行时,水面展宽较高水位时少,月平均气温也可降低0.7至1.0摄氏度。

对极端气温,预测极端最高气温可下降约4摄氏度,极端最低气温增高3摄氏度左右。

由于冬温升高,使无霜期变长,即终霜日提高、初霜日推迟,对于春季育秧、油菜开花、晚秋作物和双季稻等的生长均有好处;同时,夏季气温下降,使河谷的高温危害减轻,人民生活环境有所改善。夏温下降,蒸发量可望减少,但建库后降水量增加极微,时空分布变化很小,不期望解除伏旱。

冬季平均气温与极端最低气温的提高,有利于喜温经济作物,如甜橙、柑橘、油桐等的生长和越冬。加之冬季水位高,近坝址区水位较目前高百余米,气温上升影响范围上移,有利于柑橘向高处发展,也有利于品种改良。


图6:方子云:生态与环境,三峡水库使重庆趋于冬暖夏凉,出自该书


图7:方子云:极端最高气温可下降约4摄氏度,极端最低气温增高3摄氏度左右

三峡建库后,重庆气候趋于冬暖夏凉,出自方子云。三峡建库后,极端最高气温可下降约4摄氏度,极端最低气温增高3摄氏度左右,也是出自方子云。

六、三峡水库投入运行后的变化

2002年下半年三峡水库开始蓄水,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开始运行。先是蓄水位海拔135米,2006年蓄水位达到海拔165米,2008年与2009年开始向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冲击,两次失败,2010年完成蓄水至海拔175米。

那么三峡水库从2003年投入运行之后,三峡库区的气温发生了什么变化?

三峡工程上马之前,重庆的最高气温是42.5摄氏度;

三峡工程上马之后,2006年重庆的最高气温为44.5摄氏度;

2022年重庆的最高气温为45摄氏度。

三峡工程上马之后,重庆的最高气温从42.5摄氏度增长到45摄氏度,并没有出现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和方子云所预测的极端最高气温可下降约4摄氏度,重庆天气也没有出现冬暖夏凉的趋势。

根据清华大学周建军教授与张曼的《近年长江中下游径流节律变化、效应与修复对策》(《湖泊科学》杂志,2018, Vol. 30),2004年至2016年,平均、最大和最小三个月气温比1991年至2002年分别上升0.67、0.69和0.4℃,远超近期全球陆面温升(0.38℃)。周建军教授与张曼使用的数据来自重庆库区的重庆、梁平、万县、奉节、巴东和宜昌这六个台站。

简单说,2004年至2016年年平均气温比1991年至2002年分别上升0.67摄氏度,而全球陆面温升0.38摄氏度。2004年至2016年重庆库区的气温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0.29摄氏度。

根据重庆师范大学刘兴钰的《近20年重庆气候变化及NDVI的响应研究》(重庆师范大学2019年硕士论文),2000年至2017年重庆市年均温呈现小幅度上升趋势,升温幅度达0.4℃,只有冬季均温明显下降。年、季均温都呈现气温由西部向东部往南北两边递减的趋势。

2000年至2017年气温升高0.4℃,这不是小幅度的升高,而是大幅度的升高。2000年至2017年气温升高0.4℃,换算成平均十年气温升高0.24℃。气温升高的幅度远远超过三峡工程上马之前。

王圆圆等在《遥感学报》(2018年,22卷)上发表的《1979年至2014年三峡库区月平均气温的时空变化分析》中有以下一张图,和一个回归方程y=0.023x-31.14。0.023x说明平均每年增温0.023摄氏度,平均十年增温0.23摄氏度,与2000年至2017年气温升高0.4℃的数据基本一致。


图8:王圆圆等:三峡库区区域平均气温(1979年至2014年)的年际变化

如果把王圆圆等提供的1979年至2014年数据进行切分,将数据分为两段,一段是三峡水库投入运行之前的,一段是三峡水库投入运行之后的,就可以得到两条不同的曲线(或直线)和两个回归方程。就看科学家如何分析这些数据。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实例,如何处理数据,可能就得出不同的结论。

王圆圆等在文章中开头就提到:主流意见认为,由于原本植被密集的陡峭山坡变成了平坦水面,气温变化体现在水体对气温的调节作用上,即冬季增温、夏季降温。然而这些研究多数基于站点的分析,虽然数据精度较高、时间序列较长,但缺乏足够的空间代表性。考虑到三峡地区地形复杂、景观破碎度高,为全面了解区域的气温变化特征,获取高空间分辨率的气温数据非常关键……本文主要侧重分析气温变化趋势的时空特征,不探讨三峡工程的影响,因为这需要考虑更大的空间范围、更多的气象要素,以及相关机理方面的模拟和解释。十分明显,王圆圆等是有意绕开了三峡工程影响这个敏感的话题。

七、结束语

对比方子云在1988年11月的汇报,和1992年书中的描写,三峡工程对局地气候改善的优点被夸大了,被突出了。三峡建库后,重庆气候趋于冬暖夏凉,这种空调机的功能也呼之而出,在民众中广泛传播。

那么从1988年11月到1992年,中国发生了什么?让科学家对三峡工程的评价发生如此大的变化?1989年的六四事件!戴晴进了秦城监狱,《长江长江》一书被下架、被焚烧、被化为纸浆,三峡工程反对派不能公开发表意见。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与环境组发生了什么?侯学煜教授走了,马世骏教授也走了。方子云成为生态与环境II组的组长。三峡工程对环境评估报告的结论发生了一个180度的转变,从弊大于利变成了利大于弊。许多知识分子开始讲政治了,成为中共独裁政权的绍兴师爷。方子云也受到了李鹏的特别嘉奖——国务院特殊津贴。

主要参考文献:

戴晴主编:长江长江,贵州人民出版社,1989年,贵州

李南央主编:三峡啊,溪流出版社,2020年,美国德克萨斯

方子云:生态与环境,水力电力出版社,1992年,北京

周建军、张曼:近年长江中下游径流节律变化、效应与修复对策,《湖泊科学》杂志,2018, 第30卷

刘兴钰:近20年重庆气候变化及NDVI的响应研究,重庆师范大学2019年硕士论文

王圆圆等: 1979年至2014年三峡库区月平均气温的时空变化分析,《遥感学报》,2018年,第22卷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72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