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历史名城布达佩斯

  第五届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国际大会隆重召开,十月九日顺利闭幕。

  大会选址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其中包含了很多的象征意义。大会的总题目赫然昭示:大时代,大动荡,大变革。布达佩斯也是一个动荡变革的象征。国际论坛的德国负责人罗泽博士在开幕词中也回顾了匈牙利民族的历史。这是一个不屈的民族。当这个民族定居在欧洲以后,一直反抗着外来侵略,人民抵抗压迫而追求自由。裴多菲就是一位反抗侵略者的战士和诗人。上个世纪他们抵抗了纳粹的暴政,也反抗了共产主义的压迫。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匈牙利印象记其中一段写道:东欧那么多社会主义兄弟国家,除了阿尔巴尼亚有过一些穷困和僵化的印象,匈牙利曾经给中国人带来的文化影响是最深沉的。早年的左翼作家翻译过诗人裴多菲的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当年翻译者很难想象这神圣的反叛心声,到了强调阶级斗争的年代里,爱情和自由这类词语都变成了小资产阶级请调。但越是受到批判,却越是容易被记住,反倒给我们留下了印象。那时的领导最爱讲斗争,讲反复辟,于是就少不得语焉不详地提起匈牙利事件。因为有了匈牙利事件,所以肃反和反右都有了合理性,甚至到了文革,毛泽东把文化艺术界的协会、社团都说成“裴多菲俱乐部”那样的团体。结果人人毛骨悚然,不敢深问。文革十年,毛泽东病重垂危,邓小平整顿经济建设,稍拂逆鳞,毛下令镇压天安门纪念周恩来的四五运动,把邓小平称为中国的纳吉。纳吉,这位被绞刑处死的反革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裴多菲到底是什么样的诗人?那个俱乐部又是一个什么团体?相信每个有头脑的中国人都曾在脑海里打过一两个问号。记得八十年代大学生活中少不了的话题是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兰克福学派的先驱又是匈牙利的异端马克思主义美学家和文艺理论家卢卡奇。大音乐家李斯特也是匈牙利人,2002年还有一位匈牙利作家凯尔泰斯荣获了诺贝尔文学奖金。匈牙利为什么能为世界文化贡献如许的人才?带着这些疑惑,我飞入了布达佩斯美丽的城区。

  开会期间,许多朋友曾走上布达佩斯的街头,踏入著名的英雄广场。就是在这里,1956年人民起义的队伍遭到了苏联红军的扫射。人民曾经零星地反抗。但是他们失败了。大批青年逃亡国外。纳吉总理被骗出后绞杀。这里还有一座恐怖博物馆。展示的都是上世纪两大恐怖政权:希特勒和斯大林的傀儡政权分别在匈牙利的恐怖历史。

  姚监复先生说他的一位同学曾经是当年周恩来在匈牙利事件发生后急速访问布达佩斯是的随从。当时的中共中央是主张坚决镇压的主力。这类镇压跟1989年的六四镇压,连口号、结论的用词都完全一致。

  这次我们来到了布达佩斯,我们凭吊匈牙利的英雄烈士,缅怀他们的英勇业绩。匈牙利人民已经迎来了民主自由的天地。纳吉的忠魂已经得到安息。而邓小平却暴露了他的独裁者面目,证明他不是真正的纳吉,而是一个继续坚持一党专制的暴君。六四以后共产党更加腐败,一党专制更加精致而顽固。两极分化已经到了危险的临界点。今天中国正遭遇一个动荡变革的大时代。我们中国的民主运动正在经历一场新的考验。我们要加强团结,为国内人民的维权活动和民主抗争当好配角,完成我们的历史任务。中国的民主自由已经曙光在前!


二.布达佩斯和北京心连心

  大会从开始筹备就打算要邀请国内的知识界思想界的老前辈和新锐朋友来欧洲共襄盛举。大会对国内不少民主理论家和公共知识分子发出了邀请。九十六岁的胡绩伟先生(人民日报前总编)不幸于九月中去世,临终前他还向大会致以良好的祝福。九十岁的李锐先生也给我们发来了贺词:“中国传统文化作缺乏的是民主与科学,五四运动高举这两面大旗,问题是一百年来,中共执政六十三年也没有走好民主和科学的道路。这需要全民的努力,开展新的启蒙运动。”字迹遒劲,言辞恳款。鲍彤先生被监视软禁,但仍发来了“祝会议成功”五个大字。科学家徐良英先生题词: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心不可侮!民主理论家杜光先生题词: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文化自由化,社会平等化是中国和亚洲发展的必由之途。

  来自北京的姚监复先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年届八十,依然谈笑风生,在会上传达了胡绩伟先生生前的许多思考和结论。当年我们反对过国民党蒋介石的一个党,一个主义和一个领袖的一党专制。1949年以后,实际上实行的依然是这种一党专制。胡绩伟又进一步指出,实际上还有第四个‘一个”,就是一个党军(党指挥枪)。姚先生说,中国共产党曾经在抗战时期就许诺了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却从未实行。今天有人说我们要求民主是反动,我们其实是要求实行毛泽东当年的主张。

  著名的人权记者高瑜曾一再被中国当局拘押,但是迫害决不能令她屈服,反而令她更加执着地揭露真相。她的经历和新闻成就令与会朋友无不肃然起敬。近年来网上著名的冬眠熊,独立政治批评家李伟东(北京天下公言文化传媒研究员)对中国社会的危机进行了简洁而精确的分析。他认为,中国社会有四种可能的发展:1,回归新民主主义,但是仍不可能长久稳定;2,从新民主主义向极权专制回归,然后导致右翼革命;3,向宪政民主过渡,这是万幸的和平转轨。4,最坏的结果是僵化不动,发生左右合流的动乱,社会长期动荡。他们的发言不断赢得大会的掌声。大会甚至让出其他议程时间,聆听国内朋友们的问答和解说。

  大会筹备处从登记信息上发现大会闭幕日(9日)恰好是姚先生的八十岁大寿生日华诞。于是决定在大会闭幕后的时刻增加一个为姚老祝寿的小节目。晚辈们的热情令老寿星心情无比激动,他的讲话也令台上台下感叹唏嘘。姚老在即席讲话中说,你们给我的祝贺,我觉得并不是给我个人,而是给我们这一代人的。鲍彤先生跟我同年,不久也将是他的生日。我们这些人,当年真诚地参加革命,追求民主和自由,中间一度迷惘盲从,到了晚年完全觉醒过来,希望在有生之年再为国家和人民贡献一点力量。

  大会的现场情况不断通过网路转播,让许多国内关心民运的朋友直接看到了会议实况。民主运动的发展跟国内人民的政治生活紧密地连结在一起。随着局势的发展,海内外民主运动的队伍终将会合成不可阻挡的民主自由人权的滚滚洪流,冲决一切阻挡历史前进的障碍,迎来民主宪政的新中华。


三.誓死捍卫你发言的合法权利——容纳反对者的声音

  伏尔泰的民主名言现在已经传播得越来越远:我不一定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发言的合法权利。

  这次布达佩斯民运大会召开之前,通知已经发出,各大著名网站也都相继刊登相关消息。于是一位自曝为持中国党政当局观点的旅法中国人宋鲁郑先生向大会秘书处提出了与会的申请。大会的主旨就是反对中国一党专政的,这位先生到会,岂不是来唱对台戏吗?没关系。大会客气地表示同意他前来参加会议,享有与会者相同的权利。大会文字材料也将他的个人信息刊登如仪。他是所谓中国模式的鼓吹者,也是为中国的一党专制在西方争取话语权的新闻打手。所不同者,他比一般的所谓“五毛党”(网路编外保安合同工)更有理论性和论辩技巧,从来不骂脏话,不搞人身侮辱。正因为这样,他就是大会受到尊重的辩论者。当然,或许是因为被洗脑太久,他也对大会的发言发生误解,发言中竟认为大会的发言人都“把党政领导当作敌人”……。实际上恰恰相反,民主运动只是要结束一党专制,并没有共产党人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复仇心理”,我们曾经详尽介绍了德国统一后对共产党高干的审判情况(中文笔会网文章:《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正义》),充满了宽容理性的法治精神。每次召开大会我们都向中共中央发出信息,希望党政当局派出代表前来聆听我们的意见。这次也照例给中国驻布达佩斯大使发出邀请,希望她能与会,与我们对话。反而是中国党政当局为了打压民主的声音,不惜采取各种手段,在国内逮捕、判刑、软禁、监控,在国外切断持不同政见人士的生计,不准他们回国探亲奔丧,造谣、恫吓、殴打,无所不用其极。宋先生的发言当然遭到与会朋友的质疑,比如他认为,中国的经济繁荣势头应该还有十年、二十年,如果发生民主化变革,就会阻断经济发展的强势……十分可惜云云。这一说法立刻受到反驳:为什么民主化变革就一定会阻断经济发展的繁荣?这里有什么逻辑关系?如果民主化带来更大的自由和完善的法治,难道不是经济发展更好的催化剂?经济发展的势头或许还不止十年二十年,而是三十年五十年。把实现民主自由加以妖魔化是专制政权最常用的老伎俩,什么“千百万人头落地”、“血雨腥风”都是吓唬人民的假定。回看历史长河,专制政权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皮诺切特都搞大规模的杀人,而民主自由变革仅有短期的社会震荡,很少大规模的屠杀。

  在争论质疑之余,与会朋友也严肃地向宋先生建议,希望他客观、真实地向他的上级领导汇报民运大会的实际情况,把民主运动和平理性的真相告诉相关的意识形态机构和情报部门。民运朋友不争名不争利,自掏腰包,不远万里,共商国是,敢于向腐败专制的党政集团挑战,凭籍的就是这一份清正廉洁和理想主义。

  布达佩斯民运大会结束了。大家都感到容纳不同意见的人来参与会议的做法是正确的。只要对方不像孔庆东那样粗口骂人,不像韩德强那样重拳打人,我们愿意跟任何人、任何不同意见展开对话。不要说民运必须面对个别的张三李四,就算日后迎来了民主自由的新中国,执政党团也将容忍明确的反对党和合法的示威抗议。这是民主社会的常态。左派、毛派只要放弃暴力恐怖主张,就仍将继续存在,主流社会还将与之周旋到底。


四.诗意盎然的群体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留下了著名的诗句: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诗人规劝人们不要执着于日常的点点滴滴,应该从生活和烦忧中寻找永恒的诗意。

  来自世界各地和中国北京、港台的一百多人,济济一堂,为了中华各民族历史的真相,现实的公正和未来的前途,讨论、商议、论证、激辩,痛恨、哭泣、欢呼、雀跃,民主自由的前景任重而道远,可是会议也充满了诗意的情趣。大会主席费良勇致词,因为会议选址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所以首先就引用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脍炙人口的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把会场情绪带到了英雄的时代和反抗专制暴政的抗争精神的氛围之中。民主中国阵线的新任主席盛雪是海外华语女诗人。她讲到会前到达这座美丽的城市,在盖雷尔特山顶女神像下喝咖啡的时候,曾为同伴们口占诗句:多少帝国灰飞烟灭,独留此山八方云集……。虽寥寥数语,却写出了“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遥望祖国,心潮澎湃的豪情。

  独立时事评论家长平的发言却有趣地从隽永的儿童故事说起,“从前,有一个皇帝……”从民间文学和传统意识讲到中国的宫廷文化和专制政治。

  大会进行中传来一个有趣的消息。德国《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三年前写过一篇散文《一次野餐引起的革命》记述柏林墙倒塌的历史,不料被国内《杂文月刊》选中,几乎没有重大改动而编入了新书《中学生创新阅读》,他的名字也与国内许多杂文名家并列为伍。彭小明关于民主运动回顾的发言首先引用了贝多芬的名句:扼住命运的咽喉,决不向命运屈服。他的讲题就是《扼住民族厄运的咽喉》。

  大会偶然地发觉十月九日刚好是与会的北京来宾姚监复老人家的八十寿辰。于是特地为他献上一份薄利:一本匈牙利风景纪念册。在纪念册上题上了祝寿联语:

    雨雪半生为农人请命(前半生为农村政策而抗争命运几经坎坷)
    风霜卅载做民主先锋(改革三十年为民主奔走呼号)

  另据姚先生介绍,被北京当局限制出行的鲍彤先生与他同庚,下月也即将八十寿诞。虽然鲍老不能如愿远赴匈牙利与会,大会也赠送给他一本匈牙利风景纪念册。祝寿词写道:

    投笔从戎一身正,
    老骥伏枥两头真。(青年时代投身革命,中年曾经迷惘,年迈大彻大悟,曰两头真)

  另外,赠给独立女记者高瑜的题词是:

    有心揭真相(高瑜因揭露真相1989年后一再被判刑和打压)
    无冕称女王(国际上优秀记者有无冕之王的雅绰)。

  所有题词由彭小明一律用隶书繁体字题写在纪念册扉页,在大会祝寿仪式上由盛雪朗诵,颁赠。迎来掌声一片。老寿星姚监复先生心情激动地致答词,答词中引用了英国诗人济慈的诗:

    四個季節把一年的時間填滿,
    人的心靈也包含著四個季節。

  他希望把晚年的光和热继续奉献给中国人民的民主宪政的伟大事业。

  大会结束时,根据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的建议,大家参加了声援刘晓波的“与空椅子一同共进晚餐的活动。强烈要求释放刘晓波,解除刘霞软禁!来自北京的网络冬眠熊评论家李伟东唱起了东汉曹操的古典诗歌《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雄浑粗犷的歌声,表达了与会同志忧国忧民的难忘忧思和慨当以慷的志士情怀。言为心声诗言志。这诗歌在我们的耳际和心间久久回荡,激励我们为民主宪政的新中国忍辱负重,跋涉致远。


五.越南民主化信息的真伪

  从网络信息中我们了解到越南北方的土改也和中国的土改类似,暴力掠夺,枪杀活埋。各国共产党的历史十分相近,因循一条列宁斯大林的暴力路线发展。然而改革开放以后,近年来断断续续地传来一些信息,介绍越南共产党主导的改革和民主化有了明显的进步,有些方面甚至超越了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例如在越共党代会和国会选举方面比中国的差额选举走得更远,出现了自由候选人云云。2012年10月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布达佩斯大会邀请了越南的海外民主团体巴黎越南人权中心副主席阮文陈先生。阮先生到会发表了书面发言和即席讲话。当他听说中国方面传闻“越南民主化很有成就”的时候,发出了断然否定的声音。

  阮文陈说,刚才会议的发言中谈到1945年越共发表的独立宣言,其中确实写入了人权内容(来自联合国宣言),但是在越南共产党的统治下从来没有给人民享受过人权,直到今天仍然没有。人权只是纸上的美言,从来没有施惠于人民。

  1975年美军全部撤出南越,南越政府军节节败退,被北越军彻底击溃,1976年实现南北越统一,共产党成为全越南的执政党。大批华侨和越南中产阶级投奔怒海,逃亡国外。前政府中凡(行政)科长、(军队)上尉以上的军政官员被集中处罚,当时被宣布两个星期或两个月就可以回来,实际上被押送劳改,许多人饿死或病死,最晚被释放的人员实际在监狱中度过了十五年。大多数能够苟延生命的人,都是家属设法送入食品和贿赂,才得以侥幸生还。血腥的历史令人难忘。

  近年来越南也实行了经济改革。但是政治的监控依然恐怖。2012年9月三位网络博客作家被判处长期徒刑,阮文海判刑12年褫夺公权5年,谢峰秦判刑10年褫夺公权3年,“西贡三哥”判刑4年褫夺公权3年。谢峰秦原是一名越共少校军官,后来自学法律成为律师,后来又当上了自由记者和网络作家,因为敢于直言批评党政当局,结果被判重刑。谢母也是一名知识妇女,听说儿子即将判刑,竟在开庭之前于市政厅前广场自焚抗议,不平则鸣以死抗争,母亲死后,谢峰秦的姊妹继续抗议,结果也被关押。一场悲壮的母子、兄妹惨剧震撼了越南的社会舆论。目前共有250余人皆因政治原因被越共当局关押在监狱中。阮文陈带来的信息令会场上的听众震惊不已。

  在谈到“越南的选举是否比中国的选举更民主一些”的问题时,他说那些说法都是骗人的把戏。理论上,越南当局确实宣传说非党的群众也可以参选。于是也是有某些人的姓名上了候选人名单。但是实际上,某些人本来就是拥共的人马,另一些真正自由竞选的候选人在开始选举之后,根本不可能被选上而全部淘汰。再说反腐败。越南党政官员的惊天腐败也是臭不可闻。政府总理阮晋勇身兼反对贪污腐败大会的主持人。可是阮晋勇的家人和手下就几乎控制了20多家全越南最大的企业。凡是揭露贪官的记者就可能被逮捕。上文提到的自由记者阮文海就是因为揭露了党政集团的腐败,结果遭到逮捕判刑,而起诉的罪名竟然是“偷税漏税”。(跟中国总理李鹏家族、温家宝家族何其相似乃尔;而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的关押罪名也是漏税5千万元)。越南各地拆迁问题也很严重,强行暴力逼迁,仅支付很少一点拆迁资金。越南著名贪腐大案岳讷欣案ViNasin涉案金额高达上亿美元,由于党政集团的干预已经被遮掩过关。越南一共约有百名百万富翁,全部都是党政干部及其家属。

  所谓越南民主化“成果显著”的说法究竟是怎么回事,希望进一步得到各方面的注视。这类说法有可能就是越南官方喉舌自己炒作起来,再由中国官方喉舌和研究机构(中共中央《求是》杂志、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等)宣传开来的。大会对阮文陈先生提供的信息表示感谢。中越人民要互相支持争取民主,建设自由的友好邻邦。

第五节承越南华侨彭丽芳女士翻译介绍,特此鸣谢

2012年12月7日
作者赐稿

总浏览量 22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535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