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Time (time.com)
原文作者:阿曼达•科克利 / AMANDA COAKLEY
译者:白丁
原文标题  Inside the Fight To Revive the Belarusian Language yibaochina.com首发

译者前言yibaochina.com首发

统治一个民族的最有效手段之一就是完全控制它的语言和文化。沙俄-苏俄-今日俄罗斯在它的扩张版图上留下的显著印记就是:抹杀被征服民族的语言和文化,代之以俄罗斯语和俄罗斯文化。yibaochina.com首发

当下中国大陆人民每时每刻面对的文字审查,正是这种语言文化控制的中国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受到它所带来的疼痛与痛苦,无论是源于日常的不便或是更深层的对自由受到剥夺的思考。在关注正被销蚀的汉文化的同时,读者不应无视中国境内正在遭受更大苦难的其他民族(藏族、蒙族、维族,等等)的境遇。

yibaochina.com首发

白俄罗斯(Biełaruś)首都明斯克(Miensk),每周都会有一小群人拨通参加一个秘密会议。会议持续一个小时多一点,主旨是保持他们国家的语言的精神活力。会议地点曾经是公园、私人住宅,甚至是咖啡馆——但是被白俄罗斯臭名昭著的情报机构克格勃(KGB)发现的风险促使他们在 9 月下旬将会以搬到了线上。他们的“违法行为”是:说该国的母语白俄罗斯语。这是一种东斯拉夫语,它更接近乌克兰语而不是俄语。 “我并不总是知道谁在报名参加,他们可能是 [克格勃] 间谍。”过去两年一直在开设这些白俄罗斯语课程的安娜老师说。 (出于安全考虑,《时代》杂志为她使用化名安娜。)yibaochina.com首发

她的努力是白俄罗斯地下运动的一部分,旨在扭转这个拥有 900 万人口的东欧国家日益增长的俄罗斯化。直到 20 世纪,居住在当前白俄罗斯领土上的大多数人都说白俄罗斯语;俄语、波兰语、德语和意第绪语(Yiddish)也在不同的社区中发挥作用。二战之后,俄语才真正成为公共生活中的主导者——说俄语的人被视为是受过教育并对莫斯科更加忠诚。 1991 年,白俄罗斯在宣布脱离苏联独立时,作为一系列变革的一部分,将白俄罗斯语定为该国的官方语言,以标志一个新的、后莫斯科时代的到来。但是自 1994 年以来,在一直主持该国的亲俄独裁领导人卢卡申科(Aljaksandar Łukašenka) 的统治下,俄语的主导地位不断增强,而白俄罗斯语则越来越被边缘化。根据 2019 年的人口普查,大约 60% 的人口承认白俄罗斯语是该国的母语,但只有四分之一稍强的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yibaochina.com首发

尽管在 1995 年的全民公决中将俄语作为第二国语言引入,但在白俄罗斯获得独立后的几年里,白俄罗斯语在很大程度上仍被当局容忍。然而在 2020 年 8 月的总统大选之后,他们对语言的态度变得更加敌视。在那次被广泛认为受到操纵的选举中,卢卡申科宣布击败了他的民主派对手 Śviatłana Cichanoŭskaja。欧盟谴责这次选举并拒绝承认卢卡申科为总统;此举鼓舞了成千上万走上街头呼吁伸张正义的人。不久之后,卢卡申科就派出他的安全部队驱散人群。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威胁说,如果局势升级他将派出支持力量。yibaochina.com首发

这些事件有助于巩固白俄罗斯语在抵抗卢卡申科和俄语中的语言地位。 “我们的语言成为了抗议的象征,‘与我们联合(Dałučajsia!)!’成为了这场运动的口号,”白俄罗斯著名语言学家维亚科尔卡(Vincuk Viačorka) 通过视频电话告诉《时代》杂志。(出于安全考虑,他拒绝透露他所在的位置。)“年轻人很快就明白了,如果我们以自己的身份振兴国家,一个民主的白俄罗斯是能够实现的,所以今天白俄罗斯语对他们来说有了新的意义。”yibaochina.com首发

自 2020 年的抗议活动以来,卢卡申科政府一直针对许多支持白俄罗斯语的活动进行打击,他们将使用白俄罗斯语与支持民主的反对派联系起来。尽管该语言仍在学校教授,并且仍然以白俄罗斯语出版书籍,但当局已直接或间接地限制白俄罗斯语在其他领域的使用。 5 月份,独立出版社 Janushkevich 经营的综合书店 Knihauka 在当局搜查该场所并没收了 200 本书籍之后被关闭,创始人 Andrej Januškievič 也因“轻度流氓罪”指控并被关押 10 天。该出版社出版了许多白俄罗斯语的书籍。几个月前,白俄罗斯语报纸 Naša Niva 被贴上“极端主义组织”的标签,其领导层成员在私人公寓里设立办公室后被指控“造成财产损失而没有被盗迹象”。人权组织称此举是出于政治动机。继 8 月导游 Ihar Khmara 因涉嫌在街上说白俄罗斯语而被捕后,反政府者对希望在公共场所使用白俄罗斯语的人们的安全表示担忧。yibaochina.com首发

安娜老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艰难前行。她说,教授白俄罗斯语是她能够做的一件事,以使她的国家的精神不灭。她的第一期课在 2020 年明斯克中部选举后不久开课。她的第二期课在 2021 年持续了六个月,课程在网上进行,学员包括白俄罗斯侨民。在上个月完全虚拟化之前,她的第三期课,也是目前的课程,是混合型的。平均而言,每节课大约有十几个人参加。 “这是完全免费的,我自愿这样做,”她说。 “这么多人想学习我们的语言,我的使命是让我的国家变得更好。”yibaochina.com首发

Tatiana自 2021 年起成为 Anna 的学生之一。对她而言,这些课程是一个有望能让她与她的白俄罗斯身份重新建立联系的以有意义的方式。 “课程帮助我更多地了解我的国家,我希望有一天白俄罗斯语能够恢复成为我国的主要语言,”她说。yibaochina.com首发

2020 年对民主抗议者的镇压,是激发示威者中的安娜产生教授白俄罗斯语念头的第一事件。但俄罗斯在 2 月全面入侵乌克兰——以及克里姆林宫所谓的保护在那里的俄语使用者的理由——给她的努力带来了新的紧迫性。从那以后,许多人越来越害怕对白俄罗斯语进行进一步压制。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害怕俄罗斯,尤其是现在。俄语、俄罗斯文化、俄罗斯士兵和俄罗斯坦克,”安娜说。yibaochina.com首发

68 岁的卢卡申科与白俄罗斯语和俄语的关系更为复杂。一方面,他压制了白俄罗斯语的存在并使其遭到嘲弄。在2006年,他说 “用白俄罗斯语无法表达任何伟大的事务”,他进而总结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伟大的语言——俄语和英语”。另一方面,他在 1 月份大胆宣布每个公民都应该学习白俄罗斯语:“你必须明白,我们有别于其他人——这就是白俄罗斯语。我们不必抛弃它。”yibaochina.com首发

批评者认为他对白俄罗斯语的偶尔赞美是空洞的。 “当卢卡申科试图对白俄罗斯语做出某种表达时,这主要是策略性的,他试图表现出对莫斯科的一些独立性,但他的政权的本质决定了他无法真正推广白俄罗斯语,”语言学家维亚科尔卡说。yibaochina.com首发

一些白俄罗斯官员对卢卡申科或其政府正在压制白俄罗斯语的说法提出异议。白俄罗斯国家科学院白俄罗斯文化、语言和文学研究中心主任伊万·瓦西里耶维奇·萨维尔琴科(Ivan Vasilyevich Saverchenko)说,白俄罗斯正在大力支持和发展白俄罗斯语。在对《时代》杂志提问的书面答复中,他说“从接下来的 2022/2023 学年开始,教育部已决定增加”——他没有具体说明数额——“用于在学校里教授白俄罗斯语和白俄罗斯文学。”他还驳斥了有关人们被阻止自由学习白俄罗斯语的指控。yibaochina.com首发

语言学家维亚科尔卡不同意白俄罗斯当局声称该语言受到保护的说法。 “卢卡申科的将白俄罗斯进行俄罗斯化的立场始终如一,莫斯科对此感到高兴,因为它将白俄罗斯人民限制在俄罗斯的信息版图内,并确保对公众舆论的操纵,”他说。yibaochina.com首发

时至今日,白俄罗斯是唯一一个没有自己母语大学的前苏联共和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濒危语言地图集显示,由于俄语的持续广泛使用,白俄罗斯语面临风险。yibaochina.com首发

明斯克的白俄罗斯语教师安娜说,自 2020 年以来,她对自己国家的母语的热情有增无减。她说,即使有被捕的风险,她也计划继续教学。 “我从小说俄语,但在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语进入了我的生活,从此再未离开过。在我生命的三分之二的时间里,我说白俄罗斯语。白俄罗斯语使我有力量说:我不是俄罗斯人,我是白俄罗斯人。”yibaochina.com首发

《时代》杂志在本文中使用白俄罗斯拉丁字母 Łacinka 来记述人名与地名。白俄罗斯已将Łacinka排除在官方使用之外,转而使用白俄罗斯的西里尔字母。yibaochina.com首发

yibaochina.com首发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42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