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


民進黨與蔡英文要的究竟是什麼?

——讀大陸民運人士班強給民進黨和蔡英文之建議有感

許劍虹

伴隨著520就職大典的即將到來,海峽兩岸與世界各地的華人都關心著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蔡英文與民主進步黨要的究竟是什麼?來自台灣,不分統獨的人士普遍認為,蔡英文與民進黨所致力於爭取的不是要讓台灣成為一個與中國互不隸屬的主權獨立國家,就是變成美國與日本圍堵中國大陸崛起的「價值同盟」或者所謂的戰略夥伴。

甚至,還有不少大陸的民運人士認為,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政府是由一群頑強的反共人士所組成。他們的目的,固然是要爭取台灣成為不隸屬於中國任何一個政權的主權獨立國家,但是完成這個目標的最大障礙來自於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因此,他們很單純的將中國人推翻共產黨暴政的希望寄託到了與自己看似擁有共同目標的民進黨人身上。

但是,民進黨是否真如大陸民運人士、紅色統派甚至於獨派自己想的有那麼多的雄才大略與野心報復呢?蔡英文真的是綠到骨子裡的台獨份子嗎?我們可千萬不要忘記2000年5月29日,蔡英文以陸委會主委身份接受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朱鳳芝質詢的時候,可是講過如下這段話的:「我是中國人,因為我是唸中國書長大的,受的是中國式教育。」

一個能夠如此自然講出自己中國人身份的人,絕對不會是堅定的台獨信仰者。那麼,蔡英文是美國的「價值同盟」嗎?我們也別忘了去年二戰勝利70週年的時候,她的想想論壇可是完全站在日本的立場譴責美國人如何以無差別轟炸殺害台灣人民的恐怕光是從反法西斯戰爭,尤其是慰安婦的史觀來看,蔡英文就難以與美國組成「價值同盟」。

至於與日本成為戰略夥伴?或許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真的有強烈與日本結盟的想法,不過他們卻缺乏足夠的意志貫徹這個目標。比方說這次發生在沖之鳥礁外海的事件,當有人戳破陳水扁政府與日本之間存在著「你來我走」的不成文默契時,民進黨籍的前駐日代表許世楷卻馬上跳出來,指出這個密約隨時可破。由此可見,民進黨並沒有辦法成為日本圍堵中共的可靠夥伴。

提到成為領導全球華人反共的民主燈塔就更可笑了,因為我們不提蔡英文所扶持的覺醒青年當中,有多少是貨真價實的毛澤東主義者,光是從新政府屈服中共的壓力,決定委派準衛福部長林奏延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以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為但書的世界衛生大會的情況來看,就可看出她不僅已經在「一中原則」上屈服,而且就連「各表」都可以不要了。

重審民進黨與中共的歷史淵源

那麼,蔡英文與民進黨要的究竟是什麼呢?在討論蔡英文要什麼以前,我們要先討論她所代表的民進黨要的是什麼如果想要知道民進黨想要什麼,我們又必須要回溯其前身,也就是黨外運動與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淵源了。事實上,只要對那段戰後台灣史有基本瞭解者,都會知道所謂的黨外人士與獨派並不是等同的概念,而是一群反國民黨人士的集合體。

至於反國民黨的人士又是如何產生的,這可能又可以追溯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時由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發表的第一次《告台灣同胞書》。在這個第一次《告台灣同胞書》裡,做為中共附庸黨派的台灣民主自治聯盟明確表示的將「國民黨反動派」與「美帝國主義」視為主要敵人,然後將「台灣人民」視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完成祖國統一戰爭的爭取對象。

在第一次《告台灣同胞書》中,台灣民主自治聯盟如此鼓勵著台灣人民:「我們台灣人民有着數十年間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革命傳統,尤其我們在『二二八』反對國民黨反動統治的鬥爭中,所表現出來的偉大的英雄氣概,是值得我們驕傲的。所以今天我們必須再發揮這種光榮的革命傳統和『二二八』英勇鬥爭的經驗,來粉碎蔣匪幫和美帝國主義的陰謀。」

同時,台灣民主自治聯盟也建議台灣人民以各種方法破壞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並支援中共以武力奪下台灣的控制權:「我們必須記取『二二八』的教訓,一致團結起來反對蔣匪在台灣抽兵、征糧、徵稅,同時還要善於採取一切辦法,保存我們的力量,壯大我們的力量。準備配合人民解放軍,共同完成解放台灣的任務。」

由此可見,以反國民黨為共同目標而集結在一起的黨外人士,根本上是毛澤東在台灣部署的隱蔽戰線一部份。那麼,這條隱蔽戰線當時有無起到作用呢?蔣公秘書周宏濤是這樣回憶的:「台灣人民的心理都已准備好,把村莊裡的牛車都暗中編好列隊,一待共軍攻台登陸時,即列隊馳往海邊,幫助共軍接應運輸。有的工廠工人也暗藏武器,准備國軍敗退,要來焚燒破壞工廠時,可以保護工廠。」

如果,當時不是國軍成功的在古寧頭挫敗共軍,乃至於後來韓戰爆發,美國派遣第7艦隊巡視台灣海峽的話,恐怕早就出現台灣人民在各地揮舞五星紅旗迎接解放軍的畫面了。也正是因為韓戰的發生,中華民國政府得以重整旗鼓,以霹靂手段,也就是現在一般台灣老百姓嘴裡講的「白色恐怖」剷除掉這些中共在島內扶持的第5縱隊。

在軍警憲特四股力量的聯合壓制下,台灣的共產黨勢力於50年代遭到毀滅性的打擊失去了中共的支持後,黨外人士也就只剩下四條路可以走,一是逃往日本或者歐美,二是流亡中國大陸,三是留在台灣但是銷聲匿跡,四是則是依循中華民國戒嚴體制下有限的憲政體制參加地方選舉。這段時間,台獨勢力雖然已經誕生,但是在黨外勢力裡面卻還不是主流思想。

1933年出生,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後來投奔大陸參加中國共產黨,並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大阪總領事的台南人郭平坦,就是因為他的姐夫死於國民黨的「白色恐怖」而選擇轉向的他在接受日本記者本田善彥訪問時表示,當他50年代還在台灣的時候,所謂台獨的主張根本不成氣候,無論是在島內還是島外,反國民黨的人都將希望寄託於中共身上

郭平坦這樣回憶:「我如果是在台灣的話,說不定也會成為台獨派。其實好像是在中學的時候,我曾順口說過一定要打倒國民黨,讓台灣獨立之類的話,當時被父親大罵了一頓。父親說:『別說傻話!提台灣獨立做什麼!』1950年代初期,日本沒有任何台獨派的影子,在這種情況之下,戰後不久的日本台灣人社會中,為了與國民黨對抗,中共變成最實際的選項了

根據郭平坦回憶,50年代有超過四千名日本華僑返回大陸,這個數量相當於日本華僑總人口的十分之一,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台灣人當時在島內,台獨的氛圍也不是很嚴重郭平坦表示:「當時台灣民眾其實不要求獨立,台獨不成氣候,只是希望能夠獲得對等的對待,能夠在高度的民主自治之下,過著安定的生活,但國民黨並不理解這一點。」

那麼,台灣人為何會由原本支持共產黨轉變為支持台獨呢?郭平坦指出:「國民黨打從心底恐懼台灣人的菁英會和共產黨聯手,所以進行徹底的整肅,其結果使得逃過一劫的台灣人菁英再也不敢支持共產黨。而且國民黨還展開全面的反共宣傳,使得和共產黨的連結在實際面和心理面都不存在了,最後造成了『自己來吧』的想法,也就是台獨的傾向被凸顯出來。」

對於今日許多台灣獨派與統派人士所相信的,所謂日本殖民統治導致台獨分離意識產生的說法,郭平坦更是加以駁斥:「現在各種學者提出台灣人的日本情節是台獨的根源,台獨的背景在於日本,但其實不是這樣的,國民黨的鎮壓太雷厲風行,才開始有人認為日本還好一點呢。被扭曲的日本情節的元凶其實是國民黨,我認為是國民黨的失敗造就台獨派的。」

出於這樣的原因,中共在向外「輸出革命」的毛澤東時代,也不忘對包括台獨派在內的黨外反對運動人士提供支持。當時的中共,很明確的將以中國國民黨為代表的「台灣當局」視為主要敵人,並且把所有反對國民黨的本土菁英都納入「台灣人民」的範疇。儘管這個政策,在鄧小平上台後開始有所調整,但是中共在1979年12月爆發美麗島事件時,仍堅決力挺遭到羈押的台獨人士

針對這起黃信介、姚嘉文、張俊宏、施明德、林宏宜、呂秀蓮、陳菊與林義雄等台獨人士遭到中華民國軍警逮捕,並且被送上軍事法庭審判一事,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於1980年4月20日做出了首次報導在報導中,北京當局不僅慰問了這八位台獨人份子,還強烈譴責了蔣經國政府迫害非國民黨人士,並且鎮壓台灣愛國民主運動的行徑

兩天後,做為中共花瓶黨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接著又於4月22日針對美麗島事件在北京舉行了集會。來自台南,以解放軍少將軍階退役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蔡嘯在會上不忘先批判中國國民黨一頓:「台灣當局鎮壓高雄事件的非國民黨人士和群眾,是一次有預謀的法西斯暴行。他們先製造了大規模的軍警與群眾的衝突,然後以此為借口大肆抓人,特別是各界知名的社會活動人士。」

然後,他又發言譴責國民黨如何打壓台灣人民的「愛國民主運動」:「回顧一年多來,台灣當局接二連三地製造種種事端,如迫害余登發等愛國人士,查禁主張愛國民主的書刊,破壞群眾的集會等等,可以明顯看出,他們的陰謀策劃已久。“高雄事件”是一次有計劃有步驟的行動,是對台灣各界人士一次“圍剿“,他們的目的是要鎮壓愛國民主人士。」

接著蔡嘯又發言呼應第一次《告台灣同胞書》的內容,讚揚台灣人民在歷史上反抗日本人與國民黨的愛國光榮傳統,並指出:「全中國人民包括台灣同胞都主張只有一個中國,中國必須統一。中華民族的每一個成員都有愛自己的祖國、要求祖國統一的權利和義務,這是中華兒女的神聖天職。台灣人民的愛國民主要求是正當的,不可阻擋的。」

最後,他則向被羈押的台獨份子表達了同情與祝福:「我代表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和在祖國大陸上的台灣同胞,向因高雄事件而受到迫害的台灣各界同胞及其家屬,表示深切的慰問,對你們所處的困難環境表示同情和關切,對你們的愛國主義鬥爭表示熱烈的支持!台灣的父老兄弟姐妹們,我們在大陸的台灣同胞和你們心連著心,我們支持台灣人民的愛國民主運動,讓我們攜手並肩。」

從蔡嘯的發言,我們可以看出,中共在官方宣傳上雖然不斷強調自己在推動兩岸的統一,但實際上卻以「同志加兄弟」的態度對待包括台獨人士在內的黨外反對人士,與今天大陸與民進黨之間劍拔弩張的關係呈現完全不一樣的狀態。那麼,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兩支有著打倒國民黨共同使命的力量由原來的盟友轉變為今日的敵人呢?

從第五次《告台灣同胞書》說起

中共與台獨的決裂,其實與鄧小平的上台,並且在大陸推動改革開放政策有密切關聯。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獲得了美國的外交承認為了向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展現維持世界穩定的誠意,中共一方面同意停止「輸出革命」的傳統政策,另一方面則開始尋求與中國國民黨經由黨對黨談判和平解決海峽兩岸的分裂問題。

於是,在與美國宣布建交的同一天,中共又透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發表了第五次的《告台灣同胞書》。與過去四次,尤其是第一次《告台灣同胞書》的最大差異,是在於中共在第五次《告台灣同胞書》中呼籲國共和解。尤其是這一段論述,尤其讓黨外反對人士感到不爽:「我們寄希望於一千七百萬台灣人民,寄希望於台灣當局。台灣當局一貫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反對台灣獨立。」

也就是說,1979年的第五次《告台灣同胞書》,是自中共於1949年建立政權三十年以來,首次將解決台灣問題的希望寄託在以國民黨為代表的台灣當局上。與台灣當局的一切合作,看在台灣人民的心中當然也就是對自己的背叛。只是當時鄧小平才剛剛上台,黨內權力還不是太穩固,且中共又對越南開戰,因此無法馬上轉彎將合作對象由黨外人士轉移到國民黨。

這也正是為什麼到了1979年底美麗島事件發生時,中共仍然大力支援台灣人民,並且譴責台灣當局的主要原因一直要等到鄧小平坐穩了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位置,並透過前黃埔軍校教育部副主任,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的葉劍英於1981年9月30日發表了著名的有關和平統一臺灣的九條方針政策,即《葉九條》後,獨派與中共才出現了真正的裂痕。

在《葉九條》中,葉劍英明確強調海峽兩岸的分裂問題將經由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舉行的對等談判獲得解決。完成統一後,台灣雖然必須要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控制之下,成為一個特別行政區,但是還可以維持高度的自治,並且與外國保持文化與經貿交流。最重要的,是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可以保留自己的武裝力量。

基本上,《葉九條》為日後中共當局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政策樹立了基礎,但是卻遭到了黨外反對人士,尤其是獨派支持者的強烈反彈。他們反對的倒也不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這個安排,而是反對通過第三次國共合作來完成這個安排。換言之,他們認為兩岸和平統一的成果,不應該由過去自己與共產黨的共同敵人,也就是中國國民黨來享受。

最先對這個政策發難的,倒不是島內外的獨派人士,甚至也不是其他系統的黨外支持者,而是在北京擔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的台灣左翼統派律師陳逸松。陳逸松首先認為國民黨出於兩個原因,根本不會採納《葉九條》的建議。第一是國民黨仍堅持「漢賊不兩立」的正統思維,其次則是國民黨與台灣人民之間的矛盾尚未解決。

不過,陳逸松反對《葉九條》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此一政策出賣了將解放的希望寄託於中國共產黨身上的台灣人。過去在日據時代曾是積極抗日份子,後來因為被國民黨視為台獨人士而遭受打壓,最後選擇逃到大陸投靠周恩來的陳逸松指出:「從周總理時候的『寄希望於台灣人民』轉變到今天的『寄希望於台灣國民黨當局』,可說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對大家打擊很大。」

《葉九條》發表後不久,陳逸松就當著葉劍英的面抗議道:「不只我一個人失望,所有曾經受到國民黨壓迫起來反國民黨的人,所有把反國民黨的希望都寄託在中國共產黨,希望中國共產黨幫助他們打倒國民黨的人都會感到失望。他們包括『二二八』後回到中國大陸的台胞,還有海內外所有從事反國民黨運動的台灣人。」

果然,接下來的發展正如陳逸松所料,蔣經國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立場來回應鄧小平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口號,打從心底裡不願意接受《葉九條》的建議。另一個讓中共更頭痛的問題,也從此時開始浮上檯面,陳逸松指出:「《葉九條》使海外的反蔣愛國運動失去了信仰和認同,許多人開始迷失、徬徨,使運動失去了動力而消沉,取而代之的是台獨運動的興起。」

換言之,《葉九條》就是台獨運動為什麼會與中共走上對立面,至少表面上走上對立面的真正原因。一位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的老幹部,在接受本田善彥訪問時也發出了一樣的感嘆:「對台工作的基礎應該是統戰思想。如果要讓統戰達到最大的效果,當然應該進用台灣人。如果要把國民黨逼上末路,與台灣人民的連結是絕對必要的。」

提到中共對台工作目前遭遇到的困境,這位老幹部認為《葉九條》的幕後靈魂人物,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子,時任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廖承志有最大的責任他表示:「但是廖承志這些人不重視對台灣人民的工作,反而只重視對國民黨的工作。對國民黨的工作已經有民革這個專門的組織,但就算有其他的組織,結果也都只是以對國民黨的工作為優先。」

不過,中共與台獨在冷戰時代建立的聯盟關係,並沒有隨著《葉九條》的發表而迅速崩解甚至當民主進步黨於1986年創黨後,中國共產黨都與其保持著若有似無的友好關係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在於蔣經國頑固的拒絕以黨對黨模式同中共進行政治談判,同時當時的民進黨內,也還有大量的左翼統派與外省籍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存在

看在中共的眼中,民進黨的存在,是壓迫國民黨與其進行政治談判的一股重要力量其中,民進黨在1987年的老兵返鄉探親運動中就出了很大的力氣。甚至在1988年蔣經國逝世前不久,黃信介與人在美國的許信良還準備組團訪問北京最後,是靠著時任副總統的李登輝出面勸阻,黃信介才打消了訪問中國大陸的念頭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還是在沒有與昔日莫斯科中山大學老同學鄧小平會面的情況下與世長辭中共希望透過國共第三次合作促使台灣「回歸」的計劃徹底落空。對於這位在死前開放了兩岸探親的前中華民國領袖,郭平坦給予了這樣的評價:「一個政權不可能會放棄自己的權力,蔣經國只是假裝要與大陸對話,一邊在爭取時間罷了。」

假如郭平坦都知道蔣經國沒有可能接受《葉九條》,那麼與國民黨打了一輩子交道的鄧小平葉劍英與廖承志會不知道嗎?還是他們可能是出於對自己早年協助毛澤東奪權成功,造成文革悲劇與兩岸分離的愧疚,用了這種特別的方法來幫助蔣經國延續中華民國的壽命,實現另外一種形式的國共合作?畢竟這三位共產黨元老都與國民黨有特殊的歷史淵源,會這樣做也確實一點都不奇怪

只是,他們這樣做的結果,也確實還是造成了中共的壯大北京最後一次與民進黨的公開合作,是1989年9月派遣804號砲艇幫助當時仍在黑名單上的許信良偷渡回到台灣。伴隨著李登輝上台乃至於兩岸經貿,甚至於政府間交流的快速進展,民進黨對中共的最後一絲失望也徹底消失,最後終於在1991年頒布了《台獨黨綱》,轉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獨派政黨。

到了1993年,台灣的海峽兩岸交流基金會董事長辜振甫與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汪道涵於新加坡舉行了辜汪會談害怕自己的權力在這場談判中遭到犧牲的民進黨也首度喊出了「反對國共統一會談」的口號,這也正是獨派給國民黨政府扣上「賣台」大帽的開始。只是一般人不會去察覺,民進黨人所反對的其實並不是統一,而是國共會談。

曾經支持左翼統派的主張,在陳水扁時代擔任中研院院長的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倒是曾經在一次與江澤民的談話中講出了獨派人士真正的心聲:「台灣很多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期待,想著「是否能把這個壓制我們的腐敗政黨」請走呢?所以有些大陸學者到海外,都說台灣留學生對他們很友善,那是因為當時很多台灣年輕人,都對社會主義抱持的理想。」

同時,他也解釋了獨派與北京分道揚鑣的原因,是在於共產黨拋棄了原來的信仰與理想:「後來台灣人民失望了。因為共產黨後來說『愛國沒有先後』,同意國民黨可以在台灣保有政府和軍隊。這讓很多台灣人奇怪,因為從階級矛盾來看,國民黨是你們趕走後才到台灣來,為什麼你們卻跟國民黨說,可以保持制度和軍隊,把受壓迫的台灣人民忘記了嗎?」

民進黨要的是什麼?

在討論完了民進黨與中共的恩恩怨怨後,我們接下來就要進入本篇文章的主題,那就是民進黨人要的究竟是什麼?筆者在這裡指的是傳統的民進黨人,而不是像蔡英文那樣出身於國民黨,後來才被挖角進入民進黨的非典型民進黨人。雖然典型的民進黨人與蔡英文可能有著截然不同的背景,但是兩者之間卻有著相同的目標,並且互相影響。

居然民進黨被共產黨出賣,而且又反對國共和談,那麼主張台獨的他們理所當然應該是討厭中共。讓大陸反共人士失望的是,民進黨直到今天為止反的都不是共產黨而是國民黨。他們之所以會有一些看似反共的表現,其實也都是反國民黨的衍伸而已。在沒有與國民黨掛鉤的情況下,民進黨的政治人物絕無可能對共產黨的信仰與政治體制做出哪怕是最起碼的批判。

儘管嘴巴裡喊著反中的口號,而且在島內到處對大陸觀光客、學生與配偶出言不遜,但實際上民進黨煽動族群對立的主要目標還是以國民黨的支持者,也就是外省族群為主。即便從頒布《台獨黨綱》後,民進黨與中共在表面上因統獨立場的不同而成為了敵對政黨,但是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依舊是源源不斷的以個人身份前往大陸訪問,甚至於從事經濟上的投資。

曾經多次接待過民進黨人士的郭平坦,在回憶這段過往的時候表示:「其實大部份的民進黨都很好溝通,有些人也有明顯的中國人的感情,我們也成了好朋友,不過就是有幾位,在台灣跟在大陸的樣子實在差得太遠,別人來大陸溝通就是『賣台』,他們在大陸有吃有喝又有玩,卻仍然是『愛台』,其實他們在大陸的事情,他們自己心裡比誰都清楚。」

居然民進黨人同樣也有強烈的中華情懷,那麼為什麼當馬英九在2008年上任後開始推動兩岸經貿與文化交流時,他們會反對的如此激烈呢?關鍵原因其實還是出於一種「台灣不是不可以賣,但是不是由你馬英九來賣,是由我們來賣」的心態。所以即便民進黨在馬英九剛上任的那段時間,展現出了十分強硬的反共姿態,但是他們所真正敵視與仇恨的目標還是中國國民黨。

這可能也正是為什麼,在民進黨台南市議員王定宇推倒了來台訪問的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後不久,包括陳菊與蘇治芬在內的民進黨縣市長仍然能夠自由進出大陸賣水果的原因。正如深綠人士呂行之所言:「百分之八十五的台灣人跟大陸沒有什麼交集,無冤無仇,民國時代、軍閥割據、國共內戰都離我們太遠了。現今台灣人的反共,其實是國民黨意識形態教育的結果。」

呂行之的論點,其實也點出了馬英九推動兩岸交流為什麼遭遇到那麼多台灣人,哪怕是非民進黨人士激烈反彈的原因。畢竟在過去兩蔣執政的時代,台灣人任何與大陸的交流都會遭到以外省人為主的國民黨軍人、警察、憲兵或者情治人員的干預。同時在學校裡,國民黨也以鋪天蓋地的反共教育要求年輕的台灣人仇恨中國共產黨。所以當海峽兩岸的交流,在國民黨手中,尤其是外省人總統馬英九手中展開時,很少有台灣人不在心中感到吃味的。

想必到了這個時候,哪怕是中國認同再強,有多麼支持兩岸交流的台灣人內心也會質疑國民黨為何背叛了過去教育自己的反共信條,成為了與大陸交流的急先鋒。也因此,台灣人對於民進黨那種嘴巴裡罵著國民黨「賣台」,但實際上卻比國民黨還要更積極前進大陸的雙重標準行為,自然會有更高的容忍度,而這也正是馬英九八年執政下來所遭遇到的最主要困境。

民進黨要什麼?其實要的也很簡單,就是把他們口中國民黨做為中共「買辦」的位置搶過來給自己坐而已。從民進黨的角度來看,兩岸的經貿與文化交流,政治談判,甚至於「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都不是不可以談的,但是與共產黨談判的對象,必須要是能夠代表台灣人民的政黨,而這個政黨當然也就非中共的老情人民進黨莫屬。

用老情人來比喻民進黨與中共的關係其實是相當貼切的,畢竟這兩個政黨同志加兄弟的情誼最早可以追溯到1927年,也就是謝雪紅在上海成立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的時候在面對國民黨與共產黨的交流時,無論民進黨這個女人的表現是有多麼的失控,多麼的崩潰,其實目的也都只有一個,就是希望拋棄了自己的男人,也就是共產黨能夠再回頭多看自己一眼

從許多民進黨與台獨支持者的發言中,我們其實也都還看得到他們對中共深切的期盼與幻想。尤其是在面對中華民國的軍警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時候,他們對前者往往是露出欲除之而後快的仇恨,但是對後者存在的卻往往是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責難。畢竟看在民進黨大多數老黨員的眼中,中國人民解放軍才是他們左思右盼,但是卻從來沒有及時登陸配合自己一起推翻國民黨的戰友

一向支持台獨的呂秋遠律師,出於反對國軍與警方在今年4月份舉行的萬安演習干擾自己的日常生活,便在一份寫來批判軍警的文章中,透露出了他把解放軍視為人民子弟兵的想法他指出:「解放軍不會攻打民宅的,第一時間肯定打總統府,北一女的孩子比較可憐而已,解放軍要解放台灣,怎麼可能打擊民眾?一定是轟炸萬惡的政客啊。」

所以,只有瞭解了民進黨人心裡面想要的是什麼,我們才能夠瞭解為什麼他們常常會做的與講的不一樣。比方說為什麼他們一面指責馬英九「賣台」,但是自己卻又爭先恐後的跑到大陸,或者是為什麼民進黨人常常高喊台獨口號,卻同時常常做出一些不利於,甚至削弱台灣軍事力量的政策出來。因為在他們的心中,自己其實還是六十六年前在海邊默默等著解放軍來解放自己的那批台灣人民。

直到今天,他們都還沒有忘記中國共產黨透過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在第一次《告台灣同胞書》中交待給自己父執輩的任務,那就是:「我們必須記取『二二八』的教訓,一致團結起來反對蔣匪在台灣抽兵、征糧、徵稅,同時還要善於採取一切辦法,保存我們的力量,壯大我們的力量。準備配合人民解放軍,共同完成解放台灣的任務。

蔡英文要的是什麼?

最後,最重要的,是我們要釐清蔡英文總統要的是什麼。或許有人會問,現在身兼民進黨主席的她,與民進黨已經是利益共同體,將她與民進黨區分開來會有點奇怪。不過,我們在這裡可千萬不要忘記,蔡英文並非典型的民進黨人,事實上在她2000年為陳水扁延攬進總統府以前,與民進黨這個政黨可以講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甚至,要到了2008年馬英九上台,蔡英文獲邀出任民進黨主席後,她才從真正的意義上與民進黨建立了聯繫某種意義上來看,蔡英文所真正代表的其實是李登輝與傳統民進黨大老之間的爭奪我們也不要忘記,李登輝曾經在戰後參加過中國共產黨,但是後來又脫離了組織,並於1971年加入了中國國民黨,接著又被選中為蔣經國的接班人,他看在黨外人士眼中,始終都是個「叛徒」。

很多人都認為,民進黨人通通都跟在日據時代當上日本兵的李登輝一樣是不折不扣的「皇民」份子,可實際上傳統民進黨人的「抗日」傳統,可是一點都不輸給國民黨的。畢竟,我們要知道早期的黨外份子當中,就包括了遭到台灣總督府通緝的左翼統派與左翼獨派份子。看在這些人眼中,李登輝這些依附日本統治者的台籍菁英,通通都是背叛了台灣本土的「三腳仔」。

同樣的,蔡英文的父親蔡潔生也因為在二戰期間前往滿洲國幫日軍修飛機的原因,主張社會主義的反帝台灣菁英視為叛徒看待。也如同李登輝,蔡潔生在戰後又被國民黨吸收,並且靠協助美軍顧問團修理卡車而致富。理所當然的,他看在強調出生與血統的老民進黨人眼中,也是個出賣台灣人去投靠外來政權的「三腳仔」。

根據許信良的講法,民進黨會由一個反國民黨的統一戰線演變為台獨政黨其實也與李登輝的炒作有密切關係。尤其是在具有本省人身份的李登輝剛剛當上中華民國總統與中國國民黨主席以後,他積極推動兩岸交流的努力迫使民進黨為了在國共兩黨的壓縮下求生存,不得不公開走上台獨的路線以爭取更多閩南族群的支持。

抗戰時前往大陸參加台灣義勇隊,並且在戰後成為統戰部第1局局長的彰化人鄭堅,也如此回憶:「余登發、黃信介、黃順興等先輩,一直懷有為工農勞苦大眾為主體的台灣人民請命的社會主義思想,和認祖歸宗的中華文化傳承,與中共有共同的理念。不幸在上世紀90年代後,在日本老皇民李登輝篡奪台灣政權,推行“去中國化”以來,民進黨逐漸走向以台獨黨綱為宗旨,分裂國家的錯誤道路。」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原本勢不兩立的民進黨與李登輝又走到了一起呢?筆者認為,李登輝本來確實是有想以犧牲中華民國的正統地位,推動兩岸統一來換取中共給他官位的想法,但是他的這個如意算盤因為不明的原因失敗了?為什麼會失敗呢?是因為鄧小平或者江澤民等走過抗戰歲月的中共黨人對民國有感情,故意不接受李登輝的提議?

還是像許歷農將軍這樣的退役將領,靠著老共產黨人特殊的國共情節說服了鄧小平與江澤民相信李登輝是台獨,從而斷絕了國民黨本土派與中共的聯繫?這個問題,恐怕我們永遠也找不到答案,唯一可以確認的,是從1993年以後,李登輝領導下的國民黨「主流」勢力確實與民進黨結成了同盟,以對抗黨內由外省集團組成的「非主流」勢力與新黨。

李登輝與民進黨的結盟,確保了所謂本土政權長達近二十年對台灣的有效統治只是到了2008年,這個政權最終還是因為陳水扁第一家庭的貪腐與老民進黨人的目光如豆而為馬英九所擊敗。為了確保民進黨的重生,蔡英文才做為李登輝的代理人被邀請入黨,並擔任黨主席的職務。然而,從小到大都在國民黨體制內長大的蔡英文,理所當然的也是被傳統民進黨人視為外人加以排擠。

因此,蔡英文唯一能做的,就是學習毛澤東的做法,煽動年輕人起來同黨內老一代奪權。相較於走過冷戰世代,在海峽兩岸都有龐大的利益糾葛,懂得分寸知道台獨只能夠做不能夠講的老民進黨人而言,習慣以二分法看待現實政治,而且又滿腔熱血且沒有包袱的年輕人,更容易在蔡英文的鼓動之下走上街頭衝撞體制。

從2008年開始的「野草莓學運」一直到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蔡英文都打著反對馬英九政府「賣台」與反對國共和談的口號,操弄著學生對黨內老一代逼宮。儘管她曾經在2012年的選舉中遭到了重大挫敗,但是在年輕族群裡累積到的高人氣,卻還是讓蔡英文成功的在2016年成為了中華民國史上的第一位女總統

只是,蔡英文利用學生衝撞馬英九政府的方式,卻也把許多原本沒有特別政治立場的台灣年輕人轉變成了鐵桿台獨,而且還是比民進黨的老一代幹部們更熱烈的追求以變更國號與國旗為目標的法理台獨支持者。這自然而然的讓打算在執政後轉彎,尋求與中國大陸和解的蔡英文政府遇到了巨大的困難。事實上,「太陽花學運』的主角們也確實組織了立場更獨的時代力量來與民進黨抗衡。

有時代力量的牽制,外加可能會遭到國民黨支持者批評為轉「髮夾彎」的情況下,蔡英文自然而然不可能快速的轉變兩岸政策上的立場,或者去公開擁抱「九二共識」。只是,看在狡詐如蔡英文者的眼中,時代力量的存在也並非毫無作用的。因為蔡英文所真正要求的,是中共來找她領導下的民進黨談判解決兩岸的分裂問題。

過去八年來,馬英九領導的中國國民黨始終在台灣扮演著穩健的角色,而蔡英文的民進黨則扮演衝撞現狀的激進角色。如今,有一個更為激進的時代力量出現,當然也就可以幫助蔡英文扭轉民進黨過去的形象,讓中共相信自己能夠扮演之前國民黨的角色。而要達到這個目標,蔡英文不只是要奪得執政權,同時還必須要確保中國國民黨徹底終結,讓中共不得不重視她的存在。

講到這裡,蔡英文與民進黨要的是什麼,答案其實早就已經呼之欲出了,因為台灣一切的統獨或者藍綠之爭,看在這群政治人物眼中不過就是一個「買辦」的爭奪戰而已。蔡英文與民進黨如此惡毒與偏激的指控國民黨「賣台」,充其量也只是怕「賣台」的好處自己得不到而已。從這個角度來看,蔡英文政府的台獨理所當然只是演戲而已。

至於講到蔡英文反共嗎??台灣老記者張天師先生,在網路上分享了他大舅子徐中興與日本人商人川瀨一貫的故事。徐中興在日本人占據東北,並且成立滿洲國之後因為得到了川瀨一貫的提攜而致富。有這樣背景的人,理所當然的在大陸淪陷後被中共打成「買辦」而遭到整肅。然而,川瀨一貫這個日本人,卻反而因為成為日本與中共建交的推手而飽受周恩來的禮遇。

從這段歷史來看,我們不難發現看在中共的眼中,與日本人合作,甚至於當日本人的「買辦」本身並不是一件錯事,但重點是這個「買辦」必須要由自己來當。民進黨為什麼死命的要讓國民黨消失,「紫統」與「紅統」又為什麼那麼希望解放軍出兵台灣消滅民進黨,其實講白了也就是在爭奪統一後的那個「買辦」位置而已,沒有別的。

至於以時代力量為代表的鐵桿台獨真的是堅強的反共份子嗎?這我們就從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與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名調顯示,這些所謂的鐵桿台獨,只有26%表示在中共入侵台灣的時候參軍保衛鄉土更可笑的一點,則是越是鐵桿台獨的台灣人,越相信解放軍是台灣宣佈獨立都不會開戰的仁義之師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他們並沒有打從心底痛恨與懼怕解放軍

班强: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应该如何应对中共的武统台湾局面?(链接:https://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659)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