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需要吗?不需要。

毛主席说:“人们问,在我们国家里,马克思主义已经被大多数人承认为指导思想,那么能不能对它加以批评呢?当然可以批评。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科学真理,它是不怕批评的。如果马克思主义害怕批评,如果可以批评倒,那么马克思主义就没有用了。事实上,唯心主义者不是每天都在用各种形式批评马克思主义吗?抱着资产阶级思想、小资产阶级思想而不愿意改变的人们,不是也在用各种形式批评马克思主义吗?马克思主义者不应该害怕任何人批评。相反,马克思主义者就是在人们的批评中间,就是在斗争的风浪中间,锻炼自己、发展自己、扩大自己的阵地的。”

那么对照一下毛主席的指示,你们的这句口号是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呢?还是反毛泽东思想的?假如是反毛泽东思想的,那么需要不需要砸烂狗头呢?我认为是不需要的,假如你们认为是需要的,那么你们就去砸烂吧!

我再向喊这句口号的同志提一个问题。毛主席说:“无论在全人口中间,还是在知识分子中间,马克思主义者仍然是少数。”那么你们这些“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的英雄,你们是属于这少数之内的呢,还是属于这少数之外的?你们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呢?是不是毛泽东思想已经学到手,已经掌握了毛泽东思想呢?

假如你们是这“少数”之外的,假如你们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那么也就是说,你们头脑里还残存着反毛泽东思想的东西。试问,当你的头脑里还残存着反毛泽东思想的东西的时候,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他的狗头,那么你们自己是否需要砸烂呢?

况且,你们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你们还没有掌握毛泽东思想,那么你们拿什么来作为毛泽东思想的标准呢?拿你们还没有掌握的毛泽东思想来作为毛泽东思想的标准吗?可能吗?是拿毛主席的语录来作为毛泽东思想的标准吗?那么你们对毛主席语录又知道多少呢?还是拿你们头脑里还残存着的反毛泽东思想的东西来作为毛泽东思想的标准呢?你们又怎样来区别别人是拥护毛泽东思想还是反毛泽东思想呢?你们又怎样来区别谁是不应该砸烂狗头谁是应该砸烂狗头的呢?

譬如杨成武的那篇《大树特树》是一株彻头彻尾的反毛泽东思想的大毒草,为什么这篇大毒草出世了数月之久,而你们竟没有砸烂杨成武的狗头呢?

在现在有那么一些人“有极少数坚持‘以我为中心的’的人对毛主席的指示,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号令,只要稍稍触犯他那个小山头的利益,就阳奉阴违、口是心非。更为恶劣的是,对最高指示各取所需、为我所用,对我一派有利者高喊‘坚决照办’,对我一派无利者,则排斥、抵制,甚至不惜断章取义,歪曲最高指示,背离和干扰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战略部署。”那么这些人的狗头你们砸烂了没有呢?没有。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对毛主席的指示稍有异议就立即要“砸烂狗头”呢?仅仅因为他们对毛主席的指示不理解、想不通,谁对毛主席的指示不理解就是反革命?仅仅因为他们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哦,原来你们自己也是属于这些人中的,无怪乎。。。

其实,反毛泽东思想也并非什么怪事。只因为社会上还存在着多数的非马克思主义者,还存在着唯心主义者,还存在着有神论者,还存在着具有资产阶级世界观的人,还存在着还需要再教育的人,当这些人都还存在着的时候,都还属于人民范畴的时候,要他们不反毛泽东思想,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实,反毛泽东思想也并非什么怪事。毛主席说:“我们在人民内部是允许舆论不一致的,这就是批评的自由,发表各种不同意见的自由,宣传有神论和宣传无神论(唯物论)的自由。”这就是允许别人反毛泽东思想嘛,而你们为什么要不允许呢?

其实,反毛泽东思想也并非什么怪事。只要社会上还存在着两种以上的意见,只要社会上还有争论还有辩论还有互相批评,就必然有一种意见是反毛泽东思想的,试问,你们是只允许一种意见存在,只允许舆论一律的吗?难道你们是不许争论、不许相互批评的吗?

其实,反毛泽东思想也并非什么怪事。所差别的只不过是明反还是暗反,所差别的只是这个非马克思主义者是一面派还是两面派。试问,你们毛泽东思想还没有完全掌握,却偏偏要使自己头脑里的反毛泽东思想的东西“不反映不表现”出来,可能吗?譬如有些人,一面在喊“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他的狗头,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一方面又在喊“大树特树”“绝对权威”,这只不过表明他反的手法高明些罢了。

既然反毛泽东思想并非什么怪事,那么,“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他的狗头”又是为什么呢?它所带来的结果只能是使人们把疑问把问题放在肚子里,只能是人们明明不理解偏要高叫“坚决执行”,只能使人们都带上马克思主义的假面具,只能使人们都成为两面派!

毛泽东思想怕别人反吗?不怕。如果怕别人反,也就不成为毛泽东思想了。“马克思主义在开始的时候受过种种打击,被视为毒草”,然而,马克思主义发展起来了,成长起来了,树立了它的无产阶级权威。

怕的倒是某些“人工地去建立”权威,怕的倒是某些人“大树特树”“绝对权威”“这样建立的威信必然会垮下来。”

江青同志说:“我们家里可民主啦,孩子可以驳爸爸的。有时还故意地要他们驳。他们驳了以后,当然要给他们讲道理。但是很多时间,他们不是驳斥,对父母是尊敬的。他们驳,有好处嘛,让他们造点反,有什么坏处呀,弄得老是‘是妈妈!是爸爸!’有什么好处啊,我看那不好。”

江青同志的这段话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我们现在的不民主:“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他的狗头”,谁敢驳谁就是反革命,说明了某些人虽然在说“敬爱的江青同志”,实际上正是他们对江青同志的指示阳奉阴违,嘴上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说明了某些人大喊“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它的狗头”。实际上只不过是在像我这样无拳无勇的人面前逞雄罢了,对于主席的子女他们还敢吗?说明了某些人一面在大反奴隶主义,高叫要培养造反精神,是防止中国出修正主义所必需的呀,它能祖国江山永远不变颜色呀,一面却又要弄的别人老是“是,江青同志”,“是,主席”他们的所谓造反精神只不过是跟着他们的指挥棒转罢了。

为什么主席的孩子可以驳而我们不可以呢?为什么主席的孩子驳了后会给他们讲道理,而我们就要被砸烂狗头呢?我想不通,为什么主席的孩子会驳而我们的一些同志却会“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他的狗头”呢?我想不通。

等到没有人有毛泽东思想的时候,这时候会到来的。毛主席说“当着某一种错误的东西被人们普遍地抛弃,某一种真理被人类普遍的接受的时候,更加新的真理又在同新的错误思想作斗争。”那么现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吗?为什么想到在现在就不许别人反毛泽东思想呢?你们这些走在历史前头的人。

你们是马克思主义者吗?不,马克思主义者是不懂得砸烂的,马克思主义者懂得的就是战斗,就是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而战斗,马克思主义者懂得的就是讲道理,就像主席和江青同志给他们的孩子讲道理那样。只有脑子里还残存着许多反毛泽东思想的东西,却偏要装作“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的“英雄”,只有那些肚子里空空,讲不来半点道理,只能依靠手中的棍棒去砸烂的人,这才会高叫“砸烂、砸烂”,一看见异样一些的东西,就高叫砸烂,谁反对“大树特树”“绝对权威”又来一个砸烂,我写了这样一篇文章,又来一个“砸烂”。

对于这种假马克思主义者,首先的任务就是“使麒麟皮下露出马脚:‘你们是假的冒充的马克思主义者’指出他们不是首先应该扫的那种“扛大旗,作虎皮,包着自己吓唬别人;小不如意就倚势(!)定人罪名,而且重的可怕横暴者。”

又想起了一句话,“对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深理解。”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把它说得明白一些;“对毛主席的指示,不理解,只许放在肚子里,不许讲出来。”如此罢了,岂有他哉。一讲出来岂不就是反毛泽东思想?岂不就要被砸烂狗头?那么当然就只能放在肚子里了。自古以来我们只听得“不懂就问”,现在可知道了,应该“不懂你先去做,做的中间你就会明白了”。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原始稿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整理稿

【转载请注明来源议报】