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征文文选》

回忆文革五十周年

刘文忠答加拿大记者问

《公民议报》首发

编按:《加拿大环球邮报》驻北京记者Nathan Vander Klippe,日前(5月18日)致信文革受难者与研究者刘文忠先生,询问他和上海的家人后辈们,平日怎样对待这文革个话题。刘文忠一一解答。问答的中文稿,委托友人转投《公民议报》独家发表。个别字句,稍有编辑改动,特此说明。

1.问:您是否与您的家庭讨论文革? 决定讨论文革这样的事是困难还是容易? 您和家人为什么选择(或不选择)讨论这个话题?

答:我有个大家族,兄弟姐妹九人我最小,我的侄子与外甥辈一大堆。因为我们有位令人注目的“反文革第一人刘文辉英烈”,所以我们几位兄妹曾经坚持每年在三哥刘文辉牺牲日,召集全家属来追思他,当然也讨论控诉文革。但我发觉自己的下一代除少数人外,要真正讨论文革反思过去很困难。小辈们认为每年“老一套”,老生常谈,不愿回忆过去的伤痛。大多数人在共产党推行的遗忘与淡化文革历史的政策作用下,基本上不大关心这段惨痛的历史,他们跟随潮流,学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做“遗忘族”,一切向钱看。

2. 问: 您多少岁的时候开始跟自己的后辈谈论文革? 您还记得第一次关于这个话题的对话是如何进行的吗? 您的孩子对话题是否感兴趣? 您的后辈们对于您哥哥的遭遇是否清楚,从何得知?

答:我是2004年58岁在经商高潮时下决心退出商界,开始学习写作,反思文革,抢救被遗忘的历史。写岀《风雨人生路》与《反文革第一人及他的同案犯》二本文革历史书。开始时,我的亲朋好友,特别妻子,都难以理解我的行为。因为我不仅放弃继续致富的渠道,还走上一条让政府反感的揭露真相的危险道路。看到亲人们都圈入“一切向钱看”的社会怪圈我很伤心,好在儿子随着年龄长大,慢慢理解支持我。家人除年长的几位,后辈们对刘文辉的遭遇,基本上都是从我写的几本历史回忆录书中得知。他们除了心痛和敬佩之外,尚缺乏学习和继承刘文辉的勇气、精神和思想。

3. 问:如果您不与孩子们谈论这个话题,他们对文革的认识可能是怎样的? 从学校里能得到这些知识吗?或者从别的渠道?会是什么样的知识?

答:我写这些文革回忆录的目的,就是有个愿望,让后代不要遗忘历史。共产党政府不愿意反思,我来帮他们反思,仅管危险性很大,我乐意冒险去做。我一直跟儿子说:父亲不愿沉默、不愿意上交独立思考权利,有危险株连你们请原谅,因为这是三伯刘文辉英烈的精神造就了我。我非常清楚,我的后代不可能从学校党文化的教育制度下知道文革真相。在中国大陆,讲真话与真相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许多知识分子为了钱与私利,把独立思考的权利和脑袋都上交了。你要孩子们从学校党文化教育中了解文革真相?那是做梦。当然,当今的互联网信息,已帮忙打开了大陆新闻管制的局面,永远掩盖历史真相是不可能的。

4.问:您认为文革的哪些事情是下一代必须要知道的?

答:首先毛泽东亲手制造的十年“文革”浩劫,残酷迫害了一亿人(占全国总人数的九分之一),冤枉死亡了两千万人,损失了国民经济八千亿人民币(见叶剑英委员长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但我认为,更重要是必须让年轻一代人知道,“文革”最大的恶果不仅仅是这些,而是从心灵上对中国人民的精神、道德、信仰、理念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无情摧残,百般愚弄。事实上已造成了中国社会、民族、信仰的巨大危机,已成为排斥世界普世价值观的另类民族,这将深深影响几代人。

5. 问:有些家庭不愿与孩子们谈论文革, 您觉得可能主要是出于哪方面的原因?

答:文革受害者家庭不愿与孩子们谈论文革,主要是患上文革“伤痛和阴影”的恐惧症,我曾经的很多难友家庭,都走不出这个中国式的恐惧症阴影。原因有多种:首先,中国老祖宗留下来的儒家思想是有问题的,君臣与父子关系都是强调服从的奴性化教育;另外,重要的是六十多年的党文化教育变本加厉,“一切服从党、听党话、跟党走”,否则让你与家族继续生活在恐惧之中,这是更重要的原因。政府希望全民对文革失忆,而我坚持谈论文革,一个重要原因是想告诉我的后代,包括社会大众:文坛前辈萧乾先生说得好,“我们只抓住文革闹剧的几个演员,而没有揪出导演,不揭露他的目的和后果,就无法保证没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发生的可能。”邓聪明地把文革全部罪责都记在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帐上,对毛泽东只评价他“晚年的错误”,显然大大冲淡了毛泽东对文革灾难应负的个人责任。真相是,中国并不存在“四人帮”,中国只有“五人帮”,帮主不是别人,正是毛泽东。中国当今的一切政治问题,就在这个人,还原他、清算他,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梦。

6. 问:与后代谈论文革有风险么? 如果有, 是什么样的风险? 您是否担心后代对于这段过去的了解会产生什么不利的影响吗?

答:举一例子: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前天是“五·一六”文革开始一天。全世界的新闻媒体都在报道,全世界的华人都在帮大陆十三亿人民 “还原真相”,反思十年浩劫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唯独中国大陆沉默不语,外媒惊呼罕见。官媒《人民日报》16日在沉默一整天后,罕见地在17日凌晨12点整,发出一篇署名“任平”,标题为“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的评论,强调官方的态度,是再次否定文革。为什么会岀现这种怪事?因为共产党政府非常清楚,如果让年轻后代谈论文革有巨大社会风险。允许人民开展参与谈论十年文革,一旦失控将会变成一场全民大讨论,在当今互联网信息时代作用下,如果演变成一场控诉清算文革的潮流怎么办?邓小平早在党内警告,“清算文革等于清算毛泽东与共产党”,所以政府一直淡化文革五十周年。其实,政府应该想明白:十年浩劫给中国发展造成了严重损失,也让许多中国人留下了永久的人生伤痛。那份集体记忆无法抹去。而彻底否定〝文革〞,有助于中国社会对各种失序的危险保持高度敏感和警惕。

7. 问:祖父母辈的人在家庭中也会谈论这个话题吗? 他们怎样谈论?

答:文革结束后,我的父母都是在惊恐中存活下来的,他们不敢也不愿意谈论文革十年浩劫,甘愿遗忘它。这是全民看法。他们对邓小平改革开放已经很满意了。同时也牢记邓小平的话,“淡化文革、一切向前(钱)看”。而政府认为:“清算文革,等于清算毛泽东,等于清算党,是要冒亡党亡政风险的”。这场反人类的文革已经过去50年了,因为缺乏反思,这个民族依然在思维的混乱中。我岀版新书《反思吧!中国》,就是想帮国人呐喊——反思吧!中国文革五十周年,国内没有一家新闻单位有胆有识,敢釆访我这个“反文革第一人——刘文辉的同案犯”,只有海外新闻机构偷偷摸摸来釆访我。实在可悲!好笑。

刘文忠 供稿

2016年5月18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