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肖国珍   校对:松宇

案件所在地:威斯康星州

案件编号:2020AP1930-OA 

案件当事人:Wisconsin Voters Alliance v. Wisconsin Elections Commission

案件状态:驳回

案件简介:2020年11月23日,一群共和党选民 “威斯康星选民联盟 “在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对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提起诉讼。这些选民声称,马克-扎克伯格资助的组织 “科技与公民生活中心 “向Green Bay市、Madison市和Milwaukee市提供了600万美元的资金,以方便数万张非法选票的投出。该组织表示,如果没有这些选票的加入,特朗普将赢得该州的选举;作为补救措施,他们要求法院停止对选举的认证,允许州立法机构任命选举人,并命令州长对这些选举人进行认证。民主党司法部长Josh Kaul次日发表声明说,诉讼的目的是剥夺选民的权利,他的部门 “将确保威斯康星州的总统选举人是根据300多万威斯康星州选民投票的意愿选出的。”12月4日,法院驳回了这一请求,法官Brian Hagedorn写道:”一旦总统选举结果的司法无效之门被打开,再想关上这扇门就非常困难了。这将使我们踏上一条危险的道路”。(案件简介英文原文来自维基百科)

2020年12月4日威斯康星州高院驳回判决书

英文原文链接: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wp-content/uploads/sites/45/2020/11/2020AP1930-OAfinal-12-4-20.pdf

兹通知您,本院已下达以下裁定。

案号:2020AP1930-OA  威斯康星州选民联盟诉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

威斯康星州选民联盟等申请人,根据《威斯康星州法规》(规则)809.70节及其附录,提出启动初始诉讼的许可申请,并提交了支持性法律备忘录和专家报告。答辩人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Ann S. Jacobs、Mark L. Thomsen、Marge Bostelman、Julie M. Glancey、Dean Knudsen和Robert F. Spindell对该申请提出了答辩;答辩人兼州长Tony Evers提交了一份单独的答辩书。

关于是否准予启动初始诉讼之申请的问题,由(1) Christine Todd Whitman等人; (2) the City of Milwaukee; (2)密尔沃基市;(3)威斯康星州有色人种促进协会等;(4)科技和公民生活中心,提交了法庭之友书状。

此外,拟议参与本案的答辩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也提出了参加诉讼的动议。

在考虑了所有提交的材料后,我们作出以下结论:这份申请,不符合我们准许启动初始诉讼所要求的标准。虽然申请书提出了具有全州意义的、有时限的问题,但”重要事实问题(将)妨碍法院处理所提交的法律问题”。参见”State ex rel. Ozanne v. Fitzgerald, 2011 WI 43, ¶19,334 Wis. 2d 70, 798 N.W.2d 436 (Prosser, J., 赞同意见。)  因此,这不是一个适合我们行使初始管辖权的案件。

裁定驳回关于允许启动初始诉讼之申请;以及

裁定驳回介入诉讼之动议。

BRIAN HAGEDORN,J.,(赞同)。威斯康星州选民联盟和一些威斯康星州的选民,提出了启动初始诉讼之申请;其所涉问题,乃是关于2020年11月3日总统选举之操作。在别的情况下,其中有些法律问题,或许有待进一步予以司法考量。但于本案而言,真正令人震惊的是所寻求的事后补救措施。我们被期望宣布整个威斯康星州的总统选举无效—-是的,整个无效。不只于此,我们还被告知,我们应当禁止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对选举进行认证,以便由立法机关另行选择威斯康星州的总统选举人,然后,迫使州长对这些选举人进行认证。至少没有人能指责这些申请人胆小怕事。

这种举动,在美国历史上似乎是前所未有的。可能有人会指望,这种严肃的请求应当有实质性的、明显的系列非法投票之严重错误这样的证据来匹配。—-事实与此相反:所有的证据几乎仅仅是依赖于一个未经宣誓的前竞选雇员的专家报告;该报告,则是基于呼叫中心和社交媒体调查的统计估算。

这份申请,远远未能提供毫无疑问地为我们所需要的令人信服的证据和法律依据,以支持法院裁决剥夺每一位威斯康星州选民的投票权。这份申请甚至不能证明本院有初始管辖权。

首先,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不是一个事实调查法院。然而,申请书却依赖于有争议的事实主张。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只接受一方对事实的描述或一方的专家报告,即使我们倾向于相信它们――――单是这一点,就意味着本案不适合提起初始诉讼。申请书之法律支持亦乏善可陈。例如,它没有解释:为何,它对各种选举程序的质疑,是在选举之后,而非选举之前。申请书也没有解释:宣布总统选举结果无效,将如何影响选票上的其他每一项竞选;它也没有考虑选举法规可能提供 “排他性司法救济措施 “的意义。这些,还只是使得申请书严重欠缺的几个明显瑕疵。基于此,我加入法院不准予启动初始诉讼的裁决。

尽管如此,我感到有必要分享我的进一步的看法。本案牵涉到远比威斯康星州的选举票数获胜者更根本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至关重要的是:对我们自由、公正的选举制度的信念,是我们宪政共和制度历久弥坚的核心标志。一个如此明显匮乏的申请,可以让我们轻轻松松地挪到下一个案子;但是,本案令人警醒。申请人所寻求的司法救济,是我所见过的案件中最具戏剧性的、对司法权的援用。如果对这种建立在如此脆弱基础上的请求进行司法确认,将对今后的每一次选举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害。以司法废弃总统选举结果的大门一旦敞开,将很难再次关上。我们被要求走的路,是一条危险之路。若行使此种司法权而导致公众丧失对我国宪法秩序的信任,其损失将无法估量。

我并不是建议法院无论如何都应该换个角度看。 如果要有充分理由来宣告选举无效,那么就必须要有与诉请及所寻求的司法救济相称的证据和论点来支持。但是,申请人离题万里。诉讼或被看作是这样的一面棱镜――――人们借此一窥坎坷不平、跌宕起伏的选举政治――――但对我们而言,却并非如此。在这神圣的殿堂里,唯有法律,才是国王。

我们对本案的处理,不应被理解为对基本法律观点是否成立的决定或论断; 对威斯康星州选举的某些操作进行司法审查,也许是适当的。 但是,此次申请,不值得本法院进一步审议;它更谈不上颁给我们许可证,来否决威斯康星州2020年总统大选的每一票。

我被授权声明:

ANN WALSH BRADLEY大法官,REBECCA FRANK DALLET 大法官和 JILL J. KAROFSKY 大法官一致同意以上观点。

C.J. ROGGENSACK 大法官(异议):至关重要的是,不仅威斯康星州选举中的投票要公平;而且也需要公众认为投票是公正进行的。

就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WEC)在2020年11月3日总统大选期间的行为进行纯法律问题的指控而在本院所提起的诉讼,这是第三次。 这也是第三次,由本院的大多数,拒绝了公众要求解决以下全州性关切的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宣告缺席投票要求为何。 我提出异议并另行书之,因为我得出这样的结论:本院一再拒绝处理所有这三个案件中提出的法律问题,即是本院未履行其机构责任。

我同意Hagedorn大法官的观点:我们不是巡回法院,因此,总的来说,我们不受理需要进行事实调查的案件。 参见威斯康星州绿党诉州选举局,2006 WI 120,297 Wis。2d 300,301,723 N.W.2d 418。但是,欲解决我们希望处理的法律问题,当我们已经接受案件需要发现事实时,就需要给裁判员或巡回法庭做必要的事实裁决。参见State ex rel. LeFebre v. Israel, 109 Wis. 2d 337, 339, 325 N.W.2d 899 (1982); State ex rel White v. Gray, 58 Wis. 2d 285, 286, 206 N.W.163 (1973)。

我们也曾受理过一些这样的案件:只需要表述法律要求的是什么;其希望解决的,纯属法律问题、不需要事实审查。参见威斯康星州立法机构诉Palm,2020 WI 42,391 Wis.2d 497,942 N.W.2d 900。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的法定权限是一个纯法律问题。就宣告缺席投票的法定要求为何,我们不需要做事实审查。

Hagedorn 法官对申请人请求的一些司法救济表示关切。他首先在一致意见中指出,”真正令人震惊的是所寻求的事后补救措施。”他接着说,”申请人所寻求的司法司法救济,是我所见过的案件中最具戏剧性的、对司法权的援用。”然后,他最后说:”此次申请,不值得本法院进一步审议;它更谈不上颁给我们许可证,来否决威斯康星州2020年总统大选的每一票。”

这些都是可怕的想法,但Hagedorn大法官在我们审议申请初始诉讼的问题上本末倒置了。我们准予申请以行使司法管辖,乃是基于所提出的法律问题是否全州关切,而非所要求的补救措施。参见Petition of Heil, 230 Wis. 428, 284 N.W.42 (1938)。

准予申请,并不意味着:法院认为,所寻求的司法救济,契合所提出的法律问题。从历史上看,我们往往不提供所请求的所有司法救济。参见Bartlett v. Evers, 2020 WI 68, ¶9, 393 Wis. 2d 172, 945 N.W.2d 685(支持一些但不是所有的局部否决)。已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些情形:我们没有提供申请人请求的任何司法救济,但还是昭示了法律。参见Sands v. Menard, Inc., 2010 WI 96, ¶46, 328 Wis. 2d 647, 787 N.W.2d 384(结论是,虽然复原是第七章规定的首选司法救济,但这是一种衡平补救措施――它可能合适,也可能不合适);参见Coleman v. Percy, 96 Wis. 2d 578, 588-89, 292 N.W.2d 615(1980)(结论是,Coleman寻求的补救措施被排除了)。

本院的管辖权,覆盖议题广泛,足够我们批准面临的启动初始诉讼的请求。该管辖权,乃是以威斯康星州宪法为依据。请见威斯康星州宪法art. VII, Section 3(2); City of Eau Claire v. Booth, 2016 WI 65, ¶7, 370 Wis. 2d 595, 882 N.W.2d 738.

我有异议,因为我愿意准予申请,并解决威斯康星州人民关于在2020年总统大选期间、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的行为是否违反了该州州法的关切。正如我一开始所说,至关重要的,不只是威斯康星州选举中的投票是公平的,而且也需要公众认为投票是公平进行的。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不应当第三次背弃其对威斯康星州人民的宪法义务。

我被授权声明,ANNETTE KINGSLAND ZIEGLER 大法官和 REBECCA GRASSL BRADLEY大法官加入了这个异议。

最高法院书记员 Sheila T. Reiff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