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农历新年,《公民议报》在此向大家拜年!祝愿各位在猴年运气猴顺、挣钱猴多、马上封侯、前程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

昨晚CCAV倾举国之力制作的春节联欢晚会看得观众们哈欠连连、在社会主义主旋律中幸福地安眠过去。有许多观众在~中国梦~中睡糊涂了,一再打听,这是七一晚会还是除夕晚会?还有观众振振有辞:这货不是春晚,这货是十九大;这货不是春晚,这货是考研政治题库;这货不是春晚,这货是政府工作报告;这货不是春晚,这货是新闻联播特别节目。其他坚持看完的观众则表示:今年春晚党性太强了,不上装备根本没法看,我妈给我找红领巾去了。

今天,自由亚洲电台电视也推出春节幽默搞笑节目,特请该台的时评嘉宾杨建利、夏业良分别表演幽默小品节目。公民力量借花献佛,推广此片作为公民力量的贺岁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K5FtHXgiQ

杨建利说:“当一个政权可以向人民强加它所钦定的文艺形式和内容的时候,它基本上不需要太在意法律的形式和内容。前苏联曾长久维持这样的状况,这更是北韩的现状。中国是否在倒退?然而,现在毕竟是信息时代,中共政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手遮天,在中国仍有人民自己娱乐和向专制政权、专制文化吐槽的空间,感谢自由亚洲电台制作这样的节目,我们借作贺岁片。我相信,幽默是专制文化的毒药,有时它不得不吞下”。

为了照顾国内无法翻墙看视频的朋友,我们提供了杨建利,夏业良分别为自己的节目编写的台词文字稿。


1. 杨建利节目的自编文稿:

各位观众,大家好,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播报”节目,我是杨建利,竞聘主播。

据中国官方媒体认罪电视台报道,日前,刚刚被加冕“核心”称号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两个问题:一是如何止股灾、稳增长的问题,二是如何实现中国梦的问题。

会议开始后,习近平总书记发现大家对第一个问题都低头不语一脸愁云,决定直接进入第二个议题的讨论,然后大家发言都很踊跃。

报道说,政治局委员王沪宁请教习近平总书记:“请问习总,中国梦的说法是属于科学还是属于艺术?”习总书记回答说:“当然是艺术,如果是科学,我们就会先拿小白鼠做实验了。”

接着,政治局委员孟建柱请教习近平总书记,“请问习总,中国梦实现以后,我们还需要警察吗?” 习总书记回答说:“不需要了,估计到了那个时候,公民已经学会自己逮捕自己了。” 

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提出了一个稍微有点伤脑筋的问题,他说:“习总,台湾这次的大选似乎表明台湾人越来离我们越远,请问总书记,中国梦能在台湾实现吗?” 习总书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台湾人就是有点不识好歹,说实在的,台湾能不能实现中国梦的确值得怀疑,那么小的一个地方哪里会有那么大的福气呀?!”

另据中国官方媒体某某社报道,政治局会议很快又涉及到了当前的经济问题,大家重新陷入沉默。

主持会议的习近平总书记特别请身兼政府总理的政治局常务委员李克强发表意见,李克强委员说:“习总,政治局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我不能妄议中央的大政方针。”

习总书记又问李克强:“克强同志,你对中央的政策有没有动摇过?”李克强委员回答说:“习总,我从来没有对中央的政策动摇过,我一直跟着中央的政策摇动。”

习总书记继续追问:“克强同志,你真的没有自己的意见吗?”李克强委员回答说:“报告习总,我是有意见,但我坚决不同意我自己的意见。”

最后,有知情人向本台独家爆料说,这次政治局会议正在进行的时候,一位秘书急报:股市彻底崩盘,愤怒的民众已经把中南海重重包围,情况十分危急。习近平总书记当场宣布:个人赶快想自己的办法吧。

回到办公室的李克强总理非常紧张,他心想:人们肯定认为是我在负责经济工作,愤怒的民众肯定会报复我。他决定化妆成一个老太太逃出中南海。化妆完毕刚出办公室就遇到了另外一位老太太,他害怕被人认出来,就上前问那位老太太:“大嫂,您认识我吗?”,那位老太太毫不犹豫的说:你是李克强。

李克强赶紧回办公室补妆,再出了办公室又遇到那位老太太,他又问:大嫂你认识我吗?那位老太太毫不犹豫说:你是李克强。

李克强心想:不行,我还得补补妆,不然会被人认出来就逃不出去了。补完妆出了办公室没走多远他又遇到了那位老太太,那位老太太喊他:李克强。李克强绝望了,非常紧张地问:大嫂,你怎么认出我是李克强的?那位老太太说:傻冒,小声点,我是习近平。

今天的自由播报节目就到这里结束,下次节目再见。



2. 夏业良节目的自编文稿:

包子与秘书的对话:

秘书:报告新核心,我来汇报最新舆情。

包子:什么新核心?以后记住了,我这个核心才是真核心。

 秘书:明白了,真核心!

 包子:直接称呼“核心”就可以了。

 秘书:报告核心,国内有人说我们极左,有人说我们极右。我们到底是极左呢,还是极右?

 包子:说了你也不懂。维护我们自己的经济利益时,我们是极右;维护我们的政治权力时,我们就是极左。

 秘书:外国人又在说三道四了。

包子:他们在说什么?

秘书:他们说中国在走国家资本主义道路。

包子:想得美,我们是在走国家社会主义道路。

秘书:可是他们又说希特勒当年搞的就是国家社会主义,也就是法西斯主义,他们还引用异议人士的话,说你是习特勒。

包子:那是他们怕我或嫉妒我才这样说,希特勒哪里有我牛?我现在到哪个国家都受欢迎,你知道为什么吗?

秘书:知道,那是因为您博览群书,把那些发达国家大学者读过的经典全部都读过了。

包子:你知道个屁!那些经典著作那么多,沪宁简直是在折磨我,让我临时背书名/人名,有些人名和书名都差点读错了。我受欢迎是因为我访问哪个国家就会带去大笔资金,世界上有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秘书:是的,不过有人给你起了新绰号“大撒币”,目前正在网上广泛传播。

包子:那就加强封锁网络。

秘书:可是第一夫人彭将军昨天听说有一款新坤包刚上市,美国朋友告诉她上谷歌搜索,结果怎么也搜不成,她一气之下打电话骂网管办主任,刘云山大总管向她解释也被骂了。您看怎么办?包子:那你告诉他们架专线保证她能随时翻墙上网。

秘书:可是第一夫人经常要到全国各地,不可能所有的酒店都容许翻墙上网。

包子:你们就不能让技术人员把她所有的电子通讯工具(什么爱疯啊,爱拍的,爱泡的,爱窝气啊)统统都按上翻墙软件?

秘书:他们不敢安装。

包子:为什么?

秘书:因为那些翻墙软件都是法轮功搞的。

包子:那也没关系,法轮功反的是旧核心,他们不反新核心的。

公民议报编辑部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总浏览量 11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675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