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现代社会离不开网络,离不开社交平台。特别是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人们对网络平台的依赖更强。为大众提供信息交流的网络公司发展迅速,已经成为人们生活和工作的重要场所。但中共的网络间谍早已潜伏在哪里,可谓谍影重重。

12月18日,美国司法部发布声明称,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发布了一项起诉和逮捕令,指控美国一家通信公司驻中国的高管金新疆涉嫌串谋实施跨国骚扰,非法给他人设立假身份。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十年的监禁。

司法部在声明中说,中国当局利用这位高管提供的信息对居住在中国民主人士或家人进行报复和威胁。目前,金新疆尚未归案。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的通缉信息,金新疆39岁,是一名软件工程师,联邦法院于11月19日签发了对他的逮捕令。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说克里斯托弗·雷说:联邦调查局继续致力于保护所有美国人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这项自由直接被中国情报机构的恶意活动践踏,以支持一个既不反映也不尊重我们民主价值观的政权。纽约东区联邦代理检察长塞思·杜查姆说,这起案件揭露了中国政府要求在华美国科技企业所做的魔鬼交易以及这些企业面对的内部风险。下面,就美国通信公司发生的中共间谍案件,我与大家分析一下。

第一,案件真相

这家美国通信公司就是Zoom。非政府组织“人道中国”在5月31日举办了纪念天安门大屠杀的Zoom会议,但是6月7日账户遭到关闭。这场网络会议有来自世界各地的250多人参加,很多人来自中国。六四学生领袖王丹表示,他6月3日在Zoom上组织的六四纪念活动,出现账户短暂被封,导致活动两度中断的情况。

6月11日,Zoom曾发布声明称,其收到中国政府要求终止六四纪念会议和相关主机帐户,并承认犯错且将采取行动改进。其声明表示,Zoom在5月和6月初接到中国政府通知,称Zoom上有4场大型公开的六四纪念会议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包括会议细节,并以“这种活动在中国是非法”要求终止这些会议和主机帐户。

美国FBI的调查表明,2020年5月和6月间,金新疆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下,参与破坏为纪念六四而举行的一系列网络会议。金涉嫌捏造会议违反公司“服务协议”的证据,致使会议中断。金新疆的同伙创建多个假邮件和Zoom帐号,包括以异议人士的名义开设帐户,污蔑这些组织者和与会者支持恐怖主义、暴力行为和儿童色情内容。

Zoom已就美国司法部发表的这篇声明做出回应。该公司表示,公司支持美国政府保护美国免于受到外国势力影响的承诺,他们已展开内部调查,目前已解雇了违反公司政策规定的前驻华员工,并要求其他员工休假,直至内部调查结束。

针对金新疆被起诉的消息,参与今年六四31周年网上纪念会议的前学运领袖周锋锁表示:这是美国政府首次对中共侵害网络自由行为进行打击。我们感谢他们的工作,但这只是冰山一角。

捍卫言论自由的美国笔会也谴责Zoom,该会执行长诺塞尔表示,Zoom在疫情期间是企业、学校和各种组织的首选虚拟沟通平台,它不应充当中国政府的长臂。德国《商报》以“为北京深层—Zoom丧失了信誉”为题,刊评指出,ZOOM听命北京取消美国纪念六四会议的做法,对公司信誉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

第三,经济利益和人权维护难以兼得

Zoom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何塞,其创办人兼行政总裁袁征生于山东,1997年8月移民美国,曾任思科系统工程部门副总裁。后来他从思科带走40名工程师自立门户,2011年创办Zoom,2019年4月在美国上市。

袁征过去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Zoom大部分的研发团队来自中国。它在苏州、杭州和合肥都设有研发中心,其中苏州有约 200 名研发人员。目前Zoom表示他们已停止在中国直接销售和线上服务,也已在美国、印度和新加坡设立工程中心。

Zoom公司的安全性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4月7日台湾官方宣布,政府机构禁止使用Zoom办公,原因是有资讯安全疑虑。德国、瑞士、英国政府部门已不再使用Zoom。美国许多企业、机构均停止使用Zoom,如电动车商特斯拉、美国国家太空总署、纽约市的各级学校机关等。美国联邦调查局也对外发出相关警告,提醒民众在使用Zoom时,要特别注意网络安全。

今年3月,随着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ZOOM的使用量也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单日最高达2亿人次,公司的股价也水涨船高,创始人袁征的身价达到了56亿美元。

但中共谍影并非只出现在Zoom。谷歌公司下属的YouTube同样如此。全球最大影片分享平台YouTube今年疫情爆发后陷入了“黄标风暴”,几乎所有提及武汉肺炎疫情的影片都会被标上黄标,取消广告盈利。

事实上,YouTube的政治审查一直存在,令人震惊的是,一些批判中共极权暴政和宣扬自由、民主的频道陆续被YouTube通知取消广告盈利。2018年以来,民主媒体博讯所属的“独家”、“博讯直击”等YouTube频道曾四次被取消广告收入。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至今“独家”频道一直被拒绝广告盈利。YouTube的突然“断油”使自由民主频道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这些频道既没有暴力、色情,不存在侵犯版权,仅仅是时政评论,YouTube断油的理由是什么呢?在言论自由的美国,民主频道被卡住了喉咙,但中共的大外宣频道却锦旗飘扬、凯歌高奏,YouTube这到底是演的那一出呢?

要破解这个谜团,或许我们还得说说八年前Google与中共的爱恨情仇。

2010年,以“不作恶”为行为准则的Google公司在中国遇到了麻烦。中国的言论审查与Google的自由言论原则发生了碰撞,并最终Google关闭了中国大陆的搜索服务,转用香港域名和服务器,从而事实上退出了中国。但Google为它坚守的理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2010年以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快速增长,从当年的 3.03 亿户增长到2018年的 7.53 亿户。面对巨大的市场诱惑,Google面临一个重大的选择,坚守初心还是重返中国?Google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2015年谷歌前董事长兼CEO埃里克·施密特曾表示,谷歌将在未来10年内,用加密技术进入审核制度较为严格的国家,其中包括中国和朝鲜。2016年6月1日,谷歌CEO桑德尔·皮蔡表示,关于谷歌搜索等服务回归中国市场一事需要与中国政府方面进行谈判,并表示:“如果我们能妥善处理相关事宜,谷歌非常希望能重返中国。” Google 开发者大会于2016年12月8日和2016年12月14日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举办。2017年5月,中国乌镇围棋峰会在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此活动是Google举办。自2018年8月,有媒体报道Google正研发自我审查版的搜索App,此项服务将以“蜻蜓”为代称。该搜寻引擎会将中国政府认定的敏感词汇、图片或网站屏蔽掉。

Google急切地重返中国,近年来它与中国紧密互动,使人很难不联想到YouTube的频频闹鬼。2006年11月,Google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并把其当做一家子公司来经营。彭博社曾披露,谷歌雇佣中国人发展中国监控项目,其中不乏中国间谍。Fox新闻曾披露,经美国安全部门调查,谷歌的一批员工,均为中共官方服务。蜻蜓计划的真相是:怂恿谷歌研发,然后由中共间谍剽窃其技术。

Zoom和Google在商业发展中都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面对中国巨大的市场利益?坚守原则就会与Google前期一样放弃利益,妥协就会给中国间谍大开方便之门,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鱼和熊掌难以兼得。不仅是美国公司,美国政府、欧盟以及西方文明国家同样难以取舍。

Zoom公司的中共间谍案件并非偶然案件,它只是中共红色渗透的冰山一角。在美国的政府、国会、政党、公司、学校以及华人社区,中共谍影重重,只是美国各界戴上了利益的金眼罩视而不见。现在西方国家已经觉醒,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