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一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我收到一封来自香港的电邮,大意如下:

“王丹你好,

我是香港的XX. 今年清明前夕独自一人在天安门广场拍了这些照片, 为记念六四ニ十一周年. 送给你及曾为民运流过热汗热泪热血的生死难者, 还有天安门的母亲.

一直有一心愿能在天安门广场上, 高唱”血染的风彩”, 但四方八面的闭路电视, 秘密警察及公安, 我辨不到!! 我可辨到的只可看着曾染血的地砖, 人民英雄记念碑及毛主席的照片, 默默的低声地唱毕整首”血染的风彩”, 两行眼泪一滑而下..

八九年, 我十五岁, 被深宵直播新闻的画面, 吓傻了! 臂上挂上黑纱, 放学后跟同学们不停地将关於六四的报纸影印本, 放入白信封内, 写上中国各地商贸公司的地址 (特别是内蒙及西藏地域), 不知道合共有多少封, 肯定有过千封. 之后每人分别放入不同地区的邮筒寄出. 希望当年他们真的收到我们的信! 在平反六四的游行中, 叫喊着口号, 洒着泪和汗, 一个在殖民地长大的+五岁的我, 一直在想”究竟这是一个怎麽样的世界? 真的也太真了, 做假的也太迫真吧?!” 若果当日我可以的话, 我相信我会踏上飞机, 跑到天安门广场上, 为你们支援..

二十一年了, 六四仍未平反, 但我希望真的有一天, 在篮天白云下的星期天, 我们数百人, 甚至数千人, 尤如天坛公园的老伯伯老婆婆, 围着人民英雄纪念碑高声大合唱”血染的风彩”. 希望这一天, 我们仍是黑发, 不需等到白头.

祝一切安好!”

如果让我写下一些关于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感想的话,我宁愿如实转录这封来自香港的电邮,因为浸透在这封信中的情感,正是21年来不分大陆还是香港,台湾,世界各地的华人想到六四悲剧时的那种心情的真实写照。它比我作为一个当事人的回忆,来得更加伤痛,更加刻骨铭心。

21年过去了,我们要问的是,这样的伤痛已经过去了吗?表面上看,也许是。但是从这封电邮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很多人的内心还是有这样的隐隐的伤痛,它犹如隐没在暗处的血渍,偶尔被阳光照射到,还是会放出惨淡的光华。任何一个民族,如果要健康成长,就不能不正视内心的这种伤痛。一日不摆脱这样的内心阴影,一日就不能说我们是一个健康的成熟的民族。

而今天的中共,非但不去处理这样的民族成长过程中积累的伤痛,反而试图抹杀历史,让伤痛不仅无从得以减轻,反而更加深深地掩埋起来。这无疑是对民族的犯罪。难道,历史通过淹没真相就可以成为过去吗?难道,只要封锁住国内的言论,曾经有的伤痛就化为乌有了吗?这是一个掩耳盗铃的政府,也是一个对人民和国家极为不负责任的政府。

也许,我们无力改变政府的行为,但是,作为人民,我们不是完全无能为力。当我们面对一个极力要我们忘记历史的政府的时候,我们所能作的最大的反抗,就是尽我们的所能,不要忘记历史。

有人说:已经21年了,中国已经有很大变化了,就忘记过去,向前走吧。

我的回答是:

第一, 虽然已经21年了,虽然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没有变化。我们看到刘晓波因为言论被判重刑,请问,这与文革时期有变化吗?我们看到司法制度不能独立行使社会功能,人民有冤屈只能通过上访的方式申诉,还要受到打击迫害,这与70年代末期有什么不同?我们看到,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社会不满逐渐积累,这会比80年代更加进步吗?任何有良知的人,怎么可能蒙住自己的眼睛,只去看那些变化的部分,而不去看那些没有变化的部分呢?既然很多在1989年导致学生上街的问题依然没有改变,我们,凭什么忘记?!

第二, 虽然已经21年了,当时作为镇压一方的政府,有一天忘记六四吗?大批流亡在外的国人至今不能回国,只因为他们不愿意按照使馆的意愿,承认自己当年的行为是错误的,请问,政府有忘记六四吗?今天在中国,六四仍然是最敏感的词汇,不要说民间,连官方都闭口不谈,这样的敏感度,请问,政府有忘记六四吗?那些天安门母亲们,他们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如果他们申请去天安门广场,为自己死去的孩子点燃一支蜡烛,政府会同意吗?这一切,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年开枪杀人的那个政府,他们一天也没有忘记六四。我的问题是:如果,作为杀人者,都没有忘记;我们,凭什么忘记?!

所有中国人,都希望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我们可以为之骄傲的国家。但是,如果仅仅发生在21年前的一件重大事件,全世界都知道,只有我们自己不知道。我们能够骄傲得起来吗?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中国吗?如果不是,请你们站出来,大声地告诉全世界:尽管中国政府试图淡化历史,但是,我们不会忘记。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