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东海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发文,呼吁中国大陆民众勇敢说出自己对事情的看法,讨论人权和言论自由的重要性。无论动机目的如何,美国对人权事业的重视和对各国人权的关怀,都是值得肯定和感谢的。这也是一个文明大国理所当然、份所当为的人道责任。

在人权领域,美国从理论到实践都存在不少问题。理论上对于女权主义、民权主义、平权主义、平等主义等歪理邪说批判不足,导致各种民粹主义行为和运动假人权之名以行。实践中仁而不义,对各种侵犯人权的罪恶惩罚不力,义刑义杀义战不足,其刑罚和战争的道义性不足,与其超级大国的地位不相称。

话说回来,尽管美国非王道,在人权领域问题重重,做得不够好,但相比两极主义国家,可以代表正义文明的一方。故人权大旗一举,天下望风景从,轻而易举地占据了道义制高点。是人就有人权,人权高于主权,人权无国界,早已成为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共识,值得中国好好学习,早日形成正确、正义的人权共识。

美国《独立宣言》开头:“所有的人是被平等创造的,他们的创世主赋予了他们一些不可被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如果把创世主理解为儒家经典中的“昊天上帝”和“性与天道”,这句话与儒家精神完全一致,所包含的本性平等论和人权天赋论完全成立。

人权天赋,是天道、天理、天命、天性所赋。没有人权的人就是奴隶,没有人权的国就是奴隶国,没有人权的社会就是奴隶社会,所有敌视、否定、侵犯、剥夺人权的思想政治制度势力,都具有三非性和五反性。

孟德斯鸠说:“人人生而平等,对一人的不公,就是对民众的威胁。”东海曰,对任何人的人权侵犯,就是对所有人的人格侮辱,就是对全人类的人性伤害,逆人则侮天,侮人则逆天。

极权主义内政外交,无不逆天。据微信公众号“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消息,在12月10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德国《每日镜报》8日以《中国的战狼》为题刊登一篇批评性报道,指责中国“战狼外交”。外交部发言人回答:

“如果有些人因为中国面对毫无底线的攻击、抹黑和谩骂做出回击、说明事实真相,就把中国外交称作战狼外交的话,那么为了维护中国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为了维护国家的荣誉与尊严,为了维护国际的公平与正义,就做战狼又何妨?”

似是而非,大非有二。其一、没有人格尊严,何来国家尊严?没有人权安全,主权安全何为?不能维护国内的公平与正义,何谈维护国际的公平与正义?其二、无数弱势群体不能享受发展利益,活得毫无人权和尊严,正人君子和异议人士受到毫无底线的抹黑、监控和迫害,战狼在哪里?你们又算什么战狼?

敌视、否定、侵犯、剥夺人权的势力和人物,无不恶性和奴性并重。对上是犬奴,对下是恶狗,对外你们是豮豕。豮豕者,去势之猪也。东海《庚子杂诗》之九十二曰:可笑高家抵死狂,依然鹿马恣朝堂。外交更有新鲜事,豮豕纷纷号战狼。

极权主义势力还有如下通病:凡是争权夺利谋财害民的坏事,它们做得超级好,好到最大程度;凡是利国利民救人济世的好事,它们都做不好,并且还善于把好事做成坏事。这是古今中西所有两极主义的共性和特色。

即使扶贫工作,也是贪污腐败的机会。对内扶贫,贫民往往越扶越贫,得益的是政府和扶贫干部;对外扶贫,更加无法监管。何况,本国人民多数贫困,却致力于消除异国贫困,纯属吃里扒外。

浏览《为实现零饥饿,中国为7国小学生提供免费早午餐或营养包》一文,感动不已。文章说,中国扶贫基金会旨在传递中国减贫经验,主要围绕消除贫困、零饥饿、优质教育、健康福祉、清洁饮水和体面工作等国际目标。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基金会加大扶贫力度,不让一个外国贫困学生挨饿。为了能帮助更多的外国儿童,基金会号召更多中国人积极捐款云云。勒紧中国人民的裤带支援一带一路国家,典型的吃里扒外,典型的乱臣贼子!

刚刚全面脱贫,就涌现了一批蛋壳贫民。公开报道出来的已有两例自杀者,一个自杀成功,一个被救下。早就有人指出,要消灭贫困实现小康,自制贫困线和小康标准既可;要实现民主自由法治,把它们纳入社会主义价值观既可。

这是极权主义的共法。传朝鲜宣布要在2020年成为发达国家,届时其办法无非是自制发达国家的标准。如果不采取这种办法,朝鲜再过多少年都不可能发达起来。金氏政权就是朝鲜成为发达国家的最大障碍。只要金氏政权在,朝鲜必然浩劫不断并越来越贫苦落后。

只要还有人因为贫困而自杀和杀人,所谓脱贫就是自欺欺人。人民因为贫困而草菅人命和草菅己命,罪在政府!特权阶级贪婪无度,富甲天下,据说崛起了;弱势群体艰于谋生,苟且偷生,看不见希望。为了几万几千元钱而杀人或自杀的悲剧,层出不穷。几万几千元钱,于多数富豪不过旦夕之费,于很多穷人却是生死攸关。哀民生之多艰兮,恨豺狼之贪残!

退一万步讲,即使经济已经达标,也未必配称小康。小康标准有五度:道德度、自由度、文明度、和谐度、幸福度。这是衡量社会和国家品质的五个标准。一个道德败坏、自由匮乏、野蛮深深、矛盾重重、忧患深重的社会,连儒家都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纵然普遍脱贫,也不配为称为小康,遑论全面小康。

依据联合国标准,大多数弱势群体并未脱贫,特权阶级则确确实实致富了,大富暴富。它们的暴富之后,铺张浪费,大肆挥霍,全世界挥霍。

或说:“话说这些年他们有钱之后,全世界到处收买学者为他们背书,硬生生拉低了整个文明世界的人文水平。”没错,这是极权主义对世界的道德污染。然不仅此也,这种收买,还造成了巨大的财富浪费、真相歪曲、正理遮蔽和正义压制,大损于吾国之尊严国格,大害于吾民之人权自由。

著名智囊翟东升说:“天下没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如果一沓搞不定,我就两沓,这是我的工作方式。”其实,美元有效也有限,负面作用极大。导致大多数国家对马帮群起而攻的原因错综复杂多重多样,翟式思维和方式的大外宣功不可没。

所谓的宣传,虚语谎言、狡语巧言、非礼言行太多,可称为忽悠式、自黑式、献丑丢脸式、蠢猪恶狼式的宣传。宣传的投入和力度越大,暴露的黑幕和显现的丑态越多,遭到的鄙弃敌视也水涨船高。

有一个自欺欺人的说法,说在马帮领导下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了。众所周知,站、富、强起来的只是特权阶级,站起来是站到弱势群体头上去了,在世界上并未得到真正的尊重;富起来靠的是特权和非正当手段,强起来是强词夺理、强奸民意、强食弱肉、强盗成性的强。它们越富强,人民和国家越贫弱。

或说:“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云。这逻辑只在野蛮社会和丛林世界才能成立。在文明正义的环境,落后、贫穷、失语都有望得到得到帮助,最贫穷也有基本保障,不至于挨饿。最容易挨骂挨打挨饿的,恰恰是侵犯剥夺人权的极权野蛮势力。

极权势力和特权阶级侵犯人权的代价将越来越大,它们的不义之财也逃不出“悖入悖出”的大学律。我说过,现中国的财富收割具有多技术、多层次的特点。最底层的是韭菜,被特权阶级和富豪阶层联合收割。其次,富豪阶层被特权阶级收割。其次,特权阶级下层被上层收割,越上层收获越大。特权阶级中上层或相互收割,或被美国和西方收割。后者收割力度广度将急遽拉升。

两极主义是制造人道灾难的元凶,也是恶化官群命运的祸首。盖善恶和苦乐都有强烈的传染性,善恶最容易自上而下传染,苦乐最容易自下而上传染。人民幸福则领导阶层荣华长享,民不聊生必然继之以官不聊生。极权主义国家,弱势群体没有人权,特权阶级没有未来。

从天道和历史的高度看,极权主义越猖獗,作恶造孽越巨大,人民受害越深重而持久,将来对它们就越是思想警惕、态度决绝,并且容易形成良好的文化、道德和政治共识。有人说,日本吃过极左的亏,整个社会对极左充满恐惧,对于维护正确的价值观有着强烈的主动性。(大意)这段话就是对这条东海律很好的说明。

昨夜作文《政道人权为大—-写于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意犹未尽,今日再为人权日作此文。

2020-12-10余东海于南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