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东海

人道政为大,政道人权为大。在世界大同之前,人类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人权问题。尊重他人之人权是文明人的道德底线,维护自己之人权是正常人的人格尊严,保护国民之人权则是政府最基本的责任。

孟子说:“言非礼义,谓之自暴也;吾身不能居仁由义,谓之自弃也。”(《孟子离娄上》)东海学舌曰,国人不知人权重要,谓之自暴也;政府不能保护人权,谓之自弃也。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

不能保护人权的政府是无能,侵犯剥夺人权的政治是极权。府若无能犹可训,政为极权必成灾。没有人权的国家必然内忧外患不断,没有人权的社会必然天灾人祸连绵。没有人权就没有文明、和谐、富强、幸福可言,没有人权就没有一切。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都得不到基本保障。

马邦有一个很露骨的概念,曰低人权优势。这种建立在对劳动者任意盘剥上的经济发展模式,或许在出口商品、吸引资本、加速资本原始积累方面有一定的短暂优势,但恰恰是一个国家和社会最大的劣势,是弱势群体的灾难。这种经济模式必然品质低劣、不可持续而贻害无穷。

极权主义之下,人民都是韭菜。割韭菜的方式方法无数无量,交通罚款就是其中一种。《“为了罚你们的款,我们已经绞尽脑汁”》一文揭示,摄像头的作用已经从“保障居民生命财产安全”异化为创收。在全国无数的交通摄像头中,传奇“劳模”摄像头日均创收6万8,一年收入2500万。而且创收数额涉密。2014年,广州公安局年度晒帐时没有公开交通罚款数额,南都记者据此采访了广州财政局副局长,得到的回复是交通罚款涉密,不可以公开。

在割韭菜的方式中,交通罚款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种,“高标准立法,普遍性违法,选择性执法”亦不仅交通部门,而是早已成为普遍现象。为了劫夺民财,剥夺人权,马帮上上下下确是绞尽脑汁,耍尽聪明,算尽机关,使尽手段。

极权主义之下,弱势群体固然是任割,富贵人家也终将被宰。割罢韭菜宰肥羊,极权暴政最当行。肥羊纵然人不宰,难逃厄运一刀光。极权社会,善人肥不了,只能为人作嫁;恶人肥不久,悖入悖出,《大学》定论。此理东海二十年前就认识并确信无疑,可怜很多人至今不明白,韭菜纷纷羡羊肥,羊魂不死想再肥。

极权主义不仅巧取豪夺地谋财,而且草菅人命地害命;不仅危害人的肉体生命,而且残害人的人格良知;不仅让特权阶级丧心病狂,而且让大量弱势群体也具有极权主义人格、思想和思维。

反孔反儒反中华是极权思维,敌视自由人权,反对主权在民和现代文明,也是极权思维。马家极权主义最为成功之处,就是残害人的精神和思想,让大量国人变成软骨头而自以为硬骨头,变成奴隶而自以为当家作主,堕为奴才而自以为人格独立。不少正人儒生也深受极权主义思想污染而不自知。

不少马邦人喜欢讥笑美国乱象,就是奴隶讥笑自由人。自由社会,和谐度有限,乱象频发。但自由社会的乱远远优于极权社会的稳定。自由的乱,洋溢着生机活力,有宪政法治的屏障,再怎么乱也有一定限度,不至于丛林化。而极权社会的稳定是高压下的伪稳定,死气沉沉,犹如监狱;一乱起来,甚于丛林。

特别可悲可耻的是,人权最无保障的社会底层,居然盛产岁月静好婊、三帮分子和自干五。无数弱势群体蠢血沸腾地充当各种打手、护旗手和强拆队员,却维不了自己的权,保不住自己的家。

当年孟晚舟在加拿大落网,无数自干五自作多情地高喊“我们都是孟晚舟”,身为奴隶而毫无自知之明。极权国家与监狱无异,监狱小国家,国家大监狱,大多数国人的自由保障还不如坐洋牢的孟晚舟呢。正确的说法是:我们都是李洪元。数十年来,比李洪元遭遇更冤更惨者无数无量。

对自由人权的强烈抵制,对批评异议的极端敌视,对言论信息的强力控制,是植根于所有极权主义思想、政治和制度深处的。无论怎么改,改不了根本。极权主义之下,道德堕落、智慧低劣、思想反常、经济贫困、身心疾病、创造创新能力低劣都会普遍化。时间略久,人种都会退化。

有文章题曰:《最新研究表明:长时间贫穷会降低人的智商》云,这个观点,对于小人确可成立,对于君子则不成立。君子德智不退,更不受贫富贵贱等外在条件影响。比起贫穷来,邪恶更会降低人的智商。贫穷之人未必愚昧,邪恶之徒必然愚昧。而且,邪恶也是通往贫困的捷径。极权主义作为邪恶之最,最容易降低人的智商并导致人的贫困。

有一句江湖名言:“在扯蛋的事情上我们一直很专业,在专业的事情上我们一直很扯蛋!”话中的我们无疑是指极权主义势力。这句话可以引申如下:

它们在择恶固执的事情上一直很专业,在改良开放的事情上一直很扯蛋;在谋财卫权的事情上一直很专业,在扶贫救命的事情上一直很扯蛋;在巧言令色足恭方面一直很专业,在民族民生民权方面一直很扯蛋;在防民之口、防民之眼的事情上一直很专业,在依法治国、执政为民的事情上一直很扯蛋!

极权主义不仅对汉族人民冷酷无情,对于异族异国也从来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要么虚高临下,恶意诋毁;要么低三下四,讨好拉拢。让回族享有“两少一宽”的司法特权、加分的教育特权、可以不执行计划生育的民事特权,为黑绿留学生提供种种补助和特殊待遇,如山东大学为每个留学生招募3名学伴,诸如此类,为了讨好少族异国,不吝牺牲法律公正和社会公平,牺牲国民或汉人的利益。

在外交方面,马帮讨好的多是邪恶政权。我这就说过,支持朝鲜和伊朗是最大的助恶。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坏的两个政权。前者是极权主义的典型,后者是宗教极端主义的样板,都是政治恐怖主义。土耳其、沙特、苏丹、文莱、巴基斯坦等国的政权也都是不宜交好和合作的东西。俄罗斯有所改良,仍是搅屎棍。

在国际上,马帮恶意攻击诋毁的往往文明国家,美国首当其冲。

今年十月份,马帮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在联大会议中怒斥: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将人权问题政治化,蓄意挑动政治对抗,抹黑中国,干涉中国内政。并正告美国,指责别人之前,还是先好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大意)

东海曰,说出这些话来,完全丧失了羞耻之心和反思能力,也太迷信欺诈和语言诈术的作用了。人权问题是马帮的最大弱项和死穴,山巅罪和防火墙妇孺皆知,举世瞩目,无可狡辩。唯一的办法就是及时改邪归正,积极还权于民。

国家兴亡,匹夫无责;匹夫生死,国家有责;国不负责,天下各国有责。是人就应该享有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有基本的权利保障和物质保障。国家若剥夺民权、危害民生,就是国不国,天下各国都有责任出而纠正之或重建之。盖人类是一大命运共同体,休戚相关,故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夫生死,天下也有责。

日前欧盟也通过了制裁侵犯人权行为的欧盟版《马格尼茨基法案》。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欢迎欧盟通过这个“全球人权制裁框架”,认为欧盟的“新制度将补充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为制裁人权侵犯者的努力,更加强我们本已牢固的伙伴关系,保护人权、并在全球范围内遏制未来的人权侵犯。”

所有生活在两极社会的人民都应该感谢美国和欧盟的义举。

观世音菩萨不足以救苦救难,佛道两家都不足以救民救国,都救不了极权之下深重的人权、人道和人性之灾难,救不了豺狼当道、道德崩溃的马邦。能够拯救马邦、重启文明的是两个系统的力量:一是仁本主义的力量,二是人本主义的力量。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代表的就是人本主义系统的力量。

2020-12-9夜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