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月明

10月16日,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在Youtube上发表的一段视频当中,透露了自己在此前被秘密关押10天内遭受到的酷刑迫害,以及他取保候审10个多月仍无法与家属或律师会面的情况。视频上传不久后,常玮平便传出于10月22日再次失联,当天,常玮平的妻子接到宝鸡市国保的电话,告诉她常玮平因违反法律,已经被以指定监所居住的方式拘留。

据维权网12月22日报道称,自常玮平第二次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来,家人持续为常玮平发声,包括他的父母和妻子,12月14日,他的父母前往宝鸡市高新分局门前举牌,抗议警方对其施加酷刑。次日,常玮平的父亲常拴明在微博上发文,要求当局继续调查儿子可能遭酷刑一案。他表示,为了防止儿子被“继续酷刑”,要求自己与妻子和常玮平共同接受指定居所监视。

因为此次公开抗议和次日的微博发文,常玮平的父母便多次遭到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传唤,常父称,他被高新分局局长孟麦续从头骂到尾,并多次威胁:“你所做的事都是受你儿媳妇指使的,要对你儿媳妇采取强制措施。”这些话让常平父母非常担心,担心儿媳妇和玮平有同样的遭遇,而他们的孙子无人照看。

为了严密监视常玮平的父母,12月18日晚上,他家在凤翔县老家的斜对门被装上了高清摄像头,正对他们家,村委会里设有监控室,由镇里的派出所多名警察对其实时监控。只要家里有人来探望,警察就会飞奔而至,对来人立即盘问和训斥,要求他们登记身份证号码、工作单位,言辞间充满了威胁。

父母与之女之间的亲情是无法割舍的,当儿子锒铛入狱,父母自然会痛心疾首,倘若真的因为违法犯罪,通情达理的父母自然也心安理得。如果是被非法拘押,并施以酷刑,任何正常的父母都会打抱不平甚至怒火中烧。在儿子被无端控制,并且可能像上一次秘密羁押期间那样遭受酷刑的情况下,父母不再无动于衷,而是挺身而抗议当局的非法行为,完全合理合法。

然而,就是这样遵纪守法的父母,仅仅因为公开抗议和网络发声,而被警方视为违法犯罪分子,对其进行传唤、威胁、谩骂、视频监控等各种骚扰。真正涉嫌违法犯罪的人不是常玮平的父母,而正是这些骚扰他们的执法者。在直接骚扰他们无济于事的情况下,放出狠话,称将会对其儿媳采取强制措施,在常玮平已经失去自由的情况下,一旦妻子也被控制,其年幼的儿子生活将是极大的问题,这对于常玮平的父母而言,可以说是最为担忧的。

在江胡执政的时代,维权律师等各类敏感人士在被抓捕过后,认罪的极为少见,但是,在“十八大”过后,低头认“罪”的却是前赴后继,通过部分重获自由的人士那里了解到,当时之所以会认“罪”,是因为警方以报复他们的家属相威胁,如果死不认罪,其家属就将受到各种骚扰,甚至被同样抓捕入狱。这种手段已经在全国遍地开花,宝鸡警方对常玮平的父母进行威胁,显然也是因为受到了其它地方的启示。

据悉,常玮平长年代理公益或维权案件,案件涉及的议题包含爱滋歧视、乙型肝炎歧视、职场性骚扰、性别歧视等。他同时也是“就业歧视律师团”、“彩虹律师团”、“问题疫苗志愿团”的成员。正是因为常玮平律师敢于代理一些敏感案件,所以,原本处境还算安全的他,最终也被当局贴上的“维权律师”的敏感标签。因此,他的律师事务所于2018年10月被停业3个月,原本在陕西的执业律师事务所也被注销。他本来想转所至浙江,同样受阻。他于2019年5月16日向浙江省司法厅提交了转入浙江左契律师事务所的申请后,该厅迄今未办理。同年8月22日,他再赴杭州市西湖区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浙江省司法厅不履行调转律师档案法定职责。

民告官,从来都难有满意的结果,在这个维稳至上的时代,反倒会让告诉者成为“不稳定因素”,常玮平就是,他的一系列举动,让他的身份逐渐变得敏感。2019年12月26日,常玮平以维权律师的身份参与了厦门的一场聚会后,于2020年1月被陕西省宝鸡市公安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关押了10天,后获得取保候审。然而,此次被抓捕经历并未让他退缩,相反,他却越挫越勇,最终将受酷刑的经历公之于众。

常玮平控诉其遭受到令人发指的酷刑,当外界知晓过后,纷纷赶到震惊,而他所在的陕西宝鸡警方,则是火冒三丈。就连中国的公安部等执法机构都明文规定,不允许酷刑逼供,常玮平的控诉完全没有触犯法律,可是,当地警方却对其挟私报复,将其再次抓捕,美其名曰“监视居住”。

近期,常玮平受到联合国人权专家的关注。12月16日,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劳勒 (Mary Lawlor)表示,在中国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开始打击维权律师5年后,人权捍卫者和维权律师继续被指控、拘留、失踪和遭受酷刑。他说:“自2015年7月9日所谓的‘709镇压’开始以来,维权律师这一职业在中国实际上已经被定为犯罪。”的确,只要谁被贴上维权律师的标签,他就无法正常执业,甚至被扣上违法犯罪的帽子。

维权律师之所以敢于秉承人间正义,为弱势群体维权,不是因为他们看不清这个社会的黑暗,而是因为他们内心尚存的良知和勇气,驱使他们要去做一般律师所不敢做的事情。他们是法律的守护者,也是弱势群体的代言人,当他们锒铛入狱,一般不会轻易认罪,因为作为专业的法律人士,他们更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

常玮平此次被抓捕,从当前的情况看,他不可能再像上一次那样,在被秘密关押10天后获释。这一次,为了逼出他的“罪证”,当地警方很可能会使出更为毒辣的招数,以让他屈服,实在不行,不排除株连家属,对其父母妻儿骚扰升级的可能,甚至可能对他的父母和妻子实施抓捕,以换取他的认“罪”伏法。在高喊“依法治国”的今天,如此作为,可以说是对当局极大的讽刺。

2020年12月31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