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时代结束了。有人认为川普是伟大的总统,他改变了美国和世界;有人认为川普是美国最糟糕的总统,他差一点摧毁了美国民主。无论是赞美川普还是批判川普,都不得不承认川普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总统,美国历史不可能抹去川普的痕迹。川普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离任后被弹劾的总统,也可能第二次与弹劾擦身而过。现在,我们总结川普功过还为时过早,我相信未来会出现很多有关川普的论著。今天,我尝试分析一下川普,也算抛砖引玉,因为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既爱吹牛又“言必行,行必果”的家伙的确与众不同。

第一,为什么川普会成为总统?

2016年当美国主流媒体的民调都显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已经毫无悬念赢得了大选,希拉里也认为自己天然就是下一任美国总统。但谁知天上掉下个孙悟空,突然之间杀出了个政治素人,地产商人川普,他口无遮拦粗鄙,爱玩手机发推特,完全不像一个政客,事实上他根本不是。

竞选结果川普大获全胜,只可惜希拉里已经布置好了的庆祝烟花。希拉里输了吗?没有。她的选票比川普多出200万张。希拉里输给了美国选举人团的“赢者通吃”规则。为什么希拉里会输掉大选?原因也不复杂,因为美国人希望走出奥巴马的影子,他们需要改变。

2016年《外交事务》杂志上,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福山教授写了一篇文章,叫“美国政治的衰朽还是重生”,他认为川普赢得总统提名候选人这件事儿,在美国就是阶级和阶层政治回归取代身份政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象征。

2016年总统选举的时候,人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在冷战结束以后,差不多从1990年开始到2016年20多年的发展,美国国内出现了一个阶层,他们把它称之为“全球化的受害阶层”,说穿了是什么?原先美国的中产凹陷下去了,所谓凹陷下去的“锈带区”的蓝领工人,所谓的红脖子和民粹主义者。原先他们这帮人是被当成是政治冷漠,没有投票意愿的。民主共和两党都看不上他们。

 

川普的出现其实就是这批人的崛起,而这批人为什么会崛起?很简单,他们的数量放在那。他们是全球化的受害者,他们在美国国际领导力如日中天时,失去了工作,经济每况愈下。川普就站在这些工人面前说:我为你们代言,你们选我上去,我去制裁偷走你们工作的中国,帮你们把就业机会找回来。

其次,美国大行其道的文化多元主义和政治正确让很多人喜欢上川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丛日云教授曾指出,文化多元主义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达到一个临界点,以后逐步发展出它的极端形式,即多元文化主义。这个多元文化主义将重心转向对文化多元性价值的强调,认为文化多元化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为此,它极力贬抑主流文化,欣赏、推崇甚至崇拜各少数族群、宗教以及社会弱势和边缘群体的文化。这样,美国的主流文化受到了严重侵蚀和削弱,从而带来文明的危机和衰落。从这个角度看,多元文化主义是西方文明的败坏性因素,它的流行其实是西方文明的自虐、自残与慢性自杀的行为。美国的“政治正确”也让相当多的美国人感觉自己活得很虚伪,没有尊严。

2016年的美国需要改变,他们需要走出奥巴马的影子,需要一个敢于变化的总统领导美国,于是川普这个桀骜不驯的政治素人横空出世了。

第二,川普为什么成不了里根?

川普最敬佩的总统就是里根,他暗自发誓要做一个像里根一样伟大的总统。

从里根到川普,这两个总统都提出了“让美国再度伟大”的口号。对里根政府而言,在一定程度上它是美国进行了一轮有序的战略收缩之后的再度的兴起,并且最终赢得了冷战。川普是在美国全球化和传统文化衰落之后,力图让美国再次兴起,并且他要赢得与中国的新冷战。

里根是美国历届总统中唯一一个演员出身的,川普比他更加有色彩。川普骄傲自负、好大喜功,破过产,又奇迹般起死回生,他有生活作风问题,又写过书,还有自己的真人秀节目。里根在1966年,就当选了加州州长,一当又是八年。川普在当选总统前则没有任何从政经历,连参议员都没碰过。

里根执政时期的经济理念可以概括为“小政府、低赋税“。80年代美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滞胀”,里根决定把问题交给市场来解决。他把美国个人税层级从15缩减到2,最高税率从50% 缩减到28%;公司税率从50%缩减到38%,几乎人人受益,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幅度的降税之一,并且铸就了当时发达经济体最现代、公平和具有竞争性的税制,为其后美国经济20年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川普也是倡导减税,不过他还主张扩大财政支出,不仅用于国防还有基建,特别强调重新改造对外经济关系,简单点讲,就是全世界打贸易战,你们要多买美国货,把制造业回流美国。

里根为美国带来了经济的复苏,但如果没有这次新冠疫情的话,川普其实也兑现了自己的全部承诺,但跟里根比,他确实差了点运气。

里根在外交上的做法很简单,他的眼中世界只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部分,苏联是“邪恶帝国”,必须要打倒。里根仗着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跟苏联玩军备竞赛,提出了“星球大战”计划,在里根卸任三年后,苏联就解体了,这也是里根外交的最大政绩。

川普在外交上的最大遗产是强硬的对华政策,从贸易战延伸到颠覆中共政权。但里根打击苏联是在冷战时期,而川普打击中国却是在中美伙伴关系时期。不仅大多数美国人不理解,就连欧盟也乘中美交恶与中国签订了投资协定。放着生意不做,有钱不去赚,让欧洲抢了生意。华尔街对川普恨的牙根都痒痒。川普或许看到了中共扩张的野心和危险,但如果没有华为孟晚舟事件和香港事件,整个世界还沉浸在绥靖政策的迷梦之中。时势造英雄,里根有终结冷战的时势,但川普有终结中共的时势吗?

第三,川普为什么会失败?

2020年大选,川普没有败给选举人团,而是真真切切地败给了选票。川普失败的原因很多,如疫情控制不力;得罪了华尔街的大佬;内政管理混乱;政策随心所欲;口无遮拦等等。特别是败选后,不仅不承认败选,而且煽动冲击国会山,不仅侮辱了美国民主,也侮辱了川普时代。

川普的时代可以分为败选前和败选后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川普尽管有很多不足,但仍可圈可点。正如经济学家文贯中所言,造成美国社会分裂的种种矛盾,看似孤立、偶然,实际上是国际大环境和美国发展大周期之末的必然。“非常之世,必有非常之人”,在过去的三年里,川普本人扮演了在世界经济中重新洗牌者的角色。如果看清了国际上和美国国内正在发生的重大转折,即使不是现在的川普总统,迟早也会出现其他洗牌者,只是个时间问题。物极必反。当历史洪流转向时,它是无情的。命运的安排,使川普成了第一个戳破“皇帝新衣”的总统。他搅乱了岁月静好,犯了众怒,成了众矢之的。川普是在当前美国面临转折这个非常时期的洗牌者。如果继续连任,他将继续洗牌,为即将到来的转折铺路。

川普作为一个政治素人,他缺乏一个总统所必要的政治素质。他手下官员更换频繁,两年中已经有过两位国务卿,两位国防部长,两位司法部长,三位白宫幕僚长,而白宫西翼的高级助手换人就像走马灯一样。

川普的外交政策在推特上发布;他公开展示与敌对政权领导人的亲密,比如朝鲜的金正恩和俄国的普京。还有,川普的白宫和川普的商业王国之间的道义界线模糊不清。“通俄门”调查扯出了一串至今没有答案的问题,而疑问的焦点是他的忠诚究竟属于谁。

FBI前局长科米在他的书《至高忠诚》中写道:美国官员的忠诚不是给权力,也不是用于取悦大多数人。他仅仅应该忠诚于人类最高的道德准则,忠诚于授予他权力的人民。

有分析人士指出,川普抛弃了白宫约定俗成的行为准则和规矩,结果使他的总统任期信任度下降,还变得比较粗野;他抛开行政和管理常规,使得内政外交政策的制定变得草率、无序;他疏远传统盟友,结果使美国变得孤立;因为在修建墨西哥边境隔离墙的拨款问题上受阻,他威胁要宣布全国紧急状态;这表明他可以抛弃宪法常规,突破宪法限制。所有这一切的结果是,椭圆形办公室变成了一个始终动荡不安、充满不确定性的地方。总统的心血来潮、突发奇想和变化莫测的脾气劫持了白宫。在政治、文化博弈中取胜或置对手于死地,有时似乎比治理国家更重要。川普总统任期变成了一场无休止的战役。特别是他在1月6日鼓动支持者冲击国会山使他终结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我认为川普的失败源于他的商人思维模式,他把复杂和波谲云诡的政治看成了交易。我们可以说,商人思维是川普失败的重要原因。商人思维讲究利益至上;博弈;妥协;最终实现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在巨大商业利益面前,他会挑战法律,追逐利益。而政治思维讲究政治至上;综合博弈,着眼整体利益。可为大的政治利益放弃眼前或短期的经济利益。

川普的时代结束了,拜登的时代到来了。川普因美国需要改变而横空出世,他本可以像里根总统一样创造历史,成为美国伟大的总统,但由于他的人品、政治素质和狂傲的性格,导致他功败垂成,出师未捷身先死。但川普留下的政治遗产并没有消失,他实际上为继任者铺了路,为美国即将到来的巨变打开了局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