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严家伟

(一)

虽然人世更迭、古今代谢,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但是近年来不断看着我们这些民主战士老一辈的友人中先后不少人离世而去的背影,伤痛之感不能不油然而生。我个人不但很难有任他“花开花落两由之”的潇洒胸怀,反而是频添了更多无尽的惆怅。当2021年新年钟声临近之际,突然又从网上传来:長期投身于台湾民主獨立运动的原民主亞洲基金会会长、纽约《民主论坛》网刊主编洪哲勝先生于2020年12月19日在美病逝(享年81歲),此恶耗更使我伤感不已。因为笔者与洪先生虽各处自由与专制两个世界,因此平生憾未能一晤,但却是多年“神交”、且有频繁文字往来的友人。而且可以说洪君不但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笔耕投稿最早的引路人与指导者。十多年中几乎鱼雁往还、从未间断。

(二)

推开记忆的窗口,拂去岁月的风尘,我又回到将近十五年前,那时中国以1957年在所谓“反右”运动中遭受各种政治迫害的人为代表,发起了一场要求当局彻底为他们平反恢复名誉的政治诉求。这可以说是当时中国民主运动中的一大主要力量。笔者也积极地投身到这一诉求之中。然而当时我们要在国内发声,却苦于没有发声的平台。媒体全掌控在官方手中。那时还没有微信、抖音这样的自媒体。不过此时在美国以及在香港却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一大批批判独裁专制暴政、为民主自由发声的刊物。于是中国大陆敢为民主自由发声的人们都先后纷纷向这些刊物寄去自己的作品,一时蔚为大观。笔者也当仁不让地加入到这个向海外自由媒体投书的行列之中。

这时,我的朋友、山东大学李昌玉老师(数年前已不幸辞世)便向我介绍了洪哲胜主编和他的<民主论坛>。我于是便不揣浅陋向他寄去了我对民国时代回忆的一篇作品。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洪哲胜先生曾是民进党高层人物。因此我在文章中对中华民国一些赞美之词肯定不为洪主编所认同。虽然如此,但他仍将我之稿稍作了点修改便完整刊出,但却在文前加了几句《编者按语》。大意是:国民党政府并不是一个民主政府,对人民是实行威权统治乃至残酷镇压的,只不过相比中共的共产极权专制是要宽松一些,尤其在新闻与言论自由方面给了民众一定的发挥空间…。讲得非常客观,有理、有据,使我深受启发。这不仅体现了洪公的认知水平,也体现了他公正对待事物的气度。

(三)

洪先生平日非常热情地与作者交流,对作者一片诚挚待人,但在坚持原则上则是一丝不苟。对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便是2008年前马英九代表国民党竞选中华民国总统。事前马英九在谈及两岸问题时,曾公开表示“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马的这一表态,立即在广大民众、尤其是民主知识人中招来广泛的好评。因此我对马英九先生的这一表态也十分赞赏推崇。于是专门撰写了一文题为《马英九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认为中共恨民进党,但国民党的马英九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并认为马英九如果当选总统在台执政,利用“六四”这张“民主牌”会使中共陷入尴尬的境地。它既不能同意为“六四”平反道歉,又无法像批陈水扁的所谓“台独”那样去与马英九公开论战,因为这“六四”是中共自知理亏的“家丑”,只能千方百计加以淡化,而无胆与人公开论战。因而我认为这才真正打到了中共的“痛处”。但我将此文投寄《民主论坛》后,洪主编对此文却颇不以为然,不仅拒绝刊登。并回信告诉我说,国民党为了执政的一党之私,已派连战去北京交上了“投名状”。因而马英九此言绝对是选举前的一张空头支票,绝对不可信。同时更指出,国民党马英九之流从来就是尊崇威权不讲民主,现在更堕落到联共卖台以求荣的地步,怎么可能用民主为武器与中共抗衡?在我记忆中,这是我投《民主论坛》稿件中,唯一的一篇被他拒用的。我当时心中颇有些不服气将此稿投寄了他处发表。但后来事实证明是我错了。马英九上台后第一年的“六四”不但半句谴责中共的话也不敢说,反而说今天中国(实则就是指北京当局)的人权状况已有了很大的改善,令人听了啼笑皆非。后来,他当完八年总统也从不敢再提一句“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反而亦步亦趋配合中共高唱去掉“一中各表”的所谓“九二共识”,实则就是要让台湾变香港,按受所谓“一国两制”。至此我才不得不佩服洪先生对台湾问题的洞察判断能力,自愧弗如。

(四)

洪先生不仅对来稿的质量要求严格,有时为了稿中某一段落,某一句话,他都要不胜其烦地反复来信与我进行推敲,斟酌,这种严谨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但另一方面他对作者有某些具体困难时,又十分热情地予以帮助。众所周知,大陆寄往国外的电子邮件是受到有关当局严密监控和多方干扰的。而大陆的网易、新浪、腾讯这些网络巨头都是秉承“圣意”共同参与作恶。因而许多时候你的邮件,它给你显示的是“发送成功”,但对方根本就未收到;或者对方回信, 作者又收不到。这类情况可谓屡见不鲜。有时它更把你的信件转给了当局“国安部门”,接着便会请去“喝茶”,甚至引来查扣电脑之类的骚扰。我开始投稿用的是当时的“中国雅虎”邮箱,同样如此。我向洪先生讲述了上述这些情况,他便慨然允诺为我提供帮助。仅仅过了一天,他便发来相关链接与提示,帮助我申请成功了一个谷歌(Gmail)邮箱,从此麻烦少了很多,虽不能说完全安全,但比之国内那些邮箱在保密与收发信件的成功率方面都大为改观。这个邮箱十多年了一直用到现在,一直陪伴着我为民主自由发声,也成了故友留给我的珍贵的纪念!

因此我与洪哲胜先生在多年相处中不仅是主编与作者的关系,更有一份师友般的情谊。2007年后,<民主论坛>遭遇经济困难无力支付稿酬。当时许多作者自愿将稿酬中的一部份捐出支持该刊。个人也是捐赠者之一。而与此同时,洪主编则在<民主论坛>上公开刊出告示称:本刊现无力支付稿酬,而有的作者,特别是中国大陆作者经济困难需要稿费的,本刊建议你们向有稿酬的刊物寄去你们的首发稿。接着就在下面公布出有稿酬的刊物名称。记得当时有<观察>、<北京之春>、<民主中国>、<议报>……等等。并同时公布出这些刊物的投稿邮箱地址。如此不是以自己本刊得失为重,而是以民主事业为先的胸襟与气量,不能不令人感佩至深。所以我们很多作者在他无力支付稿酬后仍继续向其刊物投寄稿件。我还专门寄去了一首小诗,题为: 赠寄《民主论坛》洪哲胜主编  (三首)现录于此,也算是点小小的纪念吧。

之一

 洪公有道唤民主,     奉献无私不慕酬。
留取豪情青史载, 功存华夏耀寰球。

                     之二

万里神交话短长,     文章谈罢谈词章。
互联网上逢知己, 海角天涯缱绻长。

                      之三

 意气相通胜故旧,     殷勤指点似吾师。
还君千滴知音泪, 盼见春光倒计时!

诗虽谈不上好,感情却是真挚的。尤其是末句“盼见春光倒计时”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民主自由的春光不但未呈现“倒计时”的景象,反而在某些大开历史倒车的强人操弄下,更给人寒夜难明的悲哀,实在今人不胜感慨!

(五)

因为洪先生曾是民进党高层人士,而在他的《民主论坛》上涉台湾问题之文章又占了不少篇幅,因而大陆当局自然对洪先生及其刊物持敌视态度,这不足为怪。而有些自诩为民主知识份子者,也对洪以“台独份子”、“敌对势力”视之,这就很难令人认同了。而在《民主论坛》上,洪先生则引用联合国宪章中关于世界各族人民享有独立自主权利的条文,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宣示台湾人民享有不可驳夺的自决权利,痛斥所谓“大一统”高于一切的谬论。并明确指出:当年中共在其江西的所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的文告中,以及延安时代中共党中央的决议中,都明确宣告过支持台湾人民独立自主的权利。并质问中共对此当作何解释?这些有理、有据的论述,在国际舆论领域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也是对某些所谓“爱国”人士,“民族主义”者极好的教育。所以洪先生的这个刊物,在这方面应该是独具特色并有相当大的影响。

所以该刊不但受到许多人关注,也受到许多人支持。我在向其投稿的过程中,也就有幸认识到一些在该刊打义工的青年朋友。例如其中一位Z小姐(未经对方同意不能公开其名),据她讲是在留学期间来该刊作义工的。她本身是攻读文史专业,我们通过投稿中编者与作者的信函往来交流,话语十分投机。Z小姐不仅才华横溢,且见识过人。与我在民主,人权诸多价值观上均有广泛共识。后来Z小姐要离开该刊了,别前遂在电邮中赠我短诗二首。其一云:“霜满庭除夜已分,才熄青灯下薄帏。羞置杏坛穷碧宇,不知人世有风霜”。另一首云:“历来潇洒出尘者,定有芳华绝世姿。誓留玉器冰心在,总与嫣红姹紫殊”。余感其盛情,亦回赠一律云:“早春时节半晴阴,语伴电波赠友人。敢向尊前献薄赋?还从文苑觅知音。挥毫呐喊唤民主,上网直言析国情。惜别衷怀难自已,诗呈水部任圈评!”这里所谓“诗呈水部”,当然是指唐代著名诗人、水部郎中张籍在有一年担任主考官时,一位学子名叫朱庆馀的便向张籍呈《近试上张水部》一诗云:“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轻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唐代科举是以诗取士。于是张籍读后回赠一绝云:“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朱之诗名由是流于海内,此事亦传为诗坛佳话。余用此典,以示对Z小姐敬重之意。这些事,虽然与洪哲胜先生无关,但却是在他的<民主论坛>里发生的一段小小插曲,也权可作<民主论坛>中的一段文字佳话吧!

(六)

现在洪先生虽然已离开了我们,但他那不畏极权专横、敢为台湾人民的主权和中国大陆民众的人权勇敢发声,逆流而上的精神,却永远活在海峡两岸及全世界华人的心中。这样不畏强权、坚持真理的战士才是广大草根民众的良师益友!

2021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