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中国官场上有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少年得志的官员一般都干不长。其一,经验不足,会掉入陷阱;其二,见多了官场的黑暗,不愿勾心斗角浪费生命。在体制内呆过的人就知道,当今中国做官风险很高,虽说不上上刀山下火海,但也步步惊心,生死难测。

王毅君曾是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团委书记。人长得很帅,口才很好,演讲从不看稿,,慷慨激扬。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量。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校花,美丽贤惠。后王毅君离开团委,到该市一个区当区长。该区的工作难度大,因为是省政府所在地,关系错综复杂。王毅君工作既大刀阔斧,又冷静稳妥,很快得到省市领导的信任。五年后,他被调到一个困难区当区委书记。

这个区有两个突出问题,一是班子长期不团结。调整干部很困难,往往开几天的会也解决不了。二是观念落后,不思进取,经济发展缓慢。王毅君到任后,第一个难题就是要完成市政府要求的干部减员计划。他很有策略,不动声色,暗中调查、考核。在减员上报的最后一天开会,宣布减员名单,声明必须服从,不服从者就地免职。由于办事公道,不讲关系,结果人事调整风平浪静。为发展当地经济,王毅君亲自挂帅招商引资,上北京,下深圳,赴上海,到陕西,该区税收增长很快。

为加快房地产经济发展,王毅君加大了旧城改造的力度。但该区中心一块黄金地段的土地拆迁遇到了麻烦,居民就是不搬。要与房屋共存亡。负责旧城改造的副区长也被居民殴打住院了。事情越闹越大,市长责令王毅君限时一个月啃下这块硬骨头。王毅君只得亲自介入。

当他了解拆迁真相后,发现情况完全超乎想象,因为居民提出的条件政府无法答应。几轮谈判,最终破裂,后居民封锁了小区入口,拒绝对话。眼看一个月时间快到了,工作没有任何进展。一天,城建委主任来到他的办公室,建议王毅君另辟蹊径。王毅君一听,眼睛一亮。城建委主任嘿嘿一笑,说可把拆迁委托给刘汉。王毅君一听马上拒绝,因为刘汉是本地的黑道老大,吃喝嫖赌无恶不作,公安几次要抓捕他。但后来,王毅君感觉无路可走,也就默许城建委主任让刘汉帮助,叮嘱他一定把握方寸。果然,仅仅一周时间,刘汉就完成了拆迁任务。他的办法就是使用暴力拆迁,把八十岁的老人打得满地找牙,把一个著名泥塑家的双手硬生生砍掉。王毅君得知后,勃然大怒。立即指示公安机关抓了刘汉,并将城建委主任免职。但王毅君没想到,城建委主任也不是省油的灯,认为他过河拆桥,心狠手辣,于是指示手下暗中收集王毅君的贪腐证据。

此时,王毅君并没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风暴。他还是每天忙于工作,并被市委组织部公示为市委宣传部长的候选人,未来可能成为副市长。此时,在王毅君眼里,人生即将迎来新的春天。

但城建委主任没有忘记王毅君。一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收到一封举报信,举报王毅君收受贿赂。市纪委认为不可信,但按程序还是让他解释一下。王毅君隐隐记起五年前老市长要他到办公室,解决一个开发商的土地拆迁问题,后他协调解决了。开发商在市长办公室当着市长的面给他和市长每人五万元感谢费,他拒绝,但市长要他收下,于是,他只好收下,但一直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想以后找机会退给开发商,后渐渐他忘记了这笔钱。第二天,他带着那五万元来到纪委。纪委原以为是有人与王毅君结了梁子,没当回事,因为这样的举报信天天都会收到。但见王毅君真的带了钱来,就只好汇报给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有点拿不准,就按程序汇报给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对王毅君印象不错,要市委书记转告王毅军安心工作,不要背包袱。电话后,省委书记就将王毅君的事交给纪委书记酌情处理,意思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谁都没想到,省纪委恰恰成了王毅君过不去的坎。省纪委书记是从该市政府被排挤出去的,一直心存怨恨,又对王毅君平坦的仕途充满嫉妒。他不动声色把案子提到省里由他亲自审理。他想通过王毅君的案子揭开该市政府的贪腐黑幕,既报过往一箭之仇,又立功仕途再上一层楼。他对王毅君进行诱供,并将问题进行了夸大。由于省纪委书记执意要对王毅君进行双规,省委书记也不知水有多深,于是也就没有阻拦。

王毅君被双规后,被软禁在一个偏远的小宾馆里。案子查了几个月除了五万元没有任何进展。于是决定对他上手段。每天晚上审问,不让他睡觉,甚至动手打他。但王毅君认为没有做的事绝不可能承认。一个月以后,王毅君几乎精神要崩溃了,他开始出现幻觉。但他发现一个秘密,办案人员经常问他是否有情人,他们似乎对这些花边新闻很有兴趣。为了分散压力,他决定谈自己的隐私。

王毅君在二个区政府工作过,一般晚上都住在政府招待所,每周末回家与妻子、儿子团聚。王毅君每天工作时间很长,晚上有很多应酬,常常喝很多酒。一次,他应酬完,午夜才回到招待所。他的秘书还在招待所等他签文件。秘书是一所著名大学刚毕业的漂亮女博士,对他一直很尊敬和崇拜。这个晚上,他乘着酒兴把秘书拉上了床。女秘书有点慌乱,但并没有反抗,相反一直陪他到第二天早上。以后,王毅君开始失控甚至染上了性瘾,他与办公室女主任、打字员,甚至与他年龄相仿,一直暗恋他的副书记发生了关系。这些女性大约十余人,都是政府公务员,她们与他都保持良好的关系,他也尽最大可能安排好她们的工作。王毅君交代的风流韵事被汇报到省纪委书记那里。纪委书记很兴奋,认为王毅君肯定有重大犯罪线索,于是他决定从王毅君的妻子那里打开缺口。王毅君的妻子是市政府的一个处长。办案人员给她听王毅君交代他与其它女性关系的录音。王毅君的妻子崩溃了,因为她一直深爱自己的丈夫,认为他不可能会背叛她。听着王毅君略带炫耀的声音,她眼泪流了下来,万念俱灰。

一日,省纪委又要约谈王毅君的妻子,他们派车去王毅君的家接她。他妻子要司机等一下,说自己要冲个凉。但司机等了一个小时没见人下来,于是上楼,但发现她已经用煤气自杀了。她穿着与王毅君结婚的衣服躺在床上,像一个仙女。

消息终于传到王毅君的耳朵里,他一夜未眠,悔恨交加,痛不欲生。第二天,王毅君乌黑的头发全白了。后来,他被押着参加了妻子遗体告别仪式。王毅君跪在妻子面前嚎啕大哭,他喊道:“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十恶不赦吗?”那时,王毅君的儿子正在加拿大留学,得到父母消息后,精神崩溃,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王毅君知道儿子的情况后,委托朋友照顾儿子。他决定尽快出狱,用自己的余生陪伴儿子,以补偿给家庭的歉疚。他把纪委办案人员叫过来,告诉他们,他认罪,罪行由他们编,他签字。后来,王毅君以受贿罪被判八年有期徒刑。后在朋友帮助下,他服刑四年,假释出狱。

王毅君出狱后,从不谈他在狱中的生活,只说一个基督徒囚犯给他传福音,他将圣经读了八遍,他已经认罪悔改和狱中受洗,成为了基督徒。他将儿子接回国治疗,后安排儿子到银行工作。王毅君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在一家酒厂当副总经理。他不喝一滴酒,也不参加应酬,更不再婚。以前意气风发沉溺于仕途的王毅君消失了,一个下班回家,与儿子相伴的好父亲出现了。每个周日,王毅君和儿子都会到教堂做礼拜。据说,他儿子后结婚生子。王毅君辞了工作,搬离了这座城市。有人说,他承包了一座山,种了满山他妻子最爱吃的橘子。

以上,就是王毅君的故事,他本是一个有作为的官员,但他不幸成了省纪委与市政府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他事业本一帆风顺,但突然阴沟翻船,可谓人生无常,福祸难料。他的放纵情欲彻底毁了他的人生和家庭。其实,王毅君的故事也是很多中国官员已经上演或正在上演的故事,他们像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被中共这个残酷的绞肉机绞成肉末。但遗憾的是,像王毅君这样想在中共官场出人头地的官员大有人在,他们排着长队,伸着脖子等候在中共屠宰场的门口,从头看不到尾,一眼看不到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