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被校方以“介入公共事务太深”为理由暂停教职曾被暂停教职一年的同校学者维权律师滕彪就认为,当今的中国知识份子介入公共事务太浅而不是太深。

萧瀚在被停职的翌日,在其微博客中挖苦自己,因为曾在课堂上说过,想当教育部长,当了部长就可以解散教育部。可能教育部怀恨在心了吧,学校无可奈何被作出决定。

而萧瀚亦对自己的学生表达歉意。下学期的本科生、研究生都受到他被停职的影响。萧瀚认为,被停职对他的生活来说不算是坏事,但对他的自由却是大大的坏事。萧瀚说,“该是他自己选择不上课,而不是被不上课。”他并在新年,祝愿朋友们尽情地用笑声,“拉开专制崩溃的序幕。”

记者尝试与萧瀚接触,萧瀚的好友则表示,当事人不希望接受访问。同是政法大学学者,维权律师滕彪就表示,当年因为签署零八宪章,也被校方以停课一年。

滕彪说: “这一年被学校停课,然后下学期安排了课,就是停科,不让上课,但是基本工资还可以发。”滕彪并说,萧瀚是一个好的老师。萧瀚也是有两三门课不让他上,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对学生也好,而且也很有学问。而且比较大胆敢言。对话式的,能够引发学生独立的思考,所以他的风格,包括他对中国一些独到的思考,会影响孩子。”

08年初,政法大学教授杨帆与逃课的女学生发生肢体冲突,当时萧瀚对杨帆提出了批评,法大出现同校老师“互杠”局面,引起网络的一片热烈讨论。当时他曾提出过辞职。

滕彪就说,以萧瀚“介入公共事务太深”就要停课,他是不认同,因为当今的中国学者,并没有对公众事务,负起足够的良心。滕彪说: “中国真正的知识份子,他实际上是关心这些公共事务,由其是一些国内的媒体封杀的,不能报导的公共事件,像萧瀚、贺卫方,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代表。绝大多数的知识份子,他们是不会,不愿意参与,也不敢去在一些公共事件上发声音,只是搞自己的研究,多数是刨学术的垃圾。”

据大陆媒体的报导,萧瀚这位大陆的前卫知识份子曾表示,“复习考试是天下最让人讨厌的事情”,而“政治课则是讨厌中之最讨厌”。(RFA)

总浏览量 46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350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