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幸彤在她入獄前的一次紀念六四的活動中。)

編者按:十年前,小義在香港跟鄒幸彤初次見面時,她的履歷還僅是一目了然到一句話可以概括——介紹給我的人稱她為「英國劍橋大學的高材生」。學霸形象令人側目但背景其實單純。人也真的顯得單純——典型學生妹打扮,梳馬尾辮,白白淨淨的臉上架一副黑框眼鏡。

那應該是香港佔中運動發生之前一年的某個時候,具有前瞻眼光的資深報人蔡詠梅大姐感覺到山雨欲來,引導我合撰一本參與香港社運的書出版,發布會上幸彤來了,但還沒輪到坐嘉賓席。等過了一、兩年,在一次六四維園燭光集會上再遇見時,她已經不是那個坐在草坪上我們中間的「彤彤」,而是赫然站在了台上——她作為香港支聯會的副主席被介紹給全場。再後來一次,是跟她、心語二人同行,順道在某個電車站外一個位於二樓的「大家樂」或「大快活」午餐,吃得匆忙,但她的話多了些,那個時候才知道她還多了一個頭銜:大律師——儘管這個「大」字很難與依然一副學生妹模樣的她聯繫起來。

小義離開的香港是一個沒有國安法的香港,但從2019年開始遙望,眼看那「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沒等到期便提前作廢。去年六四前夜,媒體報道幸彤被警方以「涉嫌宣傳未經批准集結」為由拘捕。三個月後,保釋期內的她因拒絕向香港國安處提交支聯會運作資料,被警方上門拘捕。去年9月9日,驚聞香港警方對鄒幸彤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後連同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以及支聯會被正式起訴「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於香港如此迅速地變得如此陌生,對於幸彤等香港的孤勇者們仰天呼氣成白虹的悲壯,對於落在所有在地香港人身上的時代灰塵,對於這個無法理喻的歷史時期,小義一時找不到詞來形容體驗到的震驚錯愕。

一直想收集一點幸彤書寫的文字,想起她試譯過越南異議作家阮春義的詩,譯得非常樸實貼切而又感同身受,後來收入到獨立中文筆會2013年的一個並不起眼的小冊子中。小義於是在電郵中用關鍵詞把它翻找了出來,分享給【議想天開】的讀者,以此向被時代革命揀選而成為前驅英雄的彤彤致敬。

言小義

 

哪一個朝代像這樣(鄒幸彤 譯

我的祖國像是驢

每有一個願望就萎縮一

一個繁榮的願望:樹林失去大樹,海洋失去游

一個領土完整的願望:島嶼和山脈,被外國人吞併…

我和平地舉著牌子,向北京抗

首先來的是員

他們看著我,如同看著一隻癩皮

我跌倒,他們拉我起

拳頭再次落到我的臉

可是,他們是我的同

跟我分享著這片乾旱土地的石頭和沙

這片土地千年的掙扎與痛

去生存,去克服…

我躺在地

吞下眼

哪一個朝代像這

在我們四千年的歷史當中

節錄自阮春義詩歌集《願望

(幸彤譯自佚名者從越南文翻譯的英譯)

注:阮春義——越南詩人、記者、散文家和小說家,地下民主雜誌《祖國》的編輯,“8406組織民主運動創始人之一,政治犯,獨立中文筆會2013年度劉曉波寫作勇氣獎兩得主之一。 

 

Which dynasty like this one

My fatherland is like the donkey skin

That shrinks each time one has a wish

A wish of prosperity: its woods lose their trees, its seas their fish

A wish of territorial integrity: its islands and mountains were annexed by the foreigners…

I stood peacefully with my sign, protesting Beijing

The first people to come were the police

They looked at me as a scabrous dog

I fell down, they lifted me up

Their punches again landed on my face.

Yet, they’re my compatriots

Sharing with me this arid land of rocks and sands

This land of thousands of years of struggle and pain

To survive and to overcome…

I lay on the ground

My tears swallowed

Which dynasty like this one,

Along the 4000 years of my people’s history.

 

(Excerpt from poem ‘’Wish’’)

Hai Phong 3 May 2008

Nguyên Xuân Nghia

Translated from Vietnamese by an unknown author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19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