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该为你田叔说句公道话
——怀念三峡工程反对派领军人物田方


王维洛


  田方,原中共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是三峡工程反对派领军人物之一。田方1952年至1961年是任习仲勋的秘书,习近平称其为叔叔。三峡工程决策之前,他和林发棠等编著了《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和《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并编集了海外媒体对三峡工程的评论,成为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最主要理论基础。李鹏利用镇压六四事件打击三峡工程反对派,田方受到的诬告,并受到组织审查。到三峡工程决策之前,田方被剥夺发言权,无法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


一、田方,一个只想做学问的中共官员

  笔者第一次接触田方这个名字是在南京大学上学的时候,当时他担任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是人口问题专家。他和林发棠共同撰写的《中国生产力合理布局》,是当时仅有的关于中国资源和生产力布局的专著。

  田方,1918年出生于浙江省海宁县周王庙镇,三岁时父亲去世,十一岁时母亲去世,十三岁时被迫辍学,当时他刚念完初中一年级。后来到杭州、上海做学徒。和许多热血青年一样,田方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经香港,到重庆,最后来到延安,1942年加入共产党。田方曾担任《解放日报》记者、编辑,新华通讯社第一野战军前线分社随军记者、主编等职务。通过实践的磨练和刻苦的自学,田方成为了一个不怕枪子的成熟的记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田方担任过新华社西北总分社编辑室主任、西北新闻局新闻处处长、国务院副总理的秘书,国务院秘书厅厅党委委员,中共宝鸡地委副书记、《陕西日报》副总编辑等职务。

  经历了党内多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斗争的田方表示对政治宣传工作的厌倦,希望能够做些科学研究工作,1978年8月调入国家计委,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这个职务比20年前的国务院副总理的秘书,国务院秘书厅厅党委委员更低。但田方却如鱼得水,撰写了大量的著作和论文,如前面提到的《中国生产力合理布局》,还有《中国人口迁移》、《中国移民史略》,《国外人口迁移》等。


二、田方,1952年至1961年习仲勋的秘书

  田方和习仲勋的第一次接触应该是在1943年,田方为《解放日报》驻绥德地区记者,而当时绥德地委书记是习仲勋。田方撰写的关于发展经济生产的报告,引起习仲勋对这位年轻记者的重视。在绥德田方第一次接触到中国的移民问题。之后,田方一直在习仲勋手下工作,无论是习仲勋在第一野战军还是在西北局担任领导工作。1952年6月田方担任习仲勋的秘书,直到1961年8月间,期间习仲勋担任西北局书记、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国务院副总理、副总理兼国务院秘书长。1953年习近平出生,习近平应该称田方为叔叔。

  习仲勋并非是来自江西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而是和刘志丹、高岗等一起在陕北建立了根据地。之后他又一直和彭德怀搭配,在第一野战军和西北局工作。1959年4月,习仲勋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达到他政治生涯最高峰。几个月后彭德怀在庐山给毛泽东上万言书,落下一个反党集团首领的下场。习仲勋虽然未被直接涉及,但是自知离灾难不远。安排秘书田方去陕西任宝鸡地委副书记则是其后事安排的一部分。1962年8月,中共举行八屆十次会议,康生指责习仲勋等利用小说《刘志丹》为高岗翻案。毛泽东批示:“用写小说来反党反人民,这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不论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习仲勋成为反党集团头儿,受监禁审查,直到1978年复出。

  如今在中国媒体上可以看到许多关于习仲勋的文章,其资料大部分源自田方的回忆文章,如“一位出色的秘书长”,“毛泽东心目中的习仲勋”,“王震南下前毛泽东对习仲勋的两次谈话”,“战争中对习仲勋的两次任命”“你比诸葛亮还要厉害!”,“提拔习仲勋当副总理的前后”,“复出后作出的重大贡献”,“习仲勋和刘志丹的荣荣辱辱”,“习仲勋与刘志丹交往始于1932年”,“刘志丹对习仲勋说:我们又上了左倾机会主义者的大当”,“中央红军到了陕北”,“习仲勋和刘志丹始终坚持党的正确路线”,“习仲勋与小说《刘志丹》”等等。必须指出的是,这些文章并不是发表在习近平被选定为第五代接班人之后,而是发表在2000年之前。


三、田方,三峡工程反对派领军人物之一

  田方在研究中国移民史的过程中,碰到了一个真正“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问题
——水库移民问题。中国历代皇帝不建水库,因此没有水库移民问题。1949年后,中国建设了八万多座水库大坝,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迫使起码一千五百万居民背井离乡,其中三分之二的移民因此陷入贫困状态,几十年来未得到解决。

  田方由研究移民问题到研究水库移民,自然关心三峡工程的移民问题。1984年3月原国家计委主任宋平同志就《组建三峡特区政府实行库区新移民政策的初步设想》的文稿,批示给计委副主任吕克白同志和田方,要求他们研究后提出意见,更加引发了田方对三峡工程的重视。他把三峡工程的决策上升到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的高度。由此田方和林发棠等几人讨论,决定收集资料,调研著述,并组织有关各方面专家学者撰写论文编成专集,供决策部门参考。在1989年六四之前,他们已经编著了《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两书。

  1984年李鹏出任中共中央三峡工程筹备组组长,曾提出不准公开讨论三峡工程作为党的纪律。李锐通过关系由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了《论三峡工程》一书,被李鹏告到胡耀邦处,而受到党纪处分。田方编著《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和《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两书,是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1987年田方和林发棠主编的《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一书即将出版时,国家计委的一位领导以“朋友”的口气向田方传达了上面的意思,说“有关主持(三峡工程)论证的领导,不同意你们出这本书,不同意公开发行这本书;主管论证部门宁愿出资收买全部(3100册)新书,也不准让新华书店公开发售。”根据林发棠的回忆,所谓论证的领导就是当时的代总理李鹏,他直接通过国家计委领导向田方等施加政治压力。

  但是田方认为,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比个人政治生命更为重要。田方等在出版说明中写道:“在公开的报刊上,积极主张上、而且还要快上三峡工程的意见得到了充分的发表和广泛的宣传,而主张缓上或应从多方面总体战略上进行优化选择和统筹安排的观点,却缺乏公开发表和广泛宣传的机会,这不符合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的精神。”。

  三峡工程上马后,特别是三峡水库运行之后,出现了许多问题。有人说,这些问题在论证时期没有认识到,是新问题。意思是不知不罪。其实,田方编著的《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和《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两书,涉及面十分广泛,三峡水库运行之后出现的问题,在收集的文章中都有论述,没有什么当时并没有认识到的问题。只是决策层根本就没有认真听取过不同的意见。


四、田方,收集了国外学者和海外媒体对三峡工程的意见

  常言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1982年邓小平为三峡工程开绿灯,1984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原则批准三峡工程的消息,引起国际社会很大的反响。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的一个资源优势就是可以接触到国外学者的文章和海外媒体的意见。田方和林发棠等把国外的意见都整理发表出来,对于国人了解这个工程有很大作用,但也引起主上派的极大仇视,因为国际舆论中反对的声音占主流。

  今天在此重温美国纽约大学政治系教授熊玠在1986年1月28日在《中报》上发表的文章,更为中共领导人一意孤行地上三峡工程为中华大地带来深重的灾难而扼腕痛惜:“三峡据长江之天险,白云青峰,峭壁急湍,远眺似无路,蜿蜒又一滩,是我国疆域之天赋,诗人之画境,兵家之圣地,历史之凭证。如果在美国,这等国家宝藏定会被指定为国家公园,以供万世享用。”“在美国如有类似情况,政府无法一意孤行,一定要举行宫廷和,邀请专家及各行业、各团体参加意见,尤其是民间关切环境保护之团体,一定先会被邀请。"

  长江三峡本来一定会被了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选为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但是由于三峡大坝的建设,该区域受到人工建筑物的破坏而失去被评选的资格,这是中国的损失,也是世界的损失,其损失远在三峡大坝的发电效益之上。

  国内的老百姓只知道中国的“专家”们支持三峡工程,但他们不知道国际上的大多数专家对三峡工程持否定意见。田方等把世界银行组织的专家考察团提出的七大问题告诉大家。让老百姓有更多的知情权。


五、田方,六四事件后受到政治诬告

  1989年初,田方和林发棠接受记者张胜友关于三峡工程的采访。这篇采访报告被收入戴晴主编的《长江,长江》一书。

  1989年6月,李鹏利用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顺手牵羊地也在政治上沉重地打击了三峡工程的反对派。其突破口就是抓著名记者戴晴和焚烧她主编的《长江,长江》一书。其实戴晴并不赞同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的静坐和绝食行动,认为这只能断送赵紫阳等党内民主派的改革进程。但是李鹏硬是把戴晴当成天安门学生运动的幕后操纵者抓入了秦城监狱,并把《长江,长江》一书下架焚毁。就在戴晴入狱不久,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办公室两位主管写信给田方工作的国家计委党委,说《长江,长江》“是一本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书,是一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书,是一本为动乱与暴乱制造舆论的书。你单位林华、田方同志参加了这一活动。现将‘有关材料’送上,供你单位清查和考察干部时参考。”国家计委党组负责人找田方谈话,指出问题的严重性,要求田方不能再在公开场合发表对三峡工程的意见,否则政治后果自己负责。

  从1989年6月到1992年三峡工程决策,田方不能在公开场合发表对三峡工程的意见。同样中国媒体也没有发表对三峡工程不同意见的文章,唯一的例外是政协副主席钱伟长谈波斯湾战争和三峡工程的一篇文章。


六、习近平,该为你田叔说句公道话

  六四事件至今没有得到平反;《长江,长江》是一本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书,是一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书,是一本为动乱与暴乱制造舆论的书,这个结论也没有得到平反;田方参加了这本书的编著活动,为动乱与暴乱制造了舆论,这个结论也没有得到平反。

  田方于2006年3月24日在北京去世。当年毛泽东批习仲勋利用《刘志丹》一书反党,李鹏则是指责田方利用《长江,长江》一书反党。田方背着这个政治黑锅离开了人世。

  习近平,该为你田叔说句公道话了!

2012年11月25日
首发于《民主中国》网刊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