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抨击大学报告,激怒澳洲学者

《时代报》与《悉尼晨锋报》驻中国记者 约翰•加诺特(John Garnaut)



  北京向堪培拉抗议一所大学的出版物《红升红蚀》(Red Rising, Red Eclipse)的内容和标题,引发了“骚扰”澳洲学者和威胁民主价值的尖锐斥责。

  中共外交官向外交与贸易部和澳洲国立大学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Australian Centre on China in the World)抗议该中心的《中国的故事年鉴2012》,指控其缺乏平衡。

  他们还在中国大陆封锁了互联网对该报告的访问。

  作为回应,中国大使馆收到了该中心一位世界杰出汉学家关于外交、言论自由和毛主义残余的一份13页的讲义。

  在一封11月14日致中国大使馆的信中,该中心的主任白杰明(Geremie Barme)写道,“我个人看不出这样粗鲁的禁令会有利于相互理解和尊重。”

  白杰明教授这个星期揭露中共压力并在他中心的网站公开他的信件的决定,突显了在中国共产党滥用其经济与外交实力的形势下,有关言论自由的棘手问题。

  1972年出任澳洲驻北京首任大使的费思芬(Stephen FitzGerald)说,中国政府一定是想要澳洲政府审查或训斥这个中心,尽管学术独立是澳洲的准则。“我们在这里遇到的是价值观的冲突”,费思芬先生说。

  他赞扬白杰明教授的决定,公开维护“他们在言论自由、知识和学术自由上坚持的立场。”

  这个事件与2009年7月的另一个事件相呼对应,当时中共外交官试图阻止墨尔本电影节放映一部关于中国维吾尔族流亡领袖的纪录片,结果触发了一场国际风波。

  当时揭露那个故事的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记者玛丽•安•托伊从此就被拒发进入中国的旅游签证。

  这个星期,中国共产党采取了一项少有的措施,将住在中国的记者克里斯•巴克利全家驱逐出境。巴克利是澳洲公民。

  巴克利的媒体认证未能被续期,明显是报复纽约时报上关于温家宝总理家族财富的故事。

  巴克利的妻子和女儿都已被迫离开中国大陆,尽管她们各自有着正在进行工作或在校的学习。

  在华外国记者俱乐部11月的一份普查显示,有20名成员已被迫等待认证续期超过4个月。这种待遇与中国记者和学者毫无障碍地进入澳洲和其他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澳洲的绝大多数中文媒体受中共政府控制,或与之有密切的关系。而且,仅仅在美国,就有超过650名中国政府的记者在那里工作。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是2010年由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剪彩设立的,而且习近平当年就访问了该中心。习近平现在刚刚被提升到中国政治和军事的最高职位。

  这部在去年8月由前财政部秘书肯•亨利(Ken Henry)推出的年鉴,提供了对当代中国多种角度的观察和案例研究,包括中国新毛主义运动的兴起及其伴随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被清洗而明显的被斩首。

  这部年鉴也涵盖了共产党官员的观点,例如人民日报所总结的“黄金十年”。

  白杰明教授写道,“我们相信,重要的是,我们行为的方式,是假设人民共和国已经脱离了冷战时代的痕迹,和毛主义的态度、行为和语言。”

  “我们与人民共和国交往的方式,是假设它爱好像任何其他成熟、开放和平等的社会一样的环境;……,是假设这样的意见和抨击既不是一个思想欺压的结果,也并非是个可怖的官僚指令的产物或者避免官方尴尬的意志,”他说。

  “我们行为的方式,是假设关于友谊、理解和共同关心的问题的言辞都是真实的。”

  费思芬去年11月在该中心做的一次演讲中提出,在与中国交往中需要“对于坚守你的价值观的坚韧和勇气”,就像在与美国交往时所需要的坚韧与独立性一样。

  “中共的立场就是它的权利应该超越我们的任何权利,——在这些案例中,中国的权利,是指令在澳大利亚它应当被如何看到、被如何表现和被如何理解,”他在提到涉及维吾尔领袖热比娅(Rebiya Kadeer)的事件时说。

2013年1月4日
原载《悉尼晨锋报》
http://www.smh.com.au/national/tertiary-education/chinas-criticism-of-uni-report-angers-academics-20130103-2c794.html
《公民议报》编辑部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 ◆ ◇ ◆ ◇ ◆ ◇ ◆ ◇ ◆ ◇ ◆ ◇ ◆ ◇ ◆ ◇ ◆ ◇


附:
读者评论



  此文有关中共政府处理与堪培拉的澳洲学者的关系。此文中有澳洲国立大学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白杰明教授所写的一封信的链接。见到这样一位澳洲学者的观点很有兴趣——他是中国问题的观察者和专家,历史上曾和中国政府有良好的关系。我希望悉尼的中文媒体能对这篇文章和相关的信感兴趣,并报道给中文读者。

  在悉尼晨锋报的这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在澳洲的绝大多数中文媒体受中共政府控制,或与之有密切的关系。而且……”。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令人震惊,如果这不是真的,那悉尼的中文媒体就应该回应。

2013年1月4日
《公民议报》编辑部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