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逢時

11/5/2016

 

 

美國總統大選已近尾聲。這是有史以來最為分裂的一次大選。其結果關係到美國的前途﹐孩子的未來。

 

今年似乎有一個普遍的認識﹕這次不是選哪個人更好﹐而是選哪個人不更“爛”。 為此﹐有人說﹐既然兩個候選人沒有一個“好人”﹐為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為了不妥協原則﹐誰也不選這種情感可以理解﹐可投票箱不認感情﹐體會不了人們的“心安理得”﹐只認“輸”與“贏”。兩個“爛人”之中必有一贏。如果“更爛”的一位當選了﹐會使我們“心安理得”嗎﹖也許不選的手顯得“干淨”﹐沒作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但我們能不在乎實際的結果給美國﹐以至世界帶來的不可逆轉的影響嗎﹖(有人提到 二戰時﹐美國與一個魔鬼斯大林結盟而戰勝了另一個魔鬼希特勒我們能說美國妥協了原則嗎﹖)

 

這是一個沒有完人的不完美的世界。這次大選更是沖進來了一個被稱為瘋子的平民商人。 沒有慷慨激昂的動人演說﹐ 沒有能說會道的雄辯口才﹐更聽不到模棱兩可﹐ 四平八穩的政治正確和偉大崇高的漂亮空話。有的卻是得罪人的錯話 不得體的粗話與不經修飾的大實話。這一掃歷來政客的君子形像打破了習以為常的總統標準臉譜使人們一下不知所措難以接受—“有這樣的總統嗎?﹐“這樣的人也能當總統? 本該關注的議題就此被擱置一邊。

 

民眾分裂。兩黨政客則與媒體上層社會各路精英們抱成一團同仇敵 —— 華盛頓政治俱樂部怎能容忍這樣一個外來瘋子來攪局全然無視硬是靠黨內選民一票票通過民主程序選出來的結果及其候選人身後上千萬普通民眾的呼聲。 從剛開始的嘲笑看不起 到後來的慌亂緊張 似乎突然意識到 雖然兩黨每四年打來打去 原來打的都是自家人﹐輪流作莊而已。怎能讓局外人來把這長年積累形成的從政發跡之路給堵了呢歷來政客中道德高尚者的比例並不見得比平民高而私生活不檢點的從杰弗遜到克林頓大有人在。曾幾何時﹐虛偽的政客們突然大談起道德,良心原則只是其標準頗令人瞠目﹐即﹐做錯事可以眼開眼閉﹐說錯話卻是罪大惡極不可原諒。 對一個十幾年前還是個財大氣粗的狂妄商人私下吹牛式的污言穢(且不考量人生十年後是否會有變化群起而攻之 來不及地劃清界限﹐以示自己的純潔與正派。 顯然 恐懼已使他們不顧一切也要確保現有的政治結構 這便是精英們聯盟的基礎所在。 國家的沉淪﹐人民的利益皆已不在話下。

 

然而 分裂的民眾都有各自真誠的願望。 美國走到今天這一步 誰不願選出一個理想的總統呢如能有一個又紅又專的候選人 當然是百姓的福份﹐哪會出現今年大選的混亂尷尬局面但是 總統說到底不過是個職位﹐不是個神聖的“道德楷模”。就像任何工作職位一樣﹐我們挑選總統候選人的標準乃是其工作經歷處事能力成勣經驗及其政策方針將把國家帶到何處 將會對人民有何益與害。這些才是選民應該重視的議題。 再者﹐我們還應考慮的是候選人的搭檔及他/她將要選用的幕僚政府官員哪一團隊更為合適﹐更有條件﹐ 更有智慧﹐及更據有治國能力和有作僕人為民服務的精神。 最後﹐是背景調查 (background check)﹐候選人絕不能是個觸犯國家法律的罪犯。這倒應是選民們不可妥協的原則。

 

我沒有興趣為某個候選人揹書站台。但我反感政治正確兩黨精英聯手對付百姓主流媒體偏頗誤導。厭惡職業政客以從政為斂財之道的自私自利不負責任的欺騙手段。反對政府濫用權力腐敗浪費無能為民為由行控制人民步蠶食自由這一美國精神的核心之實。這個國家正處在一個十分關鍵的十字路口。我們常美國止是個地理概念更是一種理念一種精神 一個能實現的夢。四百年前一群勇敢的拓荒者歷盡艱辛遠渡重洋為了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開創了美國。開國先賢們以超人的智慧與毅力奠定了美利堅的基石。這即是我們摯愛美國的源泉。我不想維護哪一個候選人哪一個政黨。但作為公民的我必須堅定地維護美國的憲法 美國的建國之本。我不希望等我的女兒長大後 美利堅作為地理上的一個國家也許依舊可一個崇尚自由的偉大已不復存在。到那時在這地球上人們還想蜂擁移民到哪一國家呢?




出自公民力量郵件組

总浏览量 55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710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