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车宏年

来源:光传媒博客

美国总统大选由于川普的“不服输”,川普团队仍在继续各种翻盘的努力,2020年12月14日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拜登306:川普232。也就是说川普很难翻盘,虽然这一程序已经正式完成,但现任总统川普依然不承认大选结果。

川普“不认输”会不会影响移交总统权力呢?他的个性“不服输”在移交总统权力也许会有些波折,川普翻盘的努力把总统的权力用到了极限,川普团队指控邮寄选票有大规模舞弊,经法院审理川普团队拿不出邮寄选票大规模舞弊的证据,从而全部输掉邮寄选票有大规模舞弊的指控。不可否认这次大选体现了共和党与民主党以及美国选民对宪政民主制度的忠诚高于对个人的忠诚,尤其是共和党州官员以及川普团队的政府官员公私分明,国家利益高于党派之争。美国宪政民主体制是不可颠覆的,这是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的底线。

2020美国总统大选参与投票人数最多的一次,川普和拜登的投票胶着上升竞争激烈。网上争论之激烈尤为中文的华人社区,涉及问题包括面之广是一部学习的活教材,它涉及到:种族主义、民粹主义、奴隶制、平权运动、毒品大麻、同性恋、基督教、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凯恩斯、哈耶克、白左、极左、极右、纳粹法西斯、福利、分配、医保、神权政治、撕裂、公平正义、贫富差距、华尔街、黑人命也是命……等等。

本文主要谈谈自己对这次大选的感想,起初我认为川普会赢得这次总统大选,因为以往美国总统大选干四年后很容易进入连任,但随着大选胶着上升,川普逐渐失去了优势,选民并不是没有投川普的票就支持拜登,不喜欢川普实际上就是投了反对川普的票,这部分美国人对川普失去信心,也就是说失去了城市工人、穷人还有移民支持。

川普2016年之所以当选,他看到了美国存在的贫富差距这一问题,所以2016年竞选他提出增加工人农民收入、减税、增加就业以及美国优先,那次川普赢得了总统选举,2016年上任后的四年也基本兑现了承诺。

这次大选结果我们可以从地图看到沿着密苏西比河流域和墨西哥湾一带的内陆选民把票投给了川普,美国东西两岸发达的几个州基本上把票投给了民主党,疫情也让共和党失去了摇摆州,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最近几年摇摆州从纽约和加州进来许多移民,这些移民多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川普另一个失败的原因,与中共打贸易战那些从中国撤离的美国企业,并没有回到美国而是去了劳动力更为低廉的东南亚国家,让美国人有更多的就业这一目标没有实现,加上持续的疫情失业率大增,人们希望有个稳定的提高社会生活的愿望并没有实现,美国社会的撕裂更加严重了,疫情死亡的灾难以及社会不安全因素增多,支持川普也仅仅是沿着密苏西比河两岸流域和墨西哥湾沿岸选民。

川普执政四年个性明显,敢说敢干。敢于骂媒体,敢于骂自己对手,敢于骂自己团队的人,说从团队踢出去就踢出去,以美国优先,为此贸易及美国优先也得罪了盟国。本次大选“不认输”,假新闻满天飞特别在中文华人社区平台传播,把拜登和民主党说的和中共一样邪恶,传播这种恐惧不仅撕裂着美国,撕裂着华人社区。有人担心美国会打起内战,“军管、戒严、起义”也一时在华人社区社交平台传播。于是我在推特上发文:美国不会发生内战,因为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经历了两百多年,任何的暴力冲突,任何选举激烈竞争、舞弊瑕疵都经历过,这次大选由于疫情的原因出现了采用大范围传统的邮寄投票,在大选前总统川普为了防止邮寄出现大的瑕疵或大范围舞弊,总统川普亲自任命美国邮政总局局长路易斯•德乔伊来管理美国邮政总局。在大学过程中川普律师团队又经过诉讼复检至今没有查出大规模选举舞弊,说明川普对邮政总局工作的安排是有效的。对于个别州计票的疑虑川普也在运用法律手段进行了诉讼,一切都在合法的大选程序中进行。最后那些对舞弊传言的假新闻随着时间的延长也没有销声匿迹,最后我们看到美国的选举制度并没有被撼动,选举一切都在按法律程序进行着,川普政府的司法部长也承认选举没有出现大规模选票舞弊。

这次大选“川普时代”随着他离开白宫而结束,“川普主义”不会这么快从美国政坛消失。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美国总统,川普应该会在美国历史留下浓重的一笔。美国两党轮替执政是一种左右互补的纠错机制,如果权力滑向了极右,人民的选票就有可能让左的上来;如果权力滑向了极左,人民的选票就有可能让右的上来,左右的互补来解决美国存在的问题,美国宪政民主制度二百多年纠错机制解决了其发展进程中的许多问题,两党轮替相互依存,共和党离不开民主党的监督,民主党也离不开共和党的监督。

美国大选也是我们学习的机会和更多的思考,一些国家踏上宪政民主之路,为什么都能一次成功,例如东欧各国、韩国、台湾等基本上都是自己完成的,印度人口多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富裕,也没有人说它的制度不如美国,印度14亿人口约有7亿人口参与投票。美国印度人在美国政府领域、在美国科技领域,印度人都领先于在美国的华人,在这次美国大选中印度人显得很平常,是他们在印度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激烈选举吗?那么从未经历中国选举的华人社区为什么吵的死去活来?华裔人在美国注册投票人数、参与美国社会各个领域在亚裔人中是比较低的,远远低于亚裔的印度人、越南人、韩国人、日本人和菲律宾人。

我们中国人为什么几次却都把宪政民主机遇丧失了呢。究竟什么原因让中国宪政民主一次次失败,辛亥革命百年后的中国人比百年前输的还惨。是中国人不守规则?还是没有契约精神?还是相互不善于讲妥协?还是相互“不服输”?还是要把革命进行到底?

让我们看看两位“不服输”的总统川普和孙中山的相同和不同:

川普总统:

据《世界日报》2020年12月10日报道:“川普總統陣營在六個關鍵州至今一共輸掉至少40個法律戰,其他州則有多起撤告;華爾街日報(WSJ)分析,川普對大選結果的最後掙扎,恐怕已走到了最後,問題的根本仍是缺乏證據。

在亞利桑納、喬治亞、密西根、內華達、賓州和威斯康辛州,川普陣營一共輸掉超過40場法律戰。全美各地的法院,大多以缺乏實質證據等理由,拒絕審理陣營和盟友提出的上訴,無法扭轉民主黨總統當選人拜登勝選的事實。

目前仍有數件法律戰仍在進行中,包括德州共和黨籍檢察長派克斯頓(Ken Paxton)直接在高院對四個關鍵州提告。不過他必須獲得法院同意才得以提告,法律專家表示,他成功機會趨近於零。”

2020年12月11日,美国主要媒体报道,最高法院以不同寻常的速度采取行动,驳回了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提出的诉讼,来自最高法院的意见写到:“德克萨斯州并没有表现出另一个州进行选举的方式有司法上可接受的关联利益。所有其他决动议因无意义而驳回。”

在2020年12月14日美国大选进行了选举人团投票,英国BBC是这样报道:“美国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确认,乔·拜登(Joe Biden)在总统选举中胜出,这是他入主白宫前的最终步骤之一。拜登随后发表全国演讲,称这是’人民的意志’取得了胜利。他在演讲中说,美国民主经受住了考验和威胁,表现出了强大的韧性。在现行美国选举制度下,选民投票实际上是票选’选举人’,然后再由选举人在数周后正式投票选出美国总统。结果是拜登最终赢得306张选举人票,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则赢得了232张”。

特郎普在选举中尽管不承认大选投票结果显示他“不服输”,他也用尽了运用合法方式投诉他不认可的选举州,这是法律赋予他的权力,并不影响和改变美国的宪政民主选举规则,接下来无论川普再怎么“不服输”,他都要受到美国选举制度的结果和对他的制约。假如到时出现川普不参加拜登就职典礼,权力移交也不会影响新总统的接任,美国民主宪政制度灯塔依旧亮着。在美国244年的历史中,从来没有一位总统在竞选失败后拒绝离开白宫。权力的有序,合法、和平移交总统权力是美国宪政民主制度的标志。

孙中山大总统:

1911年12月26日, 刚刚回国的孙中山与同盟会骨干在自己寓所商讨组织临时政府方案时,孙中山与坚持内阁制的宋教仁发生了激烈争执。宋教仁力陈内阁制在中国这样一个皇权思想根深蒂固的国家对权力制约的好处,可惜不为大多数人所理解,孙中山也不肯做内阁制下的有职无权的总统,于是在孙中山的坚持下,在民国初年的南京临时政府选择了总统制。

袁世凯逼清室皇帝退位,隆裕太后被逼无奈,于公元1912年2月12日下诏,宣布皇帝退位。在袁世凯的全力经营下,南方临时政府的宋教仁、黄兴、蒋作宾、张謇、程德全等多数人反对北伐主张议和,而孙中山反对议和,对于孙中山的“不服输”汪精卫甚至指斥孙中山:“你不赞成议和,不就是舍不得这个总统吗?”1912年2月15日,临时参议院通过决议,选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当孙中山要将大总统的位置移交给北方袁世凯的时候,又将《临时约法》中的总统制又改回到责任内阁制。孙中山总统权力移交随意改变民主游戏规则,最终导致以后的中国进一步撕裂。

我们可以举出孙中山“不服输”的很多例子,例如孙中山与陈炯明之间的争论,孙中山主张以“武力统一”要以“北伐”这种暴力武力方式统一中国。而陈炯明则主张“联省自治”,先在广东搞好宪政民主,仿照美国建立与其相仿的联邦宪政民主体制,以“南北妥协”的和平手段来谋求中国永久的统一。

陈炯明因表示无法接受孙中山令其参加北伐,而被孙中山免去粤军总司令、广东省长、内务总长职务,仅保留陆军总长职务。当时中国的政治格局是南北两个政权对峙,孙中山为表明自己“天下为公”的心迹,多次对外界放出话来,只要“独裁”的北洋政府徐世昌下台,他也将同时下野。1922年6月2日,北洋总统徐世昌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宣布辞职。于是社会各界纷纷致电孙中山和广州非常国会,呼吁孙中山实现与徐世昌同时下野的承诺,统一实现宪政民主的国家。其中蔡元培、胡适、高一涵等200多位名流联署要求孙中山兑现承诺。但孙中山断然拒绝辞职,令社会各界大失所望,孙中山民望迅速下跌。而孙中山发动的北伐破坏了南北妥协,失去了一次和平统一宪政民主中国的大好机会,也扑灭了各省民主自治的热潮。为苏俄思潮侵蚀中国开了方便之门,其祸患至今。

1912年至1925年之间,发生过多起解散国会、恢复国会、选举国会的事件,亦有过贿选、胁迫选举的情况出现,政府更迭也相当频繁,孙中山还在南方成立过“非常国会”、军政府,但全国大多数地区都是在北京政府控制之下,基本上还是在宪政民主的框架内行使国家权力,政权更迭过程中并没有发生过流血事件。“不服输”的“二次革命”将民主宪政制度湮灭在萌芽之中,一晃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们切身体验到:在中国这个具有悠久的专制传统的国家里,一种和平、自由、平等和公开竞争的新文明的生成,是非常艰难的。

另一次机遇是1946年宪政民主运动,国共两大党的“不服输”,也导致了宪政民主与中国无缘。1946年初,国民党、共产党、民盟、青年党以及无党派人士的代表一起,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和谈订立了军队国家化协议、和平建国纲领协议、政府组织协议、国民大会协议和宪法草案协议。是中国走向宪政民主的机遇,但遗憾的是国共两党以武力解决问题(这次美国大选也有人喊出戒严、军管、起义,类似枪杆子出政权),致使中国又一次痛失一次走向宪政民主的机会。

当时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共有人口1亿,100万军队,土地占国土总面积的1/4。国民党管辖 地方有3亿人口,军队430万,土地占国土总面积的3/4。当时美苏之间还没有出现冷战的形势,两个大国都希望中国各方通过谈判和平建国,不发生内战,加上国内要求和平的呼声非常高涨,于是国共两党暂时出现了妥协,并为各民主党派提供了政治协商的空间。从当时参加政协会议的代表来看,国民党代表8人,共产党代表7人,民盟代表9人,青年党代表5人,社会贤达9人,共38名。从38名民主党派和社会贤达就占了绝对多数,也就是说民主党派和社会贤达处于举足轻重的位置,也说明协商是在各党派力量处于相对均衡的情况下召开的,因此有相对公平的游戏规则,体现了政治力量博弈之间的平衡与妥协的宪政精神,是符合民主宪政的基本要求的。

1946年的宪政运动将辛亥革命宋教仁提出的两院国会制和责任内阁制的政治设计被移植过来,联邦自治的国家作为各党派重要的宪政目标。第一次用宪法的形式规定了实行议会制度和总统制下的责任内阁制度,三权分立,相互制约以及实行地方自治。仿效美国的联邦制度,实现在和平的、自由的、自治基础上的统一。但是,宪政设计最后没有付诸实践就夭折了。

争论主要是总统制还是责任内阁制,一些民主党派认为总统制容易引发革命,容易引起社会政局混乱。(2016~2021年美国还真的被中国民主党派先贤说中。)责任内阁制在袁世凯死后,中华民国恢复了《临时约法》,恢复了总统制下的责任内阁制,但导致府院之争,使得政局不稳,社会动荡,使中华民国陷于极大的社会危机之中。国共之争使之相互“不服输”,这也为将来中国宪政结构设计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政党之间的“不服输”题材。

另一个时间仓促各个省(或各个省议会)没有进行讨论通过或全民进行宪法公投,把宪法的批准权交付人民这样出来的结果更能制约国共两党的轻举妄动。美国的宪法制定在时间上是充足的,美国1787年宪法的制定和批准过程是相当慎重的。首先由参加制宪会议的各方代表经过协商达成了“宪法草案”,然后由13个州进行讨论批准(其中有9个州批准即算通过),然后再由全国制宪会议通过。(那时美国社会状况不见的比北洋时期的中国好到哪里去,但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坚持下来了,二百多年来逐渐完善制度尚未解决的问题)。

国共两党最终走向决裂而导致战争原因颇多,制度设计好了要在一个传统的悠久的专制国家到了真要转型的时刻,相互之间的专制思维,习惯的专制习俗,还没有从制度设计上来解决相互之间的“不服输”。

革命家“不服输”的特点就是不守规则,对自己有利的都可以过,不利于自己的就认为规则不合理。在民主宪政制度下大选规则即使有问题也要留着在国会或三权分立制度框架下来解决,因为现有大选规则是有时间限制的。美国的先贤们就是否废除奴隶制问题争论不休,最后达成妥协诞生了《独立宣言》,《独立宣言》中有关废奴的政治述语为以后废奴运动提供了依据。民主的特点就是妥协而不是把对方视为敌人。

民主宪政制度在两党(或多党)竞争与妥协中,最终要取决于选民手中的一人一票及选举规则来决定,不管谁在总统任期干的多么好多么优秀,都要服从选民的选票。英国丘吉尔在二战中表现的很优秀,是二战三大巨头之一,但二战结束1945年大选中却被英国选民淘汰了,这就是选民的选择,丘吉尔接受了败选,但他写的二战回忆录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我们中国人将来设计构建宪政民主体制,我们是不是为将来做好了准备,我们经过一百多年的学习,在完成宪政民主体制后的中国,我们中国人是不是学会了妥协?是不是学会了认输?是不是学会了让步?在任何激烈竞争中、在危险威胁的处境中,不动摇不改变和怀疑大选规则,更不能轻易使用“军管、戒严和起义”去触宪政民主制度的底线。这正是我们在这次美国大选中所学到的东西,民主即是理念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这次美国大选我们华人还没有进入这种生活,更多的人认为民主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两党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人民投票来解决,英国两党脱欧解决不了,就选择了交给人民来决定。权力的合法来源于人民,来源于人民手中的选票,而不是用“军管、戒严和起义”来取代和否定人民手中的一人一票。无论谁在台上表现的多么优秀,没有得到获胜的选票,都要面对合法的选票认输。一些重大事情也要用选票来决定(如出现加入或脱离中国),其结果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都要接受。民主不是最好,但她是最好的选择。“不服输”的后果可能引来不断”革命”,以打倒方式代替选票,不断”革命”是不是最好的选择呢?中国将来进入宪政民主制度后,会不会因为“不服输”而选择“军管、戒严和起义”呢?中国还有几个一百年的折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