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昭是一位才女,她追求理想,思想进步,解放初曾参加过土改工作,1954年以江苏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57年作为一个大学生,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参加整风运动,使她看不惯的,当有人提了意见后,竟被当靶子打,甚至打为右派,她公开反对这样做,也被打成右派。她想不通,很不服气,向有关上级和部门申诉,没有人理睬;吞服安眠药,以自杀了之,但被人发现救下,这更是罪加一等,送劳动教养,强制监护劳动。

  在以后的几年中,她对大跃进的蛮干,批判彭德怀的所谓右倾反党集团等等,有自己的看法,写成文章,发表在她和几个人办的一个杂志中,当局以反革命集团论处,将她和其所有同伙逮捕,关入监狱。由于她深信自己是正确的,言论自由和出版结社是一个公民的权利,所以不断地抗议对她的无端迫害和镇压。这更激怒监狱方面,他们不顾起码的人权和法律规定,常年用手铐铐住林昭双手,吃饭、睡觉和生病期间,也是如此,一次竟连续半年之久,不给“犯人”松一下,打骂,人格侮辱,更是家常便饭。可能是那些掌握人们生杀大权的权力者们,感到林昭这个现行反革命分子太不好管,太不好对付了,干脆杀掉算了,公开宣布没有法律根据,于是就来个秘密处决,没有判决书、没有律师辩护,甚至没有什么罪名。

  这是1968年文革中乱杀无辜的年代。我们这些过来人,特别是从死亡线上侥幸挣脱出来的,甚至目击过制造那无数人间一个个悲剧的刽子手们毫无人性的凶残,他们其实不是人,只是像人的样子,本性是豺狼虎豹,比豺狼虎豹更凶残。第一,豺狼虎豹吃人只是生理需要,肚子饱了就完事了,不会精神伤害;第二,牠们不会有意识地株连被害人亲朋好友。本性豺狼虎豹的牠们却完全具备了这两条,牠们不仅杀死你,还在这之前肉体折磨你,精神侮辱你;不仅是你个人,还有生你养的父母,和所有亲属。牠们的手段是多种多样,其中特别具有杀伤力的就是刽子手们把你无辜的亲人枪杀之后,还闯进你家里,当着全家人的面,要你家付出子弹费。枪毙你,还要你家属亲人付子弹费,何其毒也,这个古今中外不曾有是,显然是中国司法制度的大“发明”,其用意就是从精神上彻底搞垮你和所有的家庭成员。

  果不然,林昭的母亲按照刽子手们的强令,在交给五分钱子弹费的几乎同时,精神崩溃了,神经了,此之后成了疯子,也不知过了多久,惨死在大街上;林昭的父亲早在他的林昭打为右派时,不堪忍受女儿的遭遇,自杀了,否则也会是老伴的下场!

  在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在20世纪,特别是下半世纪,在中共和毛泽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和文革中,和邓小平镇压“六四”、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中,不知有多少林昭这样正直无辜人惨遭杀害,也不知有多少像林昭父母亲人一样,因株连惨遭折磨,逼为精神失常,甚至自杀!欠债总是还的,企图掩盖历史,逃避罪责,是不会得逞的。

2014/2/23 4:39:08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