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

6月16日

讲述我母亲马永田近10年上访:

长春市拆迁办是政府执行法规及监管职能部。可这样一个监管职能部门,在我家的问题上,竟然六次违法,(1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2违法下发限期搬迁决定;3违法下发裁决书;4擅自扩大土地拆迁面积,造成国有土地流失7018平方米,5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情况下,违法对我家工厂实施强抢、强拆;6违法勾结省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对我家公司营业执照档案多处进行涂改;有证据可以证明这6次违法。)那么,在长春市法律法规如同虚设,执法者就是违法者,违法者就是执法者,例如:长春市拆迁办主任徐源江,(处级)在拆迁办任职期间,2003年吉林省审计厅审查出,仅2001年–2002年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 64件,在他任拆迁办主任期间,很难确定他到底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多少件!违法下发多少件裁决书!国有土地流失是多少!违法拆掉多少老百姓的房屋!就这样一个违法者,却从拆迁办主任提升到开发办主任,(副局级)这种边腐边升的潜规则,在长春市很多政府官员身上得到应验。政府违法老百姓到法院去告,法院却比政府还要黑,以我家案子为例,南关区法院不但没有公正的判决,反而与这些贪官同流合污,强抢强拆,出具各种带有法院公章的假证据。法院严重法律失衡。政府、法院有法不依、违法不纠、执法犯法。在我母亲上访的过程中,多次被政府、法院无端限制人身自由,公安局非法传讯。我母亲在北京合法上访,每次被政府抓回到地方看管起来。老百姓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母亲的生命、财产还有什么保障,我母亲的人权又何在?

现在我家的财产被抢十年,分文没得不到赔偿,我母亲上访的权利也被长春市政府给剥夺了,2010年4月29日,我母亲只因为坐火车到上海观看世博会,刚下火车还没有出车站就被当地警察局逮捕,之后4个警察把我母亲一个将近50岁的妇女押回长春,在拘留证上写的事情经过和查实的证据也令人极其无奈,不仅糟蹋国家法律也体现长春市官员的素质,我母亲马永田当时被关在长春市朝阳区警察局行政拘留所!而违法抢我家财产的长春市开发办主任徐源江、南关区法院行政庭庭长韩志宽等人却官运亨通、连连高升!!!这就是长春市的法制社会!这就是长春市市长崔杰每天强调的民生!!!

现在我在联合国上访就是身边的游客对我们“麻雀行动”的关注和支持,让我有更大的信心相信会有人帮助我们得到公平、公正的裁决。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006162242531.JPG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006162242532.JPG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email protected]
6月6日 美国纽约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八天/杨海涵

6月15日

早上在陈先生家吃的早饭,是他老婆亲手包的汤圆,简直比超市买的还好吃,吃过早饭我们又开始一天联合国上访,到了联合国有一个挂有联合国牌的中国人和我们交谈长达2、3个小时,给我们提了好多好的意见,我们听过后商讨他的办法,也会找一些相关的人士帮我们仔细的了解细节。他对我们的联合国前“麻雀护巢行动”表示大力支持,我们以后也会多多联系他。

今天的人特别多,一波接一波,说明我们的“麻雀行动”在联合国不仅成为一景,还成为过往游客和联合国办公人员重要的关注对象。在一个广西人走过我们的展台后,给我们讲述她的想法,开始我们讲的挺好,后来我们讲了很多关于中国拆迁事情时,她表示赞同有表示不赞同的矛盾心里。最后她对我们说,你们是中国人,我们也很正面的回答,正式因为我们都是爱国的中国人,我们才不希望中国地方腐败贪官一手遮天,为自己的私利疯狂的强抢百姓的房产,极大的损坏中央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形象,不让中国栽倒在这些贪官的手里。

一个黑衣人在拍我们的条幅和地方政府违法抓人、关人的证据,后来向我们表明他的身份,他是日本官方的记者。

晚些时候来了一个北大的学生,她为了自己的祖国放弃了经济学,而转成了国际关系专业,她想为中国以后人民能够民主出一份力,还打算帮助我们翻译一些文件,使我们活动又多一个有力的助手。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email protected]
6月6日 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