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下旬,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共总理温家宝在中共高层内部会议上提议重评“六四事件”。这则报道的可信度如何?应该说,比较高。不仅在于英国《金融时报》极高的权威性和信誉度,还在于,报道的内容符合逻辑:温家宝连年提政改,对外有一套说法,对内也很可能有一套说法。区别只是:内外表述,轻重不一。

该报道还指出:温家宝多次提重评“六四”,每次都遭到一些同僚反对,最激烈的反对者之一,就是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薄是众所周知的毛左派,在意识形态上,连年与温隔空叫阵。薄阻扰平反“六四”,符合其本色。

只是,平反“六四”,薄绝不是中共高层的唯一障碍,更高层里,还有周永康或新“四人帮”等顽固派、死硬派。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是在薄熙来倒台的背景下,消息应该来自温家宝一派的放风,反映中共权力斗争的常态。

3月14日“两会”结束后的温家宝记者会,最具看点。由于近些年温家宝常提政改,但未见落实,雷声大,雨点小,而被外界讥讽为“作秀”。温大概也意识到这一点,因而在记者会上表示:“我知道,人们不仅看我说什么、我的理想和信念,更看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实现什么样的目标。我可以对大家讲,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奋斗一天。”

鉴于胡温当政10年,政改未启,经改迟缓,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加剧,温家宝也在记者会上表现自知之明:“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的负责人,对于我在任职期间中国经济和社会发生的问题,我都负有责任。为此,我感到歉疚。在最后一年,我将像常年负轭的老马,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松套。努力以新的成绩弥补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谅解和宽恕。”

这是一种公开道歉的姿态,为中共领导层仅见。对照前任总理朱镕基发誓反腐、任内腐败更重、卸任时却毫无歉疚之词,温家宝的姿态,应该说,又进了一步。

正是在这个记者会上,温严厉批评“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第二天,薄熙来就应声落马。这证明,温家宝一派,在中共党内、乃至高层,拥有相当的权力基础,这不仅证明,(笔者从前分析)温已经从第一任的弱势总理,成长为第二任的强势总理,而且预示,自1989年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全面溃败以来,历经二十余年周折,中共党内,改革派终获重生,且羽翼渐丰。

温家宝并非势单力孤,相信在中央高层,温背后还有人,否则,温不至于自顾自地鸣放如此;高层中,是否有胡锦涛或习近平的默认或背书?尚待观察。在地方上,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大胆尝试、创立官民和解的“乌坎模式”,也恰恰是对温政改呼声的行动响应。在今年“两会”上,汪洋抱怨:“改革的阻力来自中央”,“我们想改,中央不让改”;还放言:“改革的阻力,来自既得利益格局”,“要从党和政府头上开刀”。

国际民主版图日益扩大,国内民众权利意识日渐高涨,都为中共党内改革派的成长,培植了氛围,拓展了空间。诚如温家宝所言:“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

作为政治反对派,我们无须对中共政改抱幻想,但以社会变革的低成本计,也乐见中共改革派有所作为。旁观中共,改革派既然已经成势,政改就应该摆上议事日程。说到“平反六四”,牵一发而动全身,确为化僵局为活局的关键。

对中共改革派而言,或以解决问题的难易程度,安排平反顺序。首先,平反胡耀邦,这在中共党内,共识最高,阻力最小;其次,平反赵紫阳,这在中共党内,更具震动,但也不见得有多大阻力,进而确立赵紫阳于中共经济与政治改革进程中的旗帜地位,取代邓小平。

接着,平反“六四”,顺理成章,此举,不仅能得到全国绝大多数人的赞同,也将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甚至于,感动香港和台湾,相关涉港涉台问题,或迎刃而解;再次,平反法轮功,进而全面保障民众信仰自由、宗教自由;接下来,化解西藏和新疆问题,尤其,迎接达赖喇嘛归国,落实西藏的真正自治,甚至可以考虑让声望崇隆的达赖喇嘛出任荣誉性的国家元首(如国家名誉主席),进而实现汉藏大和解、大团结,重塑国际上的中国形象。

在此基础上,重建宪政,开放言论,解封互联网,废除报禁党禁,普选各级官员……中国民主化,如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一些中共领导人或担心“清算”,而忧疑于改革。何不放眼南望?已经有一个现成模式可供借鉴,那便是,缅甸改革模式。曾经以血腥镇压为本而备受国际孤立的缅甸军人政权,近年,不动声色地安排了有序政改:从建立名义上的“文人政府”开始,解除对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的长期软禁,与少数民族展开和谈,停止反西方宣传,废除新闻封锁,释放政治犯,迎接流亡人士归国,允许反对党重新登记并加入国家政治进程……

缅甸军政府不仅主动展示政治改革的诚意,而且不断推出具体改革的举措。一年多下来,官民互动,朝野和解,国际制裁相继解除;缅甸人民珍惜来之不易的转机,“清算”一词,民间并未提起。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正应验于缅甸军政府。笔者还是那句话:难道说,中南海诸公智商,还不如一班缅甸军头?

2012年3月27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